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年轻人看“六四”——刘四仿:中国社会转型民间力量应占主导

2014-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举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举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 (法新社资料图片)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来自四川的刘四仿,曾经做过乐队主唱的刘四仿,现在在广州经营一家农场,与此同时,刘四仿也积极参与中国的各种公民运动。

记者:首先能不能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刘四仿:我叫刘四仿,四川人,我大学是学应用电子的,毕业之后就到广州来了,10多年都在广州。做过乐队,当过主唱。

记者:89学运的时候你多大?还有印象吗?

刘四仿:将近10岁。有印象,那时候我们家在农村,家里有台黑白电视机,我现在还印象很深刻,当时是放学回家,看到电视里有天安门广场的那些镜头,一共播放了好几天。

记者:那你上学的时候,老师会提到“六四”事件吗?

刘四仿:念高中的时候有个老师提过。他说年轻人应该有理想有追求,我记得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记者:那你后来是怎么会对“六四”事件再度感兴趣的呢?

刘四仿:在2010年以前,这个事情好像就已经过去了,完全没有印象了。2010年后因为学会翻墙,才知道以前我们接触到的互联网信息是完全不对称的。落差非常大,被欺骗的感觉。

记者:象你这样不明真相的人在你朋友当中多吗?

刘四仿:绝大多数,估计会超过9成5。一个主流是只关心挣钱,即使有个别比较关心政治的,但他们不懂得翻墙。

记者:你了解“六四”事件真相后,对你个人有什么改变?

刘四仿:最大的变化就是对身边接触的东西要报质疑的态度。

记者:当你有很多学生因为这场学运失去了生命,你对他们当年的做法是怎么看的?

刘四仿:有不同阶段。我当接触到“六四”学运时,觉得这些年轻的生命失去了很可惜,但后期慢慢觉得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人生的一种追求。

记者:你觉得中国目前的现状和25年前相比,有哪些改变?

刘四仿:现在信息流通大,越来越多人知道真相,对于中共集权体制的认识,更加客观。但是,这种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和当年比没有太大的进步,89年的时候那些学生和响应学运的前辈,当时的公民意识其实已经达到现在的水平,也就是说,25年并没有什么进步。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

刘四仿:原因在于中共体制全方位对信息媒体的封锁过滤以及从小教育的洗脑,还包括国家机器对公民全方位的毒害和控制。

记者:我们知道25年前的学运遭到中国当局血腥镇压,25年之后,当局还是用维稳的理由控制打压异见人士,象之前新公民运动创始人许志永被判刑等等,你是怎么看待中国目前这样一个现状的?

刘四仿:中国大陆的社会正式转型应该是民间占主导,无论是公民运动还是其他主体的运动,比如环保,司法迫害,我都会积极参与。在参与过程中我观察到民间的民主意识非常不理想,包括我的同学,还有一些知识分子、企业家之类的,我觉得他们完全还没有觉醒。普通工薪阶层只关心工资涨不涨,其他知识分子或者做企业的,也会说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多数人是这样,不会去想集权社会中,每个人都是不安全的。对于那些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他们会觉得这些是个例,不会去反思可能明天就会落到你头上。

记者:就你观察,25年前那场学运中学生们所追求的民主自由,要在中国实现是不是今天看起来依旧很难?

刘四仿:确实是非常难,但是我很乐观,因为从人类文明来讲,这是大趋势。另外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普及到百姓生活各方面,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推广。还有环境的恶劣,也会唤起一起体制内人的思考,所以方方面面多管齐下,我觉得还是比较乐观,大方向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记者:唐琪薇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