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失道寡助:習近平自絕於國際主流

2021.11.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透視:失道寡助:習近平自絕於國際主流 2021年10月3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峯會上用視頻發表講話。
(美聯社)

一、 習近平罹患自閉症的路徑脈絡

1) 習近平連續21個月沒有出國訪問,最近又連續缺席羅馬G20峯會和格拉斯哥氣候大會,是何原因?他的政治方略與心態發生了哪些變化?

外交自閉症: 習近平已連續21個月沒有出國訪問,最近又連續缺席羅馬G20峯會和格拉斯哥氣候大會,這標誌着他已經罹患了外交自閉症。

他的無法言說的感受是:他正處於一個敵意的世界包圍圈 。

疫情前,習近平平均每年出訪14個國家,在國外呆34天左右。但是,習近平近期缺席全球舞臺,令中國替代美國的野心的實現愈益遙遠。導因是中國近年同世界許多的國家的關係急劇惡化。

何以至此?

西方敵意:調查顯示,過去2年,全球許多主要國家對中國的觀感急劇惡化。

與臺灣對比:反觀臺灣,幾十年來臺灣被中共逼到牆角,只剩十幾個邦交國。南美洲一個侸仃小國,臺灣花了大氣力與之建交,臨門一腳又被中共壞了好事,臺灣連和一個小朋友結交的機會都沒有。但到今日,形勢翻轉。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在歐洲被視爲上賓,不但在歐洲19國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上致詞,而且到訪布魯塞爾,會見歐盟領導人。世事變幻,白雲蒼狗。中共外長王毅稍後出席D20峯會,恐怕無此待遇。情勢此消彼長,難怪習近平死都不到國際場合現身了。

習近平與國際主流社會已經越來越缺乏共同語言,在習近平統治下,中共與國際社會的差距也越來越大,包括在所謂“合作”的領域,如疫苗的援助,碳排放問題等,出席此類國際會議只能彰顯其孤立地位。

全球異類?話不投機半句多,出去混只能彰顯其“異類“的角色,習近平深恐會遭到國際圍毆。而模仿國際話語又徒遭貽笑大方(如他說中共是“全過程民主”國家)。

內政重於外交:習近平將精力轉向國內,主要是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他想繼續作爲最高領導人掌權5年。因此,習近平面對面的外交活動的重要性已不比他掌政初期那些年。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種“政變恐懼症”。

設在紐約盈利性研究智庫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中國研究員諾亞·巴爾金(Noah Barkin)說,“中國目前有一種地堡心態。”

習近平目前更關注的是準備11月8到11日舉行的閉門的中共19大6中全會,這將是邁向他下階段權力高峯的重大一步。

中國在貿易、臺灣和其他問題上面臨緊張加劇之際,習近平的退縮使他失去了面對面遏止中國的名聲不斷下跌的機會。

不到一年前,習近平才做出讓步以便和歐盟達成投資協定,但卻因中國和歐盟因爲在新疆侵害人權議題上相互制裁而遭取消。此後,北京沒有再接受歐盟領導人給習近平在歐洲會面的邀請。

外交絕望:習近平目前已經做出判斷,他與美國及西方的分歧已經不可能化解,所以乾脆放棄了這一努力,自絕於國際主流。
  
二、 自閉症的惡性循環

1) 外交自閉症會陷入惡性循環嗎?

龜縮姿態將加劇孤立。

中國近年同世界許多的國家的關係急劇惡化,習近平對種種惡化的本能反應是內縮,閉鎖,內循環,這種龜縮姿態又加劇了其孤立。所以,習式自閉症正在以正反饋的方式加速循環,日益強化。

2) 習近平打破外交孤立有所收穫嗎?

  不過習近平並沒有完全放棄外交,但他只與說他好話的人相處愜意和自在。如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權後,中國就急急湊上去。前幾個月,他也試圖與歐洲領導人舉行視訊會議,包括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及英國首相約翰遜通話,結果未如人意。

  在拜登談到要組成“民主國家聯盟”對抗中國的挑戰的同時,習近平也同樣謀求建立自己的合作關係,例如強化上合組織等,但兩三個夥伴之間仍是貌合神離勾心鬥角,沒有實在的結果。

而現在,又不能如過去一樣大撒幣了。錢快沒有了。

  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高漲,也阻礙了中國與其他主要國家的重大合作或妥協。

史宗翰說:“他不再認爲需要國際支持,因爲他有了這麼多的國內支持,或對國內的控制。要去迎合美國,還有歐洲國家的努力,比起他的第一個任期時要少得多。”

三、 自作孽 不可活

1) “東昇西降”的真實含義是在臺灣海峽兩邊—“臺灣升中共降”?

習近平喜歡談“東昇西降”。時至今日,當臺海局面劍拔弩張之時,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的“東昇西降”是指臺海局勢——臺灣升中共降,臺灣恰好在海峽之東,中國大陸在海峽之西。這倒是對時勢的準確描述。而今日“臺灣升中共降”的時勢正是他自己一手“造”出來的。

習近平上臺之初,是中共最風光的時候,國內經濟一片暢旺,外交上如魚得水,如果中共謹慎保守大好形勢,與人爲善,致力融入主流國際,今日必不致搞到如此狼狽的境地。

可惜習近平誤判形勢,以爲時與勢盡在自己一邊,要趁此機會對外擴張,因此一改韜光養晦的國策,在西方國家大肆滲透,又搞一帶一路向中小國家埋手,企圖稱霸全球。

2) 對內外局勢,習近平的致命誤判何在?

有論者說,習近平有三大誤判,一是誤判國內經濟,以爲國力強盛,財大氣粗,可以無所不爲。其實中共國的經濟在多年的冒進之後已呈頹勢,各種矛盾積壓,發展動力已用盡,此後就是走下坡的路了。

習近平的誤判之二,是美國兩黨之爭白熱化,意識形態分化嚴重,積重難返。美國國力下降,中共國力上升,正是用兵之時。其實美國兩黨之爭是常態,經濟和文化爭端永遠存在,美國社會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問題發生就想辦法解決,永遠都是如此。

習近平的誤判之三,是美國與歐盟關係惡劣,爭端不少,久有心病,西方不團結,有利於中共擴張。其實美歐都行民主體制,吵完和,和完吵,歷來如此。美國賣核潛艇給澳洲,法國惱羞成怒召回大使,拜登轉頭介紹印度去買法國潛艇,美法又和好如初。美歐關係是民主國家內部的矛盾,有共同利益,一旦受到威脅,必然攜手對抗。

習近平的誤判,是被自己的政治野心矇蔽,他的野心不但是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成爲中共歷史上第三代偉人,而且要在他任上,將“中國模式”在西方民主國家落地,實現“解放全人類”的偉大目標。

人的野心要與自己的能力相匹配,再加上客觀形勢助力,纔有可能實現。習近平被中共國表面的強大矇蔽,對內外形勢的估計與現實背道而馳,他的冒進和蠻橫不但在現實面前碰壁,更促使內外形勢的惡化。

基於三大誤判,習近平內政外交上有三大失策。第一大失策是中美關係的交惡,先前克林頓與奧巴馬都對中共行綏靖政策,希望中共走政治改革之路,奧巴馬晚期已後悔,因此有“重返亞太”之戰略調整。直至川普(特朗普)手上,本來與習近平稱兄道弟,但習近平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玩花招,惹惱了川普,美中關係即急轉直下。

習近平的第二大失策是處理香港問題全盤皆輸,本來小小讓步即能平息反送中運動,但習指使黑警殘害市民,國安法又秋後算帳,中共遂現形爲民主的兇惡敵人。美國固難容忍,歐盟也夢中驚醒,和統臺灣一鋪清袋,香港處置失當,壞了習近平的大局。
習近平的第三大失策是與歐盟交惡。本來美歐有矛盾,中共九牛二虎之力草簽中歐投資協定,正可離間美歐關係。不料戰狼外交不知收歛,到人家家裏去叫罵,加倍制裁歐洲主事官員和學者,惹火了歐洲各國。歐洲是文明古國,又是工業和軍事強國,怎會受此奇恥大辱?就此民意一邊倒,國會醒悟,政府紛紛與中共反目。

四、 自絕於國際主流的中共前路

1)習近平自絕於國際主流,將會導致何種歷史後果?

中共習近平今天孤家寡人自閉於國門之內,是其堅持以“初心——意識形態”保政權,奪皇位,昧於大勢,狂妄自尊,仗勢欺人,以錢買國,張狂愚鈍,開罪天下所致之結果。

臺灣吳釗燮今日到歐洲揚長出入,是臺灣的數十年“韜光養晦”的結果。當年蔣經國被中共逼到牆角,狠下心搞政治改革,又立足內部經濟,發展高科技,遂有今日榮景。臺灣人有今日,要感恩蔣經國政治改革起死回生,感恩當年篳路襤褸發展現代科技的苦心。蔡英文接受訪問,表示臺灣“絕不冒進”,就是要戒慎恐懼,穩紮穩打,不被一時勝利衝昏頭腦。

處於歷史最大苦難中的香港人,對臺灣的成就感同身受,因爲在臺灣身上,正寄託了香港的未來。

未來華人諸社會的未來際遇,將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天道,得到它們應得的命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