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醬油的滋味

2021-10-15
Share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醬油的滋味 一名廚師與一瓶醬油
美聯社圖片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本期節目,我們從一瓶醬油裏,聊聊時下中國人的消費。

醬油漲價:消費品行業卑微的祈求

10月12日,中國調味品巨頭海天味業發佈公告,從10月25日起,將旗下的醬油、蠔油、醬料等產品提價3-7%不等。這一公告確認了海天在9月底放出的提價通知。在原料、能源、物流都一起瘋漲的2021年,消費品勢必不能不漲。不然無法對沖成本壓力,穩住毛利。而且對於消費品企業來說,渠道幾乎就是一切,漲價能給渠道商更大利潤空間,給渠道商去庫存提供更多激勵。經銷商幹活賣力,業績纔會好。投資者普遍海天味業這樣的消費品企業,能夠從此度過最艱難的時刻。

這也就不難理解,海天提價的消息甫一透露,就以4000多億人民幣的巨無霸體量刷了個漲停。巨無霸一動,首先帶動中炬高新、千禾味業兩家調味品企業漲停,緊接着,把慫了大半年的白酒板塊也帶出了一個小高潮,難道是因爲大家都要用糧食發酵的原因嗎?其實跟海天幾乎同一時間宣佈漲價的,還有食品發酵的動力源、酵母行業的絕對霸主安琪酵母。這半月來,食品飲料板塊從谷底反彈了15個點,可見投資人對消費品企業“漲價”的期待。

但這並不意味着醬油們走出了困境。實際上啊,這個夏天醬油的味道可能是苦澀的。今年二季度,海天味業的營收和淨利潤增速都出現兩位數的下滑。更嚴重的是,消費品行業最看重的經營性淨現金流居然較去年同期銳減83%。這當然是慘淡的消費大環境所致。今年8月,社會零售消費總額34395億元,同比增2.5%,相較於2019年同期增長3%,堪稱史上最差。而餐飲消費又被已經變得神經質的中國式封城坑害,相較於2019年同期大幅下滑10.4%。中國60%的調味品是餐飲業消耗掉的,餐廳沒生意,醬油的銷路當然要差一大截啦。對於海天味業來說,漲價更多是出自無奈。它的四種主要原料裏面,大豆上漲18%,白糖上漲81%,玻璃上漲45%,用來做瓶蓋的熱塑聚酯上漲52%。相比之下,5%的產品漲價,只能說是止損罷了,這還是建立在海天味業巨大的市場份額和強大的渠道運作基礎上的。食品飲料行業裏佔主流的還是中小企業,他們的處境,自然更加艱難。

眼下的世界,各國釋放天量流動性+全球供應鏈史無前例大混亂,大宗商品價格早就飛上天與太陽肩並肩。對照之下,像醬油這類中國消費品行業的表現,確實是有些落寞。

其實剛闊過:窮極無聊的“消費升級”

其實就算眼前市場不景氣,而且今年春天以來已經跌去了三分之一市值,“醬油”依然還是有點貴。眼下海天味業的市盈率依然有70倍之高。在去年年底的最高點,它更是達到了驚人的113倍市盈,總市值超過6000億,市值超過中石化,瘋狂程度僅次於A股帶頭大哥茅臺。說真的,作爲傳統快消行業,業務增長受到產能限制,即使作爲行業龍頭年增長也從未超過20%。醬油又不是奶茶,很難想象消費量會出現爆發式增長,談不上什麼高成長性。相比品牌價值驚人,與政治權力深度掛鉤的“超級奢侈品”茅臺,調味品同質性高,生產門檻低,市場還如此青睞它,這,讓許多資深股民和投資機構都高呼“看不懂”。畢竟整個調味品市場,把老乾媽涪陵榨菜恆順香醋什麼的夯布朗當算上,也就4000多億的規模。現在一瓶醬油就價值6000億,超過整個行業,實在駭人聽聞。

當然了,炒作它的人,自然會有個看起來很美的故事。這瓶醬油雖然不值什麼錢,但卻提供了當下中國最稀缺的東西:確定性。首先呢,醬油是中餐的靈魂,作爲剛需消費品,人們對它需求非常穩定。其次呢,它確實擁有漂亮的現金流。醬油作爲快速消費產品,本來渠道回款就快,加上利用龍頭企業的強勢地位,海天可以向渠道商進行預收款,賬上存了大量的現金,高峯時自由現金流接近50億,真是要羨煞佔據A股大部分的負債累累的公司們。加上通過併購獲得的巨大產能,海天味業牢牢佔據市場頭把交椅,似乎還有了超寬的“護城河”。不過如果僅僅是這樣,放在經濟高速成長時期,這種公司肯定會被當成不思進取、沒什麼希望的傳統行業,看在它現金流好的面子上,給個將就點的估值,差不多得了。

前幾年,藉着地產泡沫和互聯網熱潮,一億中國中產着實膨脹了一陣。加上一兩億對於未來過於樂觀,人均信用卡負債十多萬的90後95後們。“消費升級”的概念在中國確實是火了一把。但那主要是針對的是各種錦上添花式的“美好生活”,進口零食、品質小家電、有機生鮮,乃至於火鍋店奶茶店。跟花樣繁多的網紅奶茶、火鍋甜點比起來,調味品真的是沒什麼故事可講。畢竟,中國的人均奶茶消費跟臺灣還有挺大差距,說明理論上市場空間還是有的嘛。如果大家炒房賺了錢,不怕拉肚子的話一個星期喫五頓網紅火鍋也沒什麼壓力。但你能想象中國人突然多喫一倍的醬油嘛?齁死人事小,引發更多心血管病增加政府醫保負擔纔是大事。調味品作爲最基礎的“口腹之慾”需求,可以說一開始就定死了市場規模的上限。

但疫情改變了很多之前習以爲常的東西。伴隨着疫情對實體餐飲業巨大沖擊的,是人民突然又重新發現了酒桌上的茅臺,廚房裏的醬油的價值。前者代表權力,維繫着中共治下中國社會的基本運轉。後者則更是直通那個“民以食爲天”,所有人都爲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竭盡全力內卷的“傳統中國”。賣醬油是沒有什麼成長性,但是它真的穩定啊,這是這個動盪的時代多麼難得的東西。在疫情帶來各行業蕭條的情況下,海天醬油居然一直有正增長,這自然引發了市場的追捧。類似於一切消息都“利好茅臺”,在2020年,同樣一切也都可以“利好醬油”。

可這一切在魔幻的2021年,遭遇了當頭一棒,究竟發生了什麼?

萎靡的消費,怒放的剪刀

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由於採用極端的措施率先控制住疫情,出口生產開始進入繁忙期。進入2021年,伴隨着全球範圍的流動性氾濫和商業活動恢復,各項大宗商品、工業原料價格從谷底一路衝高。中國的PPI生產價格指數今年開啓單邊上漲模式,在9月達到了同比增長10.7%的高位。電廠買不起煤,物流行業買不起油,鋼鐵廠買不到鐵礦石,地產商買不到水泥。到處缺貨,到處漲聲一片。但與此同時極端弔詭的,是中國的CPI消費價格指數始終在低位徘徊,9月居然降到了同比增長0.7%,已經處於通貨緊縮的邊緣,與PPI之間的剪刀差達到了驚人的10個百分點,創了一項人類歷史記錄。雖說中國的CPI由於計算權重的原因,收到了豬肉價格週期性暴跌的干擾,但消費領域的緊縮態勢是大衆普遍認知到的。在圖表上,兩條曲線走成了一個巨大的剪刀形狀,彷彿吞噬希望的血盆大口。

消費不振對於中國經濟來講其實是個老問題。從我們上小學那會兒開始,電視上就整天宣講各種“刺激內需”的政策。雖說刺激了這麼多年下來,現在還是六億人每月收入不到一千塊,不過靠着巨大的體量,好歹還造就了一個讓跨國資本都眼紅不已的中國市場。

但今年的情況確實有些嚇人了,上游的價格飆升幾乎完全不能傳導到下游。這意味着直接面向消費者的企業缺乏定價能力,價格一漲就有失去市場的風險,上游原料漲價帶來的壓力,就只能默默自己扛下。消費市場變成這個樣子,那當然因爲是人們都沒有多少消費意願,捂緊錢包儘量不讓一分錢隨便漏出去啦。如果是奶茶啊零食啊電器啊這種毛利率奇高的帶有周期性色彩的行業也就罷了,2021年以來,民衆是連買醬油的錢都要省了嘛?中國人都認爲中國美食世界第一,這樣子是連很多人唯一的追求和最高的信仰都要放棄了嗎?

(來源:格隆匯-圖解天下)
(來源:格隆匯-圖解天下)

燈火闌珊,家家淨貧

從資本市場的表現來看,可能大家真的是放棄了。去年被熱捧的各種消費概念,今年都無一例外遭遇了滑鐵盧。而且這還是“民生相關”,那些屬於“錦上添花”的服務業或者享受型消費,像教培、醫美,早就被一頓鐵拳打得支離破碎了。2021年起起伏伏的各地疫情,加上各地方掀起的運動式過度防疫熱潮,更是把餐飲、零售、旅遊酒店等行業逼到了生死邊緣。2021年十一黃金週的出行人數創了歷史新低,傳統上金九銀十的旺季也成了泡影。恆大帶頭爆出的地產危機,更是直接衝擊了中國中產自我認同維繫的基石——房地產。消費危機從白酒蔓延到醬油,萎縮到了基本生活領域。

眼下唯一中國唯一火爆的業態,是社區團購。人們通過微信羣,以社區爲單位向批發商購買食物和日用品,下單的不再是日本小零食智利車釐子云南黑豬肉內蒙大羊排,而是最便宜的大米白菜雞蛋食用油,價格成爲唯一的考量。這嚴重擠壓了調味品這類剛需日用品在終端渠道的利潤空間。說真的這種商業模式並不新鮮,它更多地是匱乏出現時人們自發的應對方式罷了。甚至其運作模式如果加上政府的統一協調——這個在疫情之中許多地方已經操作過——輔以電子票證之類,無縫對接新型計劃經濟並不是夢。

更有意思的是,中國政府似乎對於這種局面並沒有怎麼緊張,甚至讓人懷疑它是否樂見其成。電視上天天在宣傳歐美國家如何通貨膨脹物價上漲,樣樣缺貨民不聊生。對比我們豬肉人民幣5塊一斤,生活多麼幸福。面對“中國承受PPI,外國承受CPI”的局面,想的不是怎樣讓自己國家人民的消費能力上來,順便平衡貿易收支,而是自我安慰“要讓美國人聖誕節沒有小禮物窮死他們”。不論是鐵拳整頓多個行業製造千萬級的新增失業中產,還是房地產泡沫崩塌帶來的財富信念危機,似乎都是“一盤大棋”的棋子。雖然有些時候棋盤太大,再好的國家也忍不住有玩脫的時候,比如眼下的大停電。

確實,如果說2020年之前,從國家到個人拼命上槓杆,用信貸堆積的繁華盛世,還符合人們對於威權政府的一般認知的話。2021年,把這些加速到頂的總加速師主動出來刺破這一切,確實令人頗爲詫異。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認爲,中國迅速現代化的最基本動力,在於中國融入了世界市場。但總加速師參照的似乎是一些野生國師的方案,在這些人看來中國一切的問題的根本就在於整個經濟都服務於全球化資本主義。當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必須先勒緊自己的褲腰帶,主動完成脫鉤去全球化,避開被邪惡西方資本掌控、陰晴不定的世界市場。像胡總說的,我們刷且只能刷着抖音,喫且只能喫着辣條,堅決不躺平不划水,發揚60年代三年大喫飽的精神,努力做不惜一切代價的代價,才能把美國幹回農業國!

按照這種邏輯,大家按照上面的意思,老老實實做一顆螺絲釘,造造大國重器,讓我們的祖國立於“不敗之地”纔是根本。至於奶茶零食出國旅遊都可以免掉了。疫情這麼危險,乾脆飯也不要出去吃了,在家裏做飯也可以清淡一點嘛。所以連賣醬油的都要虧錢,也是一盤大棋之內的內容吧。這等盛世景象,倒是跟天降偉人的姓名完美結合。近平近平,家家淨貧,此乃共同富裕之道也。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下週同一時間,我們繼續相約《中國最錢線》,by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