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二)老中青三代同性恋:70后同性恋者 “同志哥”的故事

2013-11-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1986年版的“西游记”让“同志哥”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1986年版的“西游记”让“同志哥”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图片来自网络)

听众朋友,上次节目中,我们为您播出了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一部分:“老中青三代同性恋”中,5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者王龙的故事。接下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将为您讲述7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者“同志哥”的故事。


(歌曲 《春天的故事》)

“同志哥”出生在1970年代,也就是说,在“王龙”谈婚论嫁的时候,“同志哥”才刚刚出生。他出生后不久,被称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 的时任中国国家领导人邓小平,领导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

和“王龙”一样,“同志哥”也不愿意透漏自己的真实姓名。
“同志哥”说,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大家对同性恋这个话题虽然还有很多顾忌,但终究已经不再象“王龙”成长的年代那么敏感。

(歌曲  崔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在“同志哥”看来,中国人因为没有宗教信仰的禁锢,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同性恋的性生活,甚至比西方同性恋还开放。他说:

“中国这个社会其实是一个非常物质的社会,人的自由度,在某些方面,可能会受到一些不太合理的干涉和钳制。你比方说,说政府不好,共产党不好,这些方面就没有美国这么自由,弄不好会惹来麻烦,你没有普选权等等。但是,至少在同性恋在生活作风方面,(没什么约束),这个也不一定是政府,也可能是民间层面,西方人他民间层面,如果他宗教仪式浓厚,这些人生存处境就比较困难,但是中国至今没有很浓厚的宗教氛围,就目前而言,还是物欲性的一面比较突出。”


(歌曲  崔健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不过,“同志哥”说,他个人并不认同太过随意的生活作风。

“你想两个人看一眼的话,首先可能会有性方面的吸引,这个就是性倾向,问题是我首先是理性的动物,我是一个用上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个时候,我就要思考我如果和他上床、或者怎么,之后会怎么样?之后如果不能在一起,甚至还会惹来后遗症,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会和他上床的。”

“同志哥”说,他至今还是一个处男。

“我在某些问题上,可能有一点像美国这样的婚前守贞的观点,只是他们的婚前守贞是有基督教观念的,他们是排斥同性恋的,而我只是挪用了他们这种婚前守贞的理念,把它带到同性伴侣之间。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如果我没有做好过两人生活的准备打算,我还是考虑一下,如果能一个人的话,就是谨慎的,不要轻易出去找伴侣。”

“同志哥”是家里的独生子,一路读书读到博士后,从小到大,他都是父母的骄傲,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

“那个时候中国大陆你也知道,不是很开放,文化产品比较单调,那个时候大概只有中国大陆在拍的电视剧‘西游记’”。

“同志哥”说,从上小学起,他心里就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电视剧“西游记”主题歌)

“那个时候很多电视道具服装和现在比算不了什么,但那时候我自己就依稀地觉得,我特别喜欢看里面穿着盔甲的天兵天将,或者是妖怪,这样一些男性的比较雄壮的类型。我对这些人会有性的感觉。但我对一般女性不太会有那么一种冲动。”

虽然很小就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者,但“同志哥”表示,在自我性倾向认同上,他并没有一般同性恋的负罪感 。

“我从一开始发现自己(是同性恋)就非常坦然,觉得非常自然,甚至觉得这是很好的人生享受。”

不过,同志哥也承认,即使在今天,同性恋者的心理生理诉求,还是一个敏感话题。大部分人还是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同性恋,因此,“同志哥”也没有公开出柜。

“和我亲戚里面和我两个表妹出柜了,但是和我亲近的同学同事,还有单位里的老师,我都只是谈工作,没有过多说那方面的信息。”

而向自己父母出柜,是“同志哥”一段痛苦的经历。

“在中国,你知道的,很多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他迫于家庭压力,他就要结婚的。所以我父母也拼命给我相亲。2006年的时候,因为我表兄只比我大四个月,他结婚了,我父母就又把 (结婚的)话题提到日程上。这种情况下,我就和他们说了实话。"

“同志哥”说,他在2006年春节向父母“出柜”。但是,父母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春节的时候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可能是很难过,可能这个打击很沉重。然后,5月1号劳动节以后,他们开始反应过来了,一开始想用异性婚姻,把这件事情永远盖住。”

在父母的逼迫下,"同志哥"不得不交了一个所谓的“女朋友”。

“和那个女的,不冷不热地处理了两年多。”

他说,他不想再自欺欺人,也不想让那个无辜的女人成为可怜的"同妻"。于是,"同志哥"毅然决定和"女朋友"分手。

“一直到2012年,大概前后用了六七年的时间,我父母才不得已慢慢接受我是同性恋这个事实。”

“同志哥”表示,父母虽然对他是同性恋这个事实感到心痛失望,但至少,他们不会再逼他相亲结婚了。

“也能够允许我自己选择独身,但也不想我到外面是找男朋友,但也不会强迫我结婚了。”

“同志哥”告诉我,交不交男朋友,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他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哪怕他是异性恋,他恐怕还是会选择独身。

“这对很多人可能是比较残酷的,但是对我,因为我正好是个独身主义者,这可能也是我的个性。如果我是同性恋者,我也不愿意在还没有做好过两人生活准备的前提下,去找男朋友。”

记者:“我感觉你都没有尝试去找男朋友,你找都没有找,怎么知道稳定不稳定呢?”

“同志哥”:“没有,是这样的,有些人两人协调生活能力很好,但我不仅是感情生活上,日常做研究工作,我也是倾向单干。”

“同志哥”说,独身是他自己的选择,即使一辈子一个人,他也不觉得孤独。

“一个人也不孤独,我没有把我很多的理想,完全寄托在个人情感生活上,而是把它放在如何推进同性恋群体权益的社会运动上。正因为我有这种大爱,所以只要你不强迫我去和异性结婚,我还蛮乐意过独身生活的。”


(歌曲   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听众朋友,您刚才收听的自由亚洲电台推出的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一部分:“老中青三代同性恋”中,7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者“同志哥”故事,非常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将为您讲述0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小寒”的故事,请您继续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 记者 唐琪薇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