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AUKUS 与中共的生存空间

2021-09-22
Share
专栏 | 中国透视:AUKUS 与中共的生存空间 美英澳联盟
变态辣椒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AUKUS”(澳英美)——北约核心东移

历史上,每次大战争或者大对抗前夕,世界往往会出现一些特殊景观:快速推进的国家集团的组合、重组,同盟的兴起,旧集团的分裂、解体,以及盟约、条约、协定纷至沓来: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军事的……,不一而足。其中,军事同盟最为引人注目。


如今,又一个新的军事盟约出现在地球上,它就是 “AUKUS”(澳英美)。该缩写指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新伙伴关系,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潜在威胁。

这三个盎格鲁-萨克逊的普通法国家,宣布成立新三方安全联盟AUKUS,并将共同协助澳洲打造核动力潜艇,以因应中共。AUKUS美、英、澳三国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水下系统和远程打击能力等高科技领域将分享信息和技术。

不应小看这个三国军事联盟,此事势将载入历史。


二、AUKUS 形成的背景

1)秘密协商与行动

澳洲至少早在2021年3月,就秘密部署要转而与英、美合作。当英国首席海务大臣、海军参谋长拉达金应邀与澳洲海军司令努南会晤时,努南探问,英、美是否能协助澳洲打造核动力潜舰。

核潜艇是用核能作为动力的潜艇,就像核能发电一样,所以拥有核潜艇并不代表拥有核子武器;澳洲政府也表明了,他们只是要打造核潜艇,并不会发展核弹。那为什么要发展核潜艇呢?因为核动力潜艇跟传统的柴电动力潜艇相比,拥有更强的续航力,可以航行得更久、更远;而且柴电潜艇在发电时会消耗氧气,但核潜艇没这问题,所以核潜艇就可以在水底下潜行更久的时间,不必浮上水面,也就不容易被发现。

澳洲方面认为,虽然5年前已同意向法国采购柴油电力潜舰,但它们的速度、匿踪性、续航力、机动性及监侦能力可能都不足以应对区域内主要来自北京的新挑战,因此决定放弃与法国的合作。

拉达金返回英国后报告此事。随即,首相办公室展开代号“无钩”的秘密行动,其时全英国只有10个人知道相关细节。

6月,担任主席国的英国召开G7峰会。正当与会的法国代表将焦点摆在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的贸易争议,而英国首相约翰逊等人却正在默默推进“无钩行动”,且积极布局要将英、美、澳三方合作范围扩大至潜舰专案以外,浪漫的法国人几乎完全被蒙在鼓里。AUKUS相关细节几乎就是在G7期间,由英、美、澳三国领导人敲定的最大私活。

AUKUS是近50年来,国际间最重大的军力合作。

美国除在1958年与英国签订协议,分享过核潜艇技术之外,从未向其他任何盟友输出过这一敏感技术。

根据协议,美英两国将帮助澳大利亚建造至少八艘核潜艇。美、英、澳国防工业可望进行深度整合,这显示它们彼此之间具高度战略互信。无疑,美英澳三国目前已是西方盟邦核心中的核心。

重要的不仅是半个多世纪以来,这是核潜艇技术的第一次输出,更重要的是这一个美英澳核心联盟的象征性含义。

三、AUKUS 对北京的战略挤压

三边——四方——五眼——七国——北约:从核心放射至外圈,层层布防,多方围堵,民主国家的大包围链基本上已经打造成型。

美英澳三边军事联盟 AUKUS

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 QUAD (加韩国、台湾,形成印太北约)

五眼联盟 FIVE EYES ALLIANCE

七国集团 G7

北约 NATO

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宣布成立AUKUS联盟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立即将矛头指向澳大利亚,批评澳大利亚是美国的“走狗”。

对于中共官媒措辞激烈的言论,澳大利亚防长达顿在接受澳大利亚天空新闻专访时回应表示:“我们从一些为中国共产党喉舌的发言人或媒体那里看到政治宣传,老实说,我认为他们为我们的主张提供了佐证。我认为他们的言论适得其反而且不成熟,坦白地说,令人尴尬。”

在被问及澳大利亚是否会与中共开战时,达顿回答“这是北京的问题”。

在达顿接受天空新闻采访的不久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美国防长奥斯丁在华盛顿接待了澳洲防长达顿、澳洲外长佩恩,双方举行了美澳部长级磋商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声明内容对于中共“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在南中国海扩大海洋主权主张”表达关切。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说:“澳大利亚将能够与美国一起,在南中国海和太平洋其他地方开展战斗巡航,这有助于威慑中共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军事行为。”

分析认为,中共已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包括台湾周边及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海域挑战美国的海上优势。美国国防部在《2020中国军力报告》中说,中共拥有舰艇和潜艇数量约350艘,其中包括12艘核潜艇。美国务卿布林肯16日在美澳两国防长外长的联合记者会上说,新的三边合作反映的是三国“一起努力,保障印太地区现在与未来和平与稳定的共同承诺”。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普遍乐见美、英、澳三边伙伴关系,从五眼到四方再到三边,不同维度应对中共挑战。

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是情报共享的“五眼联盟”联盟成员,何以还需要三边核心?

五眼联盟专注的是情报,三边联盟涉及的是防务和科技研究与投入。

美、英、澳新的三边合作机制,或为美国未来与盟友和伙伴在推动共同目标方面的合作提供了一种潜在模式。

自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洲”以来,亚洲国家一直期待美国将资源向亚太倾斜。新的三边合作机制表明,在阿富汗撤军后,拜登政府将优先重点放在亚洲。

而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最早始于2004年,但在之后十多年里几乎沉寂。“四方安全对话”在美国的牵头下,也于2017年重启,以应对中共挑战。现在美、英、澳核心的形成,与四国联盟相为表里,加上加拿大、韩国、台湾、新西兰等名单之外的国家和地区,一个隐然成形的印太北约已经环伺在中国周边。

何以在当下形成美英澳盟约关系?

首先当然是因为中共在台海、南海咄咄逼人的挑衅。增强澳洲投射能力,可协防台湾、南海。因为核潜艇的续航能力与安全性更强大,澳洲一旦有了核潜艇,就可以从澳洲西岸或北岸出发,直接切入南海海域,将澳洲的海军力量投射到当地,这样就可以与美军和台湾军方一同协防南海与台海海域。

其次,同盟国必须巩固第一岛链防线,强化第二岛链守备。作为最前线的第一岛链,北从日本,经过台湾、菲律宾,往南走到印度尼西亚,而澳洲就在印尼的底下。虽然美方一直对日本、台湾加强军事支援,但是中共目前的军事实力确实有可能突破第一防线,不可轻忽。美方帮助澳洲提升军事实力,其实也是要把澳洲的海军力量引入第一岛链的海域内,也就是南海、台海。通过澳洲的加盟,来巩固第一岛链防线,压制中共的海权扩张。不但如此,澳洲北方就是包括关岛在内的第二岛链,但是第二岛链上许多岛屿都是属于太平洋小国,军事实力比较薄弱,所以美方这次向澳洲输出技术、升级军事力量,也是有意在强化第二岛链的守备力量。因为澳洲的海军、空军可以迅速地进驻第二岛链,这样美军就可以更灵活地在第二岛链布局,防堵中共。

第三,鉴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乱象丛生,引发众多疑虑。美国需要以实际军事前瞻性部署来实践其对世界的承诺,表明其主要力量将会聚拢来应对国际大害中共。从传出美方准备对台湾驻美机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到当下美方宣布组成美英澳联盟,都在传达美方应对中共挑战的强硬意志,同时也是在转移美方在阿富汗撤军失利的负面观感。

有观察家还指出,美方此举还有布建“南方美军”, 降低美国压力与威胁的功能。

美中隔了一整个太平洋,美方若要应对中共的军事行动,有空间与时间上的鞭长莫及之感。而今,美方帮助澳洲升级海军与空军力量,其实等于是在布建一支“南方美军”,可以更近距离地驰援南海与台海,缩短应变时空。


对英国而言,这一美英澳三边联盟标志着英国脱离欧盟后,重新返回世界体系中心。

四、AUKUS 可能遭遇的暗礁

从印太区域看,AUKUS是一着运思精妙的大棋。但对欧洲,特别是对法国,却引发了愤懑。若处理得不好,会导致北京从中打入楔子,使欧美战略版图发生变化。

美国和英国帮助澳大利亚打造核潜艇,表示澳大利亚退出一项价值660亿美元购买法国柴油潜艇的交易。虽然澳大利亚将付出违约罚金17亿,但法国的经济利益极大受损,而美国公司受益。

法国一怒之下,召回了法国驻美、驻澳大使,并取消了原定周五在驻华盛顿大使馆举行的庆祝美国独立战争240周年的活动。

一方面,这场外交风暴是一个商业问题,法国军工产业损失惨重。

另一方面,这场风波也关涉到微妙的文化心理问题。巴黎政治学院研究员尼科尔·巴沙朗(Nicole Bacharan)说。“为了对抗中国,美国似乎选择了一个不同的联盟,选择了盎格鲁—撒克逊世界而不是法国。”

“这是在我们背后插了一刀,”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在谈到澳大利亚的决定时表示。他指出,澳大利亚拒绝了一项战略伙伴关系协议,该协议涉及“大量技术转让和一份为期50年的合同”。

英国与美国在该协议中的伙伴关系是另一个刺激法国的因素。此前英国退出欧盟,约翰逊接受主要针对印太地区的“全球中的英国”(Global Britain)战略。长期以来,法国人一直怀疑一个讲英语的阴谋集团正在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将法国排除在外,这种怀疑一直挥之不去。

中美以贸易战为开头的新冷战开始以后,亚太地区及全球对中共的新冷战也隐然成形,盎格鲁-萨克逊国家依然是这次对付共产政权冷战的核心。可以想象,加拿大下一步也有可能加入美英澳这个核心组织,而英国也将成为欧洲对中共新冷战的先锋。与上次冷战不同的是,冷战心点已经由大西洋地区转往印太地区,以“四方安全对话”为基础,以美英澳联盟为核心的新版印太北约,将在中国周边拦起一道新的“铁丝网”。印太地区除美英澳强大的军事核心作用外,日本、印度及台湾未来几年将展开新的军备竞赛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在当前形势下,内外交困的北京很可能转向欧洲寻求反包围。因此美欧,尤其是美法关系,也会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内美国外交的重要课题。如果处理不好,将会造成长远的创伤。

美法元首即日将通话,估计美方将在某些方面向法国让利,以平息其怒火。毕竟美法、美欧的联盟关系也是至关重要的。当此面对中共及俄国等挑战的关键时刻,西方经不起再一次戴高乐主义的横插一杠子了。

尽管AUKUS(澳英美)联盟将三个具有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英语国家联系在一起,但美国政府还计划加深与被称为 “四国联盟 “的战略伙伴关系的联系。其中包括印度和日本,以及澳大利亚和美国,这四个国家的领导人即将在9月24日举行由拜登主持的峰会。

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通话,以及24日即将召开的四方会谈,这是考验拜登政治和外交智慧的关键时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