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山川既已异域,风月何必同天

2022.07.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最钱线:山川既已异域,风月何必同天 2022年7月8日遇刺身亡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
美联社资料图

上周四,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先生突然遇刺身故,在此表达我个人的深切哀悼和对恐怖行为的谴责。简中网络暴民无端端狂欢的丑态我就不去说它,本台已经有大量报道。安倍阁下在任上为日本人民所做的贡献也无需我重复。我今天正是想从他这样一个指标性人物入手,梳理和中国同属东亚汉字文化圈的日本,走过的艰辛百年“脱亚入欧”之路,梳理其在中国所谓“崛起”中扮演的复杂角色,可以以此来比较中国可能的未来。

安倍的背影:百年脱亚路

中国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怪美国,任何时候都可以骂日本,这俩国家尤其是后者很多时候只是个仇恨训练的抽象符号罢了。这导致日本首相被中国官媒受众仇恨的程度跟他的在位时间基本正相关,安倍被骂主要还是因为他当首相时间太长了。他能在这个平均任职时间一年出头的位置上一坐8年,主要并不是靠自己”首相世家“出身的背景,而在于他作为一个有想法的官三代,同时压制了号称“实际统治日本”的高级公务员集团,充分利用小选区制的特点推出大批年轻新进政客,打压执政党自民党内像他自己家这样的派阀和地方领主,最后再通过亲民有为形象培养人民大众对首相的亲近感,让更多人民认识自己本身而非党派。他的这一套骚操作,硬是把首相当出了总统那范儿,称为战后最有权势首相毫不为过。

当然政治权术玩得再好,经济不好首相也做不长。“安倍经济学”确实可以说是可圈可点,虽说这印钱放水促投资、减税发钱促消费,货币贬值促出口,很多人认为是普通的量化宽松老把戏,也造成了日本现在惊人的国家债务水平。但日本这几十年的增长停滞,关键症结就是老龄化带来的消费萎靡。“安倍经济学”至少有效刺激雷消费,在七八年时间里带来了久违的经济增长,就业率更是长时间维持在充分就业水平。我个人认为安倍时期的经济政策还有更深一层的指标意义:日本政府上世纪各种微操发达令人眼花缭乱的产经政策,被简单的通胀和就业指标所取代。消费被当作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 ——日本这个东亚模式的发明人,已经开始用欧美人的思维想问题了。

而与之配合的是他务实又坚定的外交:日本属于西方世界,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但在这个前提下,具体事务中对于某些国家不妨身段放柔软点,输面子挣里子。这种精明兼柔软的姿态重新提升了日本的国际影响力——经济总量全球第三的国家应有的影响力。安倍时期的日本,外交事务上主动走出去,发起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提出“自由与繁荣之弧”,看起来都是“剑指中国”。但同时又不断参与中国发起的各种经贸协定,总能给天降伟人以“可以拉拢”的错觉,让两国关系在好的时候一度达到本世纪以来的最高点,在坏的时候也没有像2012年“尖阁列岛国有化”事件那样给中国当局借题发挥的把柄。这种”务实“听起来不难,但对于东亚大陆——这个日本文化上的“养母”采取不卑不亢的态度,完全以国家现实利益,而非某种理念、某种虚幻“大棋”为出发点,这在黑船来袭日本开始近代化以来,恐怕还是第一次。从福泽谕吉开始喊了一百多年的“脱亚入欧”,到安倍手里才算是真正完成。

当然了,我们这个时代欧洲早已经不是唯一的世界中心,严格来说不存在什么“入欧”的说法。中国粉红说“美国人的一条狗”虽然难听,但也不经意道出了“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的实质。实际上如果说听命于这套体系的指挥棒行动的就是“美狗”,中国大陆改开以来还认真当了好几十年的美狗,直到跟“天朝上国”的自我幻想定位张力大到撑不下去为止。

西方一员还是东亚长子?

日本在世界上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作为一个大岛,它离大陆实在有点远,内部地形实在太破碎,他本身其实就是一个文明圈。这让它在绝大部份地区都只知道大一统官僚帝国一种统治方式的东亚文化圈,保留了与欧洲类似的封建社会。但东亚大陆两千年秦政对绝对君权的推崇,作为思想产品不断输入日本,成为很多“大有为”枭雄的理想目标。终于在西方文明黑船叩关之时,这股力量借着近代民族国家浪潮,在明治维新各位元老手中完成了“天下”一统。对于一个新诞生的孩子,“我是谁”至关重要。明治维新精神导师福泽谕吉提出的“脱亚入欧”命题,认为日本人虽然是写汉字的黄皮肤东亚人,但通过接受西方文明与腐朽没落的亚洲划清了界限,应该与欧洲列强一起平等参与对亚洲大陆的殖民。与之对应的则是“泛亚主义”或曰“大亚细亚主义”,这一派很大程度上有中国洋务派的影子,认为东亚文化在精神上优于西方,只需要改掉一些腐朽的东西。日本作为“东洋盟主”“亚洲长子”,应该“帮助”“提携”亚洲人民尤其是同文同种的汉字圈其他国家和日本一样变法图强,联合起来对抗白种人的殖民霸权,最终实现更加优越的亚洲为中心的国际新秩序。

后一派人的各种提法,熟悉当代简中网络的人应该都会会心一笑,暂且按下不表。因为日本“泛亚主义”者曾有不少人出于其理念大力资助同盟会反清运动,中华民国和声称继承其法统的中共自然都要“感谢”其“帮助”。此外“泛亚论”后来又经常被台湾海峡两岸的政权用来对日本进行反向统战。这样在大中华区的教科书里,“脱亚”的较偏向坏人,“泛亚”较偏向好人。乍一听也似乎是这么回事。

但实际上我们看看二战中将日本带向毁灭性战争的关键决策者,其中大多数反而是相信鼓吹“大亚细亚主义”的人。这其中很多人直接对他们声称要“帮助”的人民犯下了各种战争罪。而现代那个和平民主富裕的日本,正是那些“脱亚入欧”的拥护者们如吉田茂、安倍首相的外公岸信介等人开创的。其实“脱亚入欧”是一种“制度决定论”,这个“欧”是一套制度和规则。19世纪后期的世界规则是强国殖民弱国,但列强之间、强弱国之间、殖民母国和殖民地之间依然有一套规则。甚至那些依然落后贫弱的国家比如中国,或者已经被殖民的如印度,在自认为“发展”到可以跟殖民列强平起平坐的程度,他们也是应当获得相应的地位的。到今天其实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世界体系“同心圆”依然是这个逻辑,只是加入了众多软实力的衡量指标。而所谓“兴亚论”更像是“血统决定论”,“同文同种”就必须抱团自己搞“新秩序”。这个大哥以“外面都是坏人”为理由,要求“小弟”必须接受“大哥”的帮助,否则就先打老实了再好好帮助你。实际上,20世纪各种自称“大家庭”“同志加兄弟”的国家集团,“大哥”对“小弟”的残酷,远远超过一个世纪前的欧洲殖民者。

当然如果从日本自己的角度,从“积极脱亚”变成“强行兴亚”,主要驱动力还在自己内部的经济。日本战前以一战为界,之前“脱亚派”占据优势,以英日同盟为标志,成功实现了经济“改开”,军力跻身列强。但主导体系的大英帝国及其继承者美国,都是通过维护世界的开放来确立自己地位。协调中国这样大国的利益,“门户开放”是被一直强调的规矩。大英作为俱乐部主席负责支场子,其他列强作为“俱乐部会员”分得个资的权益,省了自己开场子的麻烦。这有点类似于现在的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类的机制。但当时的日本比起中国是先进富强,其科技水平和工业生产能力跟欧洲列强放一块依然敬陪末座,能争到多少利益是要看实力的。跟自己拼命要“入”的“欧”一起去亚洲大陆上“殖民”,好像永远要别人吃肉我喝汤,况且国内大部分普通人得到的好处实在有限——这种不满确实跟现在的中国有那么点像。

但如果找块地方自己拉着“小弟”搞“王道乐土”呢?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如果“小弟”这里真能挣到钱,别的列强怎么都让给你这个“大哥”了?第二,如果不赚钱也要硬上,那么这种项目大概率必须依靠国家统制才能维持,更加“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在“亚细亚主义”的样板工程满洲国,日本投入了70亿日元用于各项建设,购买力相当于现在7000亿美元,但从来没有一年有过正回报。但是一算“政治账”,这些项目都有了非常大的回报:首先是解决了国内底层就业,当年有遍布全东亚大陆的日本浪人,如今有遍布非洲各地的中国民工;其次是获得了某种“安全”,这一点日本当年做得还是比天降伟人像样点,毕竟二战爆发后满洲的煤钢粮等确实有效支援了日本本土,而非洲的矿石如果开战大概过不了马六甲海峡。最后当然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自豪感”。政治账上赢麻了的日本人最后兴高采烈地去珍珠港“入关”了,巨额投资白送了俄国人,直到几十年后他们作为层次较低的只算经济账的商人重返东亚大陆的时候,对当年的“王道乐土”早已意兴阑珊。当然了,一个人不会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但许多认为自己不会跟别人一样掉坑里的大聪明,最后也都真的掉了进去。

爱与和平新“共荣”

日本初代“大东亚共荣圈”被美军飞机和苏联坦克打到灰飞烟灭,统一东亚文明圈的帝国梦想从此不再。以前你犹豫要不要“脱亚”,现在占领军直接到你家里来帮你“脱”。一起被“脱”掉的还有明治维新之后大半个世纪人民的饥寒愁苦。现在大家目标很清楚也很单一:发挥东亚民族内卷优势,拼命挣钱。短短20年后,GDP蹿上世界第二,迄今为止唯一的非欧洲人的核心发达国家、人口最多的非移民发达国家出现在列岛上。在最巅峰的1980年代,日本甚至能在大部分行业产业链上向美国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

很多以前日本擅长的产业,现在已经高攀不起发达国家的成本了,于是产业自然而然地向成本更低处转移。首先是亚洲四小龙,然后是东南亚,最后大头流向了东亚大陆上。整个东亚东南亚都变成了一个大型工厂,大家众星捧月般围着日本岛上的总部和研发基地。当年死掉几千万人而失败的大东亚共荣圈,居然静悄悄成型了。

但发动战争并战败这一污点,作为一个耻辱的印迹被定期拿出来鞭尸。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亚洲大多数国家真正诞生的时刻,包括作为现代国家的中国构建也是到此时才完成。一堆新生儿集体纠结“我是谁”的问题,“最后一个坏人”便被记得格外牢,成为民族国家发明的基础构件。战败国没法计较什么面子,从此承担起每年按时道歉谢罪反思的固定戏份,并要被各国特别是某几个国家拿放大镜考核姿势正确程度。

在自豪感和所谓“内疚感”的左右夹击之下,泛亚主义焕发了新的生命。反思的结论是:“亚细亚主义”的本意是好的,就是一小撮人私心太重且操之过急给搞成了野蛮侵略,给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现在我们不要用枪炮强行“解放”“帮助”,用钱散播爱与和平就行了。大陆上几个共产了的国家超吃这套:大家都是亚洲人对吧,别信英美鬼畜挑拨离间的什么资本共产自由专制,Asians help Asians,尿素厂钢铁厂机场地铁发电站,我都要!乃至于各种学校医院乃至CCTV的电视剧也都一并在资助之列。考虑到这是在一个内部情况一团迷雾且工业化水平极低的共产主义国家的投资,确实可以说基本上就是算作“犯了错的大哥”给“兄弟姐妹”的“慰问金”了。中国大陆在改开之后几十年里,接受了日本总计300多亿美元的援助,多数是低息或无息贷款。这一波大爱泛亚主义确实一度收获了数十亿精日,全体黄种人的大团结仿佛就要实现了。至于像在六四事件之后率先访问北京解除制裁这种操作,不过是为了亚洲永远和平繁荣做出的一点小小的妥协而已。

这个美好时代终结的表象,可能是90年代开始中韩两国为了体现自信、凝聚人心而不断掀起的反日民粹操作。但根源还在于自命为“大哥”的日本自己:80年代的经济大冲刺跟一代人之前的军事大冒险,在精神内核上有相似之处。如同大和武藏背后是卖儿卖女的饥民,东京地价超美国的背后是大型商社的僵化、人民在重压下失去生活欲望。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1991年两件大事:苏联人觉得称霸世界太累了,决定躺了;日本人觉得买下世界太累了,也躺了。两个大型挑战者一起住进了养老院,日本至少能住得起一个豪华的。回首当年峥嵘岁月,不做大哥好多年。

第二次悲剧可能是闹剧

当然,这里还有个中国老人。他认为苏联和日本错在不该进养老院太早了,不能轻易放弃。他觉得自己还是少年,还有无尽的星辰大海等着他去征服。但这个老人忘了自己可能才是最衰老的那个,并且养老院还不知道在哪里。

------------------

撰稿、制作、主持:子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确实如此!
2022-07-12 11:01

“山川既已异域,风月何必同天”! 的确如此! 问题是, 谁都知道美国与中共国是价值观完全对立的两个国家, 二者之间的关系同样也应当是“山川既已异域,风月何必同天”。但是, 为什么现在的美国却非要与中共国保持“良好的竞争关系”呢?这做法显然比“山川既已异域,风月何必同天”的应然状态要离谱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