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有序用電”——真假的“大棋”

2021.10.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有序用電”——真假的“大棋” 2021 年 9 月 29 日,遼寧省瀋陽市停電期間,一名男子在一家餐廳喫早餐時,用智能手機手電筒點亮了一碗麪條。
(美聯社)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本期節目,我們來聊聊中國大限電。

亮了晚舟,黑了滿洲

當地時間2021年9月24日,在加拿大溫哥華被扣押近三年的華爲財務總監孟晚舟,以承認華爲公司違法事實爲條件,換取美國司法部撤回對她個人的起訴,以及換取兩名被中國政府綁架的加拿大人質回國。孟女士還來不及回自己溫哥華的家與朝夕相處的家人作別,就被送上中國政府派來的專機送回“祖國”。中國政府把這一本身無足輕重的事件炒作成了外交領域的重大勝利,在深圳發起盛大的燈光秀進行慶祝,營造一派“神州大地張燈結綵迎接英雄凱旋歸來”的場景。

中國官媒甚至發起了“跟蹤孟女士回國航班行程”的線上活動,發動網友“雲接機”,真可謂肉麻刻奇之至。但是就在飛機經過的中國東北地區,與深圳的流光溢彩相反,下方卻是一片黑暗。整個東北地區從9月下旬開始大規模限電。這一舉動十分突然,不僅一些工業企業因爲沒有通知而出現重大事故,更是把斧子砍到了中國政府口口聲聲要“全力保障”的居民用電頭上。停電又進一步造成大範圍的停水停氣,甚至城市紅綠燈都因此熄滅,交通一片混亂。9月下旬的東北夜間氣溫已經接近零度,人們困在停水停電停氣的家裏瑟瑟發抖。有微博網友稱自己家因爲實在難忍寒冷只能燒煤爐取暖,造成全家煤氣中毒,險些被滅門。整個東北彷彿倒退回了前工業時代。而且這並不是因爲天災或者系統故障引起的突發事故,而是整個電網負荷不足。吉林某水務公司發通知提醒,這種情況要持續到明年三月,還發明瞭一個社會主義新話詞彙——“有序用電”,意思是“不定時、無通知”的停電。這半年時間,正好是東北嚴寒的冬天,這可叫人怎麼過啊?!

被強制限電的不僅限於東北,中國經濟重心的東南沿海各省也是限電的重災區。只是他們暫時還沒有掐民用電,但工業領域的限電已經把中國工業幾乎逼到絕境。臺商電子企業聚集的江蘇崑山要求工廠每週只能開工兩天甚至一天,直接引發臺股相關企業股票暴跌。甚至就在剛剛張燈結綵“迎晚舟”的深圳,工業區也幾乎全面停擺。而開工纔有錢交房租喫飯的廠弟廠妹們,是早就熬不下去了,紛紛坐上返鄉的大巴,這是以往春節前夕纔會看見的景象。

中國年發電量佔世界近三分之一,怎麼會突然電不夠用?網上的野生國師們開始傳播一種奇怪的“大棋論”,這種論調聲稱,這輪限電是國家有意爲之,意在減少中國向世界尤其是美國出口商品的數量,抬高中國出口產品的價格,轉嫁大宗商品上漲帶來的成本壓力。甚至有國師說,我們忍一忍,讓通脹拉爆美國,這都是國家的一盤大棋!這種說法荒謬到連中共自己都看不下去,央視專門發出闢謠,解釋說:限電僅僅就是因爲“煤電供應緊張”,哪裏來的什麼“大棋”。我也是服了這些野生國師們了,幾百萬企業關門,幾千萬工人失業,一億人掙扎在寒冷黑暗中,就爲了讓美國人的聖誕節小禮物漲幾毛錢?這種傷敵一百自損一萬的妙招,總加速師本人恐怕也想不出來吧。

看似突發,早已註定——煤炭運動式去產能

2021 年 9 月 28 日,北京中央商務區 (CBD) 附近的輸電塔。(路透社)
2021 年 9 月 28 日,北京中央商務區 (CBD) 附近的輸電塔。(路透社)

其實這輪電荒的原因很簡單:供需兩端都出了問題。在供給端,首先是煤炭價格去年下半年以來連創新高。但中國的電價尤其是民用電價,幾乎全世界最低的水平。面臨高漲的煤炭價格,以煤炭火電爲絕對主力的中國電廠,其上網電價卻被“保障民生”的大帽子卡死。有人算過,以現在的動力煤價格,每度電光煤的成本就要0.6元人民幣,而上網電價只有0.4元。電廠越發電虧得越多,最後乾脆躺平,停機檢修拉倒。其次是各地突擊進行的運動式環保減排,許多經濟發達省份爲了完成年度指標進行突擊行動,造成各地電廠開工不足。而在需求端,隨着歐美日各國疫情漸趨穩定,消費恢復,而中國在製造業方面的競爭對手印度和東南亞國家卻又在前段時間爆發新的疫情,造成轉往中國的出口訂單大大增加,工廠連軸轉,自然就要用到更多的電。這一增一減之間,電就真的不夠用了。

電的問題,首先是因爲煤價暴漲。話說中國年產煤炭40億噸,幾乎佔全球一半,怎麼可能缺煤?這恐怕還真是一盤大棋下出來的。關於煤炭漲價,我在9月13日的節目裏做過介紹,這波的根源,其實還是中國政府“去產能”的結果。

2016年開始,中國開始了一輪壯觀的“漲價去庫存”,與此同步的,則是在大宗商品生產領域推出了大規模的去產能。當年中國國務院提出,用3到5年時間,煤炭產能退出5億噸,重組5億噸。結果地方上的超量執行直接引起當年煤炭產量下降3億噸,煤價在幾個月內翻番。中國政府不得已又放鬆了限制,結果2017到2020年之間,煤炭產能又增加了3億噸。在一輪輪去產能的過程中,中國的煤礦生產能力也進一步集中到內蒙、山西、陝西三省區,這雖然有利於提高生產效率,但也增加了煤炭的運輸難度和出現供應波動的風險。結果到了2020年,環保減碳的壓力,配合疫情導致的需求下跌,又催生了煤炭主產區的運動式減產,三大產煤省區的產量又出現下降。在今年煤電需求快速增長的背景下,在今年的煤炭經濟論壇上,有分析師給出了中國全年動力煤缺口超6200萬噸的預測。可以說,電煤價格高,不是因爲煤礦不夠多,而是因爲經過幾輪政策的折騰,煤炭的增產受到制度障礙,去產能則產生政策慣性。在煤電需求出現突然增長時,很難避免出現短缺。

看似突發,早已註定——搬起煤塊砸了自己的腳

2021 年 9 月 29 日,人們走過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家燃煤電廠。(路透社)
2021 年 9 月 29 日,人們走過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家燃煤電廠。(路透社)

運動式環保減碳還帶來了一個意外結果,就是中國的煤炭進口量進一步增加。中國北方尤其是山西一帶,煤炭含硫量高,洗煤技術落後,造成中國產煤炭普遍熱值低、污染大。爲了符合環保要求,越來越多的電廠開始改用澳洲進口的優質煤炭,甚至新建的電廠會專門爲澳洲煤炭設計機組。本來這不論從環保角度或者經濟效益的角度,都是一件多贏的大好事。可是呢,我們閒不住的總加速師,習慣了把正常的貿易當作綁架勒索的工具。澳大利亞在新冠疫情溯源問題上好像對中國很有意見?澳洲出於英聯邦的傳統道義和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對香港、維吾爾等問題經常發表看法? 你一個放羊挖礦的偏僻島國,人口還沒有北京市多,居然敢冒犯我維尼大帝?真是吃了豹子膽了,必須要好好懲治一番!既然我們中國去年要向你們澳洲買多達7000萬噸煤炭,我們不問你買,你豈不是要餓死?於是在今年年初,總加速師一聲令下,中國宣佈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畢竟我們一年產40億噸煤呢,沒了你那點總不至於沒得用吧?全家五口人五個燒餅,現在減成四個總不至於餓死。

恩,60年代的北京小學裏不可能會教經濟學,維尼大帝可能不會明白,商品的價格是由市場上願意出最高價的買家決定的。中國的電煤供應本來已經十分緊張,他這一記加速下去,東南沿海大批依賴澳洲煤的電廠馬上無米下鍋,導致2021年初在沿海地區已經出現了一輪限電。各地爲了解決電煤危機,不論是去產能經常波動的國內煤炭主產區買煤,還是去其他國家進口,都自然會推高煤炭價格。題外話,這些“其他國家”賣給中國的,很多就是轉手的澳洲煤炭,導致今年澳洲煤炭出口量價齊升,結結實實賺了一波。

內外夾擊帶來了煤炭價格暴漲,被限定死的電價造成電廠越發電越虧最後選擇集體躺平。電不夠用就拉閘,工廠停工還不夠就限民用電。而且某些認定“被放棄”的地區還要支援“重點地區”。這就是全國限電以及東北限民用電的最主要原因。這一切其實都早有預兆,相關的企業和政府部門甚至一路都在發出預警,絕非偶然突發偶然。如果在任何一個環節早做行動,斷不至於陷入如今的窘境。

沒有棋手的“大棋”——運動式環保減碳的衝擊

當然由缺煤發展到如今大規模的停電,也與中國減少煤電比重,整個電力結構發生變化的趨勢有關。

2017年,中國政府提出到2020年,煤電裝機規模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停建緩建1.5億千瓦的煤電產能。與此同時,風電、光伏、水電等清潔能源比重迅速上升,已經佔到了中國總髮電裝機量的四分之一。但水、風、光受季節影響性大,導致供電波動性大,有效可用容量比例低。因此可再生能源的電廠都需要配備能夠穩定出力的裝機,比如火電、核電等,來保持電力供應的穩定。這導致了一個弔詭的局面:可再生能源佔比的增加,結果不是減少而是增加了火電裝機容量,雖然這些火電機組在一般情況下處於備用狀態。從賬面上看,這導致了火力發電機組的利用小時數不斷下滑,在統計報表上,似乎火電尤其是煤電出現了嚴重的產能過剩,這直接導致各地對煤電也開始了大規模的去產能措施。2020年因爲疫情,電力需求下降,許多地方本着“寧可錯殺,不可放過”的原則推行去產能,“超額”完成了國家能源局下達的任務。有些地方甚至對煤電執行了一刀切的關停政策。加上火電機組長期閒置,也確實會惡化電廠的財務狀況,使他們在煤炭漲價時更顯脆弱,很多電廠也索性一關了之。

可再生能源確實是全球長期的大方向,但這就需要對原有的火電機組進行大規模改造,將其由原來的能源供應主力,變成用來調節電網負荷的機動系統。但改造的速度顯然是跟不上新能源併網的步伐。這不僅造成新能源發電能力的浪費,更嚴重的是,在中國運動式減排的政策下,強行關停的煤電機組,極有可能產生新的供電缺口。這一現象最爲嚴重的,正好是最近深受斷電折磨的東北地區。

“中國模式”真的效率高?

現在我們可以做出一個總結:東北及其他地區的限電,依然是鄭州和武漢曾經發生的事情,是教培和遊戲行業發生的事情,與所謂“高效率”的中國防疫或是基建模式則是一體兩面。單向的對上負責制、指令性的指標分配、錦標賽式的橫向競爭,加上民衆問責的缺失,最後結果,是手段取代了目的。

如果一件壞事還沒有發生,所有知道他即將發生的人,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上級,等待他們一聲令下。而在一切上級之上那個無所不能的上級,沒有人敢告訴他發生了什麼。直到大難臨頭,大家便如夢初醒。國家才自上而下地,用一刀切、層層加碼的方法四處救火,又埋下又一次麻煩的源頭。疫情、洪水這類突發性事件或許可以用宣傳和遺忘去掩蓋,但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問題一旦總爆發便無可逃避。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