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中國意識形態光譜地域分佈的政治經濟意涵


2020.11.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哈佛大學政府系博士珍妮弗-潘(Jennifer Pan)與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系博士生徐軼青發布論文,藉助網上流傳的“中國政治座標系測試”投票網站數據庫,繪製了一副中國意識形態光譜。(觀察者網)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緣起:哈佛大學政府系博士珍妮弗-潘(Jennifer Pan)與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系博士生徐軼青發布論文,藉助網上流傳的“中國政治座標系測試”投票網站數據庫,繪製了一副中國意識形態光譜。

中國10個最“自由派”的省份,10個最“保守”的省份,以及9個“中立”省份。

中國語境下的“左”與“右”與西方不同。在中國語境下,“左”偏向於保守主義(保守中共傳統和政權,該傳統爲左),“右”偏向自由主義。統計數據採用了這種分類。

被劃入“自由主義陣營”的地區中,得分最高的依次是上海、廣東、浙江,此外還有北京、江蘇、福建、海南、山西、湖北、遼寧。與此相反的是“深紅”的“保守主義地區”,邊遠的新疆、貴州和廣西佔據前三甲,寧夏、河南、江西、湖南、安微、內蒙古、河北緊隨其後;“不左不右”的地區是天津、重慶、四川、吉林、甘肅、雲南、山東、陝西、黑龍江。

上述中國意識形態的地域分佈,與我們日常的感覺還是大體吻合的。沿海地區以及長江通商口岸基本上是自由主義天下,而北方以及內地中原地區則基本上是保守主義地盤。

一、偏右與偏左地區的對比特徵

1、 意識形態光譜色彩與西方距離遠近的關係:偏右地區賦國際性和親西方色彩,偏左地區賦排外性與反西方色彩;

2、 意識形態光譜色彩與經濟發展程度的關係:人均收入與對“自由主義”的偏好呈正相關;

3、 意識形態光譜色彩與普遍教育程度的關係:受教育程度越高,偏好“自由主義”的人羣比例越大;

二、釋疑:當代中國人價值觀的“統一性”與西方人價值觀的“分裂性”

通過分析17萬餘份數據,兩位作者發現了另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政治生態特徵,即中國人的價值觀具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方面的統一性:一個政治觀偏左的中國人,其經濟、社會文化價值觀也傾向於偏左,反之亦然。

而在兩位作者的敘述中,西方人的政治觀、經濟觀、社會文化價值觀可能是分裂的。例如,思想家丹尼爾. 貝爾就認爲自己在經濟傾向上是社會主義者,在政治傾向上是自由主義者,在文化傾向上是保守主義者。

何以如此?爲什麼當代中國人的價值觀具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方面的統一性,而西方人不具有此種統一性?

可能溯源於極權主義社會的高度同質性之強力影響,它使得價值觀的對立高度極端化,簡化,非黑即白,把政治、經濟、文化三者打包在一起了。而在自由社會,價值觀的分歧更加微妙、精細,更加多元化,有更多灰色地帶和五彩地帶。因此,有時有人的價值觀是分裂的、複雜的。

哈佛大學政府系博士珍妮弗-潘(Jennifer Pan)與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系博士生徐軼青發布論文,藉助網上流傳的“中國政治座標系測試”投票網站數據庫,繪製了一副中國意識形態光譜。(觀察者網)
哈佛大學政府系博士珍妮弗-潘(Jennifer Pan)與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系博士生徐軼青發布論文,藉助網上流傳的“中國政治座標系測試”投票網站數據庫,繪製了一副中國意識形態光譜。(觀察者網)

三、意識形態光譜地域分佈與中國近代史演變的關係

通商口岸,清朝政府將五個沿海城市——廣州、廈門、福州、寧波和上海根據1842年中英南京條約簽定闢爲通商口岸,後又制定《中英五口通商章程》進一步規定通商相關事宜。在英國之後,美國、法國等也訂立條約取得同樣的權利,即《望廈條約》和《黃埔條約》。這是自由主義區域的起點,也是近代中國的起點。第二次鴉片戰爭後的1858年,中英、中法《天津條約》規定外國公使常駐北京,開放牛莊(營口)、登州(煙臺)、臺灣(臺南)、淡水、潮州(汕頭)、瓊州、漢口、九江、南京、鎮江爲通商口岸,外國人可在中國內地遊歷、通商、自由傳教。

洋務運動,(自強運動、同治維新)是大清後期時,洋務派官員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爲基礎,在全國展開的工業運動,口號和目標先後分別是“師夷長技以自強”和“師夷長技以求富”。此運動自1861年—1895年,持續35年,歷經同治光緒二朝,由慈安、慈禧兩宮太后所主導推動。洋務運動給中國帶來現代銀行體系、現代郵政體系、西學東漸, 興辦學校,搞 新式教育(新學)、新式軍隊(滿清新軍)、新思想(共和)、鐵路、重工業(礦山鐵廠)等影響後世的成果。在文化交流、商務往來、科學技術上拉近了中國與世界的距離。 今天中國的郵政系統、電信系統、鐵路系統、招商局、江南造船廠、交通銀行等均由洋務運動開始而延續下來。洋務運動流經地區,也大體是如今偏右自由主義地區。

戊戌變法 (百日維新、戊戌維新、維新變法、維新運動)是大清光緒二十四年間(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戊戌年)的短暫政治改革運動。變法最初由慈禧太后默許、光緒帝主導,深入經濟、教育、軍事、政治及官僚制度等多個層面,希祈中國走上君主立憲的道路。廣東兩書生康梁爲主導性人物。

東南互保 1900庚子年義和團亂政,權力中樞的慈禧縱容義和團(當年五毛黨)殺洋人攻使館,並自下詔書,向列國宣戰,宣稱要“大加撻伐,一決雌雄”後,東南各省,時任兩廣總督的李鴻章,聞此訊,覆電朝廷:“此亂命也,粵不奉詔”,並迅即與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及李秉衡、袁世凱、袁昶等達成“東南互保章程”,以免慈禧愚蠢野蠻的內外政策殃及東南各省,穩定並保全了東南地區。此即沿海最爲自由發達之地區,由此免於兵火之災。

反清起義,第一聲槍響於通商口岸之武漢……,之後民國政府的所謂黃金髮展時期,其地理空間主要就落在上述自由派的省份。只是好運不久,就被1937年開始的中日戰爭和1949年蘇聯幫助的共產中國的興起而中斷、而逆轉。

綜上,一百多年來的中國近代史,如果從前述意識形態光譜的區域文化起伏消長的角度看,的確有一個以滬、江、浙、閩、粵這些自由派的省份爲代表的工商及紳士文化同以(陝北)北方、貧窮內陸爲代表的排外的、反智主義的保守主義文化的衝突與消長過程。

可以想象,將來中國的轉型,也會與這兩、三種不同光譜下的區域的聯邦化的衝突、重組相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