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北京阅兵与香港抗争

2019-10-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建国70周年阅兵式上检阅军队。(美联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建国70周年阅兵式上检阅军队。(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冯崇义先生,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教授  

一、    中共建政70年的大阅兵及习讲话

1)      历史背景:中共国庆阅兵的来龙去脉、起伏涨落

国庆阅兵是党国前朝旧例,由毛太祖始创。毛太祖在位时,从1949年登基至1959年建政10周年,每年都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次国庆阅兵,前后共有11次。1959年建政10周年那次阅兵庆典,已属非常鲜廉寡耻,因为当年由于大跃进带来大灾难,已是举国饿殍遍野,党国上层严重分裂。的确,民不聊生、内外交困之下大办“庆典” 。迫于这种逆境,1960年党中央国务院顺势改制,结束了一年一度的无聊阅兵,规定以后国庆典礼实行“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逢大庆才举行阅兵。

2)     当下情势:这次阅兵前后中共所面临的内外形势:香港、美中关系、新冷战、9.29全球连线共抗极权

3)    习讲话似乎调门较前略有降低,何以致之?

4)    为何未有外国首脑出席?

5)    中共元老出席或不出席的意涵 (朱镕基现象)

6)    习的阅兵瘾:习掌权7年阅兵5度 (比较金正恩),阅兵的政治功能:

促成无限忠诚、盲目服从、集体狂热、崇高威武、雄伟壮观、步调一致、整齐划一,这些都是符合“法西斯主义美学”和“共产主义美学”的“美德”。通过阅兵来愚民,斯大林很成功,希特勒很成功,当今世界是北朝鲜最成功。

二、    香港10.1抗议与警方实弹射击


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何中)中五学生曾志健(健仔)昨(10月1日)在荃湾冲突中被警员开实弹射中,左胸受伤。(视频截图)
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何中)中五学生曾志健(健仔)昨(10月1日)在荃湾冲突中被警员开实弹射中,左胸受伤。(视频截图)

1)       抗议的浪潮升级  矛头直指习近平

2)    港人的五大诉求及北京的应对

持续四个月的香港反送中抗争业已扩展为对抗中共的惊天巨澜,港人的五大要求—1、彻底撤回修例,2、收回6.12暴动定义,3、撤销对今为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释放所有抗争者,4、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5、重启政改,立即实行双真普选¬—已经获得国际舆论普遍支持。虽然香港特首已正式撤回修例,北京已先败一局。然港人仍不屈不挠,坚持全面兑现要求。北京在香港面前,进退维谷,颜面丧尽,陷入全球孤立的境地。

3)    警方首次开启实弹射击

4)    北京何以难以摧毁香港?香港的金融地位、自由港地位, 关于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5)    全球日益关注香港:香港在新冷战中的地位

三、    何谓“七十年大限”,何谓“蒙不过三代”?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1)    习近平的“政治安全”焦虑,“合法性”焦虑

“政治安全”、“政权安全”、“ 制度安全”—— 未曾获得国民授权的政权的特殊焦虑。

一月份在北京连续召开了三次“维安会议”,严密布防。15日至16日是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将所有专政机器开足马力维护中共的“政治安全”、“政权安全”、“ 制度安全”,特别是习近平的安全。17日接着开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对全国“安保维稳工作” 做出周密的具体部署。21日,习近平再将全军军级一把手和党政省部级一把手召集到中央党校训话,全部政治局常委都集体出席,要求“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七大领域全力以赴,防范“黑天鹅”和“灰犀牛”风险,严防民变、兵变和政变。

2)    何以称“七十年大限”?

所谓“七十年大限”,指的是“革命政党”在暴力夺权后实施一党专政,迄今没有连续执政达到八十年的先例。在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几个政党中,苏联共产党从1917政变成功到1991苏联解体,执政74年;中国国民党从1928年一统江湖到2000年中华民国第一次政党轮替中下野,连续执政72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民主的独裁党”,严格说来不在此列,但它从1929年上台到2000年大选败北沦为在野党,连续在位也只是71年。

3)    何以称“蒙不过三代”?

迄今为止,历史上所有共产党政权,其寿命没有一个超过了74年的。

在我看来,74年并不是一个纯粹偶然的数字。实际上早就有人已经注意到了共产国家“七十大限”的问题。一般而言,一代的时间长度为25年,74年基本就是三代人(考虑到人类寿命延长的普遍趋势,不妨以80年为三代人的时间长度)。

早在1954年,时任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就预言:“……社会主义国家将要发生一种演进性的变化。” 他告诫人们,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要把希望寄托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

前苏联与东欧的演进,惊人地兑现了他的预言,那里有某种深邃的政治直觉。

对于像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等背逆人性的政治理论,如果不幸而君临一国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则其依赖蒙蔽信息和暴力谎言持续性专权统治的年限,不会超过三代;

何以谈到八十年?因为大约是三代人时间。何以“三代”?因为代际权力蜕变需要两次代际衰减。实际上,上述意识形态攫取了政权后,因其祸国殃民,故在国际竞争与国内执政中,很快就显露败象。但是作为国教的意识形态已经衍生出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的遗产,该遗产需要两代人方能消化殆尽。“蒙不过三代”,是历史观察的结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