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洗脑:兴起与衰微—《洗脑:毛泽东及后毛时代的中国和世界》学术研讨会述评

2023.06.15
专栏 | 中国透视:洗脑:兴起与衰微—《洗脑:毛泽东及后毛时代的中国和世界》学术研讨会述评 2012年9月11日,数以千计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集体罢课,抗拒该校的"德育及国民敎育",并称之为"洗脑"。
美联社资料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宋永毅教授,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荣休教授, 《洗脑》学术研讨会组织者

 

一、《洗脑:毛泽东及后毛时代的中国和世界》学术研讨会的缘起及背景

2023年5月29日至6月1日,在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市召开了题为《洗脑:毛泽东及后毛时代的中国和世界》学术研讨会,会议由纽约城市大学、劳改研究基金会、华盛顿大学东亚图书馆以及加州现代中国研究中心联合主办,计有二十多位学者专家参加。这次会议很成功,围绕洗脑这个课题展开了充分的研究讨论和争论。

  • 召开洗脑研讨会的初衷:理论的和现实的动因

   当下中国与国际社会的特殊历史情势,极权主义受到围堵,内外交困。其两杆子之一的笔杆子——洗脑,成为维持极权的最为关键的要素。鉴此,对洗脑的研究与揭示,成为中国人及世界最  紧迫的课题之一。

2)与会学者概况

 

二、《洗脑》研讨会的基本内容及成果

  • 回顾洗脑:源起及其精神溯源

林培瑞教授在开幕词中谈到了在中国这种洗脑社会中人们普遍的精神分裂现象和多重意识结构,提出了他对中国式“洗脑”与“洗嘴”现象的有趣观察。

夏明教授的“洗脑理论研究:肇始、流变和新视野”总结了洗脑在历史上、尤其是近百年的演变,可归纳出三种不同的模式:1. 古典洗脑:从古代、中世纪我们都看到暴力、酷刑的使用来达到改变人们思想、信仰的目的。这种手法至今还是可以看到残留(例如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迫害、在新疆和西藏的洗脑配以酷刑等)。2. 现代洗脑:主要是通过控制人的环境(远离家庭亲人、封闭、集中营、学习小组、社会动员、宣传、监控等)以改变人的心理、性格和行为模式,迫使个人或群体服从和接受全权主义思想或极权体制。3. 二十一世纪信息科学、电脑技术、脑神经科学、生物医药化学等突破带来的高科技下的洗脑。中共试图向外输出它的高技术极权主义模式,洗脑全世界。

周泽浩博士是爱德华·亨特那本着名专着《红色中国的洗脑:对人的思想的有计划破坏》的译者,该书作者以在其在1950年首次在报纸上提及“洗脑”这一新词以及首次在书中启用“洗脑”一词而闻名。周博士指出亨特的独特贡献是建立了洗脑和共产主义红色政权的直接关系。

陈奎德博士的“洗脑:一个思想史的追踪”从政治哲学与思想史的视角讨论洗脑的词源定义及其精神渊源,指出,“洗脑”一词 , 就词源起源并不久,它起源于共产中国。然而“洗脑”的精神和思想渊源却可以追溯较远。除马克思之外,他主要梳理了德国哲学家尼采,意大利哲学家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以及法国哲学家福柯的“唯权主义”对洗脑的思想影响。

他指出当代有一种把人类一切话语交流都归结为“洗脑”的泛洗脑主义的倾向,这一倾向把一切语言文字活动都看作是“洗脑”。这种泛洗脑主义将泯灭一切是非、善恶、真假……的差异,造成一个价值混乱的世界,《1984年》的世界。

从基本脉络看,严格说,洗脑是二十世纪的特殊产物,是以暴力为支撑的高度封闭的极权社会的产物。而言论、思想自由的开放式社会,则是洗脑的消毒剂。

  • 洗脑在中共政治运动中的实践

这一环节主要讨论了中共洗脑的各阶段各领域的实践:延安时期、建政初期的知识分子改造、1957年反右、1958向党交心运动、文革等等。

 裴毅然博士的“从 「洗礼」 到「洗脑」——延安整风的历史定位”,专门探讨了延安整风式的洗脑运动的演变过程。

宋永毅教授做了“为什么「思想改造运动」中对知识分子的洗脑可以成功?”的报告,这是其专着《毛泽东和新中国》中的一章。他认为中共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改造」其思想应是它最基本方针之一,有其三部曲:1)灌输式的马列主义的政治学习;2)群众斗群众模式下批判-检讨-交代;3)运动型的人人坦白和组织清理。

中共建政初期,出现过一个已经成名的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如朱光潜、陈垣、冯友兰、费孝通等人的自我检讨的初潮。这一现象的造成,既有知识分子把中共的军事胜利误以为是理念胜利的「不理解而信从」的态度,更有在改朝换代之际强烈的中国传统的功名追求。

李榭熙教授做了“ 信仰与反抗:毛泽东时期的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演讲。 李教授的演讲为不少人心中一直有的一个问题,提供了颇为令人信服的答案。为何在中国,比较起其他领域,何以基督徒的反抗特别决绝彻底?信仰在反洗脑中的盘石般的抵抗力。

丁抒博士做的“自觉洗脑: 1958年的向党交心运动”的报告,解开了少为人知的中国国内1958年知识界相当交心运动的内情。某种意义上,丁博士可说填补了学界的空白。

3)无处不在的监控和洗脑

这一环节主要探讨了中共洗脑的一些基本手法。

来自台湾的李酉潭教授提供了一份“中国对台湾认知战中的「疑美论」分析”,他从认知战中最受瞩目的「疑美论」来加以分析,中共现阶段对于台湾人民洗脑的情形,极富启发意义。

斯坦福的吴国光教授在他的〈从洗脑到认知战:试析中共宣传的大战略〉的演讲中,以其惯常的风趣幽默方式划分出了的中共宣传大战略的历史发展的三个不同阶段,分别是毛时代、后毛时代和最近十年来形成的所谓习近平时代。即:毛时代的洗脑、后毛时代的精致宣传和习近平时代的认知战。他探讨了中共宣传在上述各个阶段上的大战略的各自特点,共性,并勾勒出一幅中共宣传战略的历史演变图景,并分析这种演变的动因和背后不变的脉络。

来自克莱蒙麦肯纳学院的讲座教授裴敏欣, 以严谨的手法“解剖中共的监控体系”,精细入微,周密详尽,令人叹为观止。

4)国际视野下的极权和洗脑

这一环节,展开了在国际范围内对洗脑的检视。

以 研究国际左翼力量及其思潮闻名的的程映虹教授做了 “法西斯主义新人与共产主义新人:探讨思想改造的新视角”的比较研究,令人耳目一新。

张伟奇教授与权准泽教授在研讨会上描绘和分析了北韩的年轻独裁者“偶像化的金正恩”,让我们看到金家王朝的另一侧面。

威斯康辛大学的郭建教授以其独到眼光讲了“阴谋论与觉醒文化:殊途同归的美国两极政治” ,犀利地指出美国社会中极右和极左政治的某种殊途同归现象,并指出其对世界的危害。

独立学者郭伊萍女士以“意识形态因素在苏联后俄国民主转型失败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提出了她的观点,引发了一些有益的争论。

5)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中共「洗脑」的新发展

这一环节从各个领域各个时段讨论中共洗脑的演化。演讲者不仅有资深教授与编辑,同时还有直接身受中共监狱迫害的学者现身说法,讲述与分析中共监狱对政治犯的洗脑方式。

乔睎华博士以一个出版家的身份分析了中共的 “洗脑、宣传和电影:以传播学和文本挖掘视角”。

郝志东教授给我们分享了他的历史叙述 〈1949年以后中小学教科书洗脑方式的变迁〉。

徐贲教授,这位在中国大陆内外广受欢迎的启蒙作家和自由思想者做了 “中国后真相社会里的专家宣传和洗脑”的演讲。

中共监狱的政治犯、《新青年》四君子之一的杨子立先生做了“劳改:中共监狱对犯人的洗脑工程”的报告,令人唏嘘不已。

会议还邀请了两位特约嘉宾做了专题演讲。他们分别是美国海军学院教授和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教授和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

6)余茂春教授做了国际外交中的中共洗脑宣传的主题演讲

由于他曾经担任美国前国务卿彭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他的演讲引发与会者的广泛兴趣,同时使与会者对美中关系的演变过程有了某种现场感。人们特别有兴趣的是,例如他指出:

i 中国政府出大钱,让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个研究中心在中国做所谓的民调。这个民调一本正经地总结说93%的中国民众都认可和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这个哈佛大学的民调,多年来成了中国政府糊弄中国老百姓和世界民众的附身符,经常被中共外交部和党控舆论引用和不厌其烦地强调。其实这是一个欺世盗名的经典例子。这个哈佛大学的研究中心在中国搞的所谓民调,并不是它们自己搞的。真相是这个拿了中国不少捐助的哈佛大学研究中心委托在中国国内注册, 总部设在北京的“零点研究咨询集团”(Horizon Research Consultancy Group) 捉刀代笔来代办的。

他还举了不少例证披露说:

ii中国在国际交流中利用翻译来对全世界进行思想改造。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共训练翻译人员是有系统的,有强烈的政策指导的,绝对不是只是学会“信达雅”的语言翻译技能。我所接触的所有中共正规的翻译人员都有非常坚强的党性,很能在翻译过程中把握政策的尺寸,按照党的意志对关键的字词和概念,该翻译的就翻译,不该翻译的就漏翻或赤裸裸地误翻。

…………

7)著名民主运动理论家胡平先生做了思想改造不准妄议’”的主题演讲

胡平指出:中共的思想改造运动就是“洗脑”即“人的驯化”。从某种角度讲,共产党统治的兴衰史,就是人的驯化、躲避与反叛的历史。洗脑,用今天习近平当局的话,就叫“不准妄议”。在今天,思想改造那一套早已放弃,但是政治学习又被重新强化,个人崇拜死灰复燃。中共责令国人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准妄议”。这和当年的思想改造是一脉相承的。

 

三、结语

  • 这次《洗脑》学术研讨会从理论上确认有关“洗脑”的理论可作为研究中国问题的重要工具。
  • 会议对中国共产党作为有专利权的洗脑式政治运动展开了历史回顾及深入分析。
  • 会议就“洗脑”对于世界与中国的过去已经及未来可能产生的危害发出了郑重警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