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木克土”与新时代

2021.10.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最钱线:钱线看行业:“木克土”与新时代 2021 年 10 月 29 日,一艘驳船通过大运河将煤炭运往江苏省扬州的江苏华电扬州发电站。
法新社图片

大家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子朝。 本期节目,我们从两家因中国房地产而起,又因它而衰的公司说起。

变幻时代的落寞巨人

10月27日,A股市场大体上是哀鸿遍野,两市3500多支个股下跌,沪深指数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无论是煤炭、钢铁、油气等周期板块,还是白酒、食品等非周期消费板块都集体走弱,乃至国产软件、半导体芯片股也同样萎靡不振。在一片青青草原上,我们看到了两家大家熟悉的行业龙头的身影。一家是家电板块领头羊,企业家界的网红董明珠女士掌舵的市值2000多亿的格力电器下跌5.7%。实际上格力股价从今年以来就萎靡不振,市值蒸发超过1500亿元。另一家则是防水领域的绝对老大,东方雨虹集团,虽然刚刚拿出了营收同比增长超过50%的亮眼财报,市场却十分不给面子让它吃了个跌停。这家市值超千亿人民币的公司,目前市值也从6月的高点下跌了接近三成。与此同时,之前看好他们的主力机构也纷纷退出把盘丢给散户。格力的外资股东占比从28%下降至14%,中央汇金减掉了50%的仓位,各大公募撤出以百亿计。市场似乎一夜之间抛弃了它们。

这两家公司都是各自行业里的绝对龙头,目前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也都堪称稳健。市场对这两位“成熟少妇”显得如此薄幸,当然是因为不看好他们的未来,毕竟股市市场看得就是一个成长性。这依然可以从他们的财报上看出问题。格力虽然仍有超过20%的毛利率和15%的净资产收益率,但比起自己的最高点已经是大幅下滑。更不得了的是,存货暴增92%,长期借款暴增460%。虽说格力的负债率一直很高,但以前那是因为他们对供应商搞货到付款,对销售商实行见款发货,账上总有许多“应付货款”和“预收账款”的缘故。彼时彼刻,这凸显的是这家公司强大的议价能力,当然这也都是些短期借款。可现在哪怕强势如董小姐,面对低迷的市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了,不得不增加借款维持企业正常运转。至于做建筑防水的东方雨虹,面对其主要原材料沥青的疯涨和下游客户大量拖欠账款,三季度直接刷出了一个负现金流,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两项“高风险资产”占到了总资产的三成,属实让人无法乐观。要不是仗着块头大可以消化相当部分风险,所谓“越是不行的行业头部公司地位越巩固”,他们很可能要跟那些已经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的同行小兄弟们一起被打入冷宫了。

这两家公司的行业看似完全不相干,为什么这里要把他们放在一起说?防水材料是房子建筑结构本身的一部分,而格力做的空调则通常与新房一起购置。他们各自卖的东西,其实都是“房子”这件大商品的配件,自然也就与房地产业的荣枯紧密相连。虽说防水材料需要修补,大家电定期换新,但与新房入住带来的销量相比,那是扬子江跟运河的差别,支撑不起行业头部企业之前两位数的增长。而房地产业现在的状况是众所周知的,恐怕已经不是周期性的低谷,而是真正的黄昏了。从去年开始空前严厉的地产调控,伴随着疫情带来的经济萧条,直接引爆了一部分之前高速扩张的头部房企,进而造成了整个地产行业的寒冬。今年前9个月,地产开发投资11.25万亿元,相比2019年,两年平均增速仅为7.2%,较疫情前明显下了一个台阶。并且9月份直接转为负数。2021年3月以来,全国累计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速快速下降,从7月开始转为负数,而且负增长有扩大的势头。导致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土地购置面积同比下降8.5%,房屋新开工面积比2019年同期下降7.7%。

更要命的是,如我们前面几期节目提到的,虽然地产行业已经“爆”声一片,连带着后面的各路势力开始坐立不安,但最高决策者对地产行业打压的态度似乎毫无松动。喊了多年的房产税,这次也似乎要来真格的了。房地产作为投资品的价值开始受到根本性拷问。买房的人也少了,像家电、防水材料这种配套行业自然逃不过一起倒霉的命运。

一鸡死,一鸡鸣,万绿丛中一点“绿”

10月27日这天,唯一逆市上扬甚至大面积涨停的,是电力板块,尤其是新能源电力的部分。这是因为前一天中国国务院印发了《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这份《方案》明确规定,到 2025 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 20%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 2020 年下降 13.5%,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 2020 年下降 18%。到 2030 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 25%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 2005 年下降 65%以上,并提出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以上,据能源行业专家推测,以现在中国风、光能电力装机的大跃进态势,这一目标大概率会超额完成。在这种宏大目标的刺激下,当天相关板块变成万绿丛中一点红,在政策压倒一切的A股市场那是理所当然。哦不,应该是万绿丛中一点“绿”,“绿色经济”的绿。

这种大跃进式的发展,对比当下依然在延续的全国性电荒、油荒、气荒,不得不让人佩服我们天降伟人的气魄啊。如我在10月11日节目里提到的,风电、光伏等所谓绿电,季节波动大、发电能力利用率低,会加剧电力供应的不稳定性,为此还需要修建大量的火力发电机组备用调峰,否则今年这可怕的限电以后只会成为常态。不知道中国政府有没有制定相应的规划,但天降伟人一会儿庄严承诺停建燃煤电厂,一会儿又迫于电力危机把之前十几年关掉的煤炭产能一夜之间统统恢复了,又要高瞻远瞩庄严承诺,又要民生无小事,政策弹出弹入,路线时时摇摆,执行起来却都是坚定不移地一刀切,不得不让人捏一把汗呐。

天降伟人对于节能减排如此之上心,当然不是突然被瑞典环保少女一声“how dare you”给问怕了,毕竟比这厉害得多的事他可都敢呢。这里头当然有着复杂的博弈考量了。首先是要在全世界争取话语权,尤其是作为制造业大国,要避免被发达国家针对性地征收碳税。其次则是借机通过对能源口进行力量重组,以选择性供电等方式,实现产业结构调整,敲打掉沿海外贸集团、三省煤电集团这样的利益团体,将全社会的资源从服务于世界市场的中低端制造业和重化工业导向符合“伟大复兴”要求的各种“产业升级项目”。当然,最大、最坚固的利益集团,自然就是地产党了。这是地方政府财源所系,红色贵族私库所在,更是广大中产梦想所倚,结合着从中央到地方各路“闷声发大财”的力量。据说就是他们,搞出了如此昂贵的房价,掏空了六个钱包,把十几年前的世界第一储蓄大国变成了第一负债大国,是造成中国如此强大而中国人如此不幸福的罪魁祸首。

嗯,中国烧掉两代人的青春,赔上三代以上人的子孙,充当世界工厂所赚来的财富,主要变成了从一线到十八线一片片水泥墓碑式的鸽子笼居民楼,变成了各地鬼城空空荡荡的广场和高铁站。这件事情本身确实很值得反思。但把板子打在地产集团头上,说是他们搞得中国人不去产业升级,整天只知道炒房,这真的是倒果为因了。明明是因为缺乏稳定的政策环境,国企、体制内垄断过多资源,导致企业家急功近利挣快钱,挣了钱也觉得不安心。各类先富人群除了移民跑路,就只有寄希望于看起来最安全稳妥的城市地产了——毕竟这是人民群众的历史经验,城市地产是东亚大陆上唯一有可能安全穿越中共建政后的大规模“共产”的资产嘛。股市沦为特权圈钱的韭菜田,长期发育滞后的金融市场导致普通百姓缺乏投资机会,购房成为普通人唯一有可能快速接触到廉价货币的机会。当然最重要的是,从90年代开始,中央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地方上能收的钱都收走,真正民生相关的社会福利、城市基建却都统统丢给地方,那地方上也只能想办法自己开拓财源应付各种开销了——这个场面倒是很有大清朝的感觉——解决方法也是靠当代的“火耗”“厘金”也就是卖地咯。当然了,中央永远是好的,出问题都是老百姓盲目不体谅或者下面把经念歪了。好在中国融入世界市场的20年,带来的经济快速发展可以维持一个中央、地方、民间三赢的局面。然而到了中国开始和西方世界走向对抗、全世界都面临经济转型的当下,这种矛盾就暴露了出来,难免就要迎来清算时刻。

“木克土”?混乱时代的开启

减排降碳成为全球运动,既是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压力,也是全世界经济格局重组的一部分。一方面发达国家经济体要尽量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以规避其中的地缘政治风险,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建立全球化的环保标准,避免如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发挥所谓“低环保优势”搭别人便车。如果在之前所谓G2“中美国”的全球化黄金时代,以中国的体量,这种变革带来的成本是可以通过充分的内外协调去消化的,这个过程也可以是平和的。但现在的中国在天降伟人的领导下,对外以战狼之姿四处挑衅,对内则以所谓“自主创新”为名义大搞自我去全球化。最会揣摩上意的网红经济学家,“新周期”的发明人任泽平,眼下突然画风180度转弯,提出了“新大势”。什么是大势呢?就是认为中国人不幸福都是因为房地产、金融、教育、互联网等行业赚的太多啦,利润和垄断,挤压了民生和实体经济,要大力发展硬科技、新能源等。甚至还说“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节能减排搞得如此暴力,直接要威胁中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机遇又在那里呢?当然,这对于总加速师来讲也许并不是坏事。因为众所周知,外向型经济部门和金融领域,作为中国与世界最后一点温情的连结,已经是中国体制内最后的正常人聚集地,那当然也是天降伟人登顶的内部最后障碍了。这倒是应了中国古代的五行学说:代表绿色减碳大跃进的“木”克了代表房地产的“土”。

而地产行业作为这些中国内部的全球化派利益的汇集点,对其各种摧毁式的“调控”和“整肃”大概率只会不断加强。虽然中间会有各种反复,比如最近一些地方又开始重新放宽房贷政策。但只要中国与西方世界逐渐脱钩的趋势不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的根本性转变也是一个无法停下来的过程。从权力斗争的角度,地产金融党与天降伟人之间的对抗很难占到尚风。从世界经济格局的角度,一批新国家会取代中国在产业链中的地位,西方发达国家也会经历相当痛苦的自我调整。但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讲,那些之前被嫉妒的富人被共同富裕了以后,迎来的新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大概对于出生在1980年之后的人,是非常的陌生,而对成长在那之前的人,又只能感慨历史永远是在轮回了。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子朝,我们下周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