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案与新公民运动

2013-07-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在深圳经营服装的青年张扬与几名网友合作设计制作了一批刺绣着“许志永,纯爷们”字样的徽章。(照片来自张扬的博客和网店)
图片:在深圳经营服装的青年张扬与几名网友合作设计制作了一批刺绣着“许志永,纯爷们”字样的徽章。(照片来自张扬的博客和网店)
照片来自张扬的博客和网店

主持人:陈奎德;座谈人:韩连潮博士,律师,公民力量副主席。

一丶许志永被拘押

7月16日夜12时左右,北京知名法学家,宪政学者,公民维权领军人物许志永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许志永家属接到许志永被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刑拘的通知书。许志永的手机已经暂停服务。

二丶背景

所谓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可能与此前被抓捕的多名在北京举牌呼吁官员财产公示的案件有关。

包括许志永丶腾彪丶刘卫国丶黎雄兵等多名律师在内的9名维权人士,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公平审判最近被逮捕的10名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人士。被捕的10人分别是袁冬丶张宝成丶马新立丶侯欣丶丁家喜丶赵常青丶孙含会丶王永红丶李蔚和齐月英。因此又被称为“财产公示十君子”。

其中袁冬丶张宝成丶马新立和侯欣于3月31号在北京西单广场展示条幅并发表演讲,呼吁官员公示财产,十多分钟后四人被警察带走,并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丁家喜丶赵常青丶孙含会丶王永红丶李蔚丶齐月英虽然当天没有到场参加西单的公开活动,但也由于曾经在不同场合表达了有关诉求并参与讨论财产公示法律草案,先后被有关方面批准拘捕。

要求中国人大通过官员财产公示的阳光法案的希望值,在今年三月两会期间再现新高。然而,尽管中国人大没有通过相关法律,但媒体和民间的呼声却越来越强烈。一些民众在公共场所展示条幅,和平地表达他们的意见,当时也受到媒体的正面报道。观察家说,当局现在对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采取法律手段打压,说明当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北京多名贪官污吏拥有多套房产不敢公示的消息有可能激起民愤,影响稳定。

三丶许志永其人

许志永是公盟创始人之一丶中国着名青年法学家丶宪政学者和中国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也是中国司法史上“三博士上书”事件即孙志刚事件中建议全国人大废除《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提议者之一,倡导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是新公民运动创始人。

四丶当局近期加紧镇压公民运动

许志永被拘押

“传知行”遭取缔:

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丶所长郭玉闪周四(7月18日)证实,北京当局当天取缔该组织。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成立于2007年,该组织称其宗旨是“致力于调查研究社会转型过程中有关自由与公正的问题与现象”丶“涉及税制改革丶行业管制改革丶公民参与丶转型经验研究等。” 创办人郭玉闪曾参与帮助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丶2008年“毒奶粉”事件丶2009年的“邓玉娇刺官”等事件的维权活动,“传知行”也成为公民维权运动中的重要组织。

公民运动受压制  政治类案件有扩大趋势:

法制日报在报道中提到最高检察院一个通知,说要严厉打击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目的非法集会丶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丶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犯罪。这份通知,突破了刑法,扩大政治类案件范围。今年已经用这三个罪名抓了不少人。

以不符合规定取缔传知行丶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拘留许志永反映出当局以“技术化的罪名”丶而非“政治罪名”来减小压制的政治成本。

五丶近年来中国公民社会的崛起

最近几年,中国最重要的变化是社会在成长丶社会力量起来了,尤其是公民社会前进的力量起来了。

传知行被取缔和许志永的被捕,说明中国现行体制与公民社会的矛盾和冲突加剧。

中国公民监政会等都是类似的尝试

新公民运动是争取每一个人作为公民的权利,会对公权力造成压力和制衡,这种压力和制衡是当局不愿看到的。

六丶中国的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博士是新公民运动的发起人,但新公民运动的特点之一是自由的,平等的,作为发起人的许志永博士也只是新公民运动的一个平等的参与者。新公民运动不会因为许志永博士遭受厄运而丧失动力,我们会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尽我们作为普通公民的微薄的力量,继续推进新公民运动。

我们理解的新公民运动,其历史使命不外两点,其一是政治的,即推动整个国家通过和平之途朝向宪政转型;

其二是社会的,即推动整个社会从所谓“人民社会”即实质上的臣民社会,朝向公民社会的现代转型。

所谓宪政,其要旨无非保障人权和约束公权,为此,我们已经推动了呼吁全国人大批准《人权与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之公民联署,以及敦促官员财产公示之公民联署;而在社会层面,我们则推动了以争取随迁子女就地高考为内容之教育平权运动。我们之继续推动新公民运动,仍基于这两点。我们知道路阻且长,但我们不会背弃自己的信念,放弃自己的努力。

我们坚信,这样的新公民运动不是敌意,而是善意;不是破坏,而是建设。而这样的善意和建设,正是当下中国最需要的。当下中国被破坏被污染的不只是自然环境,社会人文环境之破坏和污染更逼近极限,保卫社会更刻不容缓。这样的善意和建设,终极价值即在于保卫社会。

也就是说,新公民运动是一场民间主导的社会革新运动,具有革命性意义但不是传统的革命,尤其不是“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之列宁式革命;不以政权为目的,而以健全公共生活丶培育公民气质丶促进公民合作为内容之持久的公民训练。

基于这一立场,我们呼吁更多同胞告别恐惧,加入我们的行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所有可能的空间来扩大公民训练,以点滴之善推动改变,为我们自己也为子孙后代,营造一个宜于人居的社会人文环境。我们尤其呼吁有关当局停止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因为你们不仅身居庙堂,你们也在社会之中,保卫社会也与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子孙后代的福祉攸关。

七丶海外“公民力量”支持国内的“新公民运动”,要求释放许志永等人

在海外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团体公民力量也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当局近期内一连串对维权人士的抓捕行为,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许志永丶李焕君丶张向忠丶宋泽等十三人。

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周一告诉本台记者:“习近平上台后他在党内发表很多言论,互相矛盾,有时候他会说些自由的思想,有时候又说一些毛左(毛泽东丶左派的思想)的东西,让大家感觉很奇怪。实际上这个一点都不奇怪。他上台后要弥补薄熙来以及其他党内高层斗争所留下的裂痕,这个对于他们(当局)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党内不能出现明显的裂痕。他们对民间是左右开攻,不管来自左还是右的挑战,对于他们都是不能容忍的,过了一定的“线”他们肯定要进行打压。基本上看得出他们的思路,要在党内维持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思想,极端现实及实用主义的专制政权。”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