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大事记:资本市场魔幻之夏 — 至暗时刻?可能只是正黄昏

2021-08-20
Share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大事记:资本市场魔幻之夏 — 至暗时刻?可能只是正黄昏 资料图片:2021 年 7 月 9 日,一名男子站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大楼的屏幕附近,播放习近平的新闻镜头。
路透社图片

大家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中国最钱线”,我是子朝。这期节目,我们来聊聊这个还没过完的漫长夏天。

北京的一只蝴蝶,掀起纽约香港深圳的风暴

    202172日晚,北京。一场因为中共建党百年,被强行用技术手段奉旨拖延的大雨,正泼洒在那些绚丽的布景上。此时,一条消息北京车公庄发出,震惊了半个地球之外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位于车公庄大街的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为维护国家数据安全,防范用户风险,将对630日刚上市的滴滴出行进行全面安全审查,在此期间停止新用户注册。这一消息如一声惊雷,滴滴股价当天即跌去20%。这一声巨响只是开始,2021年这个令无数人惊心动魄的魔幻之夏,就此开启。

当然实际上,从2021年初开始,随着中美关系更趋紧张,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走势就一直低迷。但滴滴事件还是彻底引爆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如果说去年因做假数据爆雷的瑞幸咖啡,还可以解释成只是企业的操守问题。但这次,一家名副其实的巨型独角兽公司,市值达4000多亿人民币,居然能在上市区区几天后就被不可抗拒的行政力量重拳出击。这样夸张的不可预测风险吓坏了华尔街,他们开始感觉到,有必要对占整个美股市值接近十分之一的中概股,进行一番重新估值了。

滴滴被查之初,网上盛传是其为了在美国上市,把用户数据提供给了美国人。网上还有大批小粉红义务做了详尽的分析,拳拳爱国之心溢于言表。不过大家很快也忘了滴滴这茬了,因为更刺激的大新闻即将一波一波来袭。724日,一份声称要“减轻学生负担”的文件落地,要求所有提供中小学课程辅导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已盈利为目的”,禁止此类企业上市融资。并对课外补习的时间、频次等都做了严格限制。说起来“减负”这事儿,十几年前我们上中学那时候就嚷嚷过,也没人当过真。可这次,国家是来真格的了,连老师们小打小闹的零星补课,都动用了扫黄打非的手段去重拳出击。


资料图片:2021 年 6 月 30 日,一名交易员在中国网约车公司滴滴全球 (Didi Global Inc)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 (NYSE) 的首次公开募股期间工作。(路透社)
资料图片:2021 年 6 月 30 日,一名交易员在中国网约车公司滴滴全球 (Didi Global Inc)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 (NYSE) 的首次公开募股期间工作。(路透社)

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上,虽然有过n次行业整顿带来的冲击,但像这样直接把一个行业连根拔起的还真是第一次。这可直接造成上千万人失业啊!华尔街直接吓傻了,一向不多讲话的美国证监会于730日表示将暂停中国公司在美国的IPO审核。在中美新冷战背景下,嗯是不是中国政府不希望公司赴美上市呢?不过很快这样想的人,还是证明自己实在naïve了,因为铁拳很快就要从纽约杀回祖国,直接打哭上海深圳香港的金融狗们了。

83日,中共官方媒体《经济参考报》发表了一篇称电子游戏是“精神鸦片”的文章,还点名批评了腾讯当家产品,中国头号国民手游《王者荣耀》。这一篇评论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值钱的一篇。以腾讯、网易为首的游戏相关行业出现大幅跳水,市值蒸发超过3000亿人民币。实际上今年以来港股的中国科技公司市值缩水超过了一半。朝廷到底想干嘛?

不过此后的事情,让大家迅速对这种大新闻感到麻木。投资者已经变成惊弓之鸟,跟着党媒扮演砸盘突击队。媒体也毫不客气,今天说医疗美容有风险,明天说白酒喝了会致癌,后天说配方奶粉不如母乳喂养,大后天再说外卖平台压榨劳工。如果放在十年前,几篇报道也许还不至于引发如此巨浪,可大家都知道,在习近平的新时期社会主义里,所有的媒体都是转发同一篇官方通稿的马甲而已,媒体发出来的东西,就代表国家。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等待下一发铁拳,甚至还帮国家整理好了整顿逻辑——那些看起来不是很厉害但确实又能挣钱的行业,都遭遇了市场的恐慌性抛售,比如各类餐饮、幼儿教育。,乃至所有互联网相关公司,同时不忘记杀一杀那些已经奄奄一息的落水狗,比如房地产。北京城里最后几个根据经济规律办事的国家机关——我说的就是人民银行、银监证监保监会,专门开会安抚国内外投资者,然而市场似乎并不为所动。

毕竟,最近这一波骚操作,关乎最最底层的估值逻辑。我们投资一家企业,最关心的是他能不能赚钱。企业的议价能力越高、市场份额越大,他的未来就值得投资。可是如果一家公司失去了定价和扩大市场份额的权力,这个未来就打了大折扣。至于把整个行业连根拔起这种事情,相当于直接毁灭了一切商业逻辑。这种市场上的投资者,跟急着逃脱塔利班的喀布尔人一样,真的是只有走为上。实在走不掉,就只能在市场里寻找所谓的热点行业,比如中共号称要扶持的芯片、新能源等所谓硬科技,但又经常把估值拖得过高。导致最近的A股市场,几乎每天都有行业大涨大跌,时刻上演心跳过山车。

中国当局者在想什么?他们真的疯了吗?


新”型资本社会主义——劫富不济贫的怪异逻辑

人们第一个想到的逻辑,是所谓“控制内卷,促进生育”,确实,传说中已经开始负增长的中国人口配上不及发达国家一半的人均GDP,是谁都会感到紧张。这次打击的行业,似乎也都要么是提高养娃成本的,比如教育培训、地产、奶粉;要么呢就是让人满足于小确幸的快乐,耽误结婚生娃的,比如医美、游戏。配合着严厉禁止补课和初中毕业生要一半分流到高职的硬性规定,甚至谜之详细的促进全民健身的方案,这个解释看起来相当靠谱。但是能有多大用,我心里是有些嘀咕的。

家长们送孩子去补课,那是因为竞争激烈,不补课就上不了好学校,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而非要卯足劲去找份好工作,那是因为中国的大多数劳动人口,收入实在是低到可笑。那些被强行分流去上高职的孩子,毕业出来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呢?我这里有一份深圳某电子厂的招工广告,注意是GDP5000亿美元,房价突破六位数的深圳。这上面啊,写着每月底薪2300元,每小时加班工资20-40元。不过在超过996的高强度加班后,有望实现6000多元的月收入。而深圳市的最低工资是2200元,而且已经多年不涨。甚至今年还有文件出台,要求为了保持出口产业竞争力,要“遏制工资过快上涨“。每个尚有点财力的父母,能分出夫妻双方一个人的工资去提高孩子竞争力,他们并不是沉迷内卷的疯子,只是他们知道,如果孩子被”分配“到了”普通人“哪个档次,生活将是多么的绝望。

如果说内卷竞争阻止了生育,那么这样灰暗的未来,就能让父母们专心造人吗?将心比心,你会愿意把孩子带来这个凄凉的世界吗?


资料图片:2020 年 9 月 9 日,四川省甘洛县,一名妇女和儿童站在路边。(美联社)
资料图片:2020 年 9 月 9 日,四川省甘洛县,一名妇女和儿童站在路边。(美联社)

当然了,许多人又会说了,我们国家虽然工资低,福利差,可是发展好啊。你看互联网大厂的员工,很多人每个月都能有近万美元收入,不比他们硅谷同行差多少呢。你看送快递送外卖的如果非常非常努力、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无视一切交通规则、又特别蒙公司照顾总是拿到最好的派单,一个月都能挣一两万人民币呢。发达国家穷人享受的福利是资本家让他们好吃懒做不努力上进而采取的阴谋,这样他们才能当一辈子底层永远不会威胁到上层呢。嗯,听上去很有道理,虽然我脑子里总是浮现出某部反乌托邦电影里,所有人都在像仓鼠一样拼命踩自行车发电的景象。。。

底层工人过得怎么样暂且不表。刚才那些粉红口中的成功人士,马上也要迎来党的亲切问候了。今年8月,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伟大领袖,突然发明了一个震撼性的新概念:“三次分配“。大体意思就是,有些人、有些公司赚钱赚太多,要想办法再分配一些给别人。第一刀就砍向了互联网行业,腾讯继献出300亿设立扶贫基金之后,又再次拨出500亿来“做善事”。企业做慈善司空见惯,不过一家公司把自己一年利润都捐没了,这大概就不是董事会能做出来的决定了。那些996辛苦加工的码农,平时叫躺平叫得最狠,自认为屌丝代言人的那群人。对不起,别忘了在中国,你们可是妥妥的收入过高人群。在国家不能不执行的所谓“建议”下,许多大厂都开始了限薪,反正公司利润也捐得差不多了嘛。字节跳动——这可能是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引领世界的企业——宣布取消员工加班工资,每月几万元的损失让许多程序员的生活陷入困顿。国家甚至要对整个“较高收入人群”,“加大调节力度”。这个“较高”的标准是多少呢?年收入12万元——送快递的送外卖的稍微努力点就可能被调节了哦。

 

生产而不消费——新世代目标

新世代的中国似乎在力图实践一种全新的经济学。它尽可能地压低人们的收入,限制人们的消费,然后用生存压力逼人们全力以赴地生产。据说有国师声称,现代西方国家消费主导的经济结构是畸形的。人民只应该做三件事情:出口创汇、生娃和搞那些被认定很重要的硬科技大国重器。那这样拼命攒下的钱是用来干什么呢?大力发展军备用以全球争霸,还是去援助巴铁朝铁乃至塔利班恐怖分子——嗯可能应该尊称为“塔铁”?

哦,说到被鼓励的硬科技。这个新时代似乎也想见证一种奇迹,就是国家不出多少钱,只通过各种“引导”,鼓励资本去推动这些行业。一时之间,无人不讲芯片、无人不提新能源汽车。可是资本是应该赚钱的,如果这些领域真有赚头,无须刻意引导。当一个行业都变成以政府的优惠扶持政策乃至补贴为依归,势必充满了骗子和泡沫。更何况外部不断跟你脱钩,内部消费极度萎靡,这种状况下勒紧裤腰带搞出的创新成果是否落后于人尚且不论,没有市场就是很尬的事情,这又不是纯粹就为听个响的两弹一星。

其实这些政策串起来,让人总感觉像是某种战时状态,国家不计成本地调用民间的资源实现某些特定的目的。知乎上有个帖子用一种残忍的方式安慰大家:国家这样就跟当年三反五反一样,是为了恢复社会公平,以便在后面的全球大混乱里,让中国成为唯一安全的避风港。“打土豪算什么,还有战时配给呢”,这话真看不出是黑还是粉。只是想到当年三反五反之后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让人心中一股凉意。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这两天整个世界的屏幕上,都是喀布尔人抱住美军飞机轮子请求带自己一起走的画面。中共大外宣如获至宝,兴致勃勃地试图就此挑拨美国和盟友的关系。


2021 年 8 月 15 日,阿富汗公民从阿富汗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8 月 20 日被运送到美国空军 C-17 Globemaster III 内。 (美联社)
2021 年 8 月 15 日,阿富汗公民从阿富汗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8 月 20 日被运送到美国空军 C-17 Globemaster III 内。 (美联社)

但事实上,中国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行业,以及依附于其上的整个资本市场,整个中产阶级,都不过是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输入的产物。但在这场仿佛永无止尽的狂欢中,中国政府、企业乃至整个城市中产,总是想着好处都是我的,规则选择性执行,甚至期望国家更加强大主导世界秩序,让自己翻身做主人。既然只想当个不负责任甚至破坏规则的便车玩家,那么提供这一切的全球化资本,总有厌倦的那一天。于是,我们在整个中国资本市场上,看到了另一场可能同样慌乱,目标却同样清晰坚定的喀布尔撤退。

当这场撤退最终完成,留下的那些人,很难避免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过这又能怪谁呢?我们选择我们的神明,从而选择我们的命运。只能说,夜路漫长,诸君各自珍重。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子朝,我们下期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