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資本市場魔幻之夏 — 至暗時刻?可能只是正黃昏

2021.08.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資本市場魔幻之夏 — 至暗時刻?可能只是正黃昏 資料圖片:2021 年 7 月 9 日,一名男子站在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大樓的屏幕附近,播放習近平的新聞鏡頭。
路透社圖片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我們來聊聊這個還沒過完的漫長夏天。

北京的一隻蝴蝶,掀起紐約香港深圳的風暴

    202172日晚,北京。一場因爲中共建黨百年,被強行用技術手段奉旨拖延的大雨,正潑灑在那些絢麗的佈景上。此時,一條消息北京車公莊發出,震驚了半個地球之外的紐約證券交易所。位於車公莊大街的中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稱,爲維護國家數據安全,防範用戶風險,將對630日剛上市的滴滴出行進行全面安全審查,在此期間停止新用戶註冊。這一消息如一聲驚雷,滴滴股價當天即跌去20%。這一聲巨響只是開始,2021年這個令無數人驚心動魄的魔幻之夏,就此開啓。

當然實際上,從2021年初開始,隨着中美關係更趨緊張,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股票走勢就一直低迷。但滴滴事件還是徹底引爆了市場的恐慌情緒。如果說去年因做假數據爆雷的瑞幸咖啡,還可以解釋成只是企業的操守問題。但這次,一家名副其實的巨型獨角獸公司,市值達4000多億人民幣,居然能在上市區區幾天後就被不可抗拒的行政力量重拳出擊。這樣誇張的不可預測風險嚇壞了華爾街,他們開始感覺到,有必要對佔整個美股市值接近十分之一的中概股,進行一番重新估值了。

滴滴被查之初,網上盛傳是其爲了在美國上市,把用戶數據提供給了美國人。網上還有大批小粉紅義務做了詳盡的分析,拳拳愛國之心溢於言表。不過大家很快也忘了滴滴這茬了,因爲更刺激的大新聞即將一波一波來襲。724日,一份聲稱要“減輕學生負擔”的文件落地,要求所有提供中小學課程輔導的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已盈利爲目的”,禁止此類企業上市融資。並對課外補習的時間、頻次等都做了嚴格限制。說起來“減負”這事兒,十幾年前我們上中學那時候就嚷嚷過,也沒人當過真。可這次,國家是來真格的了,連老師們小打小鬧的零星補課,都動用了掃黃打非的手段去重拳出擊。


資料圖片:2021 年 6 月 30 日,一名交易員在中國網約車公司滴滴全球 (Didi Global Inc)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的首次公開募股期間工作。(路透社)
資料圖片:2021 年 6 月 30 日,一名交易員在中國網約車公司滴滴全球 (Didi Global Inc)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的首次公開募股期間工作。(路透社)

在中國資本市場的歷史上,雖然有過n次行業整頓帶來的衝擊,但像這樣直接把一個行業連根拔起的還真是第一次。這可直接造成上千萬人失業啊!華爾街直接嚇傻了,一向不多講話的美國證監會於730日表示將暫停中國公司在美國的IPO審覈。在中美新冷戰背景下,嗯是不是中國政府不希望公司赴美上市呢?不過很快這樣想的人,還是證明自己實在naïve了,因爲鐵拳很快就要從紐約殺回祖國,直接打哭上海深圳香港的金融狗們了。

83日,中共官方媒體《經濟參考報》發表了一篇稱電子遊戲是“精神鴉片”的文章,還點名批評了騰訊當家產品,中國頭號國民手遊《王者榮耀》。這一篇評論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值錢的一篇。以騰訊、網易爲首的遊戲相關行業出現大幅跳水,市值蒸發超過3000億人民幣。實際上今年以來港股的中國科技公司市值縮水超過了一半。朝廷到底想幹嘛?

不過此後的事情,讓大家迅速對這種大新聞感到麻木。投資者已經變成驚弓之鳥,跟着黨媒扮演砸盤突擊隊。媒體也毫不客氣,今天說醫療美容有風險,明天說白酒喝了會致癌,後天說配方奶粉不如母乳餵養,大後天再說外賣平臺壓榨勞工。如果放在十年前,幾篇報道也許還不至於引發如此巨浪,可大家都知道,在習近平的新時期社會主義裏,所有的媒體都是轉發同一篇官方通稿的馬甲而已,媒體發出來的東西,就代表國家。所有人都戰戰兢兢地等待下一發鐵拳,甚至還幫國家整理好了整頓邏輯——那些看起來不是很厲害但確實又能掙錢的行業,都遭遇了市場的恐慌性拋售,比如各類餐飲、幼兒教育。,乃至所有互聯網相關公司,同時不忘記殺一殺那些已經奄奄一息的落水狗,比如房地產。北京城裏最後幾個根據經濟規律辦事的國家機關——我說的就是人民銀行、銀監證監保監會,專門開會安撫國內外投資者,然而市場似乎並不爲所動。

畢竟,最近這一波騷操作,關乎最最底層的估值邏輯。我們投資一家企業,最關心的是他能不能賺錢。企業的議價能力越高、市場份額越大,他的未來就值得投資。可是如果一家公司失去了定價和擴大市場份額的權力,這個未來就打了大折扣。至於把整個行業連根拔起這種事情,相當於直接毀滅了一切商業邏輯。這種市場上的投資者,跟急着逃脫塔利班的喀布爾人一樣,真的是隻有走爲上。實在走不掉,就只能在市場裏尋找所謂的熱點行業,比如中共號稱要扶持的芯片、新能源等所謂硬科技,但又經常把估值拖得過高。導致最近的A股市場,幾乎每天都有行業大漲大跌,時刻上演心跳過山車。

中國當局者在想什麼?他們真的瘋了嗎?


新”型資本社會主義——劫富不濟貧的怪異邏輯

人們第一個想到的邏輯,是所謂“控制內卷,促進生育”,確實,傳說中已經開始負增長的中國人口配上不及發達國家一半的人均GDP,是誰都會感到緊張。這次打擊的行業,似乎也都要麼是提高養娃成本的,比如教育培訓、地產、奶粉;要麼呢就是讓人滿足於小確幸的快樂,耽誤結婚生娃的,比如醫美、遊戲。配合着嚴厲禁止補課和初中畢業生要一半分流到高職的硬性規定,甚至謎之詳細的促進全民健身的方案,這個解釋看起來相當靠譜。但是能有多大用,我心裏是有些嘀咕的。

家長們送孩子去補課,那是因爲競爭激烈,不補課就上不了好學校,上不了好大學就找不到好工作。而非要卯足勁去找份好工作,那是因爲中國的大多數勞動人口,收入實在是低到可笑。那些被強行分流去上高職的孩子,畢業出來面臨的是什麼樣的工作呢?我這裏有一份深圳某電子廠的招工廣告,注意是GDP5000億美元,房價突破六位數的深圳。這上面啊,寫着每月底薪2300元,每小時加班工資20-40元。不過在超過996的高強度加班後,有望實現6000多元的月收入。而深圳市的最低工資是2200元,而且已經多年不漲。甚至今年還有文件出臺,要求爲了保持出口產業競爭力,要“遏制工資過快上漲“。每個尚有點財力的父母,能分出夫妻雙方一個人的工資去提高孩子競爭力,他們並不是沉迷內卷的瘋子,只是他們知道,如果孩子被”分配“到了”普通人“哪個檔次,生活將是多麼的絕望。

如果說內卷競爭阻止了生育,那麼這樣灰暗的未來,就能讓父母們專心造人嗎?將心比心,你會願意把孩子帶來這個淒涼的世界嗎?


資料圖片:2020 年 9 月 9 日,四川省甘洛縣,一名婦女和兒童站在路邊。(美聯社)
資料圖片:2020 年 9 月 9 日,四川省甘洛縣,一名婦女和兒童站在路邊。(美聯社)

當然了,許多人又會說了,我們國家雖然工資低,福利差,可是發展好啊。你看互聯網大廠的員工,很多人每個月都能有近萬美元收入,不比他們硅谷同行差多少呢。你看送快遞送外賣的如果非常非常努力、不把自己生命當回事無視一切交通規則、又特別蒙公司照顧總是拿到最好的派單,一個月都能掙一兩萬人民幣呢。發達國家窮人享受的福利是資本家讓他們好喫懶做不努力上進而採取的陰謀,這樣他們才能當一輩子底層永遠不會威脅到上層呢。嗯,聽上去很有道理,雖然我腦子裏總是浮現出某部反烏托邦電影裏,所有人都在像倉鼠一樣拼命踩自行車發電的景象。。。

底層工人過得怎麼樣暫且不表。剛纔那些粉紅口中的成功人士,馬上也要迎來黨的親切問候了。今年8月,不斷進行理論創新的偉大領袖,突然發明了一個震撼性的新概念:“三次分配“。大體意思就是,有些人、有些公司賺錢賺太多,要想辦法再分配一些給別人。第一刀就砍向了互聯網行業,騰訊繼獻出300億設立扶貧基金之後,又再次撥出500億來“做善事”。企業做慈善司空見慣,不過一家公司把自己一年利潤都捐沒了,這大概就不是董事會能做出來的決定了。那些996辛苦加工的碼農,平時叫躺平叫得最狠,自認爲屌絲代言人的那羣人。對不起,別忘了在中國,你們可是妥妥的收入過高人羣。在國家不能不執行的所謂“建議”下,許多大廠都開始了限薪,反正公司利潤也捐得差不多了嘛。字節跳動——這可能是中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引領世界的企業——宣佈取消員工加班工資,每月幾萬元的損失讓許多程序員的生活陷入困頓。國家甚至要對整個“較高收入人羣”,“加大調節力度”。這個“較高”的標準是多少呢?年收入12萬元——送快遞的送外賣的稍微努力點就可能被調節了哦。

 

生產而不消費——新世代目標

新世代的中國似乎在力圖實踐一種全新的經濟學。它儘可能地壓低人們的收入,限制人們的消費,然後用生存壓力逼人們全力以赴地生產。據說有國師聲稱,現代西方國家消費主導的經濟結構是畸形的。人民只應該做三件事情:出口創匯、生娃和搞那些被認定很重要的硬科技大國重器。那這樣拼命攢下的錢是用來幹什麼呢?大力發展軍備用以全球爭霸,還是去援助巴鐵朝鐵乃至塔利班恐怖分子——嗯可能應該尊稱爲“塔鐵”?

哦,說到被鼓勵的硬科技。這個新時代似乎也想見證一種奇蹟,就是國家不出多少錢,只通過各種“引導”,鼓勵資本去推動這些行業。一時之間,無人不講芯片、無人不提新能源汽車。可是資本是應該賺錢的,如果這些領域真有賺頭,無須刻意引導。當一個行業都變成以政府的優惠扶持政策乃至補貼爲依歸,勢必充滿了騙子和泡沫。更何況外部不斷跟你脫鉤,內部消費極度萎靡,這種狀況下勒緊褲腰帶搞出的創新成果是否落後於人尚且不論,沒有市場就是很尬的事情,這又不是純粹就爲聽個響的兩彈一星。

其實這些政策串起來,讓人總感覺像是某種戰時狀態,國家不計成本地調用民間的資源實現某些特定的目的。知乎上有個帖子用一種殘忍的方式安慰大家:國家這樣就跟當年三反五反一樣,是爲了恢復社會公平,以便在後面的全球大混亂裏,讓中國成爲唯一安全的避風港。“打土豪算什麼,還有戰時配給呢”,這話真看不出是黑還是粉。只是想到當年三反五反之後發生的事情,不由得讓人心中一股涼意。

 

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這兩天整個世界的屏幕上,都是喀布爾人抱住美軍飛機輪子請求帶自己一起走的畫面。中共大外宣如獲至寶,興致勃勃地試圖就此挑撥美國和盟友的關係。


2021 年 8 月 15 日,阿富汗公民從阿富汗的哈米德卡爾扎伊國際機場,8 月 20 日被運送到美國空軍 C-17 Globemaster III 內。 (美聯社)
2021 年 8 月 15 日,阿富汗公民從阿富汗的哈米德卡爾扎伊國際機場,8 月 20 日被運送到美國空軍 C-17 Globemaster III 內。 (美聯社)

但事實上,中國市場化和全球化的行業,以及依附於其上的整個資本市場,整個中產階級,都不過是美國和西方主導的全球化輸入的產物。但在這場彷彿永無止盡的狂歡中,中國政府、企業乃至整個城市中產,總是想着好處都是我的,規則選擇性執行,甚至期望國家更加強大主導世界秩序,讓自己翻身做主人。既然只想當個不負責任甚至破壞規則的便車玩家,那麼提供這一切的全球化資本,總有厭倦的那一天。於是,我們在整個中國資本市場上,看到了另一場可能同樣慌亂,目標卻同樣清晰堅定的喀布爾撤退。

當這場撤退最終完成,留下的那些人,很難避免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不過這又能怪誰呢?我們選擇我們的神明,從而選擇我們的命運。只能說,夜路漫長,諸君各自珍重。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