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懸崖邊的“政治安全”與拜習會

2023.11.15
專欄 | 中國透視:懸崖邊的“政治安全”與拜習會 資料圖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2022年在印尼的G20峯會合影。
法新社資料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夏業良教授,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合法性危機

1) 這是個正常國家嗎?

熟悉中國政治的人會注意到,近年來習近平口中唸唸有詞,傳播最廣的話語莫過於“政治安全”了。自2014年起,習近平提出了所謂的綜合國家安全觀,在12個安全中,政治安全排在第一。而在大多數正常國家中,連“政治安全”這個詞恐怕都很少聽見過。爲什麼在習近平的中國,政治安全的“幽靈”無處不在,成爲當局決策的壓倒性原則?爲什麼中共政權的安全、特別是習近平個人權位的安全,已經被擺放在國家生活的至高無上地位?習對安全過度執念,已經使他及大陸中國變得怪異畸形。

試想,有這樣一個政府,在和平時期,它不事日常管理——服務民生、發展經濟、維護秩序、提供公共財(public goods)——種種要務,而是成天唸唸有詞——只說一句話只做一件事——維護政治安全,意識形態安全;保障(自己)權力的安全。時時刻刻疑神疑鬼,今天干掉一個外交部長,明天罷免一個國防部長,後天端掉一窩火箭軍高層將軍,再後天前總理莫名其妙猝死,引發輿論風暴…….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這還是一個正常的政府,一個正常的國家嗎?

政府用來幹什麼?爲了它不倒臺?爲何需要國家元首?爲了他不下臺?這是何等荒誕的政治邏輯!

而習近平,就把中國弄成了這樣一個畸形的神經質的荒誕國家。

2) 安全至上——你的安全,就是國民的危險!

無所不在的“政治安全”

當今的中國,九月開學,當大中學生進入校園,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是“國家安全教育”的展板:清華大學在本科新生報到現場佈置國家安全教育展板;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在校園裏演示“誰是臥底”“竊密演示”的小遊戲;北京工業大學面向全校師生開展所謂國家安全主題遊園會;在山東臺兒莊中小學生被告知“哪裏旅遊不能拍照”等等。

自從7月1日新修訂的《反間諜法》生效後,中共掀起了一波“抓間諜”的羣衆運動,稱“間諜可能是你興趣相投的網友,可能是你親密的戀人,可能是給你提供賺外賣機會的熱心人”。

這種運動的邏輯結果,類似文革,社會的不信任感升高,文革那種兒子舉報父母,同學舉報老師的情況就會發生,人與人之間變成潛在的敵對關係。你無法信任你身邊的人,整個社會瀰漫着不信任感。每個人都有不安全感。

習近平扭轉了中共的戰略思維,將“全面國家安全”置於純粹增長之上。國際媒體多用“安全執念”(Security Obsession)來形容近期習近平的一系列安全舉措,自他二十大大權獨攬後,這種“安全執念”的陰影日益濃重了。

自2014年起,習近平提出了所謂的綜合國家安全觀,在12個安全中,政治安全排在了第一,而政治安全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確保黨的執政安全。

2017年,習近平呼籲官員以“全球視野”開展國家安全工作,並表示中共應積極塑造外部安全環境。

2022 年 4 月習又宣佈了“全球安全倡議”,目標是利用外交政策來加強政權安全。習近平認爲中國內部穩定的許多威脅來自國外,因此加強了對任何可能傳遞外國影響力的組織的控制。

自2014年以來,習近平頒佈了一長串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長城”,包括《國家安全法》(2015 年)、《反恐怖主義法》(2015 年)、《反間諜法》(2014 年)、《網絡安全法》(2015 年)、《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2016年)、《國家情報法》(2017年)和《數據安全法》(2021年)等等。

這意味着,一個超級警察國家已經誕生。

畸形強調政治安全源於意識形態的失敗

目前中共國家安全跟一般國家強調國家安全是大不一樣的。一般國家所說的國家安全,主要指國家疆域不受外國或外部武力的侵犯,國民的生命財產自由的權利得到保障等等。對習近平來講,國家安全最首要的問題,就是政治安全或者意識形態的安全,政治安全就是中國共產黨能不能永續執政;意識形態的安全就是,習近平現在要回到共產主義或者是馬列主義,但該意識形態業已在前蘇聯東歐完全失敗。習近平的核心焦慮是中共可能重蹈覆轍。因爲中共的執政習近平的專權,不具有國民授權的合法性。

特別是,他關注他自己本身的權力跟地位,優先於整個國家跟政黨,尤其是如果他想要延續第四任,所以他自己個人的安全,會採取更加嚴格的保護。

習的絕對安全即國民的絕對危險

這是一個龐然大物,卻又是一個高度恐懼緊張兮兮的政權。它源於習的不安全感,本質上是習近平個人的執政危機。而它企圖解除危機,保障絕對安全,已經使且必將使中國人付出巨大的代價。

實質上,習的絕對安全,正是國民的巨大危險:習予取予奪,民任其宰割。習的絕對安全,就是李克強們的不安全,秦剛、李尚福們的不安全,任志強們的不安全,孫大午、馬雲、馬化騰們的不安全,劉曉波們、許志永、丁家喜們的不安全,彭立發們的不安全……。習的安全,意味着千千萬萬中國人的牢獄之禍,血光之災。

3) 習近平夙夜不寐焦慮安全,原因何在?

該政權及其暴君,正處於空前的合法性危機之中。

這是一個草木皆兵四顧皆敵的獨裁者的焦慮:

  • 環中皆敵也 (天下圍中 四面楚歌)
  • 國民公敵 (帝制自爲 -獨裁自詡-白紙革命- 白髮革命- 經濟下墜-百戰百敗-李克強之死 ,路人側目……)
  • 黨內遍反賊 (打壓團派、擠壓上海幫,甚至清理太子幫)
  • 房地產爆雷,導致金融危機,引發民變四起政局不穩

 

二、拜習會——繞了一圈後,仍不得不迴歸美國

1)何以拜習會?

背景:美聯手盟國圍堵中共

習近平與美國撕破臉後,遭遇美國及盟國地緣政治上的大圍堵:印度-太平洋地區,東有日本、韓國,南有澳洲、新西蘭、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國家,西有印度作爲屏障,近年來,所有這些國家都逐漸開始疏離北京而接近華盛頓,而歐洲地區,則有北約和歐盟抗擊侵略烏克蘭的俄國,遭遇這種美國擘畫的全線羣毆式的外交圍堵和孤立,而美國對北京在高科技上的嚴厲封鎖,加以習近平倒行逆施的反市場經濟政策,導致中國大陸目前經濟大幅度衰退,更加強化了上述內外交困的局面

習的突圍之途

面對這種被美國孤立的外交困局,習政權殫精竭慮,使出了渾身解數,先是企圖分化美歐,極力拉攏歐盟,但歐盟,特別在俄烏戰爭後,已完全站在美國一邊,北京熱臉碰到冷屁股,灰溜溜知難而退。

隨後,它又試圖討好歐洲軟肋法國馬克龍,馬在酒酣耳熱之際,也乖巧上鉤,要“獨立自主”了,結果馬回國僅僅不過一週後,就收回了媚習言論,習又討了個沒趣。

之後,習只得回頭經營上海經合組織,繼而是金磚國家組織,隨之以不計前嫌的變臉姿態拉攏澳大利亞,……總之,特別希圖以全球南方國家的代言人的地位發言,以此地位與美國及國際主流國家對峙。但整個過程十分不順,嗑嗑絆絆,充滿尷尬。

突圍不利,轉汰, “美國是綱,綱舉目張”

於是,習政權在告別美國且全球繞了一圈之後(歐盟—法國—上海經合組織—金磚國家組織—全球南方國家—澳大利亞),獲利甚少,卻碰壁多多,總是不得要領,習百思不得其解。直至兩三個月前,在幕僚們反覆耐心暗示下,終於憬悟:一切的關鍵還是美國。“美國是綱,綱舉目張!

於是,纔有了人民日報鐘聲的文章:《推動中美關係真正穩下來、好起來》,有鑑於此,趁現在以哈戰爭正酣,美國正處於應對兩場戰爭而不想再生事端之際,被自身安全危機攪得心神不安的習政權,終於放下身段,向美國拋出了橄欖枝。

這不,拜席會鳴鑼開場了。

 

三、拜習會——習氏政治安全護欄

習的表面形象工程

觀察家分析北京對拜習會的期待,不外,緩解臺海僵局,影響臺灣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鬆綁高科技限制,挽救中國經濟……。

這些當然是北京渴求的目標。爲此,他們將附上一些見面禮以作交易籌碼,諸如大量購進美國大豆,送上波音飛機訂單,甚至恢復中美兩軍軍事高層交流等等。然而他們也深知,即便如此,達成上述目標也並不現實。他們實際上索求的,是表面美中關係有所緩和,習近平作爲大國領袖與美國總統有同等的對話地位,藉此向國內民衆及黨內外政治對手宣示:習仍然掌控着絕對權力,並且得到了美國的認可。

拜登防範衝突的護欄  vs 習近平政治安全的護欄

因此,說到底,在當下國內局面相當詭譎的情勢下,這次習近平不得不來美國,根本上仍然是服務於他的“政治安全”目標,用以攻爲守的策略解救他的“合法性焦慮”。

拜登是藉此作爲美中之間激烈競爭但不至爆發衝突的護欄而習近平則是藉此作爲自己政治安全的護欄。如此而已,不會有實質性進展的。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