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黨天下”的血腥奠基禮——土改——《重審毛澤東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觀察


2019-09-25
Share
19日上午“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jpg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Photo: RFA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宋永毅教授,   美國勞改研究基金會理事,土改國際研討會組織者

一、“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概況及其意義

1)會議概況

各場演講與討論:

開幕演說: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主席李•愛德華:“中國共產主義的歷史罪惡和現狀”

(1)國際和比較視野下的土地改革

(2)從土地革命到土地改革

(3)暴力土改的理論和實踐;

(4)土改面面觀:社會•民族•知識分子

(5)後果:走向更多的鎮壓、殺戮和破壞

(6)“重審毛澤東土地改革的歷史和現實意義”——自由發言和討論

會議組織者、學者及其論文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會議的組織者是美國勞改研究基金會兩位新任理事:洛杉磯加州州立大學的宋永毅教授和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教授。出席會議發表論文和演講的北美學者有吳國光、程映紅、郭建、丁抒、譚松、胡平、陳奎德、餘傑、李江琳、丁一夫、謝寳瑜、文貫中、裴毅然、丁凱文、滕春暉等人。還有來自港澳的學者郝志東、程惕潔、安劭凡、金鐘等人。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除了有鄭也夫、智效民、徐星等人,還有發表書面論文的姚監復、徐立志、王海光、葉曙明、劉志、潘學芳等人。來自臺灣的學者有周茂春和廖彥豪;還有來自日本的日吉秀松教授。這一會議集海內外知名學者,可謂規模宏大、陣容堅強。
2)何以召開此會?歷史和現實意義何在?

時過境遷七十年,是否還值得這麼多學者對土改進行重審和辨析?換句話說,七十年後的今天再來重新研究和否定毛澤東的土地改革運動,還有什麼特別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當今的中共千方百計地想讓整個民族遺忘歷史的教訓,以便延續其獨裁和極權主義。在中共大肆吹噓他們建政七十週年的偉大成果之際,這一探討和揭露中共建政後第一場政治運動的國際研討會更有它特殊的意義。

在海內外,人們對“反右”,“大饑荒”、“文革”、“六四”已經有了一些重要的揭示和反思;真相逐步澄明,實質逐漸披露。然而,中共建政之初,仍是一大片未經開墾的處女地。那裏的狀況,仍是濃霧瀰漫,鬼影瘇瘇,至今還有人爲其辯護。因此,洞穿真相的陽光,需要一步步倒溯照射上去,貫通那幽暗深邃的隧道。

二、中共土改的基本特徵及其政治經濟後果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中國共產黨的土地改革是:

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財產重新分配

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人羣政治身份劃分

土改創造了中共政治運動的“原型”和不斷重複的“情結”

土地改革作爲中共所有政治運動“原型”的一些特徵和要素:

1. 階級劃分的運動理論基礎;

2. 法外殺人的羣衆暴力形式 (何以毛要強調暴力土改?);

3. 劫掠私產的國家財政機制。

土改鎮反兩大運動與韓戰在內外兩方面奠立了中共的基本統治框架。

土改是中共建構“黨天下”的奠基禮。

毛的土改、鎮反、韓戰三管齊下,形成了某種定於一尊的肅殺氣氛,奠定了中共極權統治的基礎。它們以蔑視法治、侵犯人權(財產權與生命權)爲特徵,是典型的反憲政運動。

土改鎮反何以可能?

這種明顯反人道的運動,明顯反法治的暴虐運動何以可能?它的可行性的前提何在?

極權主義的研究者漢娜. 阿倫特(Hannah Arendt) 認爲:“能夠使大衆政治化的,不是政黨而是運動”。

毛澤東深諳此道。他在竊取神器後,其統治方式有一個重要特色,就是以“運動”來鞏固政權,建立大衆效忠機制。中共建政的最初的“兩大運動” 1) 土改 2) 鎮反, 就預示了其後統治的基本特徵。

以政權支持的暴力爲背景,以意識形態的全國性強行灌輸爲前奏,以韓戰的戰時氣氛爲恐怖威懾,中國士紳階級—地主富農被徹底妖魔化。

暴力土改作爲國家政策,正式登上了歷史舞臺。 土改的目的是給所有農村人口劃分階級地位,除了意識形態的要求外,主要是爲了分而治之,便於統治。其基本目標是,打倒地主富農,讓貧僱農翻身。中共派工作隊進入農村,組織農民去鬥爭地主,消滅地主。

此外,通過鎮反,殘酷消滅了原政府的社會管理人才。

中國鄉村從此失去了鄉紳自治這一文明社會的基礎,淪入了中共一杆子插到底的痞子式野蠻統治。

三、土改比較研究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2019年9月19日,“重審毛澤東的土地改革”國際研討會開幕(宋永毅提供)

1)中共土改與臺灣土改

2)中共土改與日本、越南、北韓土改

3)中共漢區土改與少數民族地區土改

四、土改鎮反的政治經濟文化後果


土改鎮反這兩大運動,一個着眼於農村的土地和財產製度以及政治身份劃分,一個着眼於對原政權人員以及政敵的政策,毛以國家暴力爲後盾,以韓戰戰時氣氛爲震懾,建立了一個新的非平等公民組成,而是國家劃定的敵我界限式的階級劃分的社會結構,而這一劃定以1949年爲界構成社會等級結構,凝固下來。

簡言之,這三場運動,是中共確立起“黨天下”統治的內政奠基禮。

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運動將地主的土地沒收,從政治和經濟上徹底打倒了中國農村精英階層,從而達到控制農村政權的目的。
從1953年開始,中共開始實行土地集體所有制,強制實施農產品統購統銷政策和農業合作化運動,再次剝奪了農民的土地。土地改革徹底消滅了中國自秦漢以來作爲地方政治精英的鄉紳階層,改變了兩千多年來“皇權不下縣”的局面,國家政權的動員力從此深入村鎮基層。
學者估計土地改革造成超過百萬人死亡,導致農村精英階層的消亡。受害者中很多是掌握知識和了解經濟規律,但不事生產,以地租爲生的地主。


土改方式

1.    劃分農村階級成分

2    暴力行爲(暴力慘象,爲何?)

4    土地改革之後的土地集體所有制

土改中死亡人數達四百多萬
關於土改期間中國地主非正常死亡人數的算法是:1950年土改前地主實際人數(21,880,000人) – 1954年土改結束後地主人數(15,669,160人) – 4年自然死亡人數(實際人口 X 四年自然死亡率 = 1,050,240人) = 差額4,705,996人。

從土改到合作化,這些國家經歷的,實際上是從身份自由的個體農民淪爲國家農奴制的過程。

兩大運動之後,一個建立在恐懼之上的龐大“黨國”體系,從此確立。士紳階級與中產階級悉數被滅,土地由此路徑而漸歸“國有”。從此,中共,成爲一個奧威爾所描繪的《1984年》式的“老大哥”黨。中國,成爲《1984年》式的“新世界」”。正是由此起步,中國開始了“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的血腥征途。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悲劇,至此連綿不絕,接踵而至。而在之後的每一場大悲劇中,似曾相識,人們都不難發現它們與這兩大運動的血緣關係,不難發現它們之間共同的模式,共同的氛圍,甚至,共同的語言……。

毋庸置疑,這個邪惡帝國,儲安平石破天驚一語道破的“黨天下”,正是在兩大運動的陰影籠罩下,舉行了它的奠基禮。那上千萬的亡魂,期待着我們爲他們撥開歷史迷霧,討還沉冤已70年的正義。

五、土改鎮反會在大陸與香港捲土重來嗎?

土改的毒根不挖透,將禍及中國大陸及香港人子孫。

當香港危機持續100多天後,著名港評家陶傑指,許多大地產商在新界囤積很多土地,與新界的地主形成利益共同體,早已引起北京的不滿,因爲“共產黨打天下的初心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消滅資產階級。”

他又說就算現在沒事,將來2047年基本法這個條款也一定會改:“變成既然這個大風暴發聲,北京一定會逼林鄭去衝擊新界問題,所以整個香港今次有非常嚴重的顛覆,甚至‘第二次土地改革’可能會在中央人民政府指令下強制推行。”

陶傑肯定的說,商界無法反擊:“因爲北京有權力,槍桿子裏出政權,如果反擊下場悽慘,所以只能乖乖將你們的土地權益雙手奉上,這是香港無法改變的命運。”

重審毛澤東土地改革的國際研討會在這個意義上,更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

一旦那些中共建政初期的土改鎮反等歷史事實充分曝光了,被廣泛而自由地辯論了,那段歷史纔算真正“死亡”,進入墳墓;纔不會如幽靈一樣,隨時出遊,干擾我們生活的進程。譬如,當今的俄國與德國,人們是不會擔心斯大林、希特勒的幽靈會浮出水面,來擾亂政治秩序的。

有鑑於此,必須使毛及其“毛時代”“見光死”。這需要從它的根部刨起,讓它們公諸於世,曝光天日,纖豪畢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