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AUKUS 與中共的生存空間

2021-09-22
Share
專欄 | 中國透視:AUKUS 與中共的生存空間 美英澳聯盟
變態辣椒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一、“AUKUS”(澳英美)——北約核心東移

歷史上,每次大戰爭或者大對抗前夕,世界往往會出現一些特殊景觀:快速推進的國家集團的組合、重組,同盟的興起,舊集團的分裂、解體,以及盟約、條約、協定紛至沓來: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軍事的……,不一而足。其中,軍事同盟最爲引人注目。


如今,又一個新的軍事盟約出現在地球上,它就是 “AUKUS”(澳英美)。該縮寫指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的新夥伴關係,以應對來自中國的潛在威脅。

這三個盎格魯-薩克遜的普通法國家,宣佈成立新三方安全聯盟AUKUS,並將共同協助澳洲打造核動力潛艇,以因應中共。AUKUS美、英、澳三國在人工智能、網絡技術、水下系統和遠程打擊能力等高科技領域將分享信息和技術。

不應小看這個三國軍事聯盟,此事勢將載入歷史。


二、AUKUS 形成的背景

1)祕密協商與行動

澳洲至少早在2021年3月,就祕密部署要轉而與英、美合作。當英國首席海務大臣、海軍參謀長拉達金應邀與澳洲海軍司令努南會晤時,努南探問,英、美是否能協助澳洲打造核動力潛艦。

核潛艇是用核能作爲動力的潛艇,就像核能發電一樣,所以擁有核潛艇並不代表擁有核子武器;澳洲政府也表明了,他們只是要打造核潛艇,並不會發展核彈。那爲什麼要發展核潛艇呢?因爲核動力潛艇跟傳統的柴電動力潛艇相比,擁有更強的續航力,可以航行得更久、更遠;而且柴電潛艇在發電時會消耗氧氣,但核潛艇沒這問題,所以核潛艇就可以在水底下潛行更久的時間,不必浮上水面,也就不容易被發現。

澳洲方面認爲,雖然5年前已同意向法國採購柴油電力潛艦,但它們的速度、匿蹤性、續航力、機動性及監偵能力可能都不足以應對區域內主要來自北京的新挑戰,因此決定放棄與法國的合作。

拉達金返回英國後報告此事。隨即,首相辦公室展開代號“無鉤”的祕密行動,其時全英國只有10個人知道相關細節。

6月,擔任主席國的英國召開G7峯會。正當與會的法國代表將焦點擺在英國脫歐後與歐盟的貿易爭議,而英國首相約翰遜等人卻正在默默推進“無鉤行動”,且積極佈局要將英、美、澳三方合作範圍擴大至潛艦專案以外,浪漫的法國人幾乎完全被矇在鼓裏。AUKUS相關細節幾乎就是在G7期間,由英、美、澳三國領導人敲定的最大私活。

AUKUS是近50年來,國際間最重大的軍力合作。

美國除在1958年與英國簽訂協議,分享過核潛艇技術之外,從未向其他任何盟友輸出過這一敏感技術。

根據協議,美英兩國將幫助澳大利亞建造至少八艘核潛艇。美、英、澳國防工業可望進行深度整合,這顯示它們彼此之間具高度戰略互信。無疑,美英澳三國目前已是西方盟邦核心中的核心。

重要的不僅是半個多世紀以來,這是核潛艇技術的第一次輸出,更重要的是這一個美英澳核心聯盟的象徵性含義。

三、AUKUS 對北京的戰略擠壓

三邊——四方——五眼——七國——北約:從核心放射至外圈,層層佈防,多方圍堵,民主國家的大包圍鏈基本上已經打造成型。

美英澳三邊軍事聯盟 AUKUS

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 QUAD (加韓國、臺灣,形成印太北約)

五眼聯盟 FIVE EYES ALLIANCE

七國集團 G7

北約 NATO

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宣佈成立AUKUS聯盟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立即將矛頭指向澳大利亞,批評澳大利亞是美國的“走狗”。

對於中共官媒措辭激烈的言論,澳大利亞防長達頓在接受澳大利亞天空新聞專訪時迴應表示:“我們從一些爲中國共產黨喉舌的發言人或媒體那裏看到政治宣傳,老實說,我認爲他們爲我們的主張提供了佐證。我認爲他們的言論適得其反而且不成熟,坦白地說,令人尷尬。”

在被問及澳大利亞是否會與中共開戰時,達頓回答“這是北京的問題”。

在達頓接受天空新聞採訪的不久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美國防長奧斯丁在華盛頓接待了澳洲防長達頓、澳洲外長佩恩,雙方舉行了美澳部長級磋商並在會後發表聯合聲明。聲明內容對於中共“在沒有依據的情況下,在南中國海擴大海洋主權主張”表達關切。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何天睦說:“澳大利亞將能夠與美國一起,在南中國海和太平洋其他地方開展戰鬥巡航,這有助於威懾中共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軍事行爲。”

分析認爲,中共已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包括臺灣周邊及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海域挑戰美國的海上優勢。美國國防部在《2020中國軍力報告》中說,中共擁有艦艇和潛艇數量約350艘,其中包括12艘核潛艇。美國務卿布林肯16日在美澳兩國防長外長的聯合記者會上說,新的三邊合作反映的是三國“一起努力,保障印太地區現在與未來和平與穩定的共同承諾”。

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普遍樂見美、英、澳三邊夥伴關係,從五眼到四方再到三邊,不同維度應對中共挑戰。

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都是情報共享的“五眼聯盟”聯盟成員,何以還需要三邊核心?

五眼聯盟專注的是情報,三邊聯盟涉及的是防務和科技研究與投入。

美、英、澳新的三邊合作機制,或爲美國未來與盟友和夥伴在推動共同目標方面的合作提供了一種潛在模式。

自奧巴馬政府提出“重返亞洲”以來,亞洲國家一直期待美國將資源向亞太傾斜。新的三邊合作機制表明,在阿富汗撤軍後,拜登政府將優先重點放在亞洲。

而美、日、印、澳四國的合作最早始於2004年,但在之後十多年裏幾乎沉寂。“四方安全對話”在美國的牽頭下,也於2017年重啓,以應對中共挑戰。現在美、英、澳核心的形成,與四國聯盟相爲表裏,加上加拿大、韓國、臺灣、新西蘭等名單之外的國家和地區,一個隱然成形的印太北約已經環伺在中國周邊。

何以在當下形成美英澳盟約關係?

首先當然是因爲中共在臺海、南海咄咄逼人的挑釁。增強澳洲投射能力,可協防颱灣、南海。因爲核潛艇的續航能力與安全性更強大,澳洲一旦有了核潛艇,就可以從澳洲西岸或北岸出發,直接切入南海海域,將澳洲的海軍力量投射到當地,這樣就可以與美軍和臺灣軍方一同協防南海與臺海海域。

其次,同盟國必須鞏固第一島鏈防線,強化第二島鏈守備。作爲最前線的第一島鏈,北從日本,經過臺灣、菲律賓,往南走到印度尼西亞,而澳洲就在印尼的底下。雖然美方一直對日本、臺灣加強軍事支援,但是中共目前的軍事實力確實有可能突破第一防線,不可輕忽。美方幫助澳洲提升軍事實力,其實也是要把澳洲的海軍力量引入第一島鏈的海域內,也就是南海、臺海。通過澳洲的加盟,來鞏固第一島鏈防線,壓制中共的海權擴張。不但如此,澳洲北方就是包括關島在內的第二島鏈,但是第二島鏈上許多島嶼都是屬於太平洋小國,軍事實力比較薄弱,所以美方這次向澳洲輸出技術、升級軍事力量,也是有意在強化第二島鏈的守備力量。因爲澳洲的海軍、空軍可以迅速地進駐第二島鏈,這樣美軍就可以更靈活地在第二島鏈佈局,防堵中共。

第三,鑑於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亂象叢生,引發衆多疑慮。美國需要以實際軍事前瞻性部署來實踐其對世界的承諾,表明其主要力量將會聚攏來應對國際大害中共。從傳出美方準備對臺灣駐美機構更名爲“臺灣代表處”,到當下美方宣佈組成美英澳聯盟,都在傳達美方應對中共挑戰的強硬意志,同時也是在轉移美方在阿富汗撤軍失利的負面觀感。

有觀察家還指出,美方此舉還有布建“南方美軍”, 降低美國壓力與威脅的功能。

美中隔了一整個太平洋,美方若要應對中共的軍事行動,有空間與時間上的鞭長莫及之感。而今,美方幫助澳洲升級海軍與空軍力量,其實等於是在布建一支“南方美軍”,可以更近距離地馳援南海與臺海,縮短應變時空。


對英國而言,這一美英澳三邊聯盟標誌着英國脫離歐盟後,重新返回世界體系中心。

四、AUKUS 可能遭遇的暗礁

從印太區域看,AUKUS是一着運思精妙的大棋。但對歐洲,特別是對法國,卻引發了憤懣。若處理得不好,會導致北京從中打入楔子,使歐美戰略版圖發生變化。

美國和英國幫助澳大利亞打造核潛艇,表示澳大利亞退出一項價值660億美元購買法國柴油潛艇的交易。雖然澳大利亞將付出違約罰金17億,但法國的經濟利益極大受損,而美國公司受益。

法國一怒之下,召回了法國駐美、駐澳大使,並取消了原定週五在駐華盛頓大使館舉行的慶祝美國獨立戰爭240週年的活動。

一方面,這場外交風暴是一個商業問題,法國軍工產業損失慘重。

另一方面,這場風波也關涉到微妙的文化心理問題。巴黎政治學院研究員尼科爾·巴沙朗(Nicole Bacharan)說。“爲了對抗中國,美國似乎選擇了一個不同的聯盟,選擇了盎格魯—撒克遜世界而不是法國。”

“這是在我們背後插了一刀,”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在談到澳大利亞的決定時表示。他指出,澳大利亞拒絕了一項戰略伙伴關係協議,該協議涉及“大量技術轉讓和一份爲期50年的合同”。

英國與美國在該協議中的夥伴關係是另一個刺激法國的因素。此前英國退出歐盟,約翰遜接受主要針對印太地區的“全球中的英國”(Global Britain)戰略。長期以來,法國人一直懷疑一個講英語的陰謀集團正在爲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將法國排除在外,這種懷疑一直揮之不去。

中美以貿易戰爲開頭的新冷戰開始以後,亞太地區及全球對中共的新冷戰也隱然成形,盎格魯-薩克遜國家依然是這次對付共產政權冷戰的核心。可以想象,加拿大下一步也有可能加入美英澳這個核心組織,而英國也將成爲歐洲對中共新冷戰的先鋒。與上次冷戰不同的是,冷戰心點已經由大西洋地區轉往印太地區,以“四方安全對話”爲基礎,以美英澳聯盟爲核心的新版印太北約,將在中國周邊攔起一道新的“鐵絲網”。印太地區除美英澳強大的軍事核心作用外,日本、印度及臺灣未來幾年將展開新的軍備競賽都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在當前形勢下,內外交困的北京很可能轉向歐洲尋求反包圍。因此美歐,尤其是美法關係,也會成爲今後一段時間內美國外交的重要課題。如果處理不好,將會造成長遠的創傷。

美法元首即日將通話,估計美方將在某些方面向法國讓利,以平息其怒火。畢竟美法、美歐的聯盟關係也是至關重要的。當此面對中共及俄國等挑戰的關鍵時刻,西方經不起再一次戴高樂主義的橫插一槓子了。

儘管AUKUS(澳英美)聯盟將三個具有盎格魯-撒克遜血統的英語國家聯繫在一起,但美國政府還計劃加深與被稱爲 “四國聯盟 “的戰略伙伴關係的聯繫。其中包括印度和日本,以及澳大利亞和美國,這四個國家的領導人即將在9月24日舉行由拜登主持的峯會。

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的通話,以及24日即將召開的四方會談,這是考驗拜登政治和外交智慧的關鍵時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