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燃气风暴:地方政府开始竭泽而渔

2024.04.30
专栏 | 中国最钱线:燃气风暴:地方政府开始竭泽而渔 燃气灶(示意图)
法新社图片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这期节目,我们来聊聊最近墙内一件大新闻,重庆市居民天价燃气账单事件。

“我家的气表跑得快”

前不久,上市公司重庆燃气集团发布了2023年四季报,其中显示2023年第四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加2.12亿,增长率高达惊人的895.77%。这一业绩着实骄人,特别是在中国面临严重通缩,百业萧条、卷生卷死的当下。

根据重庆燃气官方的报告,这一利润增长主要来自于“涨价”。首先是2023年后两月恢复了之前几年因为疫情撤销的采暖季价格,也就是调涨了燃气价格。其次是出售转让下属公司非主业资产。前者属于垄断型公共事业企业的“应有之利”,后者则不算是日常收入,看起来倒也无可厚非。但这一业绩公布却在互联网上引爆了一颗巨大的舆论炸弹。因为重庆市民纷纷表示,自家的燃气费在这个冬天出现了异常的暴涨,而转折点则是去年下半年重庆全市范围的一轮新智能气表的更换工作。早在2023年下半年,就陆续有重庆市民在问政平台上反映,更换智能新气表后燃气费猛增,从今年2月开始投诉逐渐增多,截至4月12日,共受理咨询和投诉7362件, 4月开始在抖音平台上冲上热搜。有市民投诉称,家中长期只有二人居住。2024年3月份燃气费用涨到了270元,而去年平均每月燃气费用在50元左右,燃气费用会增加到5倍之多。另有市民展示了自家的燃气费缴费记录:2023年5月和7月的费用,分别为150.89元和131.76元,但到了2024年1月和3月,费用骤升至259.13元和272.3元。她困惑地表示,家中人口未变,不明白今年为何比去年多缴这么多燃气费。有些市民称,去年8月天气炎热时,她和家人天天洗澡,燃气费也才缴了118元,但今年4月竟然要缴纳278元。

居民们普遍怀疑燃气表存在问题。重庆两江新区一位市民拍摄的视频显示,新换的天然气表中,最后三位红色数字是“169”,后来“9”字慢慢往上跳跃,最后完成了闭合。她说拍摄时间家里什么都没有开,气表还在空转,只是转动得很慢很慢,好诡异。重庆燃气集团对此的回复是:一是旧表老化了,导致换用新表后出现了“用气量剧增”的错觉;二是旧表数据晚传了两月;三是重庆市发改委调高了气价;四是部分用户家的气管及接头处有轻微渗漏。但这些解释引起民众的更多质疑:1. 旧燃气表均在使用寿命年限内,出现大面积、全面的计量比新表相差一倍左右的概率极低;2. 旧表数据上传晚了2个月致4月份集中抄表,就意味着前几个月燃气费为零或巨幅降低,但事实上大部分投诉居民前几个月的燃气费不为零;3. 重庆发改委调价只调高了非居民用气价格,并未调整居民用气价格;4. 全市更换燃气表的管道及接头,在同一时间出现大面积漏气,且漏气的比例均为原有用气量的一倍左右,同时满足这3个条件的可能性为零。

为了应对这一舆情事件,重庆市专门成立了调查组进驻燃气公司。4月19日,重庆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确实存在错抄和违规估抄的问题、燃气计费周期混乱、价格政策执行不到位”等问题。但坚决否认与燃气表计量和质量、燃气质量等相关。重庆燃气公司负责人被免职,被确认多收的300多万元燃气费被退还。

与此同时,成都、上海等多个城市也爆出类似的燃气表、水表、电表“加速”怪象,一时间,全中国的市民都开始关注自家水电气表了。

“罚款经济”启动

这轮“公用事业涨价潮”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中国政府今年暴涨的“非税收入”。4月22日,财政部发布2024年第一季度财政收支状况显示,全国税收同比下降4.9%,非税收入171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虽然不至于像社交媒体上流传的“非税收入相当于全国人均罚款700元”那么夸张,但报告里也承认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各类资源和公共事业收费的增长。与此同时,各地确实越来越多地出现各种巧立名目开罚单的现象。比如上海米帆餐饮金桥分公司因为凉皮上添加黄瓜丝而没有办理凉菜证,被重罚5000元,上了热搜。据报道,各地至今已经有1千多家餐饮店因为销售凉拌黄瓜等遭受处罚。甚至一名消费者在火锅店购买16只雪糕,因为拆封又没有吃完,商家未尽到“反食品浪费监督引导”而被罚款2000元。陕西某市有摊贩因售卖20元不符合食安标准的芹菜,被重罚6.6万元,后有媒体披露,该市虽然是公认的经济强市,但高度依赖能源收入,2021年的负债率高达123%。这种乱象也蔓延到交通领域,甚至成为人民切身感受最强的领域。河南某地司机明明没有超重却被乱罚款,河北有司机因为定位系统掉线被罚款扣车而自杀身亡。胡乱开罚款的对象,通常都是个体户或小微企业,比如外卖骑手以及上述的司机和餐馆。财经杂志的调查发现,247个城市中罚没收入占比中间值是5.8%,最高值为广西梧州29.8%,最低的是江苏苏州1.1%。罚没收入占比最高的10个城市大多位于东北、西南、华北地区。

相比于更容易引发沸腾民怨的罚款,在公用事业上动手脚暗渡陈仓相对来讲收钱成本低,效率高。这也难免各地会掀起一股神奇的“涨价潮”了。

窘迫的地方钱袋子

公用事业“涨价潮”的背后,是各地方政府窘迫的财政状况。虽然2024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出现了些许好转势头,但地方财政的压力依然严重。特别是土地出让收入这项地方政府的钱袋子,下滑的趋势从未停止过。2023年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减少了3.1万亿元。而且从大趋势上来看,卖不出地的多半是产业欠发达的地方,他们本来就高度依赖卖地收入,面临着预期改变、地产泡沫破灭的局面更加窘迫。这次事发的重庆市,就因为被列入12个财政重度困难省市区,在2023年底被叫停了大部分基建工程项目。据官方统计,重庆市政府债务率为148%,这里还仅仅是公开的地方债,并没有算进最大头最让人头疼的城投债。重庆市本身也被列入中国政府的化债特殊融资计划中,截止2023年底已发行专项债券1000多亿,虽然这只能算是挖肉补疮之计而已。

天降伟人这十来年,中国债务相对于其经济规模的积累速度快得惊人。自15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债务相对于其经济规模增加了一倍多。首先是过度膨胀的房地产。其次过去十年,许多省市设立了专项金融机构,它们受到的监管较少,举债规模较大。官员们用这些钱支付日常开支,包括其他贷款的利息,以及道路、桥梁、公园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房地产和政府债务问题存在重叠。多年来,地方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向开发商出售国有土地的长期租赁合同。由于许多民营开发商已经耗尽了竞标土地的资金,卖地收入已经减少。地方融资机构反而大量举债,以高昂的价格购买这些开发商无力承担的土地。随着房地产市场持续疲软,许多此类融资机构陷入了困境。

这笔债务越积越多,据惠誉估计,地方政府的债务相当于中国年经济产出的30%左右,而附属融资单位的城投公司平台所欠债务相当于全国产出的40%至50%。大量借债但资金无法产生足够回报的借款者可能会陷入困境,并难以偿还贷方。随着经济放缓,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及其融资单位无力继续支付债务利息。连锁反应意味着许多地方缺乏资金来支付公共服务、医保或养老金。

难解的隐忧:是否会竭泽而渔

虽然重庆燃气事件的调查结果已经出炉,以习近平时代的标准来看,这一处置也算得上及时准确、公开透明,但公众似乎并不完全认同这一结论。毕竟燃气费用调涨,确实是在多地正在发生的普遍现象。其中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天然气的“顺价”改革,这并不是说此次重庆燃气事件与顺价改革有直接关联。2023年以来,天然气“顺价”提速。当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向各省发改委发布《关于建立健全天然气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的指导意见》,要求健全下游成本疏导机制,其中重点在于推动居民用气价格和气源成本联动。

与电价一样,中国燃气价格实施双轨制——民用用气与工业用气分开定价。而所谓向居民“顺价”,即要一定程度纠正过去长期向非居民用户顺价形成的交叉补贴情况。短期看,居民气价上涨或难避免。比如,2024年3月,成都市将居民家庭用气一、二、三阶梯最高销售价格上调至2.34、2.75、3.36元/立方米,分别上调7.3%、6.2%、5.0%;深圳市上调至3.41、3.91、5.16元/立方米,上调10.0%、8.6%、6.4%。

燃气是基本的民生用品,尤其是工薪阶层,对于价格调整十分敏感。经济转型,地方财政收支承压,居民收入普遍下降,此时燃气费用大涨,不仅消费者切实感受到压力大增,还很容易将涨价与地方财政相联系,认为这是政府为了增加收入的举措。有类似认知的人恐怕并不在少数。也就是说,根据调查结论,本是企业内部管理问题造成的燃气涨价,最后还是由政府来“背锅”。在此情形下,政府公信力自然会受到冲击。

而对于公众来说,如果只是企业内部管理,或者个别少数人的违规操作,自然不会过度担心;如果背后真的包含了地方政府的意志,且是统一的部署,那么,公众的任何担忧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撰稿、制作、主持:子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