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圖窮匕首見——近期習氏文革賭博一瞥

2021-09-01
Share
專欄 | 中國透視:圖窮匕首見——近期習氏文革賭博一瞥
Photo: RFA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一、 左調檄文官媒轉發,何種信號?

1) 緣起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作家在其微信公衆號“李光滿冰點時評”,發了一篇題爲《每個 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的自媒體文章,居然得到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中國軍網、環球網、中青網等衆多官媒轉發。文稱,“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這是一次從資本集團向人民羣衆的迴歸”。該檄文的出臺,形成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戰前態勢。

這是一個重要的政治信號,也可能成爲重大的政治事件。

2) 對比

就在李光滿左幫檄文發表的幾天前,北戴河之後中國政壇出現一些異象:

a在官媒中,汪洋地位上升:17日出席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排名較過去靠前;18日出席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慶祝活動。前兩屆(60年、50年)出席者爲王儲習近平與胡錦濤。

b中共反制裁法已計劃好落腳港澳,卻被突然叫停;

c 杭州市委書記、之江新軍新星周江勇被雙規;

d 李克強轉強硬:李克強及國務院高調調查河南洪災,赴鄭州勘災;國務院調查進駐,向當地首長、習家軍人馬問責。

E 中共關於文革的提法又從“艱辛探索“,重新回到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口徑—“動亂”。

F眼見即將陷入滅頂之災的張文宏,北戴河後,復旦大學爲其博士論文洗白……。

從北戴河後上述種種現象看來,習的力量在會議上確實是有所妥協,有所退卻;以致有些輿論似乎頗爲樂觀,甚至猜測習的對手要習按時退休,習也被迫接受了……,云云。

但是,壟斷性的權力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手呢?

3) 習想幹什麼?反擊國內外對他連任的阻遏,全面清零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

習亦步亦趨學毛手段,黨內會議受挫後,會後充分利用獨裁領袖的權力反攻 (毛1962年1月七千人大會受挫,在幾個月後的八屆十中全會立馬反攻“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後繼之以四清,最後徹底翻盤於文革;以及毛在因林彪事件而威望掃地後的相似操作——聯美、制周、罷鄧)。

習在北戴河後,面對明年20大連任泡湯的危險,正在模仿毛,發起大反攻。像當年實施毛從上海北伐,要求官媒轉載姚文元《評海瑞罷官》一樣,亦像文革起始下令轉載聶元梓大字報一樣,習連手法也仿毛,名不見經傳的人發一篇文章被黨媒全面轉載,這顯然是習下令,強迫官媒轉載左文,藉此一不做二不休,徹底否定鄧小平路線。習甚至不惜外交孤立,文化荒蕪,經濟下滑,金融斷鏈,以“共同富裕”或“三次分配”爲由,實施“國進民退”,反市場化、反產權私有化,歸零改革開放,整肅異己,挑起“新文革,……進行又一輪”深刻的革命”,以免連任成爲黃粱一夢。

此外,習還在搞"第四次土地改革",加速倒退。

中國農業農村部近期披露,農業農村部將按照中央要求,指導地方在充分尊重農民意願的基礎上,明確退出承包地農戶的主體資格,穩步探索建立農戶承包地退出機制。輿論認爲,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後,政府決定收回農戶承包地,等同於“第四次土地改革”。

8月29日,中共中央與地方黨的媒體都轉載了李光滿的一篇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Public Domain)
8月29日,中共中央與地方黨的媒體都轉載了李光滿的一篇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Public Domain)

二、 圖窮匕首見

高速倒退的習火車

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從官方整治飯圈、處罰藝人鄭爽偷逃稅案、下架封殺趙薇和高曉松談到螞蟻上市被叫停、阿里被罰182億元和滴滴被查、中央提出走共同富裕道路等,“這是一次以資本爲中心向以人民爲中心的變革”。該文還號召“治理一切文化亂象”,“打擊資本市場上大資本操縱”等亂象,治理教育亂象、高房價等等。

(詭異的是,此文在最後一段中寫道,“現在我們每個人都能感受到,萬鈞雷霆正在滾滾而來,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已經開始,不僅資本圈,也不僅娛樂圈,而是整個社會都在經受着這場暴風雨的洗禮。”這一段在各大官媒的轉載中均被剔除。)

習的政治想象力有限,他的入手,再次仿毛,仍從文藝領域開刀,以人民(民粹主義)反抗精英反抗資本(主義)相標榜。(作爲政治大廝殺的文革稱爲“文化大革命”正是由此而來)。

正如李文所說:“總讓人感覺中國娛樂圈已經爛透了。如果再不整治,不僅娛樂圈爛透了,整個文化圈、文藝圈、演藝圈、影視圈也都爛透了。……從整治飯圈到處罰鄭爽,再到下架封殺趙薇和高曉松,僅僅兩天內發生的事,我們有什麼感覺?如果我們從更高的政治層面來看這一系列事件,就會從一些細節中發現一個國家的歷史走向和發展趨勢。”

在微博上,網友感嘆這是“516通知”,“快進到《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感覺這個是新時代的《評新編歷史劇……》,開始了”。有人寫道,“看完了。紅色迴歸,英雄迴歸,血性迴歸!連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說:所以老胡都說自己嚇的要尿褲子了。”胡錫進8月26日在微博上曾“調侃”道,“想想自己這些年說過多少不嚴謹的話,想想每次臺上發言時,臺下有多少人舉着手機錄拍……,下一個死的會不會就輪到老胡我了?想着想着,我就瑟瑟發抖起來……。師傅,廁所在哪?我憋不住要尿褲子了”,引發網友羣嘲。

三、 習近平發運動以披黃袍的政治實力

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轟動一時。(Public Domain)
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轟動一時。(Public Domain)


習近平正在佈局下棋。這是一場豪賭。

賭博時,習手中的棋子有多少?與毛當年相比,勝算如何?

習能號令官媒轉載,表明他的權力在宣傳口還是有效控制的,像毛一樣,他首先需要通過輿論來鞏固權力。

習也號稱掌控了軍隊及武警,但他有毛在文革初期與林彪聯手的同盟式的軍事威懾力嗎?(前一段傳有軍事首長謂,軍隊不爲外交戰狼的挑釁買單。)

習能像毛髮動紅衛兵攪亂社會一樣,發動小粉紅衝向社會使天下大亂嗎?絕無可能!習是典型的警察特務治黨國,東廠治黨國,數字化高科技治黨國。

毛爲開國之君,深積威望與黨、軍內,手下亦有一批能臣;習遠不及此。

毛的政治謀略遠高於習,且是開創者,習畫虎不成反類犬的可能性相當大。

習、毛雖然都在國際上被孤立,但毛當時國弱,不被當作西方對手,甚至拉毛以制衡其過去的盟國蘇聯;習現在被西方當成第一號對手,往下的被孤立感會更強。

毛時代,共產主義尚在中途,尚有氣息;習時代,是位於蘇東波之後,共產主義在全球業已與精神上失敗,其勢奄奄一息也。

有鑑於此,習這場所謂“新文革”的前途暗淡,很可能半途夭折。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