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峯會撞車:習馬二會 VS. 美日菲高峯會

2024.04.17
專欄 | 中國透視:峯會撞車:習馬二會  VS.  美日菲高峯會 馬英九與習近平4月10日在北京會面。 美日菲高峯會4月11日在華盛頓登場。
Reuters/CTI 視頻截圖/AP/RFA組圖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夏業良教授,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兩場打擂臺的表演與峯會

馬英九與習近平410日在北京會面。

美日菲高峯會411日在華盛頓登場。

這不是巧合,而是氣急敗壞的習近平在無可奈何之下的賭氣與反衝之作。然而習馬二會這一動作既無法淡化美日菲峯會的強大後續效應威懾,也無法反衝該峯會施加於北京的強大壓力。

習在臺海和南海的失敗,也因這次三國峯會而板上釘釘了。

 

二、習馬二會

登場

臺灣前總統馬英九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410日在北京會面,再次將兩岸統一九二共識端上臺面。這是2015年底時馬英九與習近平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的馬習會九年之後的第二次會面。

此次會面是在馬英九卸任臺灣總統多年後,對中國大陸展開11天訪問行程中的高潮。

此次雙方精心策劃的會面具有若干政治象徵意義,這是自1949年中國國共內戰結束後,首次一位前臺灣總統在北京受到中國最高領導人接待。

馬英九在會中再次強調九二共識,稱兩岸同爲炎黃子孫”“沒有解不開的心結,馬英九並向兩岸民衆喊話,訴諸民族主義大義:兩岸的中國人,絕對有足夠的智慧,和平處理各項爭端,避免走向衝突。

精心策劃的政治會面展現出習近平以高規格接待馬英九。除了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有三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一同與馬英九會面之外,習近平開場即讚譽馬英九,稱其素有民族情懷,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促進兩岸青年交流,致力振興中華,我對此高度評價

習近平在習馬二會上指出:沒有什麼心結不能化解,沒有什麼問題不能商量,沒有什麼勢力能把我們分開......外部的干涉阻擋不了家國團圓的歷史大勢。

習馬二會的時機

臺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學者南樂(Lev Nachman)認爲,習馬兩人再次使用民族主義戰略,在臺灣能吸引的支持者恐怕不多,但二人此次再度會面的時機確實是有所策劃,撞期美日菲峯會開幕,並以北京主導會面,目的是要向國際社會發出區域政治信息,表示臺灣與中國仍是親近友好。

很明顯,習近平企圖用他與馬英九的會面來抵消美日菲峯會的強大影響以及對他野心的摧毀性打擊,來製造美日菲峯會對臺海南海穩定的非必要性的國際觀感,製造他能夠和平處理臺海關係和南海局勢的幻覺。

習馬二會之功效

問題在,馬英九是誰?他是臺灣現任總統嗎?他是臺灣中華民國當選總統嗎?他在臺灣有不可置疑的精神感召力足以代表臺灣民衆去接受中共的統治嗎?No! 他既無授權,也無威望作爲代表而出賣臺灣。他只是一介平民,一位只知追求自身歷史地位而不知深淺、昧於大勢、流失了信譽的中華民國前總統。

馬英九新近對臺灣的影響力,從年初臺灣大選前其表演的政治效果即可明鑑。當時馬英九在接受德國媒體專訪時表示,與北京來往,臺灣或需要相信習近平。此語一出,臺灣輿論譁然。以至於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驚恐不已,立即出面與之切割,再三消毒。但仍無濟於事。據估算,僅馬一言,就讓國民黨選票流失20—30萬張。馬英九政治資產的殺傷力可謂力掃千軍,可惜掃掉的,只是自家男兒。

有鑑於此,習馬二會拉上馬英九這位在臺灣政壇上已是昨日黃花,甚至成了負面因素的人來表明臺海兩岸關係卿卿我我甘甜如蜜,豈不令人噁心?習近平豈不是如普京一樣以爲大軍一到,臺灣人民就將如烏克蘭人民一樣,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這豈非比白日夢還要下流的意淫?

 

三、史無前例的美日菲峯會 向北京發出了信號

美日菲高峯會

美國、日本和菲律賓領袖高峯會411日在華盛頓登場。日本的積極參與會使印太地區原先在美中競逐保持中立的國家逐漸往親美日的方向移動; 美日菲三方防衛合作將對北京在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的活動產生強大的威懾效果。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出席美國國會參衆兩院聯席會議,並發表演說,談論美日聯盟、區域和全球威脅。岸田是繼安倍晉三後,第二位獲邀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的日本首相。日本將再次捐獻櫻花,種植於華盛頓特區, 慶祝美國建國250週年。

岸田在談話中列出中國、朝鮮與俄羅斯等國威脅。岸田首相罕見地明確針對中國說:“中國當前對外姿態與軍事作爲構成史無前例、最嚴峻的戰略挑戰,不僅是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對整個國際社會的和平與穩定亦是如此。” 在中國挑戰持續之際,他強調,日本承諾維護和平及以法治爲基礎的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的決心,並會以此繼續作爲未來政策的重心。

這些話對日本而言,是極其罕見的 。衆所周知,日本是一個含蓄的民族,爲政不在多言,基本上從不指名道姓批評一個國家和一個政客。但這次他們居然這樣做了,這是極不尋常的變化。正如岸田首相這次在美國參衆兩院演說時指出的:我們已經從一個沉默寡言的盟友,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破壞中恢復過來,變成了一個強大、堅定的盟友,向外看世界。

岸田還提到目前世界面臨的新形態壓迫。雖未直接點名中國,但他指出,數位技術被用來壓制自由,社羣媒體遭審查、監控與控制,經濟脅迫與所謂債務外交案例日益增多,國家對外經濟依賴被剝削且被武器化。其字字句句,劍指北京,而且批判其壓迫性的內政。

隨着地緣政治局勢變化,岸田指出,日本正擴大視野,從美國的區域夥伴轉變成全球夥伴,“我們(美日)的關係從未像現在這樣緊密,我們的願景與做法也從未像現在這樣團結一致”。他強調,日本認真看待作爲美國最緊密盟友的角色,美日共同肩負重大責任,對和平、自由與繁榮至關重要。除了各類高科技,包括太空探索等70項合作,日本堅信美國的領導力量, 誓言與美國肩並肩, 應付一切空前和巨大的挑戰, 併成爲美國最堅定的長久性夥伴。

岸田與拜登10日會談約2小時,敲定約70項國防合作協議,主題圍繞南海、東海以及臺灣等印太區域和平穩定,防堵中國擴張威脅並反對任何單方面武力脅迫、改變現狀的企圖。拜登承諾給予日本覈保護。這是一項重大的進展。它將使北京對日本的核威脅歸零。

拜登表示,美國與日本和菲律賓的防禦承諾“堅定如鐵”。

毫無疑問,冷戰的2.0版已經形成,天下圍中,儼然成陣。北京受困於美國的盟友和夥伴——

一個從日本到菲律賓沿着中國東海岸延伸,沿着中國與印度有爭議的喜馬拉雅邊界,甚至穿過浩瀚的太平洋,一直延伸到一連串面積雖小但具有戰略意義的島國所形成的包圍圈中。

中國顯然對這些事態發展感到震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中國與亞洲安全項目主任袁勁東說。在中方看來,美國及其盟國已經明確決定需要遏制中國。

就此,中共已經沒有章法,亂了陣腳。除了外交部發言人的幾句空洞抗議外,它現在甚至無法仿照對方,直接與俄國、北朝鮮公開發表聲明或協議直接回懟。只能屈尊邀請馬英九,表示我們是親兄弟,不會打仗 (這實質上是認慫,意爲中共不會武統,而且不再說武統和統是我內政關你屁事了)。但馬英九何人?他是現任總統蔡英文,還是當選總統賴清德?他代表臺灣?

他啥也不是。誰也不能代表。

正如有觀察家指出的,如同籠中獸,習近平已無力反擊。(紐約時報DAVID PIERSON OLIVIA WANG

北京惱羞成怒稱日本太過分了!”

中共居然從沒料到過日本爲何會突然變臉? 其愚昧,無知,自大和狂妄,可見一斑。近代歷史上,中日之間有一半時間, 日本人被認爲是大灰狼。中日甲午戰爭期間, 日本的GDP僅是中方的八分之一規模!滿清何時會把小日本放在眼裏? 但日本剿滅了北洋水師。今日中共的愚昧,無知,自大和狂妄遠超過大清,而日本已經進入了現代化社會, 更被美歐等視爲同盟國,雙方的地位完全如同百多年前。

美國解開日本的緊身衣

日本將負起維持東亞穩定的責任。

當中共敢對臺灣行不軌之事時,日本是否會與美國同時對中共開戰,值得關注。

峯會結束時,美日菲三國同意加強海軍和海岸警衛隊聯合演習,並承諾進行新的基礎設施投資和技術合作。此次峯會的基礎是拜登與日韓領導人去年8月在戴維營達成的開創性防務協議,以及去年公佈的與澳大利亞和英國合作開發、部署核動力攻擊潛艇的計劃。

何以日本?

過去,在習近平那一盤大棋局裏,沒有日本的位置。因爲日本沒有正規的軍隊,自衛隊在習眼裏就跟玩具一樣。習的東昇西降指的是自己升,美國降,沒日本什麼事。

習上臺後,南海搞事,海外一帶一路擴張,科技創新彎道超車,中國製造2025獨霸世界等,中共的強國夢是排他性的,扭曲市場規律,破壞世界秩序等所謂超限戰模式。與世界打交道,中共隨時用貨物禁運,或武力威脅他國。日本作爲近鄰,深受其害,時不時飽受各類制裁或被打砸搶的困擾, 至於言語上蕩平小日本等口號,隨口就來,常常出現在大陸媒體和網絡平臺。尤其是在南海,那是日本對外貿易的生命線。日本早就窩了一肚子氣。所以纔有前首相安倍對美國總統說項,力促實施印太大戰略,遏制中共。

當然更緊迫的原因是習近平上臺後一系列對外擴張的戰狼外交和對內嚴厲鎮壓公民社會。習的這一系列舉措終於讓日本復活了, 在美國覈保護傘下,要成爲正常國家,甚至要主導東亞發展了。  這纔是真正的東昇西降”——日本升中共降了。

日本進入正常國家的歷史流程

二戰之後,日本受限於和平憲法,沒有自己的軍隊,沒有正常國家的國格。但它是G7大國俱樂部的一員,在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各方面,均表現優異,已經80年,它有成爲正常國家的需求。

有鑑於當代國際秩序的需求,作爲主導者的美國也清楚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美國主動站出來,爲日本鬆了綁,解除了其束縛。

再加上中共從反面助推了一把,於是,日本走向了修憲、走向了成爲正常國家的歷史進程。

日本是印太地區的中樞樞紐

在美國國會參衆兩院的演講中,岸田表示:這些年來,日本發生了重大變化,我們已經從一個沉默寡言的盟友,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破壞中恢復過來,變成了一個強大、堅定的盟友,向外看世界。

按照岸田的說法,他領導下的日本,已經改變了國家安全戰略,到2027年日本的國防預算將大幅增加到GDP2%擁有反擊能力今天,我們的聯盟提供的威懾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

他說了這樣一句話:在日本週邊,中國目前的對外立場和軍事行動,不僅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而且對整個國際社會的和平與穩定都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最大的戰略挑戰。

1,直接點名批評中國。

2,指責中國威脅日本和平與安全。

3,還宣稱中國是世界和平與穩定的最大戰略挑戰。"

印太國家逐漸向美日傾斜

日本目前實際上已在參與AUKUS澳英美安全協議, 使區域的國家靠向民主陣營。許多印太地區國家對於可能的美中競爭傾向選擇避險戰略,希望與北京保持緊密的經濟關係,不願意升級與美國的安全合作,這除了擔心激怒中共,同時也因爲不確定美國對印太地區的安全承諾的可信度。

但日本正式加入澳英美安全協議的第二支柱,會讓印太地區國家有更多意願來一同維護以規則爲基礎的國際關係秩序。

比起過去默默地躲避國際責任,日本現在走得比美國更多更遠,擔負起了更多的責任。從而讓這些可能選擇避險的印太國家在中美競爭中,對美國的安全承諾逐漸感到放心,進而願意在光譜上慢慢地往親美日的方向移動。日本積極參與確實能使北京更無法在南中國海,甚至整個印太地區爲所欲爲,遏制了北京的霸權野心。

臺灣是颱風眼

美日印澳棱形包圍網,對中共的包圍網,核心是臺灣;AUKUS澳英美同盟,核心還是臺灣(這個澳英美同盟,有可能在不久之後日本將加入進來);現在美國要提升美日安保層級,核心還是在臺灣;美國與日本、菲律賓要舉行三方對話,美軍要重回菲律賓,核心還是在臺灣;美國太平洋聯合演習,核心還是在臺灣;北約在日本設立辦事處,核心還是在臺灣。雖然這些組織或活動,臺灣都不參加,但臺灣是颱風眼。

 

四、誰遭孤立,北京還是臺北?

誰想孤立臺灣中華民國,它就將受到世界孤立

衆所周知,北京一直不遺餘力打壓和孤立臺灣。前不久,臺灣中華民國大選,爲發泄其心中之惱怒,中共居然花費鉅額資金收買島國瑙魯,使其與臺灣斷交,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但世界潮流的趨勢將使中共日益尷尬。中華民國臺灣的民主自由,她的尖端芯片科技,她在印太地區及其關鍵的地緣政治地位,都日益受到國際社會高度讚揚與歡迎。而中共,卻日益受到主流國際社會的圍堵與孤立。時間越來越對臺灣有利。從趨勢看,情勢將會倒轉過來:誰想孤立臺灣中華民國,它就將受到世界孤立。北京將越來越感受到這一點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