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年轻人看“六四”——小婷:先提高民众素质再谈民主

2014-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2013年,香港民间团体举行游行,呼吁中国当局平反六四。 (法新社图片)
图片: 2013年,香港民间团体举行游行,呼吁中国当局平反六四。 (法新社图片)

1986年出生的小婷(化名)来自天津,目前在美国的一所大学攻读教育学硕士。

记者: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时候你才3岁,你是怎么知道“六四”学运的呢?

小婷:偶然听到家里大人说话,但是再进一步去问,他们也没有太多评论。我记得我们班同学偶尔也会提到。就是一些在天安门的流血事件,学生有被杀害。我的高中同学他在香港中文大学上学,然后他去读了新闻硕士,我偶然听他提到在香港看到的关于天安门事件的新闻、或者自己也可以去搜索,我觉得很悲伤。我自己来到美国后也比以前了解到的要清楚些。

记者:你了解后对这个事件是什么感觉?

小婷:不管从哪方面讲,有人伤亡肯定不好,不管原因理由是什么,尤其是杀死手无寸铁的大学生。但党内人士可能说邓小平当年没有其他办法,所以我也觉得很困惑,年轻一代人很难了解事情本质和真相。

记者:到了海外很多信息给你,你还是觉得真相很难了解?

小婷:我觉得想了解还要更多信息,这件事情的缘由,为什么党中央要做这样的决定?当时和冷战、苏联解体、欧美对于共产政权的挑拨等有什么关系?

记者:如果你当年是学生,会去参加吗?

小婷:我觉得我不了解事情缘由经过,现在很难做决定。

记者:你同龄人对类似政治事件感兴趣吗?

小婷:90后基本不知道这些,80后有部分知道,但是没有这个条件或者说好奇心去深入了解。

记者:你对中国当局完全封锁这方面的信息怎么看?

小婷:我觉得他们主要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事实,因为无论学生对错,毕竟伤亡人数这么多,共产党肯定想不好怎么面对这个事情。

记者:你自己为什么会对政治感兴趣?

小婷:可能是家长影响。尤其是我爸,情商不高的一个工人,不会和领导打交道,比如他去法庭打官司不送礼,就是赢不了。我周围的亲戚都不是有权有势的人,我觉得普通人的正当权利应该得到伸张。

记者:作为“六四”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你如何看待民主自由在中国的前景?

小婷:大家都希望有民主,中国人口庞大,有很多民众教育程度不高,如果很容易就把民主实现了,国内一些人为了夺权煽动民众,可能国内会更乱。我觉得民主需要一个渐进缓慢的过程,教育首先要提高,公民素质如果提高了,能做自己民智决定了,有民主才比较好。

记者:你对目前在海外的当年的“六四”精英分子,在海外做的一些推进民主自由的事情怎么看?

小婷:我觉得还为了象刘霞刘晓波的事情伸展正义,为他们呼吁,还是要有当年的一拨人为这些事情继续努力,否则25年过去了,人们很快会忘记这件事。



(记者:唐琪薇 责编:马平)

评论 (4)
Share

云飞

悉尼

我不知道一个号称要让中国再被西方殖民三百年的人有什么可同情之处

2014-06-29 09:57

等待

汉城

我的曾祖父有幸参加过农会的选举,他们村99%以上是文盲,选张三的在碗里放一颗红豆,选李四的放黄豆,选王五的放黑豆,大伙都心平气和热情负责;我祖父在我曾祖父母的节衣缩食的培养下,有一点文化,他们一生中选过2次人民代表,但是,经他们选举的人他们一个都不认识;我的父母都是大学学历的人,他们的一生不知道什么叫做民主,他们只是参加了“文化大革命”的大鸣大放大字报,他们只知道“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只相信“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在大学读了7年,我现在只希望再来一次文革,老子也TM来一次横扫牛鬼蛇神!小婷同学,你觉得再这样提高下去我的儿子会不会有力气拿得起枪炮的时候就不顾一切干起来了?

2014-06-10 17:47

sam

我也一个80后,我算一个温和型的民主追求者。小婷在采访中说要先提高民众素质,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也是专制体制官方的一套常见说辞。专制体制从来都没有提高民众的素质,首先打破规则、破坏法制的都是体制内的权力拥有者。对专制体制政权去提高民众素质去实现民主,无疑是妄想。

2014-06-08 04:58

匿名游客

小婷:大家都希望有民主,中国人口庞大,有很多民众教育程度不高,如果很容易就把民主实现了,国内一些人为了夺权煽动民众,可能国内会更乱。我觉得民主需要一个渐进缓慢的过程,教育首先要提高,公民素质如果提高了,能做自己民智决定了,有民主才比较好。

2014-06-06 23:3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