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千億大市場與“銳實力”——大時代中的海外華文教育

2021-09-24
Share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千億大市場與“銳實力”——大時代中的海外華文教育 美國的一所中文學校老師在上課。
(Public Domain)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我們來聊聊,在國外學中文這件事情。

欣欣向榮的新藍海,教培難民的避風港

這個視頻有種莫名的滑稽,但它真的不是在內涵嘲諷總加速師習近平——這其實是油管上一則海外華文在線學習平臺的廣告視頻。我估計大部分的油管用戶都和我一樣,五秒鐘後跳過了事。但從這類廣告對海外華人羣體的推廣力度,也可以看出海外華文教育是一個多麼廣闊而快速發展的市場。

統計數字和我們的感受是一致的。根據中國教育部的統計,截至2020年底,全球幾乎所有國家都有開展中文教育。全世界有2500萬人正在參與將中文作爲外語的學習。2021年上半年,全球有18萬考生參加了各類漢語水平級別考試。多家研究機構估計,海外中文教育未來的市場規模將超過500億美元。隨着中國在前幾十年的不斷開放,學習中文,也從華裔內部和學術圈子的小衆需求,變成一門欣欣向榮的產業。

海外華文教育,除了對非華裔人口的語言文化推廣這個所謂的“軟實力”領域,核心需求還是來自於生長在海外的華裔兒童的需要。一向重視子女教育的華人父母們,不論是出於希望下一代傳承族羣認同的考慮,還是希望爲子女創造更多的發展機會,都非常熱衷於送孩子去上課外中文課程。僅僅在美國,面向華裔學生的中文學校的數量就達到數千所,遍及50州。同時還有幾百所公私立的K-12學校開辦了中文課程。中文學校已經幾乎成爲海外華人家長的剛需,學習週期從學前階段到中學,往往長達七八年。以加州地區中文學校一般每個學期一個學生500美元計算,一個孩子幾年學下來,投入也接近萬元。加上大量開設中文課程的公私立學校需要的師資培訓、教學指導,光是華裔學生這一塊的市場就十分可觀了。實際上這一市場也確實出現了一批有一定規模和影響力的企業,這些企業如LingoAce、悟空中文等,以新加坡、澳洲、新西蘭等華人新移民衆多的國家爲基地,已經取得了驕人的成就。與此同時,他們也在油管等渠道進行高強度廣告推廣,幾乎成了華語油管用戶的噩夢。

認識到這個市場的,其實還有在最近中共鐵拳之下被打得暈頭轉向的教育培訓企業。今年8月19日,剛剛被打到市值縮水九成的中國教培行業老大新東方,宣佈成立“比鄰中文”,專門爲海外華裔兒童、青少年提供線上中文和中國文化學習課程。其他一些教育行業巨頭如學而思、VIPKid等,也紛紛宣佈進軍海外華人市場。雖然市場規模不可同日而語,但總歸聊勝於無。加上中國教培巨頭本來就有完善的線上運營能力,可以組織中國老師線上給國外小朋友上課,還能順便安置一部分突然失業的培訓老師。海外市場,顯然已經成了中國教培行業的避風港。

而面向非華裔的華文教育,以中國政府這些年在全世界設立的幾百所孔子學院爲主力,也確實得到了非常巨大的發展。至少我們看到在中國人的手機屏幕上喊厲害了我的國的洋人,也早就不是那幾張老面孔了。比如,(音頻:(伏拉夫)我們中國真的太厲害了)。

歷史悠久,江湖複雜

但海外華文培訓,不論是面向華裔社區內部還是面向主流社會,卻又不僅僅是簡簡單單的語言文化教育。這一百多年來,中國政治和國際格局的激盪變幻,也一直在向海外華文教育中注入許多超出語言和文化本身的東西。以美國爲例,華文教學機構最早是由華埠內的社會團體自發組建的。華社從一開始就捲入了中國近代的政治紛爭。比如孫文、梁啓超等人雖然政治立場各異,卻都不約而同在利用海外華人學校推廣“中國”認同。而在當時的東亞大陸,大多數人依然只有類似“大清”這樣的王朝概念。可以毫不誇地說,最早的一批“中國人”,就誕生在海外華人學堂中。其實直到現在,華裔社區的華文學校,大部分仍然由華語社區居民自發組織設立,如硅谷臺灣華語文學習中心主任寇惠風先生所言:“我們(學校)的人都是由我們家長來做經營管理 。”

當然華裔社區因爲人數和資源的限制,在這方面又離不開大中華區本身資源的支持。關於臺灣方面的華語推廣支持,寇主任介紹說:“(對華語推廣的)管道,由中華民國教育部負責,他在各個大學培養對外華語文教學的師資,協助這些拿到學位的老師們,與世界各地有興趣的大學聯繫” 而中國大陸當局更是在教育部之下設立“國家對外漢語推廣辦公室”,現在又改爲“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以國家力量推動向海外華人社區的滲透。

除此之外,華文教育的對象也在日趨多元化,越來越多的非華人家庭積極參與其中,想讓自己的孩子學習漢語並瞭解中國文化。中國大陸,以及其與西方世界的中介香港、臺灣和新加坡,這個廣闊的市場加入全球化,確實是值得大家多一些興趣與好奇。中共當局正是看準了這個機會,在全世界廣設孔子學院。這一工程至少造成了一種客觀效果——懂中文的非華裔人口從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圈子發展到了一個相當可觀的數量。有朋友開玩笑說,現在我們走在加州和紐約的大街上,想用中文議論別人的時候可得小心點了,說不定對面的“洋人”真聽得懂呢。

既然當前海外華文教育的推廣受到中國政府如此之大的影響,那麼熱衷於滲透控制的中共當局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窗口。中國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的文章,直接將海外華文教育列爲中國所謂“軟實力”的項目,當然以中共當局的蠻橫粗暴,早就被嘲諷爲“銳實力”了。目前多數美國華文學校都從中國大陸購買童書、動畫片、教學視頻等資源。眼下已經有華裔家長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孩子在華文學校里居然學會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之類中共洗腦內容。新進入這一領域的國內市場化教培企業,也不得不遵循中共的“教學標準”。新東方“比鄰中文”的宣傳中就強調,他們的全套教學內容都是基於人教版的中小學語文教材——讓小ABC們也去學什麼朱德的扁擔、周總理的睡衣、王二小放羊,再來幾部新時代樣板戲電視劇作爲學習材料,畫面未免有些太過驚悚了。

至於分佈在各處大學的孔子學院,仰仗着代表中國政府對大學的鉅額捐贈,反客爲主,早已不是新聞。它們不斷干預大學校園裏的自由表達,對各種反對中國政府的言論進行無理壓制,甚至會藉着提供華文師資的名義,向別國輸送大批間諜人員。這一系列行爲不僅僅惡化了中國與自由世界許多國家的關係,也毒化了海外華文教育的生存環境。在中美走向全球大博弈的背景下,中共的滲透不僅給華裔乃至亞裔社區的安全帶來重大隱患,也使得華文教育面臨新的挑戰:海外華文教育,能否更多傳遞符合普世價值的思想?能否將華語文的傳承和推廣,與作爲政治實體的中國和中共當局劃清界線?這不僅關係到華語文教育在海外的發展,甚至關係到華裔社區能否真正被所在國接納和認可,關係到整個社區的長遠生存。

海外華文教育走向何方:Can Taiwan help?

我們不得不把目光轉向目前世界上唯一以華語爲第一語言的民主國家——臺灣。臺灣作爲一個多元融合的工業化社會,本身在文化積澱和經濟實力上,都有條件支持海外華文的推廣事業。如來自臺灣的硅谷中文學校校長寇惠風先生所說:“在(華語教育)這塊推廣的話,我們的相對的優勢就是沒有政府的壓力。”

實際上在北美,臺裔社區至今都是操官話的華裔人羣的中堅力量。但隨着臺灣經濟進入發達國家水平,移民海外的人數日趨減少,僑校學生數量明顯下降。而由於中國加入WTO之後快速融入世界市場,華裔新移民主要來源變成中國大陸。加上隨着臺灣的民主化和本土意識興起,一些理念和內容都需要與時俱進做出改變。諸多因素之下,海外華文教育在目前是中國大陸佔據了話語權主導地位。

但臺灣也有自己獨特的優勢,一方面是很早就完善了海外華文教學的信息化,如硅谷中文學校寇校長介紹說:“在數位方面,很多地方臺灣走得很快,跟美國主流的方向接軌很快…”。同時在師資培訓、評測考試、教學資源支持方面早就建立了完善的體系。事實上使用臺灣通行的正體中文的華語文學校全世界有1000餘所,擁有很大的潛力。而且臺灣有相比大陸保存更完好的傳統文化積澱,如寇校長介紹的“…臺灣在傳統的中華文化上面,畢竟從來沒有中斷過…我們瞭解更深刻,知識上更廣闊…”。最重要的是,臺灣有與歐美民主國家接近的制度和價值觀,在海外華文推廣中更強調開放、自由、包容、多元,中文學習者不用擔心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受到壓制。甚至如寇校長向我介紹的,一些中國大陸背景的家庭,爲了避開中共極權思想的滲透,也會將自己的孩子送到臺灣背景的華語機構學習。事實上臺灣政府也認識到了國際形勢變化帶來的機遇。去年12月,臺灣與美國簽訂教育合作協議,今年4月更提出要在世界各國廣泛建立“臺灣華語文學習中心”,力圖重建臺灣在華語文教育中的影響力。

但同樣因爲臺灣是民主國家,政府很難用國家資源不惜成本去海外推廣銳實力,如寇校長所言:“畢竟中華民國在臺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政體,他很難(以國家力量)做這麼多的投入向海外輸出,輸送這麼多的人力到(海外來)。 ”他認爲以當前的投入規模,臺灣想在短時間內取代之前依靠中國大陸支持的整個華文教育體系尚難以做到,暫時也沒有看到這樣大規模的計劃。尤其是對非華裔羣體的語言文化普及工作,還需要臺灣政府提供更多投入,與所在國家建立更充分的合作。

最後,語言文化的推廣,根本上還是國家形象和意識形態的推廣。中國政府秉持的天朝上國敘事、國恥教育、大一統執念,是阻礙中國走向民主憲政的最大障礙,也是中國陷入當前與世界全面衝突,導致海外華人陷入認同矛盾的根本原因。當今的臺灣,作爲一個擁有多元社羣、多元文化、開放的生活方式的小島,成功地破除了這種單一而專斷的思維,將開放多元的精神導入中華文化之中這對於海外華裔融入當地主流社會,或是華語文教育向非華裔人口推廣都十分重要。這方面臺灣的華語文工作者已經做出了許多努力,如寇校長介紹所說,他們在推廣中華文化大框架的同時,也會強調各個地域、族羣文化的獨特性。實際上從長遠來看,不僅僅臺灣,也包括東亞大陸的各個地區,建立多中心、多層次的包容性文化認同,才能從根源上消解世界對華人文化的誤讀和曲解,中華文化才能真正地在世界各地傳承和推廣。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