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金融軍事 雙管齊下 哀的美敦

2024.05.02
專欄 | 中國透視:金融軍事  雙管齊下 哀的美敦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三天,有好幾場重頭談判。雖然中方誇張地說達成了5點共識云云,但美方並無回應。
路透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鄭旭光先生,經濟政治評論家,《國是論壇》主持


一、輕聲通牒 五雷轟頂



最近,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到中國訪問了三天,會見了外交部長王毅和國家主席習近平等中方官員。有好幾場重頭談判。雖然中方誇張地說達成了5點共識云云,但美方並無回應。輿論界普遍認爲談判並無進展,不歡而散。


在結束與習近平、王毅的會談飛離北京前夕,布林肯國務卿針對北京援助和策應俄國對烏戰爭聲明:“如果中國不解決這個問題,美國會解決。”(If China does not address the problem, we will) 淡淡的語調,卻是五雷轟頂。


意思很直白:我們將觀察你們的行爲,如果繼續援俄,對不起,金融制裁侍候。


中共顧及面子,並未回應。但在實際上已無迴旋餘地。


且看他如何行動。1) 是口頭不服軟,但偷偷讓與俄交易的銀行轉入地下,暫停援俄;2) 還是梗着胖頭硬拼,繼續援俄,迎來制裁。


哪一種可能性更大?


有觀察家(北彥)立即想起了二戰時太平洋戰爭前夜,美國時任國務卿赫爾的對日“赫爾照會”爲中心的最後外交斡旋。


那份赫爾外交照會,一方面旨在爲美國在歐洲戰場優先的戰略下努力通過談判拖延時間,另方面也是迫使日本在要麼回到現有國際秩序框架內的合作、要麼陷入被國際孤立的兩難間做出選擇。其結果,日本在戰與和、南進與北伐的戰略困境中被迫更換首相,也在日益加劇的絕望中做好了戰爭準備,亡命拼搏之下,走向了珍珠港自殺式襲擊。


中共目前面臨的國際態勢實際上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當局的劣勢還糟。當下,美國與印太盟國已經建立起肩並肩的關係,中方也不得不被普京挾持只能選擇與俄羅斯背靠背。當年日本還有德國意大利兩大工業國做後盾,而如今的習近平,卻只有體量僅是自己十分之一併陷入烏戰泥坑的俄國爲伍了。習口口聲聲不要新冷戰,卻一手造就了比冷戰還冷的集團對抗關係,這能怪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給過你無數修正路線的機會,你卻當成別人的軟弱,自己騙自己。現在想再回頭,已無路可走。

二、盟軍部署 嚴陣以待


在會見布林肯時,習近平仍如去年六月布林肯首次訪華時一樣,威坐在中央,兩旁是兩國外交高級官員,他故意再次安排的類似滿清皇帝對外國使節馬嘎爾尼式的居高臨下的訓話場面,小動作被記錄在案,歷史當然會加倍奉還。美方對中的強硬態度與圍堵戰略,現在已經不藏着掖着; 而是擺出要來就來,要打就打的姿態,在北京援俄方面,也在保衛臺灣方面。爲防範中共突襲臺灣,甚至做好了準備應對類似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招數,將基地分散到整條西太平洋防線上。


負責印太安全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埃利·拉特納在接受採訪後發表的聲明中說:“2023年,在我們的推動下,美國在印太地區的軍力態勢迎來了一代人以來最具變革性的一年。”


他說,主要的變化是讓美軍以規模較小、機動性更強的部隊分佈在該地區的各個角落,而不是集中在東北亞的大型基地。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爲了對抗中國建立可以瞄準航母或沖繩、關島美軍前哨基地的部隊。


這些陸地部隊,包括在沖繩重新訓練和重新裝備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瀕海戰鬥團,現在將具備攻擊海上軍艦的能力。


4月初,菲律賓和日本領導人在白宮與拜登舉行了三國間的首次峯會。他們宣佈加強防務合作,包括三國和其他夥伴之間的聯合海軍訓練和演習。2023年,拜登政府與日本和韓國締結了新的三方防務協定。


日本軍隊將首次獲得多達400枚自己的戰斧巡航導彈,最新型的戰斧巡航導彈可以從1850多公里外攻擊海上艦船和陸地目標。


五角大樓還獲得了菲律賓另外四個基地的使用權,如果華盛頓和馬尼拉同意在這些基地部署進攻性武器,這些基地最終將成爲美國戰機和先進移動導彈發射器的基地。


美國與該地區的幾個盟友簽訂了雙邊共同防禦協議,因此,如果一個國家受到攻擊,其他國家就會做出反應。加強美國在盟友領土上的駐軍強化了這種共同防禦的理念。


此外,美國繼續將武器和陸軍特種兵訓練員派往臺灣,中華民國臺灣是美中衝突的最大爆發點。習近平已表示,中國一定要統一臺灣,如有必要的話,會使用武力。


而美國新任副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去年對記者說,“我們已深化了我們在海外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深化的方式是幾年前無法想象的,” 坎貝爾當時是白宮主管亞洲政策的官員。

戰略能力 威懾中共


臺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在臺北接受採訪時表示,加強聯盟、增強不對稱戰略能力,對威懾中國至關重要。


“我們很高興地看到亞太地區的許多國家正在意識到,他們也需要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進一步擴張做準備,”他說。


在某些中國軍事戰略家眼裏,美國深化聯盟努力的目的是將中國的海軍力量限制在“第一島鏈”以內,“第一島鏈”指的是從日本沖繩島到臺灣再到菲律賓,靠近亞洲大陸的島嶼。
如果爆發衝突的話,美國在這些島嶼上的軍事資源可阻止中國軍艦進入更東邊的太平洋水域。


所以,中國只能認慫,沒有其他路可走。美國也沒有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而是以鐵桶一樣的圍堵和孤立態勢靜待中國的體制內自己發生轉型。這種格局應會持續一段時間,至少撐過520賴清德宣誓就任臺灣中華民國總統。接下來,就看兩岸雙方以及世界領袖們的智慧了。

三、金融制裁 箭在弦上


由於中俄不斷深化的貿易關係成了俄羅斯抵禦西方經濟制裁的生命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4年中俄貿易額超過2400億美元,同比增長26.3%,超過了去年兩國在雙邊會議上設定的2000億美元的目標。 證據表明,中國在5G通訊、衛星情報,以及重機械、無人機、各種武器零部件、芯片、電路板等各個方面,協助俄羅斯提高國防生產,在戰爭中迅速恢復,增強裝備補充。3月29日,國際媒體集中報道中國以比特幣形式向俄羅斯輸血200億美元,使剛剛在選舉中再次當選總統的普京如虎添翼,氣焰更加囂張。


這就表示美國必須迫使中國做出二選一的戰略選擇。如果北京仍然毫不作爲,我行我素,則美國將發動一場可能包含廣泛制裁措施的經濟戰爭,反擊中國在援助俄羅斯和發展新質生產力輸出過剩產能兩個領域的經濟戰,其中後果最嚴重者當是對北京的金融制裁。


根據中國官方發佈的會談紀要,習近平週五告訴布林肯,美國不應玩“零和遊戲”或“製造小團體”。他說,“雙方都可以有自己的朋友和夥伴,但不應針對、反對或傷害對方。雙方應該“以和爲貴、以穩爲重”,這口氣已經喪失了昔日戰狼的氣勢,似乎是有求於對方了。但中共至今仍沒有具體承諾,也沒有一套新的應對美國的話語,說的還是那老一套。 這些話美國人已經聽膩了,而且根本解決不了中美關係的問題。 就是說現在面對美中關係這麼複雜這麼多變狀況下,中國並沒有拿出一個新的解決方法。


今天的美中關係、印太地區同盟的形成和歐洲及俄烏戰爭的發展背景,特別是美國國會新近批准了總額950億美元對烏克蘭、臺灣、以色列的援助法案,以及耶倫在上月訪問中發出的警告,都將布林肯國務卿的此次訪華賦予了特殊又熟悉的外交使命,就像當年赫爾照會對日本軍部的最後通牒一樣,要求中國停止支持俄羅斯戰爭體系的經濟輸血。
“如果中國不解決這個問題,美國會解決。” 這就是布林肯訪華的最後通牒——哀的美敦書 (Ultimatum)。


有人也許會說,美國與歐盟從普京發動對烏克蘭侵略戰開始,就對俄國實施了多方面的制裁,特別是金融制裁,把俄國踢出Swift 國際支付系統,俄國雖然遭受了重大打擊,但現在不也是挺過來了嗎?而中國是比俄國大得多的經濟體,難道不能挺過這些制裁嗎?


答案是,俄國能挺過來,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於有了中共的經濟支撐和策應。同時,我們必須看到,中國經濟與俄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特別是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是非常不同的。

四、爲何對華金融制裁比對俄製裁的後果要嚴重得多?


因爲中國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比俄國與國際體系的聯繫要根深葉茂得多。


鑑於中俄貿易讓克里姆林宮得以重建在兩年多的烏克蘭戰爭中嚴重受損的軍隊。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正在起草可能切斷中國一些銀行與全球金融體系聯繫的制裁措施,爲華盛頓最高特使提供外交籌碼,美國官員希望此舉能阻止中國對俄羅斯軍工生產的商業支持。


中國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遠非俄羅斯能相比。美國動用最有力的金融脅迫工具Swift對付北京,將使本已嚴重下滑的中國經濟遭受重擊,而且它支持俄羅斯的金融路徑也被砍斷了,後果不堪想象。

五、中國有識之士也嗅到了“哀的美敦書”的氣味


實際上,在布林肯4月訪華之前,很多人都意識到他將帶來美國的“哀的美敦書Ultimatum(最後通牒)。這恐怕是過去幾十年美中外交互動中僅見的,似乎中國人民和知識分子終於集體清醒過來,彷彿聞到了新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的氣息,陷入到一種國家焦慮中。


中共沒有新的對策。說到底習近平就是以拖待變,北京正在等待美國大選和俄烏戰爭結果。習近平目前只有耍無賴。實際上就是,美國你要對我忍耐,我可以爲所欲爲;你不許說我,但是我可以援助俄羅斯,可以偷你的各種技術,你不要說話,不要警告我,欺負我。而我在俄烏戰爭期間會偷偷壯大。等待你們相互消耗殆盡之後,我再來摘桃子。習仍然希望回到2018年之前的中美關係。他以爲今天的美國還是當年的美國。這明顯是自欺欺人,自愚愚人!時局已經改變了,美國人已經不會再受騙了。


最近,北大俄羅斯問題專家馮玉軍在4月11日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撰文,指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面臨必敗的結局,中國需要調整對俄、對美、對歐政策,呼應早前清華大學教授閻學通要求中國嚴守中立避免中俄結盟的主張。在中國當下嚴密控制內部思想討論的情形下,這種公開的政策建議頗爲驚世駭俗,至少顯示中國的安全系統(也就是馮玉軍等人的背景)已經意識到耶倫-布林肯的警告是認真、重大的。


畢竟,俄烏戰場形勢即將發生重大轉變,一直陶醉在持久戰幻想裏的中國決策者也不得不面對可見的戰後秩序重組,中國將不得不爲自己在過去兩年多僞中立、實策應的中俄特殊夥伴關係付出慘重代價。事實上,在布林肯訪華前,G7外長峯會、美國國會領袖和北約祕書長相繼對中俄緊密關係發出了迄今爲止最嚴重的警告,至少在戰略認知層面粉碎了中國試圖在中美歐和中俄歐兩個三角關係上玩弄機會主義的迷思。


以至於,布林肯訪華三天內,人們也看到了頗具象徵意味的變化跡象:首停上海站,布林肯不僅與美國商團見面,還對上海市委書記陳吉寧談了美中外交的幾乎所有重大問題,儼然將陳視爲李強總理的隨時接班人;在與王毅外長的會見中,以親俄派聞名的王毅面對布林肯幾近語無倫次;類似言辭失當、身形緊張同樣發生在中國最高領導人接見布林肯的前夕。


由於東亞格局的限制,中國儘管不惜代價支援俄羅斯,但俄烏戰爭結果不論輸贏,都對中國不利;對俄羅斯道義和物質上的支援,並不能避免俄羅斯的背信棄義;習近平武力解決臺灣的設想,已經失去了先機,不再有實現的機會,其一盤大棋的戰略佈局已經失去了意義。習近平一意孤行的最終結果,連瞎子也能看見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