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2021醫美之夢——美麗天使or時代眼淚?

2021-08-02
Share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2021醫美之夢——美麗天使or時代眼淚?
Photo: RFA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我們就來聊聊關於顏值的那些事兒。

愛漂亮沒有終點:“美麗經濟”板塊強勢崛起

2021年6月15日,中國口腔矯治領域的龍頭企業時代天使在港交所上市。當天最高漲幅高達180%,市值接近700億港元。時代天使這支股票,被許多人稱爲“口腔茅”、“醫美茅”,堪比去年風光無兩的茅臺。

這說的一點沒錯呀。2020年看白酒,2021年就要看醫療美容相關領域了。A股、港股市場上相關概念股屢創新高不說,大批上市公司紛紛宣告自己轉型醫美領域。券商中信建投近期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醫療美容行業真實的市場規模可達萬億級別。2021年出至今,各醫美概念股,如做玻尿酸的華熙生物、從服裝轉型醫美診所的朗姿股份,都紛紛走出翻倍行情。這背後,是中國醫美市場在動盪大環境下的逆勢上行。如一位油管財經播主“Landsey”所說(音頻:“2019年時,國內已經達到了1700多億的市場規模,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20%持續增長,這都是咱們姐妹們用真金白銀打下來的江山啊!按照這個趨勢發展,2022年有望達到3000億人民幣,成爲世界第一醫美大國。”)

沒錯,這屆年輕人,正在努力變美。剛剛開始奔三的90後、95後,已經超過了80後,成爲醫美消費的主力軍。91.3%的受訪年輕人,將醫美作爲首選提高顏值或者抗衰老的選項。這個…他們這麼早就要考慮抗衰老了,作爲85後老人我感到了可怕的壓力…

在醫美領域裏,割雙眼皮、植髮、隆胸乃至花費不菲的各種換臉邪術,總之就是各種動刀子的,屬於手術類醫美;而注射玻尿酸、肉毒素,還有光子嫩膚、熱瑪吉之類,總之就是各種打針的,屬於非手術類,一般被稱爲輕醫美。輕醫美創傷小、恢復期短,單次費用小,頗受愛美的中國年輕人青睞。不過啊,這些項目維持時間基本在1年以內,因此消費者需要年復一年地反覆維護。根據中國最大的醫美導流平臺“新氧”的數據,92%的輕醫美客戶會在3到6個月後重復購買。醫美行業分爲上中下游,而這次醫美熱,市場最青睞的,是上游的器械、耗材生產商,而非醫美診所本身。最爲市場追捧的股票,比如生產了全球四成玻尿酸針劑的華熙生物。這也再次表明,中國快速發展的醫美市場,主要在打針的輕醫美這塊。

這個其實很好理解,輕醫美,實際上取代的是高端護膚品的生態位。2020年,中國的化妝品市場規模達5000億人民幣,其中一半以上爲各類護膚品。雖然體量巨大,中國本土企業的平均利潤率卻不高。許多企業不得不把大部分費用花在買線上流量,不斷地降價做活動上面。往往越賣越虧。比如紅極一時的網紅面膜“完美日記”,雖然做成了淘寶線上第一品牌,卻害得母公司去年淨虧損20多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化妝品市場的利潤,主要被歐萊雅、資生堂等國際大品牌的高端產品線拿下。動輒數千元一小瓶的精華液,中國廠商要賣多少十塊錢的面膜才能掙回來?護膚品的效果,多少年來一直是門玄學。價錢更貴的產品似乎真的更有效果,但很多人又說不出它到底哪裏有效。可爲着這說不清道不明的好處,消費者還是更願意爲大牌高檔產品付出大筆金錢。然而輕醫美的普及改變了一切。玻尿酸讓面部飽滿、肉毒素讓皮膚細嫩,一針下去,凡此種種,可謂立竿見影,效果明明白白寫在臉上。勇於嘗試新事物的年輕一代,自然會改投醫美的懷抱。而人一旦對自己的顏值有了過高的要求,修補粉刷式的輕醫美可能也滿足不了他們的需要。那下一步,就是索性豁出去躺上整形的手術檯了。Anyway,醫美取代高檔護膚品,對於廣大消費者,至少看起來是好事。對於長期在美麗經濟版圖中落後於人的中國,也算是一次小小的彎道超車機會呢。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呢,也是泥沙俱下,連中國美容整形協會的常務理事李斌先生,都不諱言這個行業的野蠻生長。(音頻:咱們國家這個醫生的培訓是很亂的,很多其他科室的醫生,都跨界到醫美領域來,都沒有經過太正規的培訓。)

消愁歡樂場:年輕人努力變美的背後

券商國泰君安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居然把醫美和國酒茅臺相提並論,稱他們有如下三大共同點:有成癮性,有投資價值,會帶來社交壓力。說到成癮性,我們剛纔已經說過了,一旦享受了快速變美帶來的好處,難免就會對其形成路徑依賴。

然後很多人去做醫美,也是想要通過讓自己變美,獲得更好的人生髮展,算是對自身的一種投資。這恐怕纔是在經濟不景氣背景下,醫美行業逆市火爆的深層原因。尤其是考慮到它的主力消費羣體,是那些經濟狀況普遍不富裕,也沒有迫切地保持顏值需求的年輕人。

說起來這又是個關於內卷的心酸故事了。畢竟,中國年輕一代面臨的嚴酷就業壓力,讓他們對於任何可能有助於提升自己競爭力的辦法,都願意一試。按照中國官方剛剛公佈的2021年一季度就業數據,中國25歲以下年輕人失業率高達13%,是社會平均失業率的三倍。畢業即失業的殘酷現實,讓許多用人單位有底氣對缺乏工作經驗的新人挑三揀四,顏值,那當然也是不可忽視的一個方面。尤其是年輕的女孩子們,身爲一個可能結婚懷孕生孩子的人,在中國那簡直就是職場原罪,可能讓自己好看一點,還能給老闆多一點僱傭自己的機會吧。再加上中國社會日趨階層固化,資產價格一飛沖天,勞動收入卻一直低空盤旋,靠打工成家立業近乎妄想。唯一還在繼續生產夢想的,幾乎只剩下了互聯網,尤其是成爲網紅。那些日入萬元打賞,或者靠直播帶貨月入百萬的網紅,成爲越來越多的年輕男女改變命運的希望所繫。而美的標準,在中國卻又被定好了模板。在西方國家,年輕人的青春活力本身就是最美的事物。可在現在的中國,不論是電視上,還是在b站視頻裏,大家喜歡的小哥哥小姐姐,全都不約而同有着大眼睛雙眼皮,棱角分明的五官、豐滿的嘴脣,加上線條過於陡峭的錐子臉。看多了這種形象,你可能會覺得最起碼也要用玻尿酸往自己的鼻樑來一下,心裏才能過得去吧?更誇張的是,中國媒體居然開始用“少女感”,來形容那些可以給90後當媽媽的女明星,滿屏幕上都是她們看不出歲數的妝容。不分年齡段、不考慮個人特點,一味鼓吹白、瘦、幼,連知名藝人應採兒都忍不住吐槽。(音頻:我們爲什麼強調人像少女呢?好不容易活到了今天,你是想說我又傻又天真,還是想說我營養不良呢。哇,我又是個少女了!太可怕了,她們的少女時代太長了,少女時代都過氣了,她們還沒。)阿姨們都這樣了,年輕女孩子可是要承受多大的壓力啊。許多人指責這種風氣是在物化女性,其實倒不如說,是這個物化女性的時代讓女孩子們變成了她們自己未必真正喜歡的樣子。

想起我自己在中國大陸工作的時候,正好涉及過一些醫美分期付款相關的金融業務。我親眼見過一些急於改變命運的年輕人,和專門的網紅包裝團隊簽約後,第一件事就是去貸款把自己的臉迅速變成網紅所應該有的樣子。而這些貸款,實際年利率超過30%!而成爲網紅後的各種收入,除了給平臺分成,大部分都要用於償還手術貸款,以及無止境的後續維護輕醫美的費用。可以想見,這種貸款的違約率也是極高的。這些追夢的年輕人用昂貴的金融槓桿,撬動自己實現人生躍升的“驚險一跳”,也給整個金融市場埋下了巨大的風險。

當然,如果你身邊許多人都通過打針甚至動刀讓自己變美了,那麼剩下的人,自然也面臨越來越大的社交壓力。(音頻:你看20年前出一個天然美女多不容易,你看現在拉出來娛樂圈個個都是4000年的美女,雖然起步晚,但耐不住人口基數)誰也不想成爲那個唯一不好看的人。對美的追求,也是會內卷的啊。從北上廣深到內陸小城,從白領麗人到男同性戀羣體,許多人哪怕住在城中村、省喫儉用,也要少喫幾頓肉,換一針玻尿酸。他們可能並沒有特別的目的性,但是來自身邊人強大的社交壓力,足以讓他們加入這場無止境的競賽。甚至不少人爲了省錢,去找不合資質的黑診所去做手術,造成近年來醫美事故頻發,乃至發生悲劇。連深圳衛健委都在b站上向愛美的姑娘們提醒,整容有風險,一旦出問題,後果很嚴重哦。(音頻:全身的皮疹、水腫乃至休克…有危險的一個物質,有栓塞的風險,雖然呢概率也不高,但是一旦栓塞,可能會導致失明、偏癱,甚至會讓你成爲植物人。)美麗製造的背後,有的人看到的是盛世的美顏,有的人看到的是時代的眼淚。世情冷暖,看官自知。

一場遊戲一場夢——資本寒冬下,焉有完卵

2021年6月10日,中國政府終於發文,下令加強對醫療美容行業,尤其是非手術類醫美的監管,火爆的醫美板塊開始突然急轉直下。雖然也曾幾度企穩,但終於在本週一的“股市大屠殺”中,與教育、地產、醫療板塊一起狂跌。到7月28日爲止,A股醫療美容板塊指數已經比最高點跌去20%以上。雖然還沒有像教育行業那樣瞬間消失,但似乎中共是鐵了心要跟這些“內卷主題”的行業過不去了,大有將其斬盡殺絕之勢。甚至有投資人總結道:“凡是不屬於造芯片、新能源,或者能提高生育率的行業,都不配擁有利潤。” 只是這個思路,聽上去還是那種“不去解決問題,只一心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老思路吧?只是滅掉這些解決幾千萬年輕人就業的大行業,不讓出路狹窄的女孩子們變美,她們就會乖乖地去爲國生三胎?就像不讓中國中產炒房,也不讓他們給孩子補課,他們就真的老老實實地送小孩進廠或者爲國煉芯片?我們,還是先看子彈飛一會吧。

好了,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