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木克土”與新時代

2021.10.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看行業:“木克土”與新時代 2021 年 10 月 29 日,一艘駁船通過大運河將煤炭運往江蘇省揚州的江蘇華電揚州發電站。
法新社圖片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 本期節目,我們從兩家因中國房地產而起,又因它而衰的公司說起。

變幻時代的落寞巨人

10月27日,A股市場大體上是哀鴻遍野,兩市3500多支個股下跌,滬深指數盤中跌幅一度超過1%。無論是煤炭、鋼鐵、油氣等週期板塊,還是白酒、食品等非週期消費板塊都集體走弱,乃至國產軟件、半導體芯片股也同樣萎靡不振。在一片青青草原上,我們看到了兩家大家熟悉的行業龍頭的身影。一家是家電板塊領頭羊,企業家界的網紅董明珠女士掌舵的市值2000多億的格力電器下跌5.7%。實際上格力股價從今年以來就萎靡不振,市值蒸發超過1500億元。另一家則是防水領域的絕對老大,東方雨虹集團,雖然剛剛拿出了營收同比增長超過50%的亮眼財報,市場卻十分不給面子讓它吃了個跌停。這家市值超千億人民幣的公司,目前市值也從6月的高點下跌了接近三成。與此同時,之前看好他們的主力機構也紛紛退出把盤丟給散戶。格力的外資股東佔比從28%下降至14%,中央匯金減掉了50%的倉位,各大公募撤出以百億計。市場似乎一夜之間拋棄了它們。

這兩家公司都是各自行業裏的絕對龍頭,目前的經營和財務狀況也都堪稱穩健。市場對這兩位“成熟少婦”顯得如此薄倖,當然是因爲不看好他們的未來,畢竟股市市場看得就是一個成長性。這依然可以從他們的財報上看出問題。格力雖然仍有超過20%的毛利率和15%的淨資產收益率,但比起自己的最高點已經是大幅下滑。更不得了的是,存貨暴增92%,長期借款暴增460%。雖說格力的負債率一直很高,但以前那是因爲他們對供應商搞貨到付款,對銷售商實行見款發貨,賬上總有許多“應付貨款”和“預收賬款”的緣故。彼時彼刻,這凸顯的是這家公司強大的議價能力,當然這也都是些短期借款。可現在哪怕強勢如董小姐,面對低迷的市場,也有無能爲力的時候了,不得不增加借款維持企業正常運轉。至於做建築防水的東方雨虹,面對其主要原材料瀝青的瘋漲和下游客戶大量拖欠賬款,三季度直接刷出了一個負現金流,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兩項“高風險資產”佔到了總資產的三成,屬實讓人無法樂觀。要不是仗着塊頭大可以消化相當部分風險,所謂“越是不行的行業頭部公司地位越鞏固”,他們很可能要跟那些已經在生存線上苦苦掙扎的同行小兄弟們一起被打入冷宮了。

這兩家公司的行業看似完全不相干,爲什麼這裏要把他們放在一起說?防水材料是房子建築結構本身的一部分,而格力做的空調則通常與新房一起購置。他們各自賣的東西,其實都是“房子”這件大商品的配件,自然也就與房地產業的榮枯緊密相連。雖說防水材料需要修補,大家電定期換新,但與新房入住帶來的銷量相比,那是揚子江跟運河的差別,支撐不起行業頭部企業之前兩位數的增長。而房地產業現在的狀況是衆所周知的,恐怕已經不是週期性的低谷,而是真正的黃昏了。從去年開始空前嚴厲的地產調控,伴隨着疫情帶來的經濟蕭條,直接引爆了一部分之前高速擴張的頭部房企,進而造成了整個地產行業的寒冬。今年前9個月,地產開發投資11.25萬億元,相比2019年,兩年平均增速僅爲7.2%,較疫情前明顯下了一個臺階。並且9月份直接轉爲負數。2021年3月以來,全國累計房屋新開工面積同比增速快速下降,從7月開始轉爲負數,而且負增長有擴大的勢頭。導致今年前三季度全國土地購置面積同比下降8.5%,房屋新開工面積比2019年同期下降7.7%。

更要命的是,如我們前面幾期節目提到的,雖然地產行業已經“爆”聲一片,連帶着後面的各路勢力開始坐立不安,但最高決策者對地產行業打壓的態度似乎毫無鬆動。喊了多年的房產稅,這次也似乎要來真格的了。房地產作爲投資品的價值開始受到根本性拷問。買房的人也少了,像家電、防水材料這種配套行業自然逃不過一起倒黴的命運。

一雞死,一雞鳴,萬綠叢中一點“綠”

10月27日這天,唯一逆市上揚甚至大面積漲停的,是電力板塊,尤其是新能源電力的部分。這是因爲前一天中國國務院印發了《2030年前碳達峯行動方案》。這份《方案》明確規定,到 2025 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 20%左右,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比 2020 年下降 13.5%,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 2020 年下降 18%。到 2030 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 25%左右,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 2005 年下降 65%以上,並提出2030年,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12億千瓦以上,據能源行業專家推測,以現在中國風、光能電力裝機的大躍進態勢,這一目標大概率會超額完成。在這種宏大目標的刺激下,當天相關板塊變成萬綠叢中一點紅,在政策壓倒一切的A股市場那是理所當然。哦不,應該是萬綠叢中一點“綠”,“綠色經濟”的綠。

這種大躍進式的發展,對比當下依然在延續的全國性電荒、油荒、氣荒,不得不讓人佩服我們天降偉人的氣魄啊。如我在10月11日節目裏提到的,風電、光伏等所謂綠電,季節波動大、發電能力利用率低,會加劇電力供應的不穩定性,爲此還需要修建大量的火力發電機組備用調峯,否則今年這可怕的限電以後只會成爲常態。不知道中國政府有沒有制定相應的規劃,但天降偉人一會兒莊嚴承諾停建燃煤電廠,一會兒又迫於電力危機把之前十幾年關掉的煤炭產能一夜之間統統恢復了,又要高瞻遠矚莊嚴承諾,又要民生無小事,政策彈出彈入,路線時時搖擺,執行起來卻都是堅定不移地一刀切,不得不讓人捏一把汗吶。

天降偉人對於節能減排如此之上心,當然不是突然被瑞典環保少女一聲“how dare you”給問怕了,畢竟比這厲害得多的事他可都敢呢。這裏頭當然有着複雜的博弈考量了。首先是要在全世界爭取話語權,尤其是作爲製造業大國,要避免被髮達國家針對性地徵收碳稅。其次則是藉機通過對能源口進行力量重組,以選擇性供電等方式,實現產業結構調整,敲打掉沿海外貿集團、三省煤電集團這樣的利益團體,將全社會的資源從服務於世界市場的中低端製造業和重化工業導向符合“偉大復興”要求的各種“產業升級項目”。當然,最大、最堅固的利益集團,自然就是地產黨了。這是地方政府財源所繫,紅色貴族私庫所在,更是廣大中產夢想所倚,結合着從中央到地方各路“悶聲發大財”的力量。據說就是他們,搞出了如此昂貴的房價,掏空了六個錢包,把十幾年前的世界第一儲蓄大國變成了第一負債大國,是造成中國如此強大而中國人如此不幸福的罪魁禍首。

嗯,中國燒掉兩代人的青春,賠上三代以上人的子孫,充當世界工廠所賺來的財富,主要變成了從一線到十八線一片片水泥墓碑式的鴿子籠居民樓,變成了各地鬼城空空蕩蕩的廣場和高鐵站。這件事情本身確實很值得反思。但把板子打在地產集團頭上,說是他們搞得中國人不去產業升級,整天只知道炒房,這真的是倒果爲因了。明明是因爲缺乏穩定的政策環境,國企、體制內壟斷過多資源,導致企業家急功近利掙快錢,掙了錢也覺得不安心。各類先富人羣除了移民跑路,就只有寄希望於看起來最安全穩妥的城市地產了——畢竟這是人民羣衆的歷史經驗,城市地產是東亞大陸上唯一有可能安全穿越中共建政後的大規模“共產”的資產嘛。股市淪爲特權圈錢的韭菜田,長期發育滯後的金融市場導致普通百姓缺乏投資機會,購房成爲普通人唯一有可能快速接觸到廉價貨幣的機會。當然最重要的是,從90年代開始,中央政府集中力量辦大事,把地方上能收的錢都收走,真正民生相關的社會福利、城市基建卻都統統丟給地方,那地方上也只能想辦法自己開拓財源應付各種開銷了——這個場面倒是很有大清朝的感覺——解決方法也是靠當代的“火耗”“厘金”也就是賣地咯。當然了,中央永遠是好的,出問題都是老百姓盲目不體諒或者下面把經念歪了。好在中國融入世界市場的20年,帶來的經濟快速發展可以維持一箇中央、地方、民間三贏的局面。然而到了中國開始和西方世界走向對抗、全世界都面臨經濟轉型的當下,這種矛盾就暴露了出來,難免就要迎來清算時刻。

“木克土”?混亂時代的開啓

減排降碳成爲全球運動,既是迫在眉睫的氣候變化壓力,也是全世界經濟格局重組的一部分。一方面發達國家經濟體要儘量擺脫對化石能源的依賴以規避其中的地緣政治風險,另一方面也希望通過建立全球化的環保標準,避免如中國這樣的後發國家發揮所謂“低環保優勢”搭別人便車。如果在之前所謂G2“中美國”的全球化黃金時代,以中國的體量,這種變革帶來的成本是可以通過充分的內外協調去消化的,這個過程也可以是平和的。但現在的中國在天降偉人的領導下,對外以戰狼之姿四處挑釁,對內則以所謂“自主創新”爲名義大搞自我去全球化。最會揣摩上意的網紅經濟學家,“新週期”的發明人任澤平,眼下突然畫風180度轉彎,提出了“新大勢”。什麼是大勢呢?就是認爲中國人不幸福都是因爲房地產、金融、教育、互聯網等行業賺的太多啦,利潤和壟斷,擠壓了民生和實體經濟,要大力發展硬科技、新能源等。甚至還說“百年未遇之大變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機遇。”節能減排搞得如此暴力,直接要威脅中國在全球市場中的地位,機遇又在那裏呢?當然,這對於總加速師來講也許並不是壞事。因爲衆所周知,外向型經濟部門和金融領域,作爲中國與世界最後一點溫情的連結,已經是中國體制內最後的正常人聚集地,那當然也是天降偉人登頂的內部最後障礙了。這倒是應了中國古代的五行學說:代表綠色減碳大躍進的“木”克了代表房地產的“土”。

而地產行業作爲這些中國內部的全球化派利益的匯集點,對其各種摧毀式的“調控”和“整肅”大概率只會不斷加強。雖然中間會有各種反覆,比如最近一些地方又開始重新放寬房貸政策。但只要中國與西方世界逐漸脫鉤的趨勢不改變,中國的經濟結構的根本性轉變也是一個無法停下來的過程。從權力鬥爭的角度,地產金融黨與天降偉人之間的對抗很難佔到尚風。從世界經濟格局的角度,一批新國家會取代中國在產業鏈中的地位,西方發達國家也會經歷相當痛苦的自我調整。但對於中國普通人來講,那些之前被嫉妒的富人被共同富裕了以後,迎來的新世界是什麼樣子呢?大概對於出生在1980年之後的人,是非常的陌生,而對成長在那之前的人,又只能感慨歷史永遠是在輪迴了。

本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週繼續相約《中國最錢線》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