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从审判香港47位民主人士看中共近期的盘算及走向

2021-03-04
Share
专栏 | 中国透视:从审判香港47位民主人士看中共近期的盘算及走向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
AF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冯崇义先生,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教授

一、香港审判47位民主人士

1)香港开审民主派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

这是在中共授意下,对范围广泛的香港国安法迄今最强有力的使用;是习近平当局对港人、对国际社会的一次蓄意挑衅和威慑。

3月1日,香港当局开庭审判。经过14小时“马拉松式”侦讯,直至3月2日凌晨仍未完成所有人的陈述申请保释,其中还有4人不适送医。

代表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及李予信的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批评,控方借法庭判决作为扣押47人的工具。他在庭上的发言掷地有声:“香港2.28会写入历史,不是因为被告人士众多,而是香港公平选举和法制受到冲击,受害的不是只有47人,而是整个香港司法和法治精神。”

这场由香港国安处发起的最大规模国安罪检控行动,针对47名参与去年民主派初选的人士,从押解到西九龙法院提讯开始,审讯时间长达14小时。此外,庭讯外也有数百人到场示威,让警方一度举起违反国安法的蓝旗警告。

之前,尽管有约100人因涉嫌违反安全法而被捕,只有极少数人被正式指控违反安全法。那些因触犯该法而被定罪的人可被判处无期徒刑。

警方说,这47人中的每一人都被指控犯有一项“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包括前香港大学法学教授、泛民阵营主要出谋划策的戴耀廷。

3月1日开庭时,大批市民响应呼吁,穿上黑衣到法院外声援,并再次高呼久违的抗争口号。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八个字的口号,这一天,再次在香港响起。

大批香港人,响应“全民黑衣日”的呼吁,穿上黑衣,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声援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47名民主派人士。长长的队伍延绵不绝,部分人更通宵排队。即使未必可以进入法庭旁听,他们都不愿离开。

声援人士说:“他们为了香港牺牲,献出了自己的前途,可能这是一个临别、道别的机会,珍惜每一次看到他们的时间,所以即使这么早也会来。”

声援人士说:“坐在里面感受一点都不舒服,也希望黎智英先生加油!所有区议员、立法会议员齐齐加油!我们可以做的就是自己身体力行去支持。”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Antony Blinken) 发文,谴责扣押及控告香港泛民主派参选人的行为,要求立即释放相关人士。他表示,政治参与及表达自由不应是罪行,美国站在港人一边。 (The U.S. Stands with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英国外相拉布也在网上发文,关注47名民主派被起诉。他批评港区国安法被用于消除异见人士,与中国政府承诺背道而驰。欧盟驻香港办事处副办事处主任Charles Whiteley(韦理斯)周一(3月1日)也到场,他表示对案件关注,驻港代表亦会继续留意。

包括欧盟、英国、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多国代表到场旁听。英国驻港总领事馆代表韦俊辉(Jonathan Williams) 批评,案件显示《香港国安法》并非如中港官员曾经承诺的,只会非常有限地被使用。

2)背景

遭起诉的47人被指控在去年7月,帮助组织了香港泛民阵营的一次非正式选举初选,从而违反了这项法律。当局认为,这样做可能违反了法律中关于颠覆的规定。该条款禁止干涉、扰乱或破坏中国或香港政府的职能。

参与者说,那次初选与在世界各民主国家举行的没有什么不同。超过60万人在9月提名了他们意向中的公职人选,普遍偏向与2019年抗议活动密切相关的候选人。

根据戴耀廷提出的策略,泛民阵营可以利用香港立法会的多数席位来阻止政府的预算。根据香港法律,这最终可能迫使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下台。

林郑月娥政府以疫情限制为由,最终推迟了9月的选举。泛民活动人士表示,推迟选举更有可能是为了避免那些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惨败的亲建制候选人落败。

2020年11月,在北京迫使香港立法会民主派的四名成员辞职后,余下的民主派成员集体辞职。中国政府表示,计划改变香港的选举制度,禁止被视为不忠于执政的中共的候选人参选。尽管这些变更的细节尚未最终确定,但预计除了最温和的反对派人士以外,将禁止所有其他人上任。

近日,北京当局与香港特区政府鼓吹“爱国者治港“,以取代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的“港人治港。”

被指控的47人来自1月被捕、后因警方继续调查而被保释的55人群体。上个月被捕的一些人周日未被起诉,包括现年79岁的美国人权律师、曾担任牧师的关尚义(John Clancey)。他自从1960年代便在香港居住。

“大多数人在看到有人有困难时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关尚义在进行保释申请手续前,站在警察局外面说,“我认为,我们必须维持香港人民多年来能够以人权为基础建设更好的社会、并为民主而努力的积极看法。”

这些被指控的人于周一在西九龙地区的一家法院接受提审,那里正在进行另一场对民主活动人士的审判。在该案件中,七名资深政治人物面临着2019年示威游行的非法集会罪名,其中包括出版人黎智英,劳工领袖李卓人,大律师、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以及经常被称为“民主之父”、帮助撰写了香港小宪法的李柱铭。

根据安全法的严格要求,这些被指控的人不太可能在审判前获得保释。

24岁的活动人士邹家成曾参加初选,也是上周日遭到起诉的人之一。他在网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他在右臂上新纹了一句梵文箴言:“似乎苦难将无限期延续,”他写道,“我们需要的不是对苦难的想象,而是超越苦难的希望和决心。”

二、 习近平当局的如意算盘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AFP)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AFP)

在国际社会对中共日益警觉、反对与对抗的情势下,习近平何以仍然蓄意对港人作凶狠的挑衅和威慑?

基本的答案是:习近平力求明年连任的政治性需求,而香港则是习目前唯一可行的能操控的战场。

试看香港之外其他的可能战场:疫情控制优越论?武统台湾?新疆种族灭绝的人权灾难?南海情势?中印边境?……

在疫苗接种日益推进之际,“世界解放日“指日可待,北京的疫情控制优势必将淡化、消逝甚至逆转(其疫苗性能不及西方国家)。

而台湾、南海、新疆、钓鱼岛、中印边境…….,哪一个不是烫手山芋,碰之不得!甚至被迫撤退(如中印边境、钓鱼岛海域)。

习近平的政府对南海部分区域越来越多的主权要求,已引起了该地区国家的反感,并引起了美国及其盟国海军的警觉和制衡。

在诸多挫折失败之后,他唯一得手的是香港国安法;唯一留给他显摆的,是香港“二次回归”。

他认为,这是他在中共20大上,唯一拿得出的“政绩”。

甚至习近平厚着脸皮所声称的“全面脱贫”,成了一个世界级笑话。就是中共党内,也得不到普遍认同,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不买账。(习近平宣称,已在中国消除了贫困。但戳穿这个谎言的不是别人,而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李克强去年说,国内六亿人(几乎43%的人口)的收入“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

甚至习近平独裁的资本——反腐败运动,也黯然失色。据目前国际排名,中国的腐败有所恶化。中国的GDP增长率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

甚至“一带一路”也在缩水。(习近平的标志性项目“一带一路”已在参与国引发了减免债务的要求,与此同时,中国的主要银行似乎正在缩减它们对该项目的投资。)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动的贸易和技术战让习近平处于守势。华为在被政府精心扶植为中国科技行业的关键企业之后,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已开始出售资产。

欧盟因为不顾新疆存在的侵犯人权状况,在去年12月与中国签署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而受到批评。但任何阅读了细则的人都看到,协定所揭示的来自北京的重大让步,尤其是在开放制成品市场方面。

还有离家门口更近的奖品:台湾和香港。任何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会有很大风险,失败会毁掉习近平的政治生命,甚至中共本身。

最容易摘的果子是将香港纳入北京的管制——二次回归:习近平当局正在这样做。

于是,香港的民主力量就成了他政治野心的祭品。

三、 香港版“美丽岛大审判”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AFP)
香港47名发起或参与2020年民主派初选人士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遭逮捕起诉。(AFP)

1)“港版美丽岛大审讯”

习果真能在香港得手吗?

短期答案:也许是。

长期答案:未必成。

一些有历史纵深感的观察家已经在把这次香港审判称为 “港版美丽岛大审讯”了。


2)台湾“美丽岛大审讯”

众所周知,1980年的台湾“美丽岛大审讯”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此事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文化上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1979年,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运动人士,于12月10日组织群众进行游行及演讲,诉求民主与自由,终结党禁和戒严。期间有一些理小平头配戴青天白日徽章的二十余岁不明人士混入群众中,朝演讲者投掷鸡蛋进行挑衅。外围的镇暴部队则将群众完全包围住,并往里面释放催泪弹,以及照射强力探照灯朝群众逼近,并逐步缩小包围圈,终至引爆警民冲突。事件后,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大举逮捕党外人士,并进行军事审判,为台湾自二二八事件后规模最大的一场警民冲突事件。

美丽岛事件发生后,许多重要党外人士遭到逮捕与审判。其中总指挥施明德原先被以叛乱罪判处死刑,最后在美国国会议员以及各界的压力下,除施明德被判处无期徒刑外,其余皆以有期徒刑论处。

此事件对台湾往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台湾民众于美丽岛事件后开始关心政治。之后又陆续发生林宅血案(1980)、陈文成命案(1981)、刘江南命案(1984)撼动国际社会,在不断遭受国际舆论的压力以及党外势力的挑战下,国民党当局被迫渐渐不再坚持一党专政,之后在蒋经国总统晚年,一举解除持续38年的台湾省戒严令、开放党禁、报禁,逐渐走向民主化。

美丽岛大审判的八位受刑人,除林弘宣之外,其他七位受刑人在出狱后都曾担任民进党主席或者代理主席。他们的辩护律师(例如:谢长廷、陈水扁、张俊雄、苏贞昌、尤清...)后来都成为民进党的核心成员,担任中华民国总统,行政院长等等。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政治转型的一次重要历史事件,它对台湾社会在政治、文化上都产生剧烈影响。

3)同于不同:“港版美丽岛大审讯”

目前,香港的局面令人悲观,似乎中共步步得手,香港在劫难逃,难于避免地会滑落坠地,成为与共产中国内地一样的城市,东方之珠将彻底熄灭。

我并不如此绝望。我们不应低估香港人独特的生存智慧和抗争韧性,有160年左右在法治与自由之下生活经历的香港人,有些价值已经深深内化进了他们的血液中。极而言之,香港人已是半中半英的一个新族群了。

160多年来,经历了多少风雨:晚清和民国时期与内地的互动,孕育的不少中西兼通、改革中国的志士仁人。大陆战乱时的避难所,1940年代日本军占领香港,1949年大批工商学人才大举下港;1962年大陆人大逃港;1967年左派在香港造反被平息;1978年后,港台资金与文化北上风靡大陆;1989年六四屠城后,黄雀行动救援众多民主人士;2003年,50多万港人大游行逼退23条立法;2014年雨伞运动;2019年,两百万港人游行的反送中运动;之后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的压倒性胜利……。

中共鹰派曾叫嚣“留岛不留人“,但目前中共似乎还不想毁掉香港作为中国大陆与西方之间最自由的货物、资本和人员中转的地位。最近,在英国声明接受BNO身份后,北京不承认很多港人具有的BNO护照,可看出端倪,从香港的经济金融损失对北京权贵集团来说会是巨大的。有证据表明,习近平在中共内部的对手,尤其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政治继承人,已做出了让习近平有受威胁感的不安反应。

习近平迫不及待要在自己任期结束之前取得一个历史性胜利,他正在加速香港二次回归的时间表。但无论习近平如何凶猛残酷,他都解决不了让香港反对派就范的问题。他只会改变反对的形式。

港人之心不再他那一边。

此外,在大批离开香港的政治移民的推动下,一个支持民主运动的力量正在海外迅速壮大起来:有些正在游说所在国政府对中共实施制裁;有些则在散居海外的香港人中建立网络;还有些正在试图成立一个影子议会。

一种新精神似乎正在激励着香港年轻人:对一个不公正的政权武力造反的权利,就像美国在18世纪末期反抗英国的革命那样。

还有更多的海外活动人士在默默地工作,而香港的许多活动人士已沉默下来,甚至已转入地下。

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想想1950-1980年代的苏联及其社会主义阵营吧,如此核武装到牙齿的庞然大物几乎占全球半壁江山,怎么会一夜之间就轰然倒塌了呢?

一个古老过时的词——人心,它们已经失去了。

因为是共产国家,因为是人口大国和世界第二位经济体,当下的中国与当年台湾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在总的历史趋势上是相同的,只是在抗争的漫长及其血腥程度上应有充分的精神准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