专栏 | 中国透视:纪念百年中共见证人—司马璐先生

2021-04-15
Share
专栏 | 中国透视:纪念百年中共见证人—司马璐先生 司马璐
(Public Domain)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丹博士,1989年中国学运领袖,“中华学人联谊会”会长

一、司马璐先生逝世,各界华人深切哀悼

著名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先生3月28日在纽约辞世,享年102岁。

高寿的司马璐老先生一生丰富多彩,跌宕起伏,充满传奇,是当代中国的国共两党,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活字典。可以断言,放眼中国内外,没有一个人对中共的历史及人物有像司马先生那样的亲身亲历,那样知根知底,如数家珍,而且证据确凿。就连中共自己,现在号称9千多万党员,有哪一位能与司马老先生匹敌对垒?能亲见过、交谈过如此之多中共领袖及其重要人物?能对中共历史娓娓道来,侃侃而谈并了解得如此丰富细致深广?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传奇生涯

司马璐(1919年8月23日-2021年3月28日),原名马义,曾用名马元福,男,江苏海安人。

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底到延安;后在延安遭到政治迫害,离开延安,1941年被开除出党;后一直从事自由、民主活动;曾在重庆办《自由东方》、《人民周报》,组织中国人民党。

1949年定居香港,出版《展望》杂志;1983年移居美国,主持《探索》杂志。

2002年9月,在纽约与戈扬结婚。二人原是同乡,年青时共同参加革命,一个去了当时被称为革命圣地的延安,一个留在江苏,成为新四军和《新华日报》记者;晚年在大洋彼岸的纽约重新聚首。戈扬在北京任《观察》主编,1957年被划右派,杂志被停刊的同时,司马璐在香港办起了《展望》。一名《观察》、一名《展望》,连刊名都珠连壁合,堪称远隔数千里守望相助的一场“接力赛”。

二、中共人物活字典

司马璐(右)生前与王丹的合影。王丹提供
司马璐(右)生前与王丹的合影。王丹提供

1)司马璐被人称为“当代中国政治人物的活词典”

他说:“我这一生中,一个特别的经历是,我可能是见过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最多的人。

”共产党人中我见过毛泽东、张国焘、王明、博古、刘少奇、张闻天、朱德、彭德怀、周恩来、林彪、陈云、邓小平、江青、康生、高岗、潘汉年、王稼祥、柯庆施、董必武等。

民主党派中见过章伯钧、罗隆基、张澜、沈钧儒、张申府、张君劢、梁漱溟等。

国民党人中见过蒋介石、蒋经国、陈诚,还结识过徐复观、雷震。

中共党内的几个著名的知识份子,王实味、邓拓、田家英,都是司马璐在延安时期的好朋友。他与中共创始人之一张国焘有较多交往,并且强调中共官方党史中,丑化张国焘,每多违反事实真相。

2004年司马璐在85岁高龄时,完成了近四十万字的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

一部现代中国的历史,在司马先生眼皮底下流过,在他的笔头底下沉淀。

2)以一人揭一党

中共从毛泽东始,就迷信“愚民主义”,把中共历史绘制成 “伟光正” 的花团锦簇图画,封锁其见不得人的罪恶历史,为其长期垄断中国的政治权力做舆论铺垫。

司马璐先生最早深入虎穴,洞悉其奸,然后举旗反叛,回马一枪,直指中共咽喉,举世惊艳。从此数十年一以贯之,义无反顾,他是早期极少数勇士中坚守一生的佼佼者。

早在1952年的香港,他就出版了一部《斗争十八年》,写出自己从投奔共产党到醒悟,到选择自由的曲折历程,轰动一时。五十年后,余英时教授在写给司马璐的诗里还提到“曾读斗争十八年,香江反共万人传。”当时,在香港,他主编的《展望》杂志,以过来人身份痛揭中共黑幕,引起强烈反响,堪称以一人揭一党,以一人敌一国。

司马璐主编的一套《中共党史暨文献精粹》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此外,他还对若干中共领导人物,如瞿秋白、张国焘等写有专著,极具洞见。

他的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按内容分为三篇,第一篇是写个人经历,第二篇写中共第一代人物,第三篇专论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斗争。最后司马先生坦言,将以蔡元培为典范,挑战旧教条。

三、老年人的童话:司马璐与戈阳

司马璐与戈扬(左)。(本台资料照片)
司马璐与戈扬(左)。(本台资料照片)

传奇伉俪,举世罕见

1984年司马璐移民美国。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后,他偶遇50多年前一起投身抗日,也在纽约的戈扬女士。当年,马先生曾称戈陽为“红衣女郎”。

“我生过两次大病,当时经常照顾我的是戈扬,”司马璐后来在纽约说。

戈扬是中共的老干部,1950年起任《新观察》杂志总编。1957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22年。“四人帮”垮台后获平反复职,八九民运期间应邀访美,六四屠杀后与中共决裂,开始流亡美国生活。

上世纪90年代末,两位老人在纽约法拉盛合购一个单元,决定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扶持。2002年,83岁的司马璐和85岁的戈扬在纽约宣布结婚。

“这一段充满传奇与浪漫的因缘,正像著名学者周策纵在贺诗里说的那样:‘找遍古今中外,也找不到你们的样。’” 胡平说。

生日当天,司马璐宣布将寿礼用于成立一个为两岸三地文化人的交流论坛——中华学人联谊会,并指定八九学运领袖王丹任会长。

戈扬女士2009年1月18日在法拉盛的养老院中逝世,享年94岁。司马璐过世前,也在法拉盛的养老院住了超过10年。

四、司马璐一生的意义

中共现在正在大事张罗其建党一百年纪念,又重修党史,称中共简史。在那里,中共历史上罄竹难书的祸国殃民罪行都隐匿到黑幕之后去了。他们在大批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实际上,中共对其100年历史隐瞒、歪曲和篡改,才正是如假包换的历史虚无主义。

中共集全党之力,巧言伪饰,抹杀真相,虚构历史,遮盖其100年来强加于中国人头上的血淋淋的苦难,但它经不起像司马先生这样火眼金睛洞悉真相严谨缜密的拷问。他们的大外宣、大内宣经得起在自由言论环境下的大举证、大辩论吗?他们目前在世界舆论中的日益孤立,彰显了司马先生等一系列先驱者超凡脱俗的卓绝功勋。

凛然正气的司马璐先生,其一生最重要的功勋正是揭破了中共的画皮,使其真面目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他一生的奋斗,他对中共真相的揭露,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都是功在千秋的盛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