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共同富裕”砸向臺商?

2021.11.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錢線大事記:“共同富裕”砸向臺商? 遠東集團購物中心
(遠東集團網站截圖 )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我們來聊聊最近的一件和臺資企業有關的大新聞,以及背後牽涉的國際政經議題。

毫不掩飾的訛詐

本週,一件行政處罰新聞震動臺海兩岸。11月23日,中國“國臺辦”召開新聞發佈會,公佈了多省對一批臺資企業進行行政處罰的消息。其中提到上海、江蘇、江西、湖北、四川五省市發現臺灣遠東集團在當地投資的化纖紡織、水泥企業在環保、土地利用、員工職業健康、安全生產、消防、稅務、產品質量方面存在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爲,要求其補繳稅金並交納罰款,總計高達4.74億元人民幣。雖然國臺辦發言人表示這都是”依法進行“的,但卻毫不掩飾地說,要打擊”在大陸賺錢,轉身支持‘臺獨’“的“喫飯砸鍋”行爲,要堅決打擊“臺獨金主”。

據說是因爲遠東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向臺灣現任行政院長蘇貞昌家族捐過款。而之前不久中國當局正好公佈了所謂“對臺制裁對象”,其中就包括蘇貞昌。你們中國不是整天說人家“濫用政治手段”打擊你們的企業嗎?不是經常故意不提你們的超限總體戰模式,不提你國企業的國家背景,把自己打扮成自由市場捍衛者嗎?怎麼現在都不演了?還真是那句話:“中國共產黨講過的話,不能看合訂本啊”。當然了,認爲政治家都是被捐錢的“金主”操縱的,打擊了“金主”就可以操縱別國的民意,這種思路好像已經被中國政府用過很多次了,效果嘛——可以去問問澳洲人。這裏有些可愛哦,“外國民主都是假的都是被資本家操縱的”這種話,很多人以前以爲他們只是內宣騙騙小粉紅的,沒想到他們自己真的信啊!

臺灣國內反中情緒會否進一步升溫,臺灣政府如何回擊應對,我臺另有大量報道。但從社交媒體上臺灣人的一般反應來看,倒是以下兩種態度居多:疑惑不解和幸災樂禍。疑惑是因爲,從歷史上的政治取態來看,遠東集團一直被認爲是偏向親中政黨。即使按照中國媒體的說法,他們在臺灣政治中兩邊下注。但在投資中國的臺灣大企業中,也真的連“偏綠”都算不上。幸災樂禍則是因爲,遠東集團作爲一家起家於臺灣威權統治時期,業務橫跨零售、建材、金融、電信等領域,資產總額近千億美元的巨無霸財閥,公共形象實在不能算太好。尤其是它旗下的亞洲水泥廠,在生態脆弱的臺灣東海岸造成了嚴重的環境公害,至今仍是臺灣社會關注的熱點。遠東集團在中國從事的,同樣是化纖、水泥這類重資產、高污染行業,小辮子一大把只,等着人來抓,倒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這次被中共以“環保、稅務、員工權益、生產安全”這類理由痛罰,也有臺灣網絡鄉民表達了“惡人終須惡人磨”的想法。雖然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嚴格執法”,從來都是高度選擇性的。

“喫中國”和“用中國”:兩種臺資

我們現在來試着回答一下,中共所謂懲罰“臺獨金主”的威脅,爲何會出乎不少人意外地,第一個落到看起來並不是那麼明顯偏向臺獨的遠東集團頭上。這真的像中國自媒體說的,是對“臺獨金主”的“精準打擊”嗎?抑或像某些臺灣網絡鄉民所認爲的,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嗎?我們這裏就要對臺商投資中國的情況做一個梳理。

臺灣作爲四小龍之一在上世紀90年代基本完成工業化後,島內資本充裕、市場飽和。加上以製造業爲主的外向型經濟結構,很多產業對勞動力、土地等各類成本相當敏感,隨着其國內經濟的發展和老齡化的加劇,臺灣商人開始將一部分產業轉移到海外。臺商帶着他們的技術工人和管理團隊,足跡遍佈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地大人多又有相同語言文化的中國,更是一個理想的標的。臺商投資中國始於1991年,在2000年中國加入WTO之後開始快速增長,在2010年前後的中美緩和期、兩岸蜜月期達到最高峯,2011年達到創紀錄的1400億美元,相當於當年臺灣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據臺灣經濟部數據,臺灣企業在中國投資總額達2兆5千億新臺幣,約合5000億人民幣,對中國的出口額佔其出口的佔比高達四成。。在臺北交易所上櫃的1600多家公司裏,有73%在中國有投資。長期生活工作在中國的臺灣人,據說達200萬之衆,相當於臺灣人口的10%。

在中國投資的臺商可以簡單地分成兩類,一類不僅在中國生產,其最終產品也是服務於中國市場的。因爲最終利潤來源來自中國大陸,而相比歐美日企業,臺商在技術和品牌方面都不具備突出的競爭力,面對中國政府只能擺出予取予求的姿態。尤其是一些中國市場業務已經成爲絕對支柱的公司。首當其衝的是一些消費類企業。最典型的就是“一包零食兩碗麪”——以生產方便食品、休閒食品、飲料爲主業的旺旺、頂新、統一三家大型食品企業。廣義上講,那些因爲島內同行競爭過於內卷而一波波進軍中國的臺灣奶茶和小喫連鎖店,甚至那些在中國發展、連自己國家國慶都不敢在網上慶祝的臺灣演藝明星,也可以歸入“喫中國”的行列。有些企業甚至業務和運營中樞已經整個搬到了中國。而這類公司普遍特點是,他們國際拓展能力一般,市場“護城河”也不寬。中共出於對臺灣的統戰滲透,給予他們各種優惠政策,這幾乎成了這類“喫中國”的臺灣人的生存基礎。他們在政治上的取態,自然不得不對中共亦步亦趨。

與之相對的則是各類代工企業。這類企業的運作模式基本上可以被概括爲“臺灣接單,中國生產,出口全世界”。這些企業基本上保留了以臺灣人爲主的管理和技術團隊,這也是“四小龍”和華僑資本在中國的投資的共同模式。臺商依靠其在半導體、電子3C產品、機械模具等領域積累的管理和技術經驗,利用中國的廉價土地和勞動力,爲西方發達國家生產商品。這類企業擁有的生產運營層面的技術、在西方世界的客戶通路等優勢,是中國企業短期內很難取代的,並且他們爲中國賺取了大量外匯,解決了幾千萬農民工的就業問題,是各地方尤其是內陸地區政府爭相延請的香餑餑。著名的富士康鴻海集團就是代表。這些公司需要兼顧與中國、臺灣、西方三方面,就不能像“喫中國”的那些臺商完全站在中國一邊,在島內政治上多頭站隊更是必要操作。但中共不可能跟自己的就業和外匯過不去,許多事情也就睜隻眼閉隻眼。至於臺灣經濟的核心發動機——以臺積電爲代表的芯片代工行業,他們的核心生產部門一直留在臺灣本土。這些企業雖然一直以來是最偏向臺灣親美反中力量的,但中國當局肯定不會爲難他們設在中國的少量工廠,畢竟那是中共一直眼饞的東西——只是中共想要的核心技術實在很難得到罷了。

而遠東集團很難得的,兼有這兩類企業的特點。一方面它從事的行業主要是服務於中國市場的,特別還是需要跟政府緊密合作的重型製造業。另外一方面他又作爲一家涉及多大類業務,特別是在臺灣島內涉及多種特許事業的財閥,不可能完全捨棄臺灣市場隨着中國政府的指揮棒起舞。如果說“喫中國”的臺企是投誠樣本,“用中國”的臺企目前還是統戰對象。那像遠東這種同時喫兩家茶飯的,自然是“殺雞儆猴”的最佳目標。

世界工廠vs世界監工:舊制度難再續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中)旗下在中國的投資企業被中國罰款。(截圖自遠東集團官網)
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中)旗下在中國的投資企業被中國罰款。(截圖自遠東集團官網)

遠東集團被鐵拳後,未來的政治取態和經營策略會進行怎樣的調整,大家可以進一步觀察。但這次事件無非是跟這幾年來的許多事情一樣,屬於模糊地帶逐漸消失,逼迫所有人在兩大陣營之間站隊的表現。而臺灣這幾十年中,扮演的正是一個遊走在中國和西方國家之間的角色,現在又被中國日趨瘋狂的極端民族主義狂熱當成志在必得的侵略目標,也自然要成爲全球化紐帶最先破裂的地方。

在2019年的中國出口企業排名中,前10名中居然超過一半是臺資電子代工企業。而在服裝紡織、機械製造等中國重點出口行業裏,臺企的身影也極有存在感。如果說中國是世界工廠,那臺灣就當之無愧是這個“工廠”的“監工”。

臺灣對中國的出口,多半是臺灣廠商將零部件供貨給在中國的臺商,加工後再出口到國際市場。這個“高度依賴”其實很難說到底是誰更依賴誰。代工這個環節,明明是所謂“微笑曲線”的中段,整個產品裏利潤最低的部分,臺灣的代工企業確實也普遍只有5%的利潤。內卷剝削工人壓低價格、惡意互相壓價虧錢佔領市場份額,這不是中國企業最擅長的嗎?爲什麼這麼多年過去,還是要讓臺灣企業把接單權牢牢攥在手裏呢?

臺灣一些學者分析,相比中國,臺灣主要有兩大優勢。第一是嚴苛的品質控制,使得國際品牌商如蘋果,對臺灣代工企業的高度信賴。臺灣較好保存了中國傳統社會的緊密人情關係,同時又受到了日本文化重集體、重名譽的影響。臺灣企業普遍人員結構穩定,並有發達的內部培訓機制,很多公司的老闆、管理層和技術骨幹可以幾十年如一日地合作。相比賺慣了快錢的中國老闆,臺企顯然更能提供國際大品牌最看重的東西:穩定可靠。

第二,臺灣自身有一定的市場縱深,有先進的教育科研力量。這爲其代工業的創新升級提供了條件,臺灣本島變成了全世界臺商的研發基地。其實在臺灣之前,香港曾長期主導中國的製造業投資。但由於金融業爲主的城邦缺乏市場空間和研發,港資一直停留在服裝、玩具等行業,或直接轉行金融房地產,香港錯失了一次機會。而臺灣代工業則通過精益求精地改進流程管理和質量控制,採用更先進的技術,對工人進行新的培訓,這種創新日積月累,一樣可以形成技術門檻。持續積累的流程創新,最後甚至造就了傳奇的臺灣芯片代工業,居然成功做到擺脫代工企業的微利宿命,逆襲成爲產業鏈上的優勢一方。當然了,看慣中國官媒上每天都在嚇尿世界的中國企業明星們,被量子通信萬物互聯之類大詞帶習慣了,恐怕很難看得起這種微創新。既然從美國挖幾個華人員工過來複制一番就能“打破國外壟斷”“技術領先世界”,拿到政府撥款和市場熱錢,何必費那辛苦勁呢?

其實都是在加速

不過在我看來,這只是對經營層面的總結。西方世界之所以需要臺灣這類接單人來組織在中國的生產,本質上和他們的金融家一定要通過香港投資中國大陸一樣,乃是既想利用中國的市場和廉價勞動力,又不信任中共的體制,需要一個可靠的中間人。在之前二十年全球化合作時代,這套機制穩定運轉,但在中美新冷戰開啓,中國走入內循環,西方國家開始供應鏈去中國化的當下,香港這樣的白手套難免成爲棄子,而承擔監工和中介色彩的臺灣,則必須跟着客戶的步伐,重新完成自己的經濟佈局。

事實上,這一過程已經在飛速推進中。臺商投資中國的規模目前相比十年前的巔峯已經減少了一多半。近三年來,臺灣企業由中國迴流本土超過1000家,還有大量公司將生產轉移到東南亞和印度,顯著刺激了臺灣經濟。預計今年,臺灣國內生產總值增幅將達到6.2%,再次超過中國。很多臺商已經被中國近幾年高企的土地成本,瘋狂的減碳大躍進,魔怔的對外政策折騰得心力交瘁。比如今年夏天開始席捲全國的停電潮,重創了長三角、珠三角的大片工廠,成爲許多在中國深耕多年的臺商離開的最後推力。而這次遠東鐵拳事件,只可能會進一步加快這個進程而已。

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我是子朝,我們下期再見,拜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