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极权即民主—中共“新话”的升级版

2021.12.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透视:极权即民主—中共“新话”的升级版 中国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宣传自己是民主国家。
(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與政治评论家

一、 极权即民主——中共的2021 新话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这是《1984》这本书中大洋国统治者老大哥对国民宣布的真理。它是一套所谓“新话”(newspeak),与人们通常的话语系统完全不同。

“极权即民主”,这是今天北京的“新话”。在即将召开的世界《民主峰会》的压力下,中共升级换代了《1984》新话。在这种新话里,“极权专制,一党独裁”与民主制度没有区别。他们说:“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是全过程民主”。

在中共那里,就像北韩一样,“民主”有着与其它国家截然不同的界定,其内涵与外延均有别于普世的理解。这样,当有人指责北京 “反民主”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骄傲地宣称“我们是真正的民主”。

于是,在110个国家参加的《民主峰会》召开前夕,像打翻了醋坛一样,酸溜溜的 “共产党中国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国家”,从北京喧哗于世!被民主峰会排除在外的中共,把满腔怒火洒向了全球,醋意滚滚,惹来举世哄笑。

于是,老大哥宣传部的“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终于有了升级版:“极权即民主”,这一发明的专利权是属于习中共的。

它那套“民主”,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背道而驰。

二、 中共何以还要用“民主”来装扮自己?

中国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宣传自己是民主国家。图为英文版的该白皮书。(美联社)
中国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宣传自己是民主国家。图为英文版的该白皮书。(美联社)

1) 反宪政及七不讲

习近平中共标榜他们有“制度自信”,声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制度比自由民主先进,称自由民主为“邪路”。他上台伊始,就多次说过不能讲“宪政民主”,2013年5月又在对中共内部的讲话中提出七个不要讲:

1. 普世价值不要讲
2. 新闻自由不要讲
3. 公民社会不要讲
4. 公民权利不要讲
5.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
6. 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
7. 司法独立不要讲

但现在,北京何以不敢像它在国内灌输的那一套一样,在国际上也攻击“宪政民主”、“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它何以要高建“防火墙”,阻断信息交流,赤裸裸在国内宣称“一切姓党”,专横地扬言“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何以皇帝仍然需要披上的民主新衣?

这说明它那一套(共产学说)在与自由民主的竞争中失败了。它在国外再也不好意思体共产主义了。事实上,全世界众目睽睽,看到共产主义确实在1989-1991年苏联东欧大变局中,被彻底埋葬了。

2) 口头上向民主投降

所以,中共面对110个民主国家,它再也不敢说“老子不吃你这一套”了。这恰好证明民主这个字仍然对它有巨大的威慑力。习近平没有勇气当“国际孤儿”。虽然过去他在中共党内多次声称其不忘初心,坚持制度自信,不走邪路,不搞宪政民主那一套。然而现在经过几年来美国与西方施加的强大压力和围堵,面对一百多个民主国家的孤立,近两年来,他的口气变了,(其御用文人)生造了一个蹩脚的词—全过程民主,来给自己化妆,不得不在用词上趋向民主了,在话语上向“民主”投降了。习甚至不敢仿效毛说的“先生们,你们说对了,我们就是独裁”了。自称“民主”,这是他们在话语权争夺中的失败。

3) “辩证法” 指鹿为马

普世价值里面核心价值之一,就是民主。禁绝了普世价值,民主何在?没有了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公民权利、公民社会,谈何民主?

用中共的造词法,就会出现一系列语言怪胎:(中共的)反自由的民主,非法治的民主,极权式的民主,一句话:反民主的民主。

这就是马列毛的“辩证法”,指鹿为马的变戏法。


三、 中共为应对世界《民主峰会》而匆匆举办“谈民主”高端对话会

中国宣扬自己是民主国家却关押异议人士。(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宣扬自己是民主国家却关押异议人士。(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专制卫道士的辩护术

在《民主峰会》召开前夕,12月2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外学者谈民主”高端对话会;12月4日,又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为自己脸上涂脂抹粉。

1)乐玉成:中国人民的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在发言中指出,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而是人民充分享有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全链条参与的民主,“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

《新话词典》:

知情权:在防火墙内的单向被灌输权,被洗脑权

表达权:表达忠党颂党爱党之权

监督权:监督、惩罚平民之权,监督惩戒政治对手之权

全链条参与:铁链条锁定于大囚室,正如北韩式的100%国民赞成的民主

2)李世默:“用结果来衡量民主” “各个模式应当竞争”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中国论坛副理事长李世默指出,诸如“自由之家”这类机构,当它们对国家进行民主排名的时候,更多衡量的是特定制度上的程序,衡量的只是民主中的一种,也就是所谓的自由主义民主。

“我们不能只用程序来衡量民主。”李世默说,“我们应该考虑以衡量结果的方式来衡量民主。程序在各个国家可能是不同的……但是民主的结果应该是让大部分人感到满意,能够持续给人们带来满意。”

《新话词典》:

结果衡量民主: 台湾 vs 中国大陆

(从1949年发展到2021年的结果衡量)

经济上:1949年时,台湾与大陆的经济发展水平(人均GDP)大体持平;

2021年时,台湾是大陆的经济发展水平(人均GDP)的三倍

政治上: 1949年时,台湾与大陆均处于威权统治阶段

2021年时,台湾是自由民主制度(有普选、言论自由、独立司法……),大陆是极权主义制度(党天下,甚至习天下,普选、言论自由、独立司法皆无)


李世默说:“现在自由主义民主国家把他们的民主想作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危险的……民主应该是多样的,各种不同的民主之间应该有竞争,能够看到哪一种模式才是更好的。”

李世默认为,对于中国来说,也要积极参与这样一种民主上的讨论,之前在全球关于民主的大讨论当中,中国很多时候是缺席的,现在中国应该要更积极地参与其中。

《新话评注》:

同意在各模式间竞争。赞成中国国民不应缺席全球关于民主的大讨论。最好的参与办法就是打开中国的防火墙,让全体国民真正能够参与这场大辩论。
…………

四、 北京对《民主峰会》回应的动机与效应?

国内外舆论的冷嘲热讽。

遭到前不久北京的几位候选人的经历以及最近重庆四位独立候选人经历的打脸(他们都已经被迫中止参选)。

中国直辖市重庆近日在举行区县人大代表选举,四位独立候选人11月30日发表联合宣言,称想做能让街坊四邻找得到的人大代表。但到12月3日,仅相隔三天,其中两人两江新区肖真义和渝中区汤境舟的参选已经被迫终止。

北京的这些愚不可及的回应,强化了国际社会对其极权本性的认知,愈加抹黑了自己。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