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叛俄军鼓动地来,惊破秦皇跨海梦——俄国兵变及其北京效应

2023.06.29
专栏 | 中国透视:叛俄军鼓动地来,惊破秦皇跨海梦——俄国兵变及其北京效应 瓦格纳僱佣兵团兵变之后,于24日控制住了俄罗斯南部军区设于罗斯托夫市的总部。图为瓦格纳僱佣兵看守该军区总部大门。
美联社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李恒青先生,经济学家與政治评论家

 

在过去几天,俄国形势一日数惊,令人应接不暇,世界震动。

俄国突发兵变,瓦格纳雇佣军挥师北上,剑指莫斯科。突兀而来,后又突兀而退。前后共计36小时。历史像幻灯片一样,在我们眼前一幕幕闪过。扑朔迷离,惊悚诡异。它对俄国,对俄乌战争,特别是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背景

俄罗斯国防部6月上旬宣布所有在乌作战的非国防军部队都要在7月1日前跟国防部签合约,变相将在乌克兰作战的各式军团全数收归国防部旗下。对于在非洲多国、叙利亚以至乌克兰长年地下作战的普里戈任(又称普里戈津)而言,他的瓦格纳僱佣兵生意就是其正业,收归国防部管辖,就是要他交出一切,他断然不能接受。何况他与国防部长謝爾蓋.绍伊古,参谋总长克拉西莫夫,历来就是死敌,水火不容。

在宣布兵变的6月23日,瓦格纳僱佣兵团(Wagner Group)首领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第一次“越过红线”直接质疑俄罗斯2022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的决定,指责国防部“欺骗”俄罗斯公众和普京,虚报乌克兰即将与北约合力攻击俄罗斯,最终才导致这场“使绍伊古变成英雄”、对财阀有利的战争爆发。透过这种宣传,普里戈任似乎是想要争取到俄罗斯内部反战势力、乌克兰,甚至是西方的间接或直接支持。

6月23日夜深,普里戈任称其部队受到俄罗斯国防部的导弹攻击。

次日,普里戈任挥师北上,奔袭莫斯科。

接着,瓦格纳称佔领与乌接壤州份的顿河畔罗斯托夫,并推进至离莫斯科500公里左右的沃罗涅日(Voronezh),佔领其所有军事设施。普京已就此发表全国演说,承认顿河畔罗斯托夫情况困难,指责兵变者犯下叛国罪,将严厉追究。但瓦格纳的普里戈任不为所动,仍然长驱直捣京城。

普京和普里戈任隔空喊话,一个要严惩叛国行为,一个誓言要清君侧。内战一触即发。

当6月24日瓦格纳接近莫斯科200公里时,军队戛然而止。普里戈任率领的瓦格纳雇佣兵不再攻城略地,而是退回营地,并接受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有关停止该组织在俄境内行动并采取进一步措施缓和紧张局势的建议,普京也已经保证普里戈任能够前往白俄罗斯并将撤销其刑事立案,计达5项协议。

然而,协议墨汁未乾,进展却扑朔迷离,显示出协议的临时性质。仅仅两天之后,6月26日有消息称对普里戈任叛乱的调查仍在继续;而被传应被革职的俄國防部長-紹伊古也于当日公開露面。接着,终于传出放弃对他的调查,瓦格纳人员放弃其军事装备给俄国军队,普里戈任进入白罗斯,全身而退。

从罗斯托夫市和很多俄国人的表现看,瓦格纳是有其一定的民意基础的,但他在俄国的建制里,除了普里戈任与普京的久远的私人关系外,没有根基;且草莽出身,感情用事,冲动鲁莽,不足为谋。一旦普京权衡两派的优劣利弊,在双方势同水火必须取舍之际,决定弃普里戈任而留国防部长,普里戈任的命运就决定了。

 

北京的反应

国际媒体注意到,在普里戈任与白俄总统卢卡申科达成瓦格纳武装停止向莫斯科前进协议之前,习近平中共没有公开对普京表示支持,这一点与土耳其等国不同。

在兵变的24日至26日这几十个小时内,北京一直缄默不语。不难想象,习近平惊魂未定,恐是彻夜难眠了。

其实,这是北京的一贯做派。因为事发突然,北京难于判断其结果,因此绝不贸然表态,以免陷入尴尬和困难之境。中共是极端现实主义者机会主义者,这一首鼠两端的观望态度尤其在1989—1991年苏东坡巨变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中共明明是惊恐万状如丧考妣,但邓小平一句,冷静观察,绝不当头,韬光养晦,中共就安静下来,开始承认既成事实,若无其事地去与他们在内部高层会议上咬牙切齿仇恨的戈巴乔夫、叶利钦们打交道去了,满脸堆笑。

他们只有在情势清楚之后,才会表态。现在,瓦格纳兵变大体尘埃落定,普里戈任不可能政变成功,於是,他们这才姗姗出场,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支持俄国稳定的话。

 

关于“后普京时代”

虽然,普京借助白罗斯总统的力挺,目前已把瓦格纳兵变弹压下去了。但兵变之后,普京已经不再是大帝,政治强人已死,帝国已经开裂了一个巨缝。可以确定,大俄罗斯旧梦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虽然俄军可能还有几周的回光返照,但俄乌战场上,国运气数渐次衰竭的俄罗斯,强人形象不再的普京,特别是丧失了悍師瓦格纳的俄军,败局已定,这个大势已无法扭转。

而如果俄军战败,普京势必下台,从而进入所谓“后普京时代”。这就是上述大势的结果,难于抗拒。

北京早就在忐忑不安地盘算如何应对该结局了。然而一直是进亦忧,退亦忧,进退失据,踌躇徘徊。但是,瓦格纳兵变的爆发,终于促成北京定案,跨出第一步。於是,紧随俄国裂缝咔嚓一响,中俄联盟的套绳扑哧一声,松动了。

北京变脸比翻书快。

 

北京向乌克兰靠近

中国驻欧盟大使最新表示,北京可以支持乌克兰收回其1991年划定的全部领土的目标,其中包括2014年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这是重大的外交立场的转变。

半岛电视台网站6月27日报道,在接受半岛电视台和其他几家媒体的采访时,当中国驻欧大使傅聪被问及是否支持基辅收回失土的目标,包括收回所有被俄罗斯占领的其他乌克兰地区时,这位中国高级外交官说:他 "看不出 "有什么理由可以反对乌克兰重新获得它在1991年独立时获得的所有领土。

 法国BFM电视台27日也报道说,中国驻欧盟大使傅聪在媒体询问时表示,北京可以支持乌克兰收回其1991年独立时划定的全部领土的目标,其中包括2014年被俄罗斯并吞的克里米亚半岛。

2014年联合国就克里米亚问题投票时,中国当时投了弃权票。

需要指出的是,自从俄罗斯2022年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国至今从未予以谴责。这一立场与上述北京支持乌克兰收回其1991年独立时划定的全部领土的目标是完全不同的。

 

渡海终成南柯一梦

全球观察家都注意到兵变首脑普里戈任本是普京数十年亲信,他们在推测,声称不排除武统台湾的习近平,如今看到俄乌战事胶着时亲信反叛的案例,他会认为军人对他的效忠仍是毋庸置疑的吗?

瓦格纳兵变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北京野蛮武统台湾的决心?纽约时报前驻华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在其推特发文,引述新华社报导有关瓦格纳集团叛变的事件时表示,“在整个俄乌战争中,如果有一件事能促使习近平重新考虑攻台,那就是瓦格纳集团反水了。”

有朋友认为中国与俄国军事制度的结构不同,军队是否可能哗变的传统亦不相同,从而推断类似俄国瓦格纳兵变的事件在中共那里不可能发生。

这一推论缺乏说服力。

固然,中国不存在瓦格纳那样的私家雇佣军,但这种哗变只是众多可能的兵变之一种。其他尚有多种可能的方式。而众所周知,习近平对于解放军内的忠诚问题是极其敏感的。他已经整肃了很多军人,现在又重新加强了军内整肃。回顾中共历史,毛时代的彭德怀、林彪事件不用说了,邓时代的徐勤先将军,面对屠城,抗命不从,堪称军人典范;不久前的徐才厚、郭伯雄、张阳、房峰辉,烛影斧声之后的刀光剑影,所在多是。而近期又有刘亚洲案扑朔迷离,不让他人专美于前……。总之,谣言四起,不一而足。习氏口口声声的要挖出所谓“两面人”,无休无止地强调对他个人的忠诚,这种草木皆兵的语言传达出了什么心态?

过去,国际社会及他的智囊就告诫过他,鉴于美日台韩联防的实力,倘若武力攻台,必定无法速胜;而若无速勝,则军队哗变,大陆民变是大概率事件。无疑,俄国瓦格纳兵变大大强化了他的这一心态。

 

考验北京的决断力

习近平眼见普京的战车面临艰困战局,车上人员开始分裂、开撕,他是什么心情,不难想见。

 兵变时普里戈任曾直接质疑过俄罗斯2022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的决定,这是一种政治指控,显然已经不是“清君侧”所能解释的了。和普京有逾30年的私交的普里戈任尚且如此突然露出“彼可取而代之”的野心,人心之难测竟至如此,习近平还能睡安稳觉吗?

“这次戏剧性兵变无疑对中国敲响了警钟,面对内外变局,尤其是随时可能因为偶发事件而翻阅历史性一页的俄乌战争,考验中国决断力的时候到了”。

相信北京正在陷入长考之中,人们拭目以待吧。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