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最錢線:新年展望:請習慣2022

2021.12.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中國最錢線:新年展望:請習慣2022 着口罩的居民在北京一家商場的裝飾燈附近行走。
美聯社圖片

大家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這裏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是本欄目2022年的第一期節目,我們來一起看看,新的一年,會有哪些等着大家的看點。

看點一:“防疫災”何時是個頭?

20191231日,一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發生不明原因肺炎,暫時未出現人傳人的報道發出,揭開了至今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序幕。而整整兩年之後,古都西安又進入了全面封城,這是中國第二次因爲疫情對千萬人口的大城市進行全面封鎖。西安封城是武漢封城的完全重現,官員們不惜一切代價嚴防死守;作爲代價的人民則待在家裏,餓着肚子等待着傳說中,政府會送到他們家門口的食物;其他疾病的病人則只能遙望着無法進入的醫院,聽天由命。偉大的中國抗疫,整整兩年後,又回到了原點。

所不同的是,這次人們並不像武漢當時出於對疾病的恐懼自覺地躲在家裏了。逼迫他們蝸居並捱餓的,是守在每個居民樓下那一大羣打扮得外星人一般的防疫工作人員,是手機裏血淋淋的紅色健康碼。其實兩年來,人類對新冠病毒的瞭解已經大大加深,多種有效疫苗出現並在全球推廣,而特效藥也已經研發成功並上市。雖然目前Omicron變種正在席捲世界,但這個變種傳播性強、致病性弱。廣泛接種了mRNA疫苗的國家往往只認爲它會帶來短暫的醫療壓力2020年的艱難景象將不會重演。即使中國官媒依然將新冠渲染成致命絕症,人民心裏恐懼的弦恐怕也是放鬆了,不然實在無法解釋各種一大羣人擠着測核酸的場面。

但既然總加速師已經堅持將新冠清零當成政治正確,以此作爲東昇西降的依據和自己登基的砝碼,那麼除了繼續閉關鎖國,主要能做的就是對下級層層加碼。在中央定於一尊,各級官員全面對上負責的當下,清零的壓力會令各地方官員做出怎樣瘋狂的舉動都不奇怪。而圍繞核酸檢測、疫苗形成了龐大產業鏈,自費隔離更是赤裸裸的搶錢遊戲,錢包喫緊的地方財政也不願意放棄這個斂財的機會。加上無所不能,離了它便寸步難行的健康碼,讓各級政府都非常享受這種成功把中國人管起來的感覺,決策者都傾向於製造更多的緊急狀態。而人民的正常生活、受影響行業的生計,則根本不在他們討論範圍之內。

整個2021年,各地的所謂散發疫情此起彼伏,零星幾例、幾十例病例便會掀起封小區、封片區的浪潮。動不動餐廳、超市關門,或者許多人一夜之間有家不能回,乃至於心愛的寵物都被無害化處理。中國雖然保持着極低的確診病例數字,但運動式防疫對社會的傷害早已超過了瘟疫本身,堪稱是更加可怕的防疫災。今年8月,中國出現了堪稱改開以來最差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數字,而餐飲娛樂行業更是大幅衰退,人去屋空的商鋪成爲城市中靚麗的風景線。

2022年,這場防疫災還會持續多久?至少在目前看來,中共當局依然有充分的理由繼續堅持這種運動式防疫。首先,由於中國醫療資源相比發達國家極其匱乏,而中國人對飢餓、失業和生活不便的忍耐力又衆所周知的強大,以高強度管控避免病例大量增加確實有其合理性。再加上中國老齡化已經非常嚴重,又一直堅決拒絕效果更好的mRNA疫苗,民衆在新冠新變種面前處於裸奔狀態,與病毒共存要冒的風險確實很大。其次,總加速師在2022年要完成北京冬奧會和二十大連任兩大任務,當然要把各種不穩定因素扼殺在萌芽狀態。再加上以疫情管控的理由維持閉關鎖國狀態,加快中國與世界脫鉤的進程也有利於他逐步絞殺主要的內部對手——依託於外貿、金融、地產、互聯網等板塊的市場經濟政商利益集團,在經濟上也把中國人管起來。最高層既然看不到什麼改變的希望,那下面的行動只能更加激進和離譜,很難避免更多、更嚴重的防疫災

看點二:逆勢放水要怎樣流?

由於疫情期間的經濟刺激政策釋放了太多流動性,加上全球供應鏈陷入混亂,2021年是全球大通脹的一年。美國本年度通脹水平達到6.1%,創幾十年來的新高,而且還有進一步上升的趨勢。作爲全球金融系統掌舵人的美聯儲在年底終於放出加息方案,並縮減貨幣投放量。全世界開始逐步向緊貨幣、緊信用的收縮週期過渡。

在這個節骨眼上,中國卻逆風而行,開啓了釋放流動性的過程。這首先是因爲我大中國政府堅持都發錢等於沒法錢,導致疫情期間出現了內需的大崩盤,PPI CPI的剪刀差更是創了人類歷史的記錄。加上總加速師一天一個新主意,隨機鐵拳打垮了太多行業,2021年特別是下半年的中國經濟真的只能用慘來形容。官方統計數據,GDP增長第三季度只有5%,第四季度更是低於4%,這在近幾十年來都是十分少見的。

2022年,貨幣方面的兩大看點之一,是這些放出來的流動性能不能有效進入實體領域,最後會被拿來做什麼?2021年夏天開始的隨機鐵拳風暴,沉重打擊了幾乎所有的高現金流行業,內需消費方面的投資機會不確定性非常明顯,很難指望吸收什麼投資。而繼續堆基建的邊際效應已經趨近於零,中西部地區更多曬太陽的馬路和新城只能進一步加劇這些凋敝的地方財政危機。一系列閉門造車的硬科技,泰半是騙錢遊戲。投資心願單上,看起來唯一靠譜的也就只剩下新能源汽車相關項目了。但在內需低迷、海外技術轉移路徑逐步關閉的當下,其未來發展還是未知數。而運動式減排造成的能源危機,卻已經火燒眉毛了。

尿憋成這樣,那個衆所周知的夜壺——房地產,又到了拿出來的時候了。咱們先把北京中央的高瞻遠矚放在一邊,嚴重依靠土地財政的各地方政府可是真等不及了。11月,貨幣政策放鬆的消息剛放出來,一系列大力促進房地產發展禁止房價下跌的消息就遍地開花。這種轉彎力度之大實在驚人,畢竟過去十來年每次放水都會羞答答地搞一些限制資金流入地產業的擺設性條款,這次徹底不演了。可是歷經之前幾年掏空六個錢包的漲價、去庫存,中國百姓還有多大的上槓杆空間?至於長期看來對生育率和消費的影響,恐怕現在已經沒什麼人理會了。

另一個看點,是逆勢放水降息,必然會造成更加嚴格的外匯管制,儘可能堵上資金外流的通道,否則土耳其半個月貨幣貶值一半的教訓就在眼前。目前看來,通過2021年對中概股的自我鐵拳,中國公司海外上市之路被堵死,這條最後的資本轉移通道剩下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數了。至於其他路子,你不知道護照都不給辦了嗎?即使爲了維持匯率和國內金融穩定,更大力度的閉關鎖國也是必須的。當然如我們前面所說,越來越離譜的防疫災可能也是必須的。

看點三:脫鉤繼續加速

2020年底,中歐貿易協定正式簽署,似乎打了那些主張與中國脫鉤的人的臉。但誰也沒想到,2021年,這個臉被更猛烈地打了回去。

3月的新疆棉花爭議引發的中國小粉紅對國際服裝品牌的大規模獵巫行動,現在回過頭看,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這一事件意味着跨國公司過去一直實際執行的路線,即在中國賺錢並對於中共各種侵犯人權的暴行保持沉默甚至同流合污,如向中國提供用於監控人民、鉗制言論的設備和技術支持,但在西方世界卻努力經營自身富有責任感的社會形象,這一路線遭到了根本性的挑戰。中國政府已經不滿足於這些企業僅僅於自己合作,他們要的是服從,不僅在中國,也在西方國家內部。

與此同時,中國對香港的一國一制改造,在新疆對當地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罪行,以及對臺灣的高調入侵威脅,更不要說在新冠疫情爆發後隱瞞疫情向全球播毒,這一切都造成了發達國家和中國周邊國家對中國的厭惡情緒與日俱增,對中國的人權狀況更加關注。而在總加速師的讚許下,戰狼外交官們全世界出擊,對別國的內部事務各種指手畫腳。他們最突出的兩大戰績,一是通緝制裁關注中國人權問題或支持臺灣的歐盟政治家,攪黃去年辛苦談下來的中歐貿易協定;另一個就是想用經濟制裁餓死澳洲人,卻鬧得大半個中國缺煤停電。

在這種中國和世界相背而行的大環境下,以往儘量避免表態站隊的跨國公司,此時難免兩面不是人。一方面是出臺法案禁止它們使用新疆集中營強制勞動產品的本國政府,一邊是要求他們必須違反本國法律的中共當局,還有無數被鼓動起來已經快要失控的當代義和團。甚至是那些手握核心技術也在中國市場發了大財的科技巨頭,如蘋果、特斯拉、英特爾,也不知道哪天就被小粉紅開了盒,或者被中國官媒碰了瓷。中國市場突然變得波詭雲譎,充滿了從前未曾料到的風險。2022年,跨國公司逐漸退出中國的進度,隨着全世界逐漸適應與新冠病毒共存,大概率只會加快。而由於北京冬奧會和總加速師要連任登基,中共當局製造的民族主義狗哨行動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失控。

更嚴重的是,總加速師對中國大科技的鐵拳打擊,直接衝擊了華爾街金融資本在中國最重要的資產,這讓那些在中國賺了最多錢、最樂於爲中國政府辯護的人也心生恐懼。從目前的態勢來看,中概股從美國市場上消失只是時間問題。而隨着香港的法制根基被侵蝕殆盡,港股市場逐漸變得跟A股沒有區別,也無法避免與中國大陸一起被髮達國家制裁——今年全球表現最爛的恆生指數,就說明了這一點。這都意味着,中國與西方國家在金融上的脫鉤正在迅速推進。這標誌着冷戰後三十年全球化進程的逆轉,而對高度依賴世界市場的中國經濟影響會有多大?想起來就讓人害怕。

看點四:生育率還能降多低?

很多人認爲,習近平時代的中國完美實現了1984式的統治,把一切可能的有形反抗都消滅在萌芽階段。那麼人民最後的反抗方式,就是拒絕人口和經濟的再生產。躺平也許只是牢騷抱怨,在某些決策者或者磚家看來不值一提;但出生人口五年減半的人均奇蹟,卻實實在在發生了。

2016年,中國出生人口一度高達1800萬;而2020年則不到1200萬;2021年,更是被普遍預計會跌到1000萬以下。之前預測2035年才達到的人口峯值,很可能會在2021年提前到來。隨着五、六十年代生育高峯的人口開始步入晚年,死亡人口數會保持一段時間的穩定增長。從2022年開始,人口負增長會以雪崩速度加速進行。

隨着二戰後嬰兒潮一代開始離世,老齡化加劇、供養比失衡,年輕人迫於經濟壓力放棄生育可以說是全球性的。出乎意料的地方,是這一天來得這麼快,年輕一代生育的意願如此之低。數字非常可怕:2020年中國新出生人口中,二胎居然佔到將近一半。以現在接近30歲的平均結婚年齡,意味着這個生育率還是靠那些80後高齡產婦們撐起來的。而處於黃金年齡的90後們,可說從統計上講,他們選擇了集體絕育。

這裏原因有很多,階層固化、發展機會欠缺、社會氣氛壓抑、高供養比造成勞動年齡人口負擔沉重等等。中共當局爲了某些利益集團,在2000年前後老齡化危機已經露出苗頭之時強行繼續堅持人口控制,浪費了十幾年寶貴的時間以至於積重難返,這更是難辭其咎。但中共當局和總加速師採取的應對措施,卻是一以貫之的幾板斧:第一,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將人口數字列爲高度敏感機密;第二,倒果爲因,重拳出擊那些被認爲會增加生育成本的行業,如教育培訓業。雖然結果看起來是造成幾百萬人失業,直接又消滅了一批人生育的可能性;第三,只喊口號不掏錢,儘可能將成本轉移給地方、企業和個人,比如要求延長產假時間、比如荒謬絕倫的生育貸。各類對單身、丁克的懲罰措施乃至於月經警察,恐怕也在討論中了。最後是拉人背鍋,將年輕人不生育的責任扣在女權思想、LGBT的頭上。總之,天降偉人在這一點上繼續發揮他的崇禎本色,錯的不是我,永遠是世界。既然如此,人們爲什麼要把更多的人帶到這個永遠是錯的世界上來呢?

2021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已經開始的2022,請繼續把頭伸出窗外,享受加速時涼爽的風吧。

新的一年,子朝和《中國最錢線》會繼續陪伴您,我們下期再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