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王者歸來的垃圾股,與中國新能源的那些事兒

2021.08.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王者歸來的垃圾股,與中國新能源的那些事兒 中國鉀肥行業龍頭,青海鹽湖工業股份
(Public Domain)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就從一隻鹹魚翻身的神奇股票說起。

A股虧損王的逆襲

8月10日,中國鉀肥行業龍頭,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復牌,首日即暴漲388%,市值一舉膨脹至2000億元人民幣,一度觸發臨時停盤。全天成交額達到202億,換手率逼近20%。這意味着在股價翻四倍的情況下,依然有大筆敢死隊殺入。

在2020年,你會以爲這是家酒廠。在2021年上半年,他可能在造某種跟芯片沾邊的東西。其實啊鹽湖股份只是一家曾因爲虧損被停牌的鉀肥廠。2017年,鹽湖股份爆發債務危機,到2019年更以459億元的驚人鉅虧,坐上了A股虧損王的寶座,帶着*ST的帽子奄奄一息。當時作爲鹽湖股份主要債主的幾家銀行被迫以債轉股的方式被迫成爲其大股東,結果本次復牌,它們一下子賺了450多億人民幣,可謂因禍得福。

本來嘛,鹽湖股份能扭虧爲盈重新上市,也不過是做了一些債轉股、剝離劣質資產之類的財務操作而已。它的基本面其實根本就沒什麼變化。能像這樣王者歸來,純粹被狂野飆車的新能源汽車給捎上的。去年以來,新能源汽車市場開始爆發,對電動汽車來講至關重要的電池行業成爲市場新寵,龍頭老大寧德時代市值破萬億,一度高居A股市值第三。鋰作爲動力電池的核心生產元素,需求也有了大幅增長,國產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升至每噸9.1萬元,比去年上漲75%,電池級氫氧化鋰價格更是翻倍。在旺盛的市場需求推動下,同在深交所上市的中國鋰業龍頭贛鋒鋰業,過去一年股價已上漲逾2.2倍,市值已超過2,500億元。

說到這裏您可能要問了,鋰電池跟鉀肥廠有什麼關係?因爲啊,中國80%的鋰資源分佈在鹽湖裏,並且從鹽湖裏提煉鋰要更具有成本優勢。鹽湖股份現在依然只是一個鉀肥廠,但坐擁青海的“天空之鏡”察爾汗鹽湖,市場已經硬點了它要擔負起爲祖國煉鋰造電池的重任。畢竟現在是不準炒房、不準補課、不準整容還不準打遊戲的新時代,偉大領袖規定了中國人民除了努力生娃,能且只能投資於造芯片、造新能源汽車、量子通信、中醫藥這類利國利民的硬科技。(笑)一家企業“有可能”爲國之重器的新能源汽車產業提供後勤支援,那真是多少錢都不嫌貴啊。

新能源汽車是全世界大勢所趨,節能減排是全人類責任所在,只是中國人對它的追捧和期待,也許還參雜了許多其他的東西。

電動汽車新時代?

馬斯克與主管特斯拉中國區公關事務的Grace Tao 於2020年主持發佈會。(路透社)
馬斯克與主管特斯拉中國區公關事務的Grace Tao 於2020年主持發佈會。(路透社)

2021年,是中國新能源汽車狂飆突進的一年。根據中國政府統計數據,上半年新能源汽車產量達120萬輛,同比增長2倍。其中,純電動汽車銷售達100萬輛。除了依靠價格和補貼在低端市場刷銷量的五菱宏光和比亞迪,最爲亮眼的是在上海超級工廠生產的特斯拉,以13萬輛的傲人成績牢牢佔據市場營收的頭把交椅。以蔚來、小鵬、理想“御三家“爲代表的中國造車新勢力,和北汽、廣汽、上汽等傳統車企也都獲得了不錯的銷量。市場對電動車的認可,根本上還是因爲電動車技術的日臻成熟。以特斯拉爲代表的國際先進車企,在電池續航力、自動智能駕駛等方面的研發成果開始顯現。加上政府補貼、油價上漲和充電樁佈置日趨完善,電動車動力性能佳、保養成本低的優勢開始得到廣泛認可。

甚至習近平時代的中國科技領域頭號演員,華爲,都帶着它的海軍高調奉旨入場,推出了自己的造車計劃。並在今年4月如約推出一款據說吊打特斯拉,能夠實現真正的自動駕駛的神車“北汽極狐阿爾法S“。這輛車在一條路面狹窄、路況複雜的城市道路上無人駕駛,面對紅綠燈、各種非機動車和行人反應敏捷自如,着實令人驚歎。一衆汽車播主紛紛驚呼,華爲顛覆了汽車行業,吊打特斯拉,自動駕駛世界第一,連著名五毛大v司馬南,就是那位“反美是工作,來美是生活”的,都來蹭熱度。(音頻:華爲一生氣,出手一萬億。華爲造汽車,華爲滴滴滴。美國特斯拉,看了直嘆氣。華爲高科技,汽車不過大玩具。)

華爲聲稱它的這款新車能夠做到充電10分鐘續航197公里,這一數字讓人覺得十分離譜。但不可否認,它的電池供應商目前已經達到了在世界上可以一戰的水平。

這裏就要請出2021年A股的絕對主角,號稱世界電池之王的寧德時代了。不僅華爲造的車用的是寧德時代的三元鋰電池,上海生產的的特斯拉、以及其他各家造車新勢力也都使用寧德時代的電池。寧德時代雖然已經連續四年產量全世界第一,它爲特斯拉生產的電池卻被公認較日韓產電池爲差,(音頻:(特斯拉在中國)製造之後呢,就開始採用中國寧德時代的電池。車主們呢就鬧聲一片,因爲都想要內裝松下電池的車。市場上一直有說法,認爲續航能力是松下電池大於LG電池,然後纔是寧德時代的電池)

寧德時代由從事電池工業多年的福建人曾毓羣於2011年創立。靠着中共政府只有使用國產電池的新能源汽車才能享受補貼的政策,寧德時代搭上了這股東風,利用老闆在汽車行業的良好人脈,開始了高速擴張。特別是在較先進的三元鋰電池領域,寧德時代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高達80%,並在中國多個城市以及美國、德國設立了研發中心。包括特斯拉在內2019年,寧德時代報告淨利潤46億,但實際上它還通過多種會計手段,在2019年將最多可達42億元的淨利潤“處理”成了運營成本,也就是實際上他有88億元的淨利潤。同時其現金流相當穩健,當年的經營性現金流淨額高達134億元。這樣優秀的公司當然會被資本大力追捧,市值破萬億,市盈率百倍自不必說。甚至有多事的券商分析師,還幫寧德時代把盈利預期算到了2060年。在這種環境下,和新能源、鋰電池相關的公司都雞犬升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新能源是“彎道”?

2021 年 8 月 12 日,一名男子走過北京一家購物中心的中國電動汽車利好(Li Auto Inc.) 零售店。(法新社)
2021 年 8 月 12 日,一名男子走過北京一家購物中心的中國電動汽車利好(Li Auto Inc.) 零售店。(法新社)

中國政府對於新能源產業“彎道超車“的期許是直言不諱的。被西方國家重點關注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列舉了幾個要求重點突破的行業,新能源汽車赫然在列。

首先呢,在中國的決策者們看來,電動汽車畢竟是一個新興的行業,各國起步時間差不多,中國並不比歐美日落後多少,也許還能有希望領先。幾大國有龍頭車企幾十年來都無法擺脫對外商合資方的依賴,似乎也佐證了這種說法——雖然在十年前,人們更多是置疑這些國企的某些特權使他們輕視了技術研發,纔會一直停滯不前。

電動汽車其實幾乎跟汽車本身同時起步,一百多年過去終於纔有出頭天。出於做大蛋糕的目的,這個行業一開始就沒有燃油車那樣的專利高牆。行業領軍的特斯拉,從成立之日起就不斷地開放自己苦心研發出的多項專利技術。有分析師直言不諱地說:“中國造車新勢力們的飯碗都是馬斯克給的。” 再加上電動車比起燃油車,零件大大減少,結構明顯簡化更容易組裝,整車廠在這條產業鏈上的地位比以前大大下降。這給汽車的自動化、智能化提供了條件,某些人甚至激進提出:以後的汽車就是一臺有輪子的手機。這使新能源汽車行業變得更像互聯網科技行業,軟件纔是比拼重點。

這一切,都給了許多中國人在新能源領域“超車”的底氣。比起硬件,軟件看起來總是更容易模仿乃至剽竊的,不就是幾行代碼的事嘛,我們中國最不缺的就是996的碼工了。而且中國公司在降成本和微創新的產品迭代方面,向來都不會讓人失望,這其實也是全球消費者的福利。可這正好表明了開放和共享的環境纔是新能源汽車、智能汽車行業的根基,在這個環境下越成功的企業,就越不能脫離全球化分工,更不能不遵守市場競爭的底線,去滿足某些決策者懼怕被卡脖子的被迫害妄想症。

其實這種傾向已經不可避免地影響到了新能源汽車領域。華爲奉旨演出推出的首款智能汽車,在宣傳中只強調某幾項先進性能,其發佈的測試視頻也有明顯的作弊嫌疑。

寧德時代在2021年7月率先發布全球首個鈉離子電池量產項目,也引發了一輪同樣的“吊打全世界”式的吹捧。可是它和芯片廠商一樣,在設備、物料、技術支持等方面依然離不開西方國家。但這樣的風再吹下去,我們先不要說車廠了,哪怕是到目前爲止穩紮穩打的“電池王“寧德時代,可能也要跟華爲一樣帶上一頂“國之重器”的帽子,或者像芯片廠們一樣,在國家親自部署親自指揮之下,每年都報告明年會有重大突破。畢竟以總加速師的性格,如果大煉芯片暫時沒有成果 ,他再來大煉電池那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內循環”與減排承諾

特斯拉上海廠房生產M3電動車。(路透社)
特斯拉上海廠房生產M3電動車。(路透社)

除了在技術上謀求彎道超車。中共拼命推進新能源汽車發展,明顯存着一層“備戰備荒”的心思。中國作爲世界頭號石油進口國,“被人海上封鎖卡斷能源命脈”,是國師們最常見的假設情景之一。讓中國的汽車都不燒油改用電,似乎是他們設計的應對”非常狀況“的萬全之策。至於你好好的別人爲什麼喫飽了撐的來封鎖你,國師們會給你一個類似”大義凜然又迫不得已“的說法。不過我想,如果能起薩達姆和東條英機於地下,問他們同樣的問題,應該能得到答案吧。

當然了,中國的電大部分來自污染巨大、效率更低的煤炭,想要能源安全自然也不能指望進口天然氣,這就跟中共宣傳裏給電動車戴的環保減排帽子衝突了。在氣候變化日益嚴重,全人類必須合作面對的當下。作爲全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國的中國,依然整天以“別人不帶我玩”爲假設前提,企圖搞什麼內循環,而無視減排義務,實在是體現不出負責任大國的精神啊。就如美國氣候變化特使、前國務卿克里先生不久前所說的:“有些國家還在建造會造成碳污染的新燃煤電廠,甚至計劃未來破土興建更多間…跟十年前相比,有些國家的煤,事實上是燒的更多…”並且中國也沒有按期提交減排計劃,如學者馬聚所說:“”。看一看他們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姿態,再對比一下牆內他們引領的小粉紅,是如何把環保說成是西方阻礙中國發展的陰謀,就大概能明白,對於各類國際規則和全球義務,中共當局的真實態度如何?把在這麼一個全人類互相依賴,也必須團結應對諸多全球共同挑戰的當下,祖國這麼流氓,可是讓人一點都沒法放心的呀。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