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主义与威权主义——共产中国与中华民国

2016-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蒋介石。(维基百科)
资料图片:蒋介石。(维基百科)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雪笠女士,《公民议报》主编

一、    关于“自由的多少”与“自由的有无”

何以1949 之前之后中国知识人的气节表现不同?

有些人觉得有点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在过去对国民政府、对国民党、对蒋介石先生批评非常尖锐、铁骨铮铮的那些知识分子,到了中共底下,被中共整得非常惨,但是他们毫无办法,而且还不断的写检讨,不断地屈膝。当然,众所周知的四大无耻,像什么郭沫若、冯友兰、周一良、周谷城,就不要去说他们了。我指的是一些在1949年前有风骨的名声不错的知识分子,如马寅初等人,在49年后也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为什么?

原因主要在于中共实行的是一种全面的极权的统治。它的统治方式是全面地掌控你的生命权。过去在国民党底下,你骂了国民党,国民党可能跟你不高兴,也许罚你钱,或者把你的职务给搞掉,或者把你流放出国,或者找地痞流氓来威吓……诸如此类。但是在中共,你如果不服从,你就得饿死,因为它掌控了全部饭碗。你在国民党时候,你不让我干,我不干就是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但是在中共底下,你连陶渊明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可能性都找不到。因为在49年后,你不可能躲到农村我自己种一块地。你买不到地。如果原来有土地,你就是地主,地将被没收,你将被划为五类分子,斗倒斗臭,永世不得翻身。因为共产党控制着人们的全部生存基础,而且国门紧缩;所以,你不投降你只有灭亡,你不服从你就得死。用列宁的话叫做:不服从者不得食。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过去反国民党骂蒋介石的铁骨铮铮的大教授,后来都被老共整得服服帖帖。北大校长马寅初就是这样。他先知先觉看到中国的人口问题,说了出来,违逆了毛意,结果被整得很惨。

共产极权体制:传统的民间社会已不复存在。中国共产党通过单位制、公社制、户口制和档桉制的巨大网络,透过历次自上而下的政治运动,空前严密地掌控了社会。这个庞大的网络体制的关键枢纽,就是各地区各单位的党委书记或支部书记。由于全国实质上是处于一个(国有)雇主之下的“大工厂”,没有选择雇主的可能。中国人,“无所逃遁于天地之间”。中共极权统治,掌握了全民所有的饭碗。它控制了人们所有的生存基础,在这样的体制下,任何人有任何异议,在社会上就会被消灭掉。

二、    威权与极权政体之间的区别

「威权政体」通常被用以指代一个集大权于一身的个人独裁者、委员会、军事执政团或其它政治精英构成的小团体统治下的国家。

极权政体会尝试在实质上控制社会中的一切方面,包括经济、教育、艺术、科学、私人生活与公民道德。「官方宣告的意识形态渗透进社会结构的最深处,极权政府寻求完全控制公民的思想与行为」。
威权主义与极权主义最主要的不同点在于,前者的社会与经济制度并不在政府的控制之下。

三、     极权政体的基本特征

详尽地制定指引性的意识形态;
一党专政,通常由独裁者领导;
通过暴力与秘密警察等工具实施国家恐怖主义;
垄断武器;
封锁新闻,垄断信息交流;
通过国家计划实现中央制定的方向并控制经济。特别是共产极权国家,剥夺私人产权,消灭私有制。

四、    中华民国(大陆1912-1927-1949,台湾1945-1987)与共产中国(大陆1949-1979-1989-今日)的比较

0)    中华民国宪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比较

1)    目标与路径
ROC:军政——训政——宪政
PRC : “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2)    反对党之有无
ROC:部分有(从“党外”到民进党)
PRC :无

3)    法治状况——七〇九和美丽岛事件比较
ROC:部分法治
台湾美丽岛事件之后,整个审判是公开透明的,全程新闻一路跟踪报道,为美丽岛当事人辩护的律师也没有一个失踪。
(民国时期,律师可以完全不鸟法官。这个事实,众多曾经为被国民党政府起诉的中共领导人物上庭辩护的左派名律师们,均以其当时的亲身行动予以了证实。除了名律师可以无所畏惧,普通律师也一样。上海曾经有一位程孟明律师桉例……)
PRC :无
为人辩护的律师们成为被捕入狱的当事人,至今还不能同代理自己的律师会见。

4)    人权状况
ROC:部分保障
黄顺兴从1950年就成为台湾大名鼎鼎的的民主斗士之一,国民党情治单位长期指控他勾结共匪,可是他毫髮无伤,在白色恐怖中,在黑暗的戒严期,三次当选台东县县议员,两次当选中央立法委员,并选上台东县县长。
邱垂亮事件……
PRC :无
黄顺兴1985年(还在解严之前)大胆地、彻底地逃离国民党的统治,从常住地日本绕道美国来到大陆定居。中共统战部邀请中共统战部邀请黄顺兴, 习近平的爸爸批准他做全国人大委员,他一路做到常委,并且以投下人大第一张反对票而闻名。可是他这个在国民党统治下养成的动不动就「反对」的习惯在大陆很不合共产党统治的时宜,让「主人」很难看。譬如有一次他想要对三峡工程公开发表意见,大会主席就不理他,他还不懂事,非要自己站起来发言,结果他一开口会场的音响马上消音,他扯破嗓子喊也没几个人听得到。中共极力统战的台湾民主英雄尚且如此待遇,大陆维权律师的政治地位如何能同美丽岛的当事人相提并论?
大陆七〇九事件,维权律师不过是帮人打官司维权消灾,又没有抓起傢伙上街起义,谈不上有多大威胁,可是他们简简单单地坐在家裡就莫名其妙地被抓起来了。)

5)    选举
ROC:县市省层级
在战争应急待变状态下,一九五〇年台湾照样选县长市长、县议员市议员、省议员,一九六九年又开始开放补选中央层级的立法委员。美丽岛事件的参与人黄信介32岁就当选了台北议员,40岁成为立法委员,康宁祥31岁当选台北议员,34岁成为立法委员,林义雄36岁成为台湾省议员,张俊宏39岁当选台湾省议员,吕秀莲34岁当选国大代表…… 这些都发生在美丽岛事件之前,他们都是作为国民党外的反国民党的人士参选和当选并且事件发生时都还在任期中。
PRC :“乡村选举“?
乌坎事件前因后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