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中国人再次"爆买"日本及其他

2024.05.14
专栏 | 中国最钱线:中国人再次"爆买"日本及其他 资料照:中国游客在东京豪华的银座区购物后休息。
法新社图片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今天这期节目,我们会谈谈这一年来被中国人反到魔怔的一个国家——日本。但我们今天谈的,却是另一幅画面:大批中国人涌入日本,用手中的钱去身体力行地支持日本经济复苏,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五一假期,中国人“爆买”日本

57日一早,中国游客日本人均消费近30万日元”“日本的LV店里都是中国人等词条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据墙内媒体报道,有旅行社人士表示,五一假期叠加日本汇率超跌,旅游费用相当于四年前的七五折,最适合买买买

4月底,携程和飞猪发布的五一旅游趋势报告均显示:日本是今年五一长假中国出境游的最热门目的地。在民宿平台爱彼迎的数据中,日本搜索量也位居第一。不少媒体用“‘爆买再临等词汇形容今年五一的中国游客。根据日本主流媒体的消息,427日至51日期间的北京-东京航班接近满座,接受采访的中国游客表示他们打算在日本买东西。日本记者在东京银座、新宿、涩谷、池袋等购物热点,拍下了中国游客人手几个奢侈品纸袋的盛况。有在银座奢侈品门店购买箱包的中国游客表示比国内便宜。还有许多又想买买买又想精打细算的中国消费者,盯上了日本颇具特色的中古店即二手店文化。有奢侈品二手门店店员反映称:这段时间中国游客激增,可能因为二手比较便宜,他们下手特别快。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统计,统计显示,2024年第一季度(1-3月),中国内地赴日游客平均住宿12天,人均消费额为29.3万日元。这已经逼近2015年同期,中国游客首次以爆买震撼日本,中国旅行团在秋叶原街头人手两个电饭煲的场景。

这一现象的出现,毫无疑问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日元在今年的快速贬值。日元今年的极度弱势让日本游在全球的旅行目的地中更加有竞争力。在英国一家调查公司发布的统计称,在日本旅游的消费低于大多欧美国家,甚至人们印象中颇为平价的东南亚部分度假区如巴厘岛。尽管如此,目前中国游客在日本旅游业中的数量仍未恢复至曾经的鼎盛时期。据统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赴日旅游数量仅恢复到2019年的55.1%。中国在目前的访日游客数量国别排名中仅居于第三,低于韩国和台湾,高于香港。中国曾是日本旅游最大客源国,2015年至2020年,中国访日游客每年占全体超两成半,最高占到三成。

当然,中国游客的爆买虽然吸引了诸多眼球,但一些支付能力更强的中国人,却悄悄地大量赴日购买最贵重的商品——房地产。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许多中国富豪正在推动东京高端房产热潮并重塑东京的城市形象。据房产经纪人和其他关注这波移民潮的人士称,对中国制度的不满在新冠疫情时期的突然封控中爆发,此后不满情绪有增无减,助推了这波移民潮。并且中国经济放缓和股市的低迷也在促使富人离开中国。虽然传统上中国富豪更青睐美加澳等英语系传统移民国家,但日本也有突出优势:距离中国主要城市只用两三个小时航程,日元疲软带来的低房价,同为汉字文化圈的亲切感等。截止去年年底,日本约有82.2万名中国居民,比前一年增加了6万人,是近年来的最大增幅。

一些人魔怔反日,一些人疯狂赴日

如果是七八年前,中日政冷经热,各类日系文化走红中国的冷蜜月时期,那这幅场景倒也可以理解。但结合现在的简中舆论状况,这种场面却显得分外刺眼。因为简中互联网上的反日已经达到了魔怔和不可理喻的程度。对许多中国人来说,日本已经成了一个万事不顺都可以拿来扎一扎的纸小人,或者彼此之间互相泼脏水猎巫时的万能鬼符。一旦日本发生什么天灾人祸,这些人就像过年一样兴奋,丝毫不在意中式回旋镖的威力。比如今年初日本发生强烈地震后,海南一家地方官媒的主播因发表针对日本的冒犯性言论而遭到自己所任职的电视台停职。他的遭遇很快受到了网上民族主义者的同情,他们指责电视台不爱国。叼盘侠胡锡进公开表示支持电视台的这一决定反日言论被停职的决定,结果也被打成了汉奸公知——胡锡进都成了狗汉奸,这实在是简中互联网圈的巨型黑色幽默——不过这在喷红了眼的爱国网民们面前,实在是稀松平常。就说这位被免职的主持人吧,人家转身就开始做自媒体直播带货,一夜之间粉丝就冲到700多万。实际上,反日对于简中互联网圈子里的某些群体来说,不仅仅是流量密码,甚至成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和发泄戾气的最佳通道。自己喜欢的明星的竞争对手去了趟日本拍了几张照片,就说他参拜靖国神社。两个品牌互相竞争,就发动网民大开脑洞寻找对家产品包装上的日系元素,农夫山泉就在前不久不幸中枪。不少人在车上贴什么仇恨日本人是中国人的出厂设置”——一般贴这个的都是廉价国产新能源车,一碰就爆炸的那种。说实话这些人不知道是太年轻还是记忆力太差,八九十年代人家可不是这样教你们的。

但与此同时,真正的日本企业和日本文化却依然在中国市场上大杀四方,到处收割中国人的钞票。一边抵制据说亲日的农夫山泉,一边买真正的日本品牌麒麟、三得利,这不是笑话,而是两个月前真发生过的事实。动画大师宫崎骏的新作《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在日本国内被认为好看但晦涩,评价两极,却在中国收获了最多的票房和近乎一边倒的好评。按照小粉红们的审查标准,这部电影显然属于借反战的名头为侵略战争洗白的范畴——我不知道日本人怎么表达历史不算洗白,可能必须自杀谢罪吧?在中国人疯狂赴日的同时,各地文旅也一直没少整小京都”“小镰仓之类山寨网红景点的烂活,媚日媚到了官方层面。反日这件事,中国人做到了空前的精分,这种精分甚至可以体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当然我们如果代入天降伟人指挥棒下卷疯了的中共国家机器各部门的视角就可以理解这种精分了。在宣传上炒作反日的,和在经济上增加对日贸易的是不同的部门,考核不同的绩效。而服用反日鸡血的大部分反正也没钱去日本,去日本的那些纯粹的日子人只要不够出名,气势汹汹的猎巫和网暴也跟他们无关。而在华投资的日企和赴日投资特别是买房的中国有钱人,则在有关部门的保护之下安然无恙。喧嚣的线上舆论可能只是个泡泡,这也许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普遍现象。

“没有未来”的日本到底“什么值得买”

从消费者的层面来看,爆买日本确实只能算是一种经济理性行为。毕竟日元汇率现在已经处于历史低点,日本的所有商品相对于之前都算是打了七五折。况且日本的商品从日常生活用品到大件耐用消费品,其精美的工艺、牢靠的质量、人性化的设计、合理的价格,总能让人爱不释手。在社交网络泛滥的当今社会,对日货的有口皆碑已经形成了浪潮,不是短期内可以消退的。加上日本的商业服务精神、设身处地为客人着想的服务意识世界一流,中国人访日爆买的也是标准化和感受人性化的服务、蕴含在商品和服务中润物细无声的日本价值。实际上相比于疫情前,中国人今年的爆买还差了很远。那时候我亲身体会过被中国游客挤爆的东京药妆店,穿着和服逛街的游客几乎全讲中文的京都清水寺。毕竟现在中国人也没钱了,陷入跟日本失去三十年一样的严重通缩,大家已经没有钱和意愿去消费了。

但从宏观视角,全世界更关心的是,日本的这轮被美元加息带动起来的,半推半就贬值促经济,到底能不能带领这个躺平了三十年的国家走出通缩阴影,重现辉煌。从股市的状况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从去年开始,全球球投资者纷纷将资金投入日本市场,日股也重新站上34年前的历史高点。今年迄今,日经225指数飙升超过14%,跑赢了大多数其他主要市场,去年全年涨幅高达28%股神巴菲特增持日本五大商社,外资大量涌入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开始攀升。外资成日股反弹的主要动力,目前外资持股比例已从1989年的不到5%升至30%。如今,日本经济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日本央行准备最早在今年春天开始逐步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越来越多的公司提高商品价格,薪资固化情况打破。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日本的资产确实被长期低估了,日元大贬值后更是如此。虽然日本这30年从世界之巅滑落为发达国家二流的衰落是明显的:1989年,在全球市值排名前50位的公司中,日本公司占了32 家,尤其是银行。如今,只有丰田汽车公司一家日本公司跻身全球50强。1989年,世界上10位最有钱的富豪中有6位是日本人,现在只有三名日本人跻身全球亿万富豪前100名。因为长期预期低迷,日本东京证交所主要上市公司中大约有一半的公司被低估,市净率低于1。即使在今年的反弹之后,许多日本股票仍然处于低迷的水平,37% 的日经指数成分股的交易价格低于其账面价值。这意味着投资者卖掉公司的所有资产比继续经营能赚更多的钱,这等于是对管理层投下了不信任票,但也可以反向解释为,企业有很大的上升潜力。日本企业特别是大型商社积累的巨额现金——很多来自于海外投资,因为扩张缓慢而相对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对于投资者来说,特别地划算。证券市场的价值再发现也外溢到了房地产领域,这正好是中国富人喜爱和擅长的投资,日本有序的社会管理体系、良好的公共服务、完善的基础建设和高度文明的国民素质衬托之下,日本的房地产也是惊人的划算,这才有了王思聪大公子为代表的一众中国富豪纷纷赴日买房的景象。

尽管如此,日本经济风险仍存,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家庭消费依然疲软,尚未完全走出通缩。日本也尚未正式宣布走出通缩,仍是全球唯一一个实行负利率的国家。更重要的是,那些长期困扰日本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都没有决定性的好转迹象。比如人口老龄化虽然历经这30年的休养生息略有好转,但也就是人口出生率做到了东亚第一而已——这只不过是跟隔壁玩彻底绝育的中韩台相比。而日本的优势产业虽然护城河依然宽阔——比如丰田依然是世界汽车行业霸主,但却向上在科技原创开发上赶不上美国,下面又要被中国的廉价商品挑战,虽然获利依然丰富但依然难摆脱吃老本之嫌。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这轮繁荣仍然很可能仅仅存在于股市之中,普通人却要承受输入性通胀的痛苦。而被量化公式驱动的投资者的青睐经常只是一时的——他们甚至最近也发现,中国大A也被低估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更重要的是,日本作为东亚长子,在其牺牲国民生活死命卷生产的模式破产三十年之后,能否在高端制造业的现成优势基础上,重建立足于本国消费和科技创新的新一波繁荣。还是被重新逼入牺牲国民生活内卷输出过剩产能的自毁道路上——这条道路目前由天降伟人带领中国人民疯狂推进中,涉及几十亿人的眼前的生计,以及我们这个世界要有一个怎样的明天。

撰稿、制作、主持:子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