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千亿大市场与“锐实力”——大时代中的海外华文教育

2021-09-24
Share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千亿大市场与“锐实力”——大时代中的海外华文教育 美国的一所中文学校老师在上课。
(Public Domain)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子朝。这期节目,我们来聊聊,在国外学中文这件事情。

欣欣向荣的新蓝海,教培难民的避风港

这个视频有种莫名的滑稽,但它真的不是在内涵嘲讽总加速师习近平——这其实是油管上一则海外华文在线学习平台的广告视频。我估计大部分的油管用户都和我一样,五秒钟后跳过了事。但从这类广告对海外华人群体的推广力度,也可以看出海外华文教育是一个多么广阔而快速发展的市场。

统计数字和我们的感受是一致的。根据中国教育部的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开展中文教育。全世界有2500万人正在参与将中文作为外语的学习。2021年上半年,全球有18万考生参加了各类汉语水平级别考试。多家研究机构估计,海外中文教育未来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亿美元。随着中国在前几十年的不断开放,学习中文,也从华裔内部和学术圈子的小众需求,变成一门欣欣向荣的产业。

海外华文教育,除了对非华裔人口的语言文化推广这个所谓的“软实力”领域,核心需求还是来自于生长在海外的华裔儿童的需要。一向重视子女教育的华人父母们,不论是出于希望下一代传承族群认同的考虑,还是希望为子女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都非常热衷于送孩子去上课外中文课程。仅仅在美国,面向华裔学生的中文学校的数量就达到数千所,遍及50州。同时还有几百所公私立的K-12学校开办了中文课程。中文学校已经几乎成为海外华人家长的刚需,学习周期从学前阶段到中学,往往长达七八年。以加州地区中文学校一般每个学期一个学生500美元计算,一个孩子几年学下来,投入也接近万元。加上大量开设中文课程的公私立学校需要的师资培训、教学指导,光是华裔学生这一块的市场就十分可观了。实际上这一市场也确实出现了一批有一定规模和影响力的企业,这些企业如LingoAce、悟空中文等,以新加坡、澳洲、新西兰等华人新移民众多的国家为基地,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油管等渠道进行高强度广告推广,几乎成了华语油管用户的噩梦。

认识到这个市场的,其实还有在最近中共铁拳之下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教育培训企业。今年8月19日,刚刚被打到市值缩水九成的中国教培行业老大新东方,宣布成立“比邻中文”,专门为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线上中文和中国文化学习课程。其他一些教育行业巨头如学而思、VIPKid等,也纷纷宣布进军海外华人市场。虽然市场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总归聊胜于无。加上中国教培巨头本来就有完善的线上运营能力,可以组织中国老师线上给国外小朋友上课,还能顺便安置一部分突然失业的培训老师。海外市场,显然已经成了中国教培行业的避风港。

而面向非华裔的华文教育,以中国政府这些年在全世界设立的几百所孔子学院为主力,也确实得到了非常巨大的发展。至少我们看到在中国人的手机屏幕上喊厉害了我的国的洋人,也早就不是那几张老面孔了。比如,(音频:(伏拉夫)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了)。

历史悠久,江湖复杂

但海外华文培训,不论是面向华裔社区内部还是面向主流社会,却又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语言文化教育。这一百多年来,中国政治和国际格局的激荡变幻,也一直在向海外华文教育中注入许多超出语言和文化本身的东西。以美国为例,华文教学机构最早是由华埠内的社会团体自发组建的。华社从一开始就卷入了中国近代的政治纷争。比如孙文、梁启超等人虽然政治立场各异,却都不约而同在利用海外华人学校推广“中国”认同。而在当时的东亚大陆,大多数人依然只有类似“大清”这样的王朝概念。可以毫不夸地说,最早的一批“中国人”,就诞生在海外华人学堂中。其实直到现在,华裔社区的华文学校,大部分仍然由华语社区居民自发组织设立,如硅谷台湾华语文学习中心主任寇惠风先生所言:“我们(学校)的人都是由我们家长来做经营管理 。”

当然华裔社区因为人数和资源的限制,在这方面又离不开大中华区本身资源的支持。关于台湾方面的华语推广支持,寇主任介绍说:“(对华语推广的)管道,由中华民国教育部负责,他在各个大学培养对外华语文教学的师资,协助这些拿到学位的老师们,与世界各地有兴趣的大学联系” 而中国大陆当局更是在教育部之下设立“国家对外汉语推广办公室”,现在又改为“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以国家力量推动向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

除此之外,华文教育的对象也在日趋多元化,越来越多的非华人家庭积极参与其中,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习汉语并了解中国文化。中国大陆,以及其与西方世界的中介香港、台湾和新加坡,这个广阔的市场加入全球化,确实是值得大家多一些兴趣与好奇。中共当局正是看准了这个机会,在全世界广设孔子学院。这一工程至少造成了一种客观效果——懂中文的非华裔人口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圈子发展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数量。有朋友开玩笑说,现在我们走在加州和纽约的大街上,想用中文议论别人的时候可得小心点了,说不定对面的“洋人”真听得懂呢。

既然当前海外华文教育的推广受到中国政府如此之大的影响,那么热衷于渗透控制的中共当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窗口。中国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的文章,直接将海外华文教育列为中国所谓“软实力”的项目,当然以中共当局的蛮横粗暴,早就被嘲讽为“锐实力”了。目前多数美国华文学校都从中国大陆购买童书、动画片、教学视频等资源。眼下已经有华裔家长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华文学校里居然学会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类中共洗脑内容。新进入这一领域的国内市场化教培企业,也不得不遵循中共的“教学标准”。新东方“比邻中文”的宣传中就强调,他们的全套教学内容都是基于人教版的中小学语文教材——让小ABC们也去学什么朱德的扁担、周总理的睡衣、王二小放羊,再来几部新时代样板戏电视剧作为学习材料,画面未免有些太过惊悚了。

至于分布在各处大学的孔子学院,仰仗着代表中国政府对大学的巨额捐赠,反客为主,早已不是新闻。它们不断干预大学校园里的自由表达,对各种反对中国政府的言论进行无理压制,甚至会借着提供华文师资的名义,向别国输送大批间谍人员。这一系列行为不仅仅恶化了中国与自由世界许多国家的关系,也毒化了海外华文教育的生存环境。在中美走向全球大博弈的背景下,中共的渗透不仅给华裔乃至亚裔社区的安全带来重大隐患,也使得华文教育面临新的挑战:海外华文教育,能否更多传递符合普世价值的思想?能否将华语文的传承和推广,与作为政治实体的中国和中共当局划清界线?这不仅关系到华语文教育在海外的发展,甚至关系到华裔社区能否真正被所在国接纳和认可,关系到整个社区的长远生存。

海外华文教育走向何方:Can Taiwan help?

我们不得不把目光转向目前世界上唯一以华语为第一语言的民主国家——台湾。台湾作为一个多元融合的工业化社会,本身在文化积淀和经济实力上,都有条件支持海外华文的推广事业。如来自台湾的硅谷中文学校校长寇惠风先生所说:“在(华语教育)这块推广的话,我们的相对的优势就是没有政府的压力。”

实际上在北美,台裔社区至今都是操官话的华裔人群的中坚力量。但随着台湾经济进入发达国家水平,移民海外的人数日趋减少,侨校学生数量明显下降。而由于中国加入WTO之后快速融入世界市场,华裔新移民主要来源变成中国大陆。加上随着台湾的民主化和本土意识兴起,一些理念和内容都需要与时俱进做出改变。诸多因素之下,海外华文教育在目前是中国大陆占据了话语权主导地位。

但台湾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方面是很早就完善了海外华文教学的信息化,如硅谷中文学校寇校长介绍说:“在数位方面,很多地方台湾走得很快,跟美国主流的方向接轨很快…”。同时在师资培训、评测考试、教学资源支持方面早就建立了完善的体系。事实上使用台湾通行的正体中文的华语文学校全世界有1000余所,拥有很大的潜力。而且台湾有相比大陆保存更完好的传统文化积淀,如寇校长介绍的“…台湾在传统的中华文化上面,毕竟从来没有中断过…我们了解更深刻,知识上更广阔…”。最重要的是,台湾有与欧美民主国家接近的制度和价值观,在海外华文推广中更强调开放、自由、包容、多元,中文学习者不用担心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受到压制。甚至如寇校长向我介绍的,一些中国大陆背景的家庭,为了避开中共极权思想的渗透,也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台湾背景的华语机构学习。事实上台湾政府也认识到了国际形势变化带来的机遇。去年12月,台湾与美国签订教育合作协议,今年4月更提出要在世界各国广泛建立“台湾华语文学习中心”,力图重建台湾在华语文教育中的影响力。

但同样因为台湾是民主国家,政府很难用国家资源不惜成本去海外推广锐实力,如寇校长所言:“毕竟中华民国在台湾是一个民主自由的政体,他很难(以国家力量)做这么多的投入向海外输出,输送这么多的人力到(海外来)。 ”他认为以当前的投入规模,台湾想在短时间内取代之前依靠中国大陆支持的整个华文教育体系尚难以做到,暂时也没有看到这样大规模的计划。尤其是对非华裔群体的语言文化普及工作,还需要台湾政府提供更多投入,与所在国家建立更充分的合作。

最后,语言文化的推广,根本上还是国家形象和意识形态的推广。中国政府秉持的天朝上国叙事、国耻教育、大一统执念,是阻碍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最大障碍,也是中国陷入当前与世界全面冲突,导致海外华人陷入认同矛盾的根本原因。当今的台湾,作为一个拥有多元社群、多元文化、开放的生活方式的小岛,成功地破除了这种单一而专断的思维,将开放多元的精神导入中华文化之中这对于海外华裔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或是华语文教育向非华裔人口推广都十分重要。这方面台湾的华语文工作者已经做出了许多努力,如寇校长介绍所说,他们在推广中华文化大框架的同时,也会强调各个地域、族群文化的独特性。实际上从长远来看,不仅仅台湾,也包括东亚大陆的各个地区,建立多中心、多层次的包容性文化认同,才能从根源上消解世界对华人文化的误读和曲解,中华文化才能真正地在世界各地传承和推广。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子朝,我们下期再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