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燃氣風暴:地方政府開始竭澤而漁

2024.04.30
專欄 | 中國最錢線:燃氣風暴:地方政府開始竭澤而漁 燃氣竈(示意圖)
法新社圖片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主持人子朝。這期節目,我們來聊聊最近牆內一件大新聞,重慶市居民天價燃氣賬單事件。

“我家的氣表跑得快”

前不久,上市公司重慶燃氣集團發佈了2023年四季報,其中顯示2023年第四季度淨利潤同比增加2.12億,增長率高達驚人的895.77%。這一業績着實驕人,特別是在中國面臨嚴重通縮,百業蕭條、卷生卷死的當下。

根據重慶燃氣官方的報告,這一利潤增長主要來自於“漲價”。首先是2023年後兩月恢復了之前幾年因爲疫情撤銷的採暖季價格,也就是調漲了燃氣價格。其次是出售轉讓下屬公司非主業資產。前者屬於壟斷型公共事業企業的“應有之利”,後者則不算是日常收入,看起來倒也無可厚非。但這一業績公佈卻在互聯網上引爆了一顆巨大的輿論炸彈。因爲重慶市民紛紛表示,自家的燃氣費在這個冬天出現了異常的暴漲,而轉折點則是去年下半年重慶全市範圍的一輪新智能氣表的更換工作。早在2023年下半年,就陸續有重慶市民在問政平臺上反映,更換智能新氣表後燃氣費猛增,從今年2月開始投訴逐漸增多,截至4月12日,共受理諮詢和投訴7362件, 4月開始在抖音平臺上衝上熱搜。有市民投訴稱,家中長期只有二人居住。2024年3月份燃氣費用漲到了270元,而去年平均每月燃氣費用在50元左右,燃氣費用會增加到5倍之多。另有市民展示了自家的燃氣費繳費記錄:2023年5月和7月的費用,分別爲150.89元和131.76元,但到了2024年1月和3月,費用驟升至259.13元和272.3元。她困惑地表示,家中人口未變,不明白今年爲何比去年多繳這麼多燃氣費。有些市民稱,去年8月天氣炎熱時,她和家人天天洗澡,燃氣費也才繳了118元,但今年4月竟然要繳納278元。

居民們普遍懷疑燃氣表存在問題。重慶兩江新區一位市民拍攝的視頻顯示,新換的天然氣表中,最後三位紅色數字是“169”,後來“9”字慢慢往上跳躍,最後完成了閉合。她說拍攝時間家裏什麼都沒有開,氣表還在空轉,只是轉動得很慢很慢,好詭異。重慶燃氣集團對此的回覆是:一是舊錶老化了,導致換用新表後出現了“用氣量劇增”的錯覺;二是舊錶數據晚傳了兩月;三是重慶市發改委調高了氣價;四是部分用戶家的氣管及接頭處有輕微滲漏。但這些解釋引起民衆的更多質疑:1. 舊燃氣表均在使用壽命年限內,出現大面積、全面的計量比新表相差一倍左右的概率極低;2. 舊錶數據上傳晚了2個月致4月份集中抄表,就意味着前幾個月燃氣費爲零或巨幅降低,但事實上大部分投訴居民前幾個月的燃氣費不爲零;3. 重慶發改委調價只調高了非居民用氣價格,並未調整居民用氣價格;4. 全市更換燃氣表的管道及接頭,在同一時間出現大面積漏氣,且漏氣的比例均爲原有用氣量的一倍左右,同時滿足這3個條件的可能性爲零。

爲了應對這一輿情事件,重慶市專門成立了調查組進駐燃氣公司。4月19日,重慶召開新聞發佈會,稱“確實存在錯抄和違規估抄的問題、燃氣計費週期混亂、價格政策執行不到位”等問題。但堅決否認與燃氣表計量和質量、燃氣質量等相關。重慶燃氣公司負責人被免職,被確認多收的300多萬元燃氣費被退還。

與此同時,成都、上海等多個城市也爆出類似的燃氣表、水錶、電錶“加速”怪象,一時間,全中國的市民都開始關注自家水電氣表了。

“罰款經濟”啓動

這輪“公用事業漲價潮”不由得讓人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中國政府今年暴漲的“非稅收入”。4月22日,財政部發布2024年第一季度財政收支狀況顯示,全國稅收同比下降4.9%,非稅收入1715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1%。雖然不至於像社交媒體上流傳的“非稅收入相當於全國人均罰款700元”那麼誇張,但報告裏也承認大部分收入來自於各類資源和公共事業收費的增長。與此同時,各地確實越來越多地出現各種巧立名目開罰單的現象。比如上海米帆餐飲金橋分公司因爲涼皮上添加黃瓜絲而沒有辦理涼菜證,被重罰5000元,上了熱搜。據報道,各地至今已經有1千多家餐飲店因爲銷售涼拌黃瓜等遭受處罰。甚至一名消費者在火鍋店購買16只雪糕,因爲拆封又沒有喫完,商家未盡到“反食品浪費監督引導”而被罰款2000元。陝西某市有攤販因售賣20元不符合食安標準的芹菜,被重罰6.6萬元,後有媒體披露,該市雖然是公認的經濟強市,但高度依賴能源收入,2021年的負債率高達123%。這種亂象也蔓延到交通領域,甚至成爲人民切身感受最強的領域。河南某地司機明明沒有超重卻被亂罰款,河北有司機因爲定位系統掉線被罰款扣車而自殺身亡。胡亂開罰款的對象,通常都是個體戶或小微企業,比如外賣騎手以及上述的司機和餐館。財經雜誌的調查發現,247個城市中罰沒收入佔比中間值是5.8%,最高值爲廣西梧州29.8%,最低的是江蘇蘇州1.1%。罰沒收入佔比最高的10個城市大多位於東北、西南、華北地區。

相比於更容易引發沸騰民怨的罰款,在公用事業上動手腳暗渡陳倉相對來講收錢成本低,效率高。這也難免各地會掀起一股神奇的“漲價潮”了。

窘迫的地方錢袋子

公用事業“漲價潮”的背後,是各地方政府窘迫的財政狀況。雖然2024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出現了些許好轉勢頭,但地方財政的壓力依然嚴重。特別是土地出讓收入這項地方政府的錢袋子,下滑的趨勢從未停止過。2023年的土地出讓金收入減少了3.1萬億元。而且從大趨勢上來看,賣不出地的多半是產業欠發達的地方,他們本來就高度依賴賣地收入,面臨着預期改變、地產泡沫破滅的局面更加窘迫。這次事發的重慶市,就因爲被列入12個財政重度困難省市區,在2023年底被叫停了大部分基建工程項目。據官方統計,重慶市政府債務率爲148%,這裏還僅僅是公開的地方債,並沒有算進最大頭最讓人頭疼的城投債。重慶市本身也被列入中國政府的化債特殊融資計劃中,截止2023年底已發行專項債券1000多億,雖然這隻能算是挖肉補瘡之計而已。

天降偉人這十來年,中國債務相對於其經濟規模的積累速度快得驚人。自15年前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債務相對於其經濟規模增加了一倍多。首先是過度膨脹的房地產。其次過去十年,許多省市設立了專項金融機構,它們受到的監管較少,舉債規模較大。官員們用這些錢支付日常開支,包括其他貸款的利息,以及道路、橋樑、公園和其他基礎設施的建設。房地產和政府債務問題存在重疊。多年來,地方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向開發商出售國有土地的長期租賃合同。由於許多民營開發商已經耗盡了競標土地的資金,賣地收入已經減少。地方融資機構反而大量舉債,以高昂的價格購買這些開發商無力承擔的土地。隨着房地產市場持續疲軟,許多此類融資機構陷入了困境。

這筆債務越積越多,據惠譽估計,地方政府的債務相當於中國年經濟產出的30%左右,而附屬融資單位的城投公司平臺所欠債務相當於全國產出的40%至50%。大量借債但資金無法產生足夠回報的借款者可能會陷入困境,並難以償還貸方。隨着經濟放緩,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及其融資單位無力繼續支付債務利息。連鎖反應意味着許多地方缺乏資金來支付公共服務、醫保或養老金。

難解的隱憂:是否會竭澤而漁

雖然重慶燃氣事件的調查結果已經出爐,以習近平時代的標準來看,這一處置也算得上及時準確、公開透明,但公衆似乎並不完全認同這一結論。畢竟燃氣費用調漲,確實是在多地正在發生的普遍現象。其中一個重要背景就是天然氣的“順價”改革,這並不是說此次重慶燃氣事件與順價改革有直接關聯。2023年以來,天然氣“順價”提速。當年上半年,國家發改委向各省發改委發佈《關於建立健全天然氣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的指導意見》,要求健全下游成本疏導機制,其中重點在於推動居民用氣價格和氣源成本聯動。

與電價一樣,中國燃氣價格實施雙軌制——民用用氣與工業用氣分開定價。而所謂向居民“順價”,即要一定程度糾正過去長期向非居民用戶順價形成的交叉補貼情況。短期看,居民氣價上漲或難避免。比如,2024年3月,成都市將居民家庭用氣一、二、三階梯最高銷售價格上調至2.34、2.75、3.36元/立方米,分別上調7.3%、6.2%、5.0%;深圳市上調至3.41、3.91、5.16元/立方米,上調10.0%、8.6%、6.4%。

燃氣是基本的民生用品,尤其是工薪階層,對於價格調整十分敏感。經濟轉型,地方財政收支承壓,居民收入普遍下降,此時燃氣費用大漲,不僅消費者切實感受到壓力大增,還很容易將漲價與地方財政相聯繫,認爲這是政府爲了增加收入的舉措。有類似認知的人恐怕並不在少數。也就是說,根據調查結論,本是企業內部管理問題造成的燃氣漲價,最後還是由政府來“背鍋”。在此情形下,政府公信力自然會受到衝擊。

而對於公衆來說,如果只是企業內部管理,或者個別少數人的違規操作,自然不會過度擔心;如果背後真的包含了地方政府的意志,且是統一的部署,那麼,公衆的任何擔憂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撰稿、製作、主持:子朝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