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中共庆典中的“八旗子弟”心态

2019-10-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70周年国庆游行队列中的毛泽东巨型画像。(美联社)
中共70周年国庆游行队列中的毛泽东巨型画像。(美联社)

一、        中共国庆游行中的领袖花车

1)    中共70周年国庆游行队列中,有一队特别的花车,称为“领袖花车”,中共上将以上的家庭成员才有资格登车,炫耀血统,招摇于世。为首的车,是所谓“七元老”彩车——继承毛、刘、周、朱、邓、陈、薄的后代伺候着各自父辈的画像——开路在前,游行花车内坐着中共早期领导人后代和亲属,穿军装的是毛泽东嫡孙毛新宇、薄一波之子薄熙永。孝子贤孙,各自验明正身,手奉先人牌位,按等级高低,展示权位序列 。
这是一种赤裸裸地血统权力序列的宣示。

连一位红二代(齐小平)也看不下去,说:“现行的等级制与八旗制有多少区别吗?”

她指出:“森严的等级筑起了官民之间的藩篱,云泥之别的差别造成了官民相恨。何时,众生平等能替代沿袭前年的等级制传统?”

2)    这一宣示实际上也显示了中共历史虚无主义:中共建政后历史的碎片化

北京本想确立它暴力掠取政权后的法统连续性,但是他们呈现出的这段历史却是断裂的:在所谓70周年国庆典礼上,几任最高领袖及其政绩均失踪了:

华国锋

胡耀邦

赵紫阳

七十年代末以及整个八十年代的历史消逝了

3)    何谓八旗子弟?

八旗是清朝特有的集军事、生产和行政管理于一体的社会组织,旗下之人称作“旗人”或“八旗子弟”。努尔哈赤将这原先的制度进行了改善,于1615年正式创立八旗,依位次,分为镶黄、正黄、正白、正红、镶白、镶红、正蓝、镶蓝八个旗色,随后数十年的征战和发展过程中,又逐渐吸收了蒙古、汉人等族群而增设蒙古和汉军八旗,形成了一个以满洲为核心、蒙古、汉军为主体的多族群联合的社会集团。八旗子弟一般指清末那些凭借祖宗福荫,领着“月钱”,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沾染恶习,腐化沉沦的人物。

清朝的覆亡与“八旗兵”的腐败,颟顸、糊涂且马虎有重要关联。后来的“八旗兵”已经变得腐朽透顶,在战场上常常一触即溃。这就迫使清廷不得不搁起这支老队伍,另行去编练新军。而编练新军,又没法阻止具有进步思想的青年前来参加,起义新军终于构成了声势浩大的革命军的洪流之一。

一个人不是凭真才实学,凭艰苦奋斗,而是凭血统关系,躺在祖先的福荫之下,享受特权,闲逸度生,是终究非衰颓腐败下去不可的。

二、        习何以要如此赤裸裸展示中共的权力传递的等级序列?


中共70周年国庆游行队列中的邓小平巨型画像。(美联社)
中共70周年国庆游行队列中的邓小平巨型画像。(美联社)

表现他的权力传承的正统性。

习近平何以要用如此赤裸裸的充满权力血统序列意味的“领袖”花车?

任志强先生的解读是:

1) 用此来满足这些人的需求

2) 将这些人拉到自己船上

3) 让这些人知道他(习)的权力

4) 让这些人知道没我就没有你们,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5) 让社会知道,传位是这个社会的制度,而且独我实行,使其拥有合法性

6) 让这些人成为其挡箭牌,转移视线

7) 以此让反对的声音中少了重要的支撑;尤其是这些人中许多人都深知其的过去,用这种方式让这些人感恩而不再对抗

8) 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制度基础,让人民相信是八旗打下的天下。

应当说,任先生作为红二代中一员,是深知其中三味的。    

三、        领袖花车表明:“党国”江山是他们用暴力抢来的私有财产,旁人不得染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上一个高大的习近平画像。(美联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上一个高大的习近平画像。(美联社)

这是中共对民主宪政,二战之后主流国际秩序,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赤裸裸抵制 。相当于明确宣布它是文明世界的公敌,是人类公敌。

四、        末世之兆

这次70周年国庆游行的八旗花车,象征了中共政权的末日景象及其心态。

在美中贸易战对中共日益强大的压力下,在国际社会日益加强的对中共的孤立态势下,在香港市民日益坚定的对北京极权压迫的抗争下,领袖花车事件,与近日的NBA 事件中北京当局表现出的与国际主流秩序决裂的颟顸愚蠢的姿态下,我们看到了前清末年的诸种镜像以及中共红二代中某些人的八旗子弟心态。除了更加暴虐残酷之外,其命运,是可以与当年的八旗子弟相参照的。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