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中國人再次"爆買"日本及其他

2024.05.14
專欄 | 中國最錢線:中國人再次"爆買"日本及其他 資料照:中國遊客在東京豪華的銀座區購物後休息。
法新社圖片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主持人子朝。今天這期節目,我們會談談這一年來被中國人反到魔怔的一個國家——日本。但我們今天談的,卻是另一幅畫面:大批中國人湧入日本,用手中的錢去身體力行地支持日本經濟復甦,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五一假期,中國人“爆買”日本

57日一早,中國遊客日本人均消費近30萬日元”“日本的LV店裏都是中國人等詞條登上新浪微博熱搜。據牆內媒體報道,有旅行社人士表示,五一假期疊加日本匯率超跌,旅遊費用相當於四年前的七五折,最適合買買買

4月底,攜程和飛豬發佈的五一旅遊趨勢報告均顯示:日本是今年五一長假中國出境遊的最熱門目的地。在民宿平臺愛彼迎的數據中,日本搜索量也位居第一。不少媒體用“‘爆買再臨等詞彙形容今年五一的中國遊客。根據日本主流媒體的消息,427日至51日期間的北京-東京航班接近滿座,接受採訪的中國遊客表示他們打算在日本買東西。日本記者在東京銀座、新宿、澀谷、池袋等購物熱點,拍下了中國遊客人手幾個奢侈品紙袋的盛況。有在銀座奢侈品門店購買箱包的中國遊客表示比國內便宜。還有許多又想買買買又想精打細算的中國消費者,盯上了日本頗具特色的中古店即二手店文化。有奢侈品二手門店店員反映稱:這段時間中國遊客激增,可能因爲二手比較便宜,他們下手特別快。據日本國土交通省統計,統計顯示,2024年第一季度(1-3月),中國內地赴日遊客平均住宿12天,人均消費額爲29.3萬日元。這已經逼近2015年同期,中國遊客首次以爆買震撼日本,中國旅行團在秋葉原街頭人手兩個電飯煲的場景。

這一現象的出現,毫無疑問最重要的原因是由於日元在今年的快速貶值。日元今年的極度弱勢讓日本遊在全球的旅行目的地中更加有競爭力。在英國一家調查公司發佈的統計稱,在日本旅遊的消費低於大多歐美國家,甚至人們印象中頗爲平價的東南亞部分度假區如巴厘島。儘管如此,目前中國遊客在日本旅遊業中的數量仍未恢復至曾經的鼎盛時期。據統計,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內地赴日旅遊數量僅恢復到2019年的55.1%。中國在目前的訪日遊客數量國別排名中僅居於第三,低於韓國和臺灣,高於香港。中國曾是日本旅遊最大客源國,2015年至2020年,中國訪日遊客每年佔全體超兩成半,最高佔到三成。

當然,中國遊客的爆買雖然吸引了諸多眼球,但一些支付能力更強的中國人,卻悄悄地大量赴日購買最貴重的商品——房地產。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許多中國富豪正在推動東京高端房產熱潮並重塑東京的城市形象。據房產經紀人和其他關注這波移民潮的人士稱,對中國製度的不滿在新冠疫情時期的突然封控中爆發,此後不滿情緒有增無減,助推了這波移民潮。並且中國經濟放緩和股市的低迷也在促使富人離開中國。雖然傳統上中國富豪更青睞美加澳等英語系傳統移民國家,但日本也有突出優勢:距離中國主要城市只用兩三個小時航程,日元疲軟帶來的低房價,同爲漢字文化圈的親切感等。截止去年年底,日本約有82.2萬名中國居民,比前一年增加了6萬人,是近年來的最大增幅。

一些人魔怔反日,一些人瘋狂赴日

如果是七八年前,中日政冷經熱,各類日系文化走紅中國的冷蜜月時期,那這幅場景倒也可以理解。但結合現在的簡中輿論狀況,這種場面卻顯得分外刺眼。因爲簡中互聯網上的反日已經達到了魔怔和不可理喻的程度。對許多中國人來說,日本已經成了一個萬事不順都可以拿來扎一紮的紙小人,或者彼此之間互相潑髒水獵巫時的萬能鬼符。一旦日本發生什麼天災人禍,這些人就像過年一樣興奮,絲毫不在意中式迴旋鏢的威力。比如今年初日本發生強烈地震後,海南一家地方官媒的主播因發表針對日本的冒犯性言論而遭到自己所任職的電視臺停職。他的遭遇很快受到了網上民族主義者的同情,他們指責電視臺不愛國。叼盤俠胡錫進公開表示支持電視臺的這一決定反日言論被停職的決定,結果也被打成了漢奸公知——胡錫進都成了狗漢奸,這實在是簡中互聯網圈的巨型黑色幽默——不過這在噴紅了眼的愛國網民們面前,實在是稀鬆平常。就說這位被免職的主持人吧,人家轉身就開始做自媒體直播帶貨,一夜之間粉絲就衝到700多萬。實際上,反日對於簡中互聯網圈子裏的某些羣體來說,不僅僅是流量密碼,甚至成了一種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確,和發泄戾氣的最佳通道。自己喜歡的明星的競爭對手去了趟日本拍了幾張照片,就說他參拜靖國神社。兩個品牌互相競爭,就發動網民大開腦洞尋找對家產品包裝上的日系元素,農夫山泉就在前不久不幸中槍。不少人在車上貼什麼仇恨日本人是中國人的出廠設置”——一般貼這個的都是廉價國產新能源車,一碰就爆炸的那種。說實話這些人不知道是太年輕還是記憶力太差,八九十年代人家可不是這樣教你們的。

但與此同時,真正的日本企業和日本文化卻依然在中國市場上大殺四方,到處收割中國人的鈔票。一邊抵制據說親日的農夫山泉,一邊買真正的日本品牌麒麟、三得利,這不是笑話,而是兩個月前真發生過的事實。動畫大師宮崎駿的新作《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在日本國內被認爲好看但晦澀,評價兩極,卻在中國收穫了最多的票房和近乎一邊倒的好評。按照小粉紅們的審查標準,這部電影顯然屬於借反戰的名頭爲侵略戰爭洗白的範疇——我不知道日本人怎麼表達歷史不算洗白,可能必須自殺謝罪吧?在中國人瘋狂赴日的同時,各地文旅也一直沒少整小京都”“小鎌倉之類山寨網紅景點的爛活,媚日媚到了官方層面。反日這件事,中國人做到了空前的精分,這種精分甚至可以體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當然我們如果代入天降偉人指揮棒下卷瘋了的中共國家機器各部門的視角就可以理解這種精分了。在宣傳上炒作反日的,和在經濟上增加對日貿易的是不同的部門,考覈不同的績效。而服用反日雞血的大部分反正也沒錢去日本,去日本的那些純粹的日子人只要不夠出名,氣勢洶洶的獵巫和網暴也跟他們無關。而在華投資的日企和赴日投資特別是買房的中國有錢人,則在有關部門的保護之下安然無恙。喧囂的線上輿論可能只是個泡泡,這也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普遍現象。

“沒有未來”的日本到底“什麼值得買”

從消費者的層面來看,爆買日本確實只能算是一種經濟理性行爲。畢竟日元匯率現在已經處於歷史低點,日本的所有商品相對於之前都算是打了七五折。況且日本的商品從日常生活用品到大件耐用消費品,其精美的工藝、牢靠的質量、人性化的設計、合理的價格,總能讓人愛不釋手。在社交網絡氾濫的當今社會,對日貨的有口皆碑已經形成了浪潮,不是短期內可以消退的。加上日本的商業服務精神、設身處地爲客人着想的服務意識世界一流,中國人訪日爆買的也是標準化和感受人性化的服務、蘊含在商品和服務中潤物細無聲的日本價值。實際上相比於疫情前,中國人今年的爆買還差了很遠。那時候我親身體會過被中國遊客擠爆的東京藥妝店,穿着和服逛街的遊客幾乎全講中文的京都清水寺。畢竟現在中國人也沒錢了,陷入跟日本失去三十年一樣的嚴重通縮,大家已經沒有錢和意願去消費了。

但從宏觀視角,全世界更關心的是,日本的這輪被美元加息帶動起來的,半推半就貶值促經濟,到底能不能帶領這個躺平了三十年的國家走出通縮陰影,重現輝煌。從股市的狀況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從去年開始,全球球投資者紛紛將資金投入日本市場,日股也重新站上34年前的歷史高點。今年迄今,日經225指數飆升超過14%,跑贏了大多數其他主要市場,去年全年漲幅高達28%股神巴菲特增持日本五大商社,外資大量湧入日本股市,日經225指數開始攀升。外資成日股反彈的主要動力,目前外資持股比例已從1989年的不到5%升至30%。如今,日本經濟正處於一個轉折點, 日本央行準備最早在今年春天開始逐步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越來越多的公司提高商品價格,薪資固化情況打破。

從投資的角度來說,日本的資產確實被長期低估了,日元大貶值後更是如此。雖然日本這30年從世界之巔滑落爲發達國家二流的衰落是明顯的:1989年,在全球市值排名前50位的公司中,日本公司佔了32 家,尤其是銀行。如今,只有豐田汽車公司一家日本公司躋身全球50強。1989年,世界上10位最有錢的富豪中有6位是日本人,現在只有三名日本人躋身全球億萬富豪前100名。因爲長期預期低迷,日本東京證交所主要上市公司中大約有一半的公司被低估,市淨率低於1。即使在今年的反彈之後,許多日本股票仍然處於低迷的水平,37% 的日經指數成分股的交易價格低於其賬面價值。這意味着投資者賣掉公司的所有資產比繼續經營能賺更多的錢,這等於是對管理層投下了不信任票,但也可以反向解釋爲,企業有很大的上升潛力。日本企業特別是大型商社積累的鉅額現金——很多來自於海外投資,因爲擴張緩慢而相對健康的資產負債表,對於投資者來說,特別地划算。證券市場的價值再發現也外溢到了房地產領域,這正好是中國富人喜愛和擅長的投資,日本有序的社會管理體系、良好的公共服務、完善的基礎建設和高度文明的國民素質襯托之下,日本的房地產也是驚人的划算,這纔有了王思聰大公子爲代表的一衆中國富豪紛紛赴日買房的景象。

儘管如此,日本經濟風險仍存,經濟連續兩個季度萎縮,家庭消費依然疲軟,尚未完全走出通縮。日本也尚未正式宣佈走出通縮,仍是全球唯一一個實行負利率的國家。更重要的是,那些長期困擾日本經濟的結構性問題,都沒有決定性的好轉跡象。比如人口老齡化雖然歷經這30年的休養生息略有好轉,但也就是人口出生率做到了東亞第一而已——這只不過是跟隔壁玩徹底絕育的中韓臺相比。而日本的優勢產業雖然護城河依然寬闊——比如豐田依然是世界汽車行業霸主,但卻向上在科技原創開發上趕不上美國,下面又要被中國的廉價商品挑戰,雖然獲利依然豐富但依然難擺脫喫老本之嫌。如果這些問題解決不了,這輪繁榮仍然很可能僅僅存在於股市之中,普通人卻要承受輸入性通脹的痛苦。而被量化公式驅動的投資者的青睞經常只是一時的——他們甚至最近也發現,中國大A也被低估對於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更重要的是,日本作爲東亞長子,在其犧牲國民生活死命卷生產的模式破產三十年之後,能否在高端製造業的現成優勢基礎上,重建立足於本國消費和科技創新的新一波繁榮。還是被重新逼入犧牲國民生活內卷輸出過剩產能的自毀道路上——這條道路目前由天降偉人帶領中國人民瘋狂推進中,涉及幾十億人的眼前的生計,以及我們這個世界要有一個怎樣的明天。

撰稿、製作、主持:子朝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