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與世界脫鉤——《長津湖》宣言

2021-10-20
Share
專欄 | 中國透視:與世界脫鉤——《長津湖》宣言 由陳凱歌等導演、明星演員吳京等出場花費十數億巨資打造的影片《長津湖》,自上週在中國的年度“十一”黃金週假期前夕上映以來,一直票房大熱。
路透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夏業良教授,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 長津湖戰役 vs 《長津湖》電影

由陳凱歌等導演,明星演員吳京等出場花費十數億巨資打造的影片《長津湖》,自上週在中國的年度“十一”黃金週假期前夕上映以來,一直票房大熱。

長津湖戰役背景

長津湖戰役是朝鮮戰爭中最血腥的戰鬥之一。戰爭始於1950年6月,當時共產主義朝鮮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入侵韓國,希望統一這個分裂的國家。就在美國領導的聯合國軍隊即將勝利之際,1950年10月,中共百萬志願軍不宣而戰,突然侵朝,分割、包圍了三八線以北的聯合國軍。

在長津湖一帶,共軍15萬餘將不足2萬的美軍陸戰第一師包圍,他們預期如內戰時包圍國民黨軍隊一樣,能全殲被圍的美軍,這就是著名的“長津湖戰役”

此戰結果,作爲中共主攻的20、27軍近10萬人,被美軍一個團打得土崩瓦解,失去戰鬥力;作爲預備隊的26軍5萬多人還沒拉到陣地,就被美軍飛機、炮火打得散了架而潰敗。這場戰役美軍僅以陣亡1千多人的代價成功撤離,美中士兵犧牲比例高達1:40。美軍不僅全員大搖大擺地安全撤離,而且帶走了全部傷員、陣亡者和武器裝備,以及近10萬平民,讓以爲美國是“紙老虎”的中共領教了美軍的戰鬥力。

中共劉伯承元帥曾說:“長津湖一戰,一個兵團的兵力圍住美國陸戰一師,沒有能夠殲滅,也沒有能夠擊潰,付出了10倍於敵人的代價,讓美軍全建制地撤出戰鬥,還帶走了所有的傷員和武器裝備。” 劉伯承沒有提到的是:陸戰一師不僅帶走了傷員和武器裝備,包括105000名士兵、500輛車輛及350000噸物資,他們甚至還帶走了98000名平民。

《長津湖》電影

《長津湖》迴避上述中共慘敗的基本事實,完全不提宋時輪第九兵團的悲慘滅亡,不提中共侵朝及對抗聯合國的非正義性,不提金家王朝給朝鮮人帶來的巨大災難,唯一煽動的就是對聯合國的仇恨,唯一謳歌的是那些爲金家王朝當炮灰的孩子們勇敢衝鋒精神,唯一吹捧的是被中共披單衣投入冰雪而死的“冰雕連”的犧牲精神,唯一張揚的是無視士兵生命人海戰術的冷酷的反人類心態,唯一鼓吹的是國家主義的共產法西斯主義。

它煽動反美、煽動仇恨,鼓吹戰爭,沒有對戰爭的反思和警惕,完全是對戰爭的歌頌、對死難的歌頌、對犧牲的歌頌。

正如電影評論家郝建指出的,“網上熱議兩個‘長津湖’,一個是聚焦個體生命的慘劇,一個書寫偉大國家的威風,涇渭分明。”

對這場戰爭的是非,看看現在的朝鮮和現在的韓國,答案不言而喻。

有評論說:當年聯合國不出兵,韓國人就過上了朝鮮人的生活;如果中國不出兵,朝鮮人就過上了韓國人的生活。

二、 此時推出《長津湖》,北京到底想幹什麼?

一名中國男子走過上海電影院外的《長津湖》電影廣告牌。(路透社)
一名中國男子走過上海電影院外的《長津湖》電影廣告牌。(路透社)


1)《長津湖》何以出籠?

朝鮮戰爭結束多年以來,許多中國人沒有聽說過長津湖戰役,因爲這場戰役的故事並不好聽,其敗績有損中共形象。可是爲什麼現在突然拍成電影大肆宣傳?

習近平不久前在聯合國大會上還公開稱,“世界只有一個體系,就是以聯合國爲核心的國際體系”;還稱“只有一個秩序”,“只有一套規則”,也是以聯合國爲基礎。

但爲何此時推出一部與聯合國軍爲敵的影片?而且以舉國之力如此大肆宣傳推廣?

須知,聯合國大會第498號決議仍然在案,結論鐵板釘釘:中共軍隊是侵略軍,是聯合國軍的敵人。

《長津湖》,不正是與聯合國對抗,與文明世界對抗嗎?何以致之?

中共之所以悍然推出《長津湖》,基本原因在於習近平中共已經判定:中美關係已經無法挽回,甚至中共與西方的關係已無法挽回。中共若求繼續生存,只有一步步閉關鎖國,以策安全。因爲他們認定,只有如毛時代一樣孤懸於世,中共才能繼續統治。

《長津湖》所獲得的政府贊助,反映出北京當局有意在民間建立起長期的反美情緒,乃至反美主義。它實際上是跟北京政權未來的所謂偉大斗爭,特別是對美的對抗性關係,起了一個重要的煽動作用。

因此,中共與世界脫鉤大勢已定。事實上,在經濟、金融、學術、文化……等各個領域,現在中共和美國都在爭相脫鉤。

應當記住,中共去年還拼命抗拒與世界主流脫鉤。但現在,風向變了。起碼在習近平心裏,大幅度脫鉤符合他的政治利益。

2)《長津湖》影片出籠,就是中共要脫鉤,要自絕於世界的信號

經濟上脫鉤:

有觀察家注意到,中共在內外交困的時勢之下,不但沒有整固後方,反倒對自己內部的賺錢大戶實施空前打擊,表面看起來近乎失智,但想深一層,中共自損武功可能是出於斷尾求生的考量。這一波科技股的倒黴浪潮,受害者都是民企,國企都置身事外,隔岸觀火。打擊了民企,國企趁機擴張,這便是國進民退的戰略部署。民企勢力範圍縮小,騰出市場空位來好讓國企進佔。因此,民企受損,雖然對整個國家的實力不是好事,但對中共一黨專政的利益卻是長遠的。

有評論認爲,中共對美中關係已基本絕望,雙方關係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既然如此,與其留着很多隱患,到惡劣時地雷同時引爆,倒不如在事情未惡化前,先行將它們引爆。這樣提前放血,可以減少震盪。否則,美國若祭出金融核彈,來一次突襲,中共在美上市的企業同時遭沒頂之災,那時引起的政治經濟震波可能震散搖搖欲墜的政權。

觀察家看到,時與勢均已不在中共手上,現在最重要的已不是掌握時勢進一步擴張,而是在內外困境下如何求生。爲活下去,只能不擇手段,斷尾求生便是一種生存策略。因應整治科股的殺著,中港股市全面大挫。中共吹噓國安法下香港樓股暢旺,外資沒有撤離,市面平靜,經濟向好,這一個神話又破滅了。林鄭與香港建制派正攀附在一隻即將撞冰沉沒的泰坦尼克號上,且看他們如何自救了。

金融上脫鉤:

中國市場對於外資來說,已經不是什麼不可或缺的成長引擎了;面對越來越偏執的中國監管者,外國投資者還必須要更大程度地考慮政治以及管制風險。隨着美國對中國的制裁名單越來越長,可以說金融脫勾是一個正在發生的事實。北京近年來對金融市場越來越緊密的管制,其實反過來幫美國政府降低了脫鉤所需的成本。

近年來,中國市場的吸引力正在慢慢減少。就上市公司而言,中國公司的表現大多時候都不如同樣行業別的美國公司。比如中國的搜尋巨頭百度,其營運獲利率(operating margin)在2020年度是13.39%,而美國的搜尋巨頭谷歌則是22.59%;另外,同樣都是百勝集團(Yum,旗下有必勝客、肯德基、塔可鍾等連鎖餐飲店),中國百勝的營運獲利率是10.67%,而美國百勝則是29.89%。而針對新創公司的風險投資,則在近期北京的管制重拳下顯得困難重重。例如,今年甫上市就被網信辦下架的滴滴出行,背後最大的股東是全世界有名的風險投資者軟銀,而這也不是軟銀第一次在中國的投資遭遇到管制風險。由於軟銀是阿里巴巴最大的股東,螞蟻金服被喊停上市計劃也讓軟銀蒙受損失。

國內最大的三家虛擬幣交易平臺,全部都將退出中國。

10月13日,國內最大的虛擬幣交易平臺--幣安發佈通知:爲響應國家政策要求,將從2021年12月31日下架CNY交易區,同時清查平臺用戶,退出中國大陸市場。更早之前的9月26日,國內第二大虛擬幣平臺OK幣發佈聲明稱,已停止大陸用戶註冊。目前中國大陸用戶已無法訪問網站,所有APP也均從大陸市場下架,年底前完成用戶清退。而第三大平臺火幣,同樣在9月26日宣佈退出,停止中國大陸用戶註冊,並在年底前有序退出。

至此,國內最大的三家虛擬幣交易平臺全部都將退出中國,其餘一衆迷你平臺也幾乎在同時遭到清理。

政治上、軍事上的脫鉤更是無庸贅言的事實了。

評論 (1)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21-10-21 16:05

此時推出《長津湖》,北京到底想幹什麼?這當然是有政治動機的。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