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锡兰的崩溃: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2022.07.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锡兰的崩溃: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斯里兰卡民众与军警2022年7月21日在首都街头对峙
美联社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本期节目,我们把目光投向印度洋上,看看一个真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

“宝石”蒙尘

进入2022年下半年,世界“加速”的进程越发迅猛。在一些发达国家发生政坛变动之际,许多发展中国家才真正进入了灾难之中。7月9日,南亚岛国,有“印度洋上的宝石”之称的斯里兰卡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愤怒的示威者占领了总统府,总统拉贾帕克萨和他分掌权力的几个兄弟匆忙外逃,整个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这个风景秀丽、资源丰富、经济发展也一度强劲的岛国,这次出现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居然是这种形式。旧称“锡兰”的斯里兰卡,成为2022年全球第一个在经济危机下“崩溃”的国家。

斯里兰卡人民确实是无法忍受了,从统计数据就能看到一场正在发生的大规模人道灾难。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斯里兰卡的通货膨胀率同比高达54.6%。与此同时,失业率飙升,人民实际收入下降三分之一以上。因为这个国家人口较密集且缺乏能源,高度依赖进口粮食和能源,俄乌战争引发的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直接耗尽了这个国家的外汇储备,截止6月底,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只剩下十几亿美元,仅仅能维持几天的进口所需,整个国家已经陷入能源和食品短缺,不得不宣布国家正式破产。雪上加霜的是,作为一个大部分人口从事农业的国家,他们自己的农产品也远远不够吃了。据预测,该国今年稻米产量将下降35%,玉米下降50%,三大出口农产品椰子、橡胶、茶叶的产量都降至正常水平的一半以下。据世界粮农组织的预测,斯里兰卡2022年的人均卡路里和蛋白质摄入量将下降至危险的境地。据生活在当地的华人称,该国因为燃料短缺,已经基本无法加油,连网约车都叫不到。一家四口一个月的支出起码翻了三倍,许多城市人因为没有钱买食物和燃料,不得不回到农村自己种地、砍柴。这个美丽的岛国,已经真正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虽然锡兰因为是佛教国家,人民温和友善,尚没有出现对当地华人对大规模敌意行动,但许多人已经对当地情况深感失望,纷纷离开这片他们耕耘了近十年的前“投资热土”。

斯里兰卡位于印度半岛南端对开的印度洋上。整个岛国形状如一颗水滴状宝石,面积6.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台湾的1.7倍,人口2100万与台湾相当。说它是一颗“宝石”不仅仅是轮廓相似,这个岛本身就是世界最重要的宝石产地之一,更以优质的茶叶、咖啡、香料闻名。锡兰肉桂、锡兰红茶让这个岛国的旧名比本名在世界各地更加如雷贯耳。这个岛屿地处印度洋航道中心“大海的十字路口”的位置,也让这里成为多种文化交汇之地。印度文化特别是佛教从这里走向东南亚,阿拉伯人和欧洲人也以这里为基地进一步东进。在葡萄牙人、荷兰人相继统治这里之后,19世纪初这个岛屿成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在大英帝国版图中的政治地位高于地广人众的印度。实际上直至今日,斯里兰卡的人均GDP也有4000美元左右,有接近十年获得了5%以上的经济成长,大大超过南亚次大陆上的几个国家。中国对外扩张经济版图的“一带一路”计划里,斯里兰卡更是关键节点,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级别的投资。这样一个自身条件优越,一度成为“发展明星”的国家,是怎么落到今天这个田地的呢?

“步子太大扯到蛋”

斯里兰卡沦落到今日的惨状,当然有很多“天灾”的成分,比如新冠疫情沉重打击了该国赚取外汇的重要支柱旅

游业,国际海运的混乱影响了该国的农产品和轻工业品出口,2022年俄乌战争引发的大宗商品涨价进一步摧毁了这个国家的进口能力最后引发民生危机。但斯里兰卡的经济基础相比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并不是特别脆弱,这么快完蛋很大程度上是执政当局诸多“昏招”的产物。

这次大多数世界主流媒体将斯里兰卡的崩溃的直接原因归咎于执政的拉贾帕克萨五兄弟的两大“愚蠢”政策。首先是2021年,时任农业部长的大哥轻率地宣布国家将走“生态绿色农业”道路,并出于节省外汇支出的考量,决定停止进口化肥农药。这一西方老牌发达国家都不敢做出的拍脑袋决策,在这样一个70%人口依靠农业维持生计的国家突然落地,造成的混乱自然惊人。前述惊人的农业减产不仅直接导致饥荒的危险,还让这样一个粮食基本自给的国家被迫花费4.5亿美元进口大米,而茶叶、香料、橡胶等出口量锐减,直接掏空了国家的外汇。其次是五兄弟在2018年竞选时,出于当时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盲目自信,推出了一系列脱离实际的民粹主义政策,比如巨额的减税和不断加码的社会福利,都严重破坏了这个国家政府的收支平衡。对于斯里兰卡这种体量有限且工业化程度不高的国家,维系国际收支账户的平衡相比一切高大上开脑洞的宏伟经济目标都要来得实际,而拉氏兄弟的各种政策恰恰在挖空这个基础。最后在各种“天灾”的作用下,国际对外贸易趋于停滞,无法进口关键商品,最终导致灾难。

当然更进一步讲,斯里兰卡的危机根源是它非常高的外债水平。目前该国外债高达500亿美元,外债和GDP的比例高达60%,已经严重超出了国际公认的发展中国家危险线水平。因为独立后国内长期陷入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族群之间的内战,为了筹措军费外债水平已经不低。而2010年内战结束转入和平发展以后,为了大力发展旅游业和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斯里兰卡政府推动了基础建设的大干快上,利
用中国资金修建了大型电厂、港口乃至于各类机场和高速公路。仅2010-2014年之间,这个国家就新增对外借款200亿美元。斯里兰卡经历的,很像是四小龙在60年代、中国在90年代所经历的那种靠外债实现工业化转型的“惊险一跳”阶段。斯里兰卡的服装加工出口确实获得了迅速发展,但这个产业至少在初期阶段“两头在外”,利润相当微薄,所获得的利润很难支撑起工业化建设带来的进口暴增。甚至为了进口
大量的原辅料,以及工业生产需要的燃料和设备,还要出现巨额逆差。斯里兰卡2020年对外逆差高达49亿美元。其实就像当年韩国台湾中国都需要靠输送外劳甚至当雇佣兵的收益平衡收支一样,斯里兰卡也是靠服务业平衡对外收支的——这个岛屿有世界顶级的旅游资源,坐拥8处世界遗产。2018年这个岛国接待了230万外国游客,其中十分之一以上来自中国——实际上斯里兰卡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免签国,然而新
冠疫情毁灭了这一切。

再跟和斯里兰卡同处南亚的另外两个“高度外贸依存国家”作一比较,就知道斯里兰卡的决策层之前是如何的盲目乐观和颟顸迟钝。人口近两亿,密度世界第一,人均收入远低于斯里兰卡的孟加拉国长期被称为“世界贫民窟”。这个国家的经济几乎完全依赖服装等低端加工业,现在美国消费者买到的服装很大部分都出自于这个国家。该国也有不少配合工业发展的大型基建项目,但总体上借债规模相当审慎,外债余额仅与人口是其1/8,经济总量是其1/5的斯里兰卡相当。每年的货物贸易逆差靠着本国在外务工人口寄回的侨汇便可补足。而印度洋上几乎100%依靠旅游业的袖珍国马尔代夫,虽然在2020、21两年经济遭受毁灭性打击,GDP腰斩。但因为发展旅游业不需要太大的投资开销,国家只需要外债应急,现在国际旅游业恢复了这笔钱总是能还上的。斯里兰卡的情况正好介于孟加拉和马尔代夫之间,本可左右逢源,却落得不上不下,率先“崩盘”,掌权者的“昏招”难逃干系。此类“步子太大扯到蛋”的故事,一方面昭示了发展中国家不可忽视的投资风险——他们本身脆弱的经济被不称职的管理者随意摆布,国内外问题的负面影响经常会被放大。另一方面也让我联想到,如斯里兰卡统治者这样盲目大干快上靠举债堆GDP的,做得最狠的其实是中国内陆许多地区的地方官员。实际上他们管辖的地方基本盘已经不见的比斯里兰卡好多少,完全是靠同处一个主权国家的优势,让那些能从外贸中挣到钱的地方拿出明明可以更值钱的人民币来给他们填窟窿。

空白支票终须还

我们说回苦难的斯里兰卡,这次危机爆发意外让中国官方做出了各种看起来“过于激烈”的回应。北京外交部和各类官媒发表长篇大论反驳“斯里兰卡跌入中国债务陷阱”的说法,虽然西方主流媒体最近并不是特别强调这个问题,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实际上斯里兰卡的外债总额中,直接来自中国的部分占比只有10%,与日本相当。但这个国家近年来确实处处给人以“中国海外殖民地”的感觉,主要是因为中国在该国投资了大量基建项目,并且往往附带了各种有损害主权嫌疑的附带条件,比如租借港口99年与中国国企这类操作。而且这类基建项目投资巨大,直接收益有限,中国企业又特别热衷于打造中国资金、供应商、管理人员乃至普通工人的闭环,更加容易带来当地人的反感。最后结果就是这些项目要么变成中国的“大撒币”,最后被天降伟人大笔一挥免除债务做了人情。要么就是附带上各种各样的苛刻条件,让所在国不得不出让自己的某些主权。在地缘上,斯里兰卡以其不大的体量受到中国的重视,与中国所谓“印度洋上的珍珠链”的战略布局有着密切的
关系。这一概念其实是印度媒体提出的。作为全世界看好的中国之后又一个获得全球影响力的大国,坐拥14亿人口、骨子里以大英帝国继承人自居的印度历来将印度洋看成是“印度的洋”。而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力重心几乎都在印度洋附近地区。且中国长期是印度最主要敌国巴基斯坦的支持者,更强化了印度对中国这类布局的警惕。实际上除了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孟加拉国、尼泊尔等印度周边国家,中国都投入了大量资源与印度竞争影响力。这些国家很像冷战中的一些搞“不结盟”的新独立国家,因为大国争霸,一下子拿到了数目可观的“站队补偿金”,领到了面额不小的空白支票。

中国人经常自嘲“我们一卖就便宜,我们一买就贵”,在砸钱撒币“买国家”方面,似乎纪录同样如此。实际上中国政府最喜欢强调对外的援助或政策性投资“不含任何政治条件”,颇得第三世界各类腐败独裁统治者的欢心。自己本来就是腐败大国,“关系”大过天,那么把这一套带到
国外去那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中国的所谓“政治条件”只是收买这些小国在国际组织中的票数或是某些议题上的鼓掌附和,但却放弃了对其资金使用、投资效益等方面的管理,甚至直接向该国权贵行贿,把大笔资金拿给他们挥霍。这次出事的斯里兰卡,两任总统据传都从中国公司那里收获了10亿美元以上的好处。事实上,如同上世纪许多非洲独裁者一样,拉贾帕克萨兄弟也用中国投资在自己家乡建了一大堆无用甚至烂尾的“大白象”工程。其实从冷战以来亚非拉许多国家的教训中都可以得知,那种看似左右逢源,被对立的大国竞相出价收买的穷国,因为不需要很累很麻烦地搞改革就可以拿到大笔援助,经常会被“便宜钱”冲昏头脑。一边不断加大国家的杠杆率刷GDP,一边忽视必要的改革导致资金利用效率低下,最后一旦什么风吹草动引发国际资本市场的恐慌,他们往往就是第一批躺枪的牺牲品。

“第三世界大危机”再次来临?

乌克兰战争标志着冷战结束后的一代人的和平时光的结束,当然未必预示着新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但那个全世界都看似抛弃意识形态和民族国家成见沐浴在全球化光辉之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随着世界日趋动荡不安,各主要大国都纷纷开始重整自己的供应链,甚至有些国家如俄罗斯试图以战争手段去争取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一过程必然会引起作为世界主要的资本输出国和商品消费国的欧美日的一轮调整和收缩,而这对于一些高度依靠外国投资援助,以及和平秩序所保证的廉价农产品和能源的穷国会造成远比富国严重得多的打击,就像曾经的明星、如今的乞儿斯里兰卡。如今的局面非常像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大批曾经意气风发的新独立国家一下子面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同时甩锅断粮,加上中东石油危机的冲击,纷纷步入经济停滞乃至于国家破产。而如同当年苏联在亚非拉一度成果颇丰最后又血本无归的扩张类似,中国的“海外帝国”因为其结构性缺陷,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率先遭受最严重的打击,乃至于成为动摇中华帝国根本的流血伤口。

关于中国很可能面临失败的“国营海外扩张”的事情,我们下期接着聊。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子朝下周与您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再见。

撰稿、制作、主持:子朝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