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刘晓波辞世两周年纪念

2019-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霞和亲友在刘晓波的葬礼上(法新社)
刘霞和亲友在刘晓波的葬礼上(法新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    两年前,刘晓波在囚禁中去世

只因言论,只因思想,只因《零八宪章》,刘晓波成为“国家的囚徒”,进而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后又于狱中突然罹患晚期癌症,虽有家人、朋友、同道、国际社会……苦苦呼吁准其保外就医,然当局残忍拒绝,终使之死于囚禁中。那是2017年7月13日。

从2017年6月26日到7月13日, 有一幅惊心动魄的病房画面在全球直播呈现:共计十八天,一位殉道者,一天一步,一天一步……在众目睽睽之下,脱骨剔肉,形销骨立,在心力交悴的爱妻搀扶下,活生生地走向了牺牲的祭坛。

全世界眼睁睁目睹悲剧,无助无奈,无力回天;揪心揪肺,肝胆欲裂……….

三十年前中国人的苦难,七十年来中国人的苦难,戏剧性地浓缩在刘晓波这十八天的临终磨难中,晓波是中国人苦难的缩影,特别是中国知识人苦难的缩影。

今天,晓波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他是代国人受难,为中国殉难的。


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AFP)
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AFP)

可以说,刘晓波,是在1989年之后中国最黑暗的时刻离世的。2017年,随着习某人极权的强化,一波波的无边黑浪向中国人袭来,压得国人喘不过气来,其最高的顶点就是晓波的巨大悲剧性的死亡。遍览历史,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敢于如此赤裸裸地野蛮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迫害良心犯致死的。况且这名良心犯还是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们的残忍猖狂已经难以用语言形容。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几个月后,国际社会良知的反弹,历史性的反击巨浪,如冰河灌顶,向中共倾泻而下……。

痛惜的是,晓波已经看不见了。

(二)    晓波遗愿,正在转化为精神的和物质的力量

我曾在当时预言:“受难日之后,复活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晓波去世两年来,人们真真切切看到了海内外的风云陡变:

中共被美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

美国对中共贸易战开打,

副总统彭斯鸣锣反中共,

美国两党共识反中共,

香港两次百万人级的抗共大游行,直逼中共方案寿终正寝

台港互动增强,美台关系升级
………………………
中国漆黑的天穹,被闪电劈开。晓波多年来期盼的“大气候”正扑面而来。

(三)    历史变迁,凝结有晓波的献祭

新冷战已箭在弦上,正如北京所言,他们已经取代了前苏联,而成为西方主要敌手。而当下这一新的历史态势,凝结有晓波的血与泪,凝结有他的献祭。

刘晓波是历史的先声和先驱。他知行合一,“坐而言,起而行”,破壁而出,成为中国民间社会履践自由的凝聚中心。中国当代几乎所有重大符号性标志性事件,都有晓波的影子,1989年六四事件、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自由主义小阳春”、独立中文笔会及其在国内的扩展、零八宪章运动……所有这些事件,最后几乎都聚焦到了他身上,最后都在他那里集结。

而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使刘晓波,成为当代中国与国际社会之间的一道精神链接,成为本土中国的图图、哈维尔、曼德拉。

而他的在全球面前悲剧性的牺牲,他的天安门血腥之夜谈判撤离的生命拯救者身份,他的被暴政谋害而死的惨烈,提升了国人苦难和抗争的精神分量。他已经化为中国当代的十字架,使文明人类更清晰地洞悉了北京政权的本质。

我们从大游行香港人浩然磅礴的歌声中,听到了刘晓波的声音;我们从何韵诗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言中,读到了刘晓波那熟悉的语句,我们从彭斯演讲中,看到了晓波激昂的文辞;我们从台湾民众抗拒红媒泛滥的大型集会中,看到了晓波的身影。晓波没有死,他活在当代历史变迁的洪流中,他的精神遗产,势将开辟一个新的自由天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