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 兩次冷戰:同與不同


2020.10.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XiJinping-andDonaldTrump.jpg 特朗普與習近平(美聯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目前,以美國爲主導的對於共產中國的對抗和脫鉤的潮流,已經在朝向某種民主國家同盟對陣中共的方向演進。人們稱之爲“新冷戰”、“次冷戰”或“冷戰2.0版”。名稱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種世界性的對峙正在形成和發展之中。如果從時間縱向觀察,這次冷戰對峙與第一次冷戰,即二戰結束不久即開始的以前蘇聯爲首的社會主義陣營(華沙條約組織),對陣以美國爲首的民主國家(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集團的冷戰,二者有何相同和相異?這些同與異將如何影響這一對抗的過程及其結果?

兩次冷戰最基本的共同點是:專制極權  vs. 自由民主   封閉社會  vs. 開放社會

我們從天時、地利、人和來看這兩次冷戰之不同處。

天時

1)二戰甫一結束,以肯南長電報和丘吉爾鐵幕降臨的演說爲標誌,第一次冷戰開啓了。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尚處於上升時期,他們往往是挑戰者進攻者,1948年柏林紅軍封鎖和盟軍空運事件,1950年朝鮮戰爭等即爲顯例。

2)新冷戰若以美中貿易戰科技戰開打、或以香港反送中抗爭或武漢肺炎大流行起算,中共屬於被動一方,美方爲進攻圍堵一方。其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經過1989—1991年蘇聯和華約解體,已經衰微乃至失敗,除了對內宣傳,中共對外已經怯於談到其意識形態了,已進入衰退期。

地利

第一次冷戰前半段,共產陣營幾乎囊括了歐亞大陸大部分,其勢咄咄逼人;自由陣營地處北美與西歐,二者幾乎是平分秋色,無分軒輊。只是在其後半段,蘇中分裂,方顯出共產陣營的漸入頹勢。兩陣營在地理上、經貿文化上基本是相互隔絕的。

新冷戰時期中共盤踞中國大陸,但其周邊多是對其有敵意或者對其警惕的國家。可以說,共產中國是被包圍的國家政權。首先是港臺藏維蒙那一條帶有離心傾向的緊貼鏈條,然後是印太區域的多重巨型島鏈,即印太大戰略包圍圈的第一、第二和第三島鏈。

所謂第一島鏈:北起日本羣島、琉球羣島,中接臺灣,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羣島的鍊形島嶼,它連接的國家、地區:日本、臺灣、菲律賓、印尼、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

所謂「第二島鏈」包括日本列島,經小笠原羣島、硫黃羣島、馬里亞納羣島、雅浦羣島、帛琉羣島,延至關島及哈馬黑拉馬等島羣連接的國家:印度,緬甸,越南,南海諸國,南韓、朝鮮、日本……

所謂「第三島鏈」, 北起阿拉斯加,經夏威夷羣島延伸經某些美屬太平洋島嶼直至美國重要盟國澳大利亞、新西蘭。

在地緣政治上,作爲殘存的共產大國,處於相當孤立的地位,可謂四面楚歌。即便是北京當局竭力拉攏的俄國,亦是貌合神離,絕難結盟。印度,更是與中共撕破了臉;此外,河內與北京,因南海爭執,已勢同水火。南海鄰居諸國,大多對中共敵意與畏懼而北朝鮮更是喫定了北京,其潛在動機其實是企圖擺脫北京,向華盛頓投懷送抱。

總括而言,在地利方面,新冷戰的中共遠遠不如第一次冷戰時期的社會主義陣營。

蘇聯當時與自由世界是隔絕的。共產中國已經在我們的境內了。這是很可怕的。但有利者在於,中共對美國與西方的依賴比後者對中共的依賴大。

人和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法新社)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法新社)

第一次冷戰是有兩大國家集團劃分,所謂社會主義陣營和資本主義陣營。

社會主義陣營:蘇聯、中國、東歐各國、北韓、北越、外蒙古、古巴…..

資本主義陣營:美國、英國、法國、聯邦德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瑞典、挪威、芬蘭、日本、南韓、臺灣(中華民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

當年冷戰,美、蘇各有自己的國際陣營,資本主義陣營與社會主義陣營,尚可稱爲兩集團對峙。

如今的新冷戰,美國西方加印度的陣營勢力更盛。而中共,舉目無盟,情急之下去和自己也投票贊成制裁的西方大敵伊朗結盟,締結邪惡軸心國。不僅得罪美國,也得罪了衆多西方和中東國家,還包括以色列這類過去立場曖昧的國家。

中國、伊朗、北韓、俄國(態度曖昧)…..(四國沒有共同的意識形態與價值觀)

美國、英國、日本、中華民國臺灣、澳大利亞、印度、歐盟、以色列、瑞典、挪威、 芬蘭、南韓、加拿大、越南、新西蘭…………….

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點是:當年兩個陣營互相隔絕,互不來往;如今利用開放社會特點,中共滲透美國西方與國際社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於抗擊。

美國的脫鉤戰略蓋源於此。脫鉤是有效的,也正在擴展於其他國家。但難於徹底化。

綜上,在美中大對決中,印太地區也好,歐洲也罷,沒有一個國家是清楚地站在中共一邊的。雖然有些國家仍希望維持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但總起來說,目前對國對美中的傾向大體上可作八二開。但倘若美中熱戰開打,北京不會有一個盟友。習最近因內政原因鼓吹朝鮮戰爭,是時空倒錯。是在國際上把自己推向類似70年前與聯合國軍對抗的孤立。

是時候建立國際民主聯盟了

習近平政權近年來頻頻鼓吹古代中國皇權的“天下觀”,帶有擴張主義性質。

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主張建立民主國家後,最近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10月16日警告,美國對中國各種虎視眈眈的侵略行動了若指掌,中國膽敢武力犯臺,一旦美國介入臺海衝突中,中國的處境將變得十分危險,美國還會聯合全世界組成反中大聯盟,中國必將孤立無援,成爲“國際棄兒”。

第一次冷戰曾經經歷重大事件,可歌可泣:柏林危機、韓戰、1956反斯大林祕密報告、匈牙利起義、柏林牆起、古巴導彈危機、越戰、布拉格之春、尼克松訪華、波蘭團結工會、天安門事件、柏林牆倒。

相信第二次冷戰不會經歷如此漫長的歲月了。有評論家認爲與其說有兩大陣營,不如說是羣毆更合乎實際,在意識形態與軍事上,對中共的戰略包圍圈正在組建並將很快成型。中共宜識時務而改弦易張。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