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從兩會看中共的習氏人治

2021.03.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從兩會看中共的習氏人治 中國政協會議閉幕。
路透社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一、 中共兩會焦點問題來自習近平,源自其連任考量

爲湊足外交政績砝碼而折騰:反噬習氏自身

1) 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問題

試圖一勞永逸解決香港問題,二次迴歸而成爲普通大陸城市

“愛國者治港” vs. “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主流國際社會同仇敵愾,將成爲習的長期負資產

2) 武統臺灣問題

王毅:臺灣問題是不可逾越的紅線,引強烈反彈

源自習:“祖國統一不能再等”,“武統臺灣提上日程表”,“南海是中國核心利益”,“中美共管太平洋”,都已經公開昭告世界。在實踐上,南海島礁的軍事化,頒佈東海《海警法》以挑釁鄰國及世界。

美國逐步清晰劃線:禁止用非和平手段“解決臺灣”, 南海礁石不能算作島嶼,不能擁有領海與專屬經濟區,更不能動輒花幾千億填海造軍用機場做不沉航母。南海必須航行自由”必須保持其國際海域地位;北京若想共管太平洋,美國邀請印度、日本、韓國以及所有東南亞國家,加上澳大利亞、新西蘭一起來共管;而美軍主導的跨太平洋演習,美、英、日、法、德、澳軍艦及航母遊弋南海,將成爲常規軍事存在。

儘管習簽了《中歐投資協議》以及RCEP, 但如一戰前夕一樣,貿易的交匯並不能防止戰端之起。習就任以來,譭棄承諾在南海島礁軍事化及其在港、臺、新疆所畫的紅線,四面樹敵自劃牢籠。但這是其個人不能放棄的政治利益,他無法(在其忽悠起來的民族主義情緒下)後退,這就捆綁了自己的政治與外交靈活性,也減縮了跨大西洋西方國家及日、澳奉行綏靖政策的空間,習將自陷於相當長期的外交孤立及軍事孤立,習勢將自取其辱自找其禍。

3) 習作爲其最大政績的防堵疫情成就,將在以後數月全球疫情漸熄後發生情勢翻轉

國際醫學界並不買世衛調查初步報告的賬,國際社會普遍存疑。目前沉寂的新冠疫情發源及流行的追責問題將(在幾個月後)再度興起,習政權將面臨極大壓力 。

就連中國人亦有敢於公開質疑者。武漢市民張海:“很核心的174份原始病患者資料,它(中國政府)並沒有公開出來,而是採取一種拒絕的方式。我始終認爲,調查病毒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同時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擾。世衛組織是具有公信力的,如果它們到武漢來調查是表演形式的話,就會容易被我們中國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來甩鍋。”

4) 外交環境的惡化,反噬習氏合法性:最新民調顯示近九成美國人敵視中共,不相信習近平。《更長的電報》集中於習氏,迫使拜登延續特朗普強硬路線,並邀請日本首相菅義偉作爲第一位正式訪美的國家首腦。美、日、澳、印四方合作對話機制已經隱然成型。北京的地緣政治環境和軍事環境將日趨惡化。而習正沿着與美、日、澳….迎面對撞的軌道向前滑動,雙方均難於退縮。

爲湊足內政政績砝碼而撒謊:“運動式脫貧”成爲笑話, 再拾“反貪”已不復當年利器

重拾“恐懼政治“的大棒:

5) 後果:“鬥爭”與“忠誠”:雙主旋律於兩會興起。

6) 反貪:“這個賬總是要算的“,重新虛聲恫嚇。但是,它還可能有當年剛上臺時的巨大威懾效果嗎?

二、 習正在身不由己地步希特勒後塵

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中國政府網)
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中國政府網)

習政權一直把1949年之前的中國描繪成百年國恥,把中國同西方的關係塗抹爲喪權辱國。正如三十年代的希特勒對德國人反覆告知《凡爾賽條約》是德國的奇恥大辱一樣。

當時的德國宣傳只有一個目標:征服羣衆。所有一切爲這個目標服務的手段都是好的。 而在宣傳征服羣衆前,得先征服宣傳者。1933年9月22日,成立德國文化協會,總部設在柏林,戈培爾任協會主席。凡是在相關領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須加入相關協會,並且這些協會的決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聽話者不得食,對於“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協會可以拒絕接受他們爲會員,已經取得會員資格的,可以開除他們。這樣,通過德國文化協會對整個文化活動的集中控制,就可以“純潔”出一支效命於納粹政權的文化隊伍。這支隊伍不能不充當納粹政權宣傳的主力軍,不能不充當納粹政權有組織的忽悠事業的馬前卒。正像今天中國大陸的五毛黨。

大蕭條期間,納粹通過沒收猶太人和宗教人士的財產,大規模軍事支出和混合經濟體制穩定了經濟並結束了大規模失業的局面。包括高速公路系統在內的公共工程建設亦同時進行,經濟恢復穩定局面,納粹政權亦更受歡迎。這正如中國大疫情期間通過嚴酷非人道政策率先走出武漢瘟疫困境,經濟上升一樣。

然後,爲了從“富起來“走向“強起來“,利用軟硬兼施的外交手段與軍事手段,完成“祖國統一”,成爲世界支配性強國。

希特勒也並非一味蠻幹,而是利用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情緒軟硬兼施,與蘇聯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組建軸心盟國等手段,用切香蕉片的策略,進兩步,退一步,併吞了波羅的海三國; 並在1938年和1939年,納粹德國先後吞併奧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英國首相張伯倫在與德國簽訂了慕尼黑協定後,還在歡呼和平時代的降臨,結果不到一年,德國進攻波蘭,終於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習近平上任以來的內政外交,對內殘酷鎮壓漢人、維吾爾人、藏人、蒙人以及港人等,對外威嚇武統臺灣,擴張南海、東海,步步緊逼,與當年納粹德國極其相似,連手法和節奏都有似曾相識之感。

他能逃脫當年希特勒的宿命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