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周年回顾(一)事件的前因

2014-05-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1989年4月1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紀念碑上胡耀邦的巨幅画像,周围有许多学校献的花圈,及要求自由与民主的橫幅。(64memo)
资料图片:1989年4月1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紀念碑上胡耀邦的巨幅画像,周围有许多学校献的花圈,及要求自由与民主的橫幅。(64memo)

1989年,中国发生的六四事件不但让全世界极为震惊,也巨大地改变了中国甚至全世界的发展进程。在六四事件25周年之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制作了五集特别节目,对这一历史事件作出尽可能客观的详细回顾。下面请听第一集,八九六四事件的前因。

1976年毛泽东逝世之后,他的接班人华国锋联合部分中共党内重量级人物,迅速逮捕了包括毛泽东妻子江青在内的所谓四人帮。随后,包括邓小平丶陈云在内的一大批被毛泽东打倒的中共元老级人物上台,并逐渐取代华国锋获得中国的最高权力。

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掌权之后,改变了毛泽东留下的既定政策,开始了所谓改革开放。改革,指的是经济体制改革,而开放,则是指经贸方面对外开放。这批中共元老级人物,并未直接掌握中共名义上的最高职位。当时中国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胡耀邦,和国务院总理丶后来接任总书记的赵紫阳。

邓小平提出了非常实用主义的政策,“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摸着石头过河”等。而胡耀邦则主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全国大讨论,全国知识分子和有识之士,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期间,对中国未来的方向大胆讨论。尤其在大学中,青年精英们更是关心国事政事,当时学校中自由开放的气氛,远甚于今天的中国。

1986年底和87年初,中国爆发大规模学生抗议运动。这次运动首先由位于安徽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发动,学生抗议目标直指官员越来越严重的贪污问题,也批评对政府完全无法进行监督的人大代表制度。随后,上海丶北京丶武汉丶昆明丶广州丶天津等17个大中城市高校都有大批学生上街进行抗议。

这次学运,在中共当局软硬兼施的压力下很快结束,但当时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认为这是当时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利”所导致,胡耀邦被逼辞去总书记职务,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着名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则被以“煽动学潮”的罪名开除党籍,中共并在全国开展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自由化的运动。

然而令中共意外的是,仅仅一年半之后,另一次规模更大丶时间更长丶影响更为久远深刻的民主运动,再次爆发。

1989年4月15日,已经下台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胡耀邦是参加过长征的中共早期干部。曾任中国共青团书记,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末期,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1976年四人帮倒台之后,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共中央宣传部长,1981年6月至1982年9月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后改为中共中央总书记。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胡耀邦主持了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中共摆脱毛泽东左倾僵化的政治经济路线提供了意识形态准备。胡耀邦在任期间,实行较为宽松的舆论控制,也改变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基本国策,尤其是主持平凡冤假错案工作,使得大量中共高级干部恢复职务,取消家庭出身社会歧视,使中国逐渐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

因被党内元老指责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利,胡耀邦1987年被党内元老逼迫辞去总书记职务。

1989年4月下旬开始,北京天安门广场,向胡耀邦致送花圈的人潮不断。由於胡在知识分子心中的崇高地位,中国不少大学的学生自发参与悼念活动。并在悼念活动中对胡耀邦遭遇的不平待遇表达了不满。

4月17日,来自北京多家大学的学生举行了第一次游行示威,并在4月18日再次前往天安门广场,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示威。示威的学生向全国人大提出了七条呼吁:

一丶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丶自由丶宽松丶和谐的观点;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

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

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

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

六、取销北京市政府制定的开於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

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派出代表接受了请愿信,示威和平解散:

4月19日和4月20日,北京的大学生们在中南海的新华门前示威,并和武装警察发生冲突。

4月22日,胡耀邦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接替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宣读了悼词。

在人民大会堂之外,数千名北京的大学生正在静坐请愿。此前,为了阻止学生的抗议活动,北京市当局宣布22日天安门广场关闭,但北京的大学生选择在前一天夜间进入了天安门广场,并一直静坐到追悼会举行。静坐学生选择三名代表递交请愿信,三位学生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跪拜请愿”三个小时之后,请愿信才被一名大会堂职工收下。由于学生请愿并未获得接纳和重视,第二天,北京各大学学生开始罢课。大学生的抗议游行开始扩展到中国多个大城市。

各位听众,您刚才听到的,是自由亚洲电台五集特别节目,客观回顾25年前的北京64事件。今天是第一集,下次节目请继续收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