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黄浦江里的金融人:2022,越来越难

2022.02.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黄浦江里的金融人:2022,越来越难 前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
(Public Domain)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本期节目,我们从近期发生的一起不幸的事件说起。

江面上漂着的金融才俊

2022年很多中国人被迫“就地过年”,这个春节实在是过得冷清。开年后的中国股市继续颓势,不少股民戏谑:过年拿的红包一转眼就没了。

散户如此,那些掌握专业知识和特有资源,手握大笔资金的专业投资机构如何呢?一则不幸的消息在春节长假期间出现在媒体上:大年初二,上海警方在黄浦江上打捞起一具男尸,经核实身份,死者系1月10日夜跑时失踪的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死因判定为投水自杀。据说是因为管理基金业绩不好,压力之下选择轻生。根据证券业协会网站查询,这位高先生从事证券金融行业16年多,从电子行业、周期性行业分析师起家,从事私募投资也有近10年经验且业绩突出,连续两年打入最佳私募前五名。从“私募排排网”的信息得知,高杉名下的环懿资本管理基金48只,总规模接近50亿人民币,收益表现也算不错,尤其是回撤控制很好,最大回撤还不到20%,似乎并没有什么严重亏损。但一张在金融民工间广泛流传的微信聊天截图却称他“亏损加客户大笔赎回,管理规模从60亿掉到2亿”。甚至很多同行还猜测他是帮人操盘,进行了高风险的杠杆业务出现巨亏,得罪了有黑道背景的投资人才遭此不测。这些信息在公开途径查询不到,目前警方对这一案件也没有最后定案。我跟高杉算是同龄人,2017年在上海因为业务有过一面之缘。这一不幸事件带来了这些天来我微信里各个金融民工群持续的低气压,给大家在魔幻2021之后已经很灰暗的心情抹上一道更重的阴影。

对于高杉的身亡我们只能等待进一步的消息。但对于包括私募基金在内的各类专业投资机构来说,2021年真真是艰难的一年。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市场上规模超过100亿人民币的111家头部大型私募中,有九成都在亏损状态。全市场有900多家私募产品净值低于0.8元,处于一般意义的风险警示线以下,有一些甚至低于0.25元。某些头部私募大佬也未能逃脱,如知名投资人但斌旗下的东方港湾新一期产品回撤接近30%。并且许多投资人看到市场没有起色,不断要求赎回,造成机构管理资产规模的不断萎缩。

大年初二,上海警方在黄浦江上打捞起一具男尸,经核实身份,死者系1月10日夜跑时失踪的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微信图片)
大年初二,上海警方在黄浦江上打捞起一具男尸,经核实身份,死者系1月10日夜跑时失踪的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微信图片)

当然,私募机构自己也对市场的波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由于中国证券市场缺乏有效的做空机制,国内证券私募基金有80%以上规模以一种奇怪的形式存在。他们的策略几乎都是简单的股票多头,不使用对冲手段——当然可能也是没有合适的,不在资产类别上分散,持仓往往集中在某个行业,或者是操盘的基金经理喜欢的某个”风格“。这就造成了普遍性的赌赛道、冲热点。但与此同时,作为受到监管的基金,这些私募又有止损线的约束。这使得他们难以避免追涨杀跌,一旦赌错了净值快速下跌,就只能减仓割肉,进一步驱动市场资金恐慌性出逃。加上量化交易逐渐通行,很多机构搞量化交易都是使用指数增强策略,程序会基于技术分析做出顺应市场波动方向的操作,变成了助涨助跌。

私募基金看起来业绩不佳,但另一方面,是他们的资产规模却飞速扩大。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私募证券基金的规模从3万亿飙升至6万亿。从这个角度来看,2021年,实际上是他们高歌猛进的一年,这背后是大规模的流动性泛滥和中共当局导向造成的资金方向上的变化。


鱼龙混杂,处境艰难的私募行业

我们先说回私募基金本身。私募在中国算是个新事物。直到2013年才成立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并将非公开募集基金纳入法律监管范围,到现在还不到10年。和欧美上百年的老店们相比,在中国这个行业只能说还在小学生阶段。很多的私募基金经理,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大散户,或者根本就是之前著名的“游资“”牛散“”敢死队“洗脚上田。他们往往赌性深重,而A股市场一直不改的赌场性质,也加剧了他们的这种投机趋势。

其实百亿级私募只能算是极少数头部。市场上大部分私募管理规模并不大。根据中基协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底,备案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存续状态的有7万6千多只,规模6.12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基金管理规模只有约8000万。这点规模能支撑什么投研力量可想而知。我深圳的圈子里,很多朋友就成立了这样的小私募,连个像样的写字楼都不租,平时找几个大专生看看盘。他们自己则常年混迹于各种酒局,醉心于打点各类关系以获取内幕信息,试图通过在一两只股票上做庄来“挣笔大的”。2020年5月,“私募冠军”叶飞爆料中源家居、南岭民爆等多只股票存在操纵市场行为,称其为“杀猪盘诈骗”。但几个月后却把自己也当成同案犯卷了进去。这出狗血大戏揭开了中国上市公司所谓“市值管理”的冰山一角,再次确认了“A股就是赌场”的普遍大众印象。但是不赌不行啊,对于规模达6万亿的私募基金们来说,大部分人的心态跟散户区别并不大,几千万一两亿的规模,要想认认真真地学书上说的各种模型,搞什么风险对冲、分散投资,那可能是读书读傻了。不梭哈一笔,靠什么做出业绩吸引投资人?

私募基金的投资门槛是100万人民币,而且由于它的运作信息只需要向投资人披露,不需要向大众公开,这些投资人自然是经济实力强、投资经验丰富且拥有各种社会资源的人。包括我们一开始提到的,高杉身亡事件背后可能的“黑道投资人”。这些人对收益要求更高。但私募在资金量、资源实力、投研能力、经营能力方面都不见得比公募大机构厉害,却要做出比别人更好的业绩,加上市场上本身就存在无数漏洞,走旁门左道便也在所难免。如同一部讲述2008年金融风暴的好莱坞电影里讲的,在市场上生存,你要么比别人快,要么比别人聪明,要么去骗人。

越来越不好做的市场

前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网站截图)
前上海环懿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高杉。(网站截图)

我们一开始提到身亡的那位私募老板,在公开场合发布的最后一篇内容是他的2021投资总结。他在其中“照例”看好新能源国产芯片之类“正确”的领域,但在其中也指出,2021年,其实也包括前一两年,用他的原话说,就是“把赛道当成β项”,而今年应该更关心市场的α项。在投资学上,所谓的β系数是用来衡量特定资产组合与市场平均收益水平的关联性,β高的资产组合跟市场总体波动的关联更大。而α系数衡量的是投资组合收益中去掉市场波动后剩下的部分。我用大白话给大家翻译一下:之前都是根据市场热度炒特定行业,今年大家应该在行业内部找表现好的公司,并在资产组合和波段操作上下功夫。按照他的说法,前两年A股赌局都是在“赌赛道”。2020年大家疯炒消费板块、互联网。2021年则一窝蜂地涌入中共官方认定的所谓“硬科技”,比如新能源、国产芯片之类。但这些被热捧的领域的企业很多股价翻倍,营收和利润却看不出什么像样的增长。今年恐怕要“静下心来挑好标的”,用金融圈一般的语言逻辑,就是“我也不知道搞什么好,先看看吧”的意思。这显然是一种“保守策略”,能解读出专业投资人的审慎和胆战心惊。

2021年的魔幻,我们已经聊过太多了,大家都应该非常有感触。而身处其中的各路专业投资者,最多只能把握个别股票的行情,面对大趋势可能比小散还要无力。这两年市场热点转换之快,暴起暴落之刺激,让许多知名大佬都经历了从王座跌落阴沟的过程。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而再厉害的投资人精力也是有限的,没有哪个人或者哪个团队能懂所有行业、所有个股,巴菲特都错过了谷歌,大部分人只是在自己熟悉的、或者成功过的板块中间精深钻研。而2021年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惨淡,造成A股市场完全处于“板块投机”阶段,你做消费做得再牛,就是不如在新能源瞎折腾一通的成绩。这种局面其实对于以资本市场为生的人来说是十分可怕的,很多人即使侥幸赚到了钱,也总是期待“市场能够真实筛选出有价值的公司”,不过这句话在A股向来只是一句口号罢了。

当然,很多私募基金2021年的成绩单是被海外投资基金挽救的。2021年的美股虽然也有些狂欢过度的征兆,但好歹大家是看准那几家真的很能赚钱的龙头科技股在炒,看准市场大方向跟好风,不需要什么特殊技能就能大赚。但随着中国政府对外汇管制的不断加强,海外投资门槛日渐提高。而美联储即将开始严酷的加息周期,资本市场的狂欢要暂时告一段落是大概率事件。这也难怪大家都对2022做出了一个悲观和无奈的预期: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做的,先做好自己能做的活下去吧。

2022,期待“闭关牛”?

2022年初,美联储接连放出加息信号,美股市场开始出现波动。全世界央行纷纷跟进,疫情以来的资本市场狂欢已经听到了散场的铃声。美股有多大泡泡不是本栏目讨论的问题,充分有效的市场会给出一个合理的重新估值,毕竟各大科技公司的盈利基本盘还在。但对于在此时选择逆势大放水的中国,后面的发展就有点意思了。

相比于墙内专业投资人的保守或强行乐观,墙外很多人则是相当肯定地认为,2022年会是A股的一轮回光返照,放水会带来一轮所谓的“闭关牛“。意即中国的闭关锁国进一步加剧,放出来的大量资金被引导进入A股,炒出一波新的行情。

这个确实很可能是中共尤其是总加速师本人所期望的。与自带扩大贫富差距属性的楼市不同,股市门槛低、看似人人平等,又似乎充满许多暴富机会,资金又能直接服务实体经济,似乎更适合引导人民配置资产。美国人的资产都在股市里,这些钱不仅撑起了华尔街,更支持了引领世界的硅谷和好莱坞,这是总加速师所羡慕不已的。2015年那一波人造牛市,可能就是总加速师想把人民的资金引入实体经济的一次尝试。中国炒了十几年房,搞了十几年大基建,堆出无数的水泥钢筋却连一块小小的芯片都造不出来。如果能借着中美脱钩、境外上市企业回流的态势,配合放水制造一波行情,让中国人相信中国的股市一样赚钱,甚至比炒房子还赚钱,那么就有钱投入所谓的“硬科技“,来跟美国佬好好干一仗了。加上2022年,总加速师要连任登基,内外都面临各式各样的挑战,造也要造一波”繁荣“来给自己的登基造势吧?配合严密外汇管制,印出来的钱外流数量有限。我们再单向开放一下,让华尔街热钱进来托市,里外一起推,不愁不让今年景气提升一波。这就是所谓“闭关牛”。

这个逻辑是make sense的。但我觉得有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可能很骨感。首先是中国上上下下对A股已经是实在爱不起来了,要制造一波大行情,非得营造比2015年更狂热的气氛才行。但彼时中国人的口袋还是满满的,居民负债水平比现在低得多。当时基本面虽然也有各种问题,但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内外交困。尤其是现在与西方世界的紧张关系是过去几十年从未出现过的。另外还有一个麻烦,就是中国股市浓重的“政策市“特质导致做空砸盘总是不受欢迎的,只能单边做多的机制必然会放大波动幅度,缩短牛市持续的时间,人造牛市的效果很难预料。

加上各方面信息所透露出来的,金融业、资本市场领域实在非总加速师所长,甚至都不是他能完全控制的。他想让资本按照他的意思去他想“重点发展“但实际上却没什么真正价值的领域,未必能得偿所愿。强行用命令取代市场,则会把中国已经奄奄一息的自由市场和对外开放,更快地推向死亡。”闭关牛“也许会有,但恐怕比2015年的那一波还要昙花一现,在一地鸡毛之上,留下新的残局。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内容仅表示个人看法或引用他人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也不代表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 我们下周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我是子朝,再见。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