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三) 老中青三代同性恋:90后同性恋者“小寒”的故事

2013-1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19岁的小寒因为在长沙组织“同志”反歧视游行被拘留。(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19岁的小寒因为在长沙组织“同志”反歧视游行被拘留。(图片来自网络)

听众朋友,在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一部分:“老中青三代同性恋”中,我们已经为您介绍了50后男同性恋者“王龙”和70后男同性恋者“同志哥”的故事。那么,9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者“小寒”,他的境遇会有什么不同呢?

(歌曲 朴树 “我去2000年”专辑: 那些花儿)
小寒出生在湖南沅陵县一个普通的家庭,今年19岁。在小寒出生七年之后的2001年,中国精神病协会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

在小寒看来,无论是象“王龙”这样和异性结婚,还是象“同志哥”这样选择独身不交男朋友,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小寒觉得他生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很幸运,虽然只有19岁,他却已经是同性恋维权组织“湖南同爱网络协作机制”的负责人。

“我大约14岁就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的性取向,出来是比较早就步入社会,大概14岁开始和其他志愿者(参同性恋维权工作),所以我的自我认同是很强的。”

小寒表示,他很早就公开出柜了。他们这代同性恋已经不会以同性恋身份为耻,身边的朋友也完全不在意他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

“可能现在80后、90后他们涉及到的关于同性恋的知识比较多,而且是一些正确的、良性的,所以他们就觉得同性恋是很自然的事情,是别人的性取向,也没有影响到自己,就会觉得每个人都有选择爱人的权利,特别是大学生,相对来说更能接收对传统文化有冲击性的思想吧。”

不过,小寒说,他并没有向他的父母出柜。对此,小寒自己的解释是,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父母知道,而是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谈这件事情。

“我没有和他们正式谈过性取向的问题,我觉得我是同性恋,挺正常的,打个比方吧,如果我是个异性恋,我有必要说:哎,爸,我喜欢女的;或者说:哎,爸,我是个女的,我喜欢男的。我觉得没有必要 做这样的沟通,但是如果我家人哪天问我了,我肯定会很坦然地告诉他们。”

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小寒说,他现在有个比自己大两岁的男朋友,他父母都认识他的这位男朋友。

记者:“你父母是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吗?还 是觉得他只是你的一个好朋友?”
小寒:“至于我父母知不知道他是我男朋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父母认得他,也知道他。”
记者:“那你自己有没有第六感,觉得你父母是知道不问呢,还是他们真的不知道不问你?”
小寒:“我觉得他们是知道不问吧,我也是不太好说。”
记者:“为什么你觉得他们是知道不问?”
小寒:“感觉,第六感吧。”
记者:“你是不是觉得,其实这个问题在和你父母之间还是个敏感话题?”
小寒:“我个人觉得可能就是我知道他们会同意这个事情,但他们没有来问,我也没有必要刻意跑过去和爸妈说这些东西。”

小寒说,他才19岁,他相信10年、15年后,等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肯定会把男朋友正式介绍给父母。

小寒相信父母会支持他的。
“我个人觉得他们不会有什么反应,他们应该都看得开了。”

小寒说,他不能确定那个时候中国同性恋的婚姻是否会合法化,但是,中国同性恋群体的境遇,肯定会有很大的改变。

小寒:“我可以想象10年后15年后,大部分主流社会的人,他们对同性恋是不再反感,或者说是能够接受的。因为那个时候更多的是80后90后组成中国青年群体,因为他们的教育,不会觉得同性恋很特别稀奇很变态,那个时候大多数人能接受这个观念。”
记者:“我听你的意思是现在大部分人还是不能接受同性恋这个群体?”
小寒:“对,因为现在的主流社会是以50后、60后、70后为主,他们受到的教育和80后、90后、00后是不一样的,他们对很多事物的看法都是不同。”

(歌曲 潘玮柏  我的麦克风)
不久之前,小寒在中国同性恋人群中名声大震。
由于在长沙组织“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同性恋游行活动,小寒被当地警方以这次游行活动未经公安机关备案为由,拘押12天。

小寒说, 去年他们也组织过一场类似的同志游行,并去找当地警方沟通。

“那个时候我是和有关部门做了沟通,但是之后的结果,他就相当于是你去做吧,我们不知道,类似于这样一个态度。所以我就想今年可能还是会和去年一样,如果太复杂化,恐怕会受到更多外力的干预。而且,我们知道就算去和他 们沟通,结果也是不理想的,因为现在中国社会的整体社会决定了这样一个结果。”  

在被拘押的12天里,小寒也没有忘记向警察宣传同性恋的知识。

小寒:“我既然已经进来了,肯定是不能过早出去,我就在里面的这些天,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记者:“那你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呢?”
小寒:“因为拘留所里的干警都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进来的,他们也对同性恋群体不是很了解,我就对他们做一些类似的知识普及吧。”
记者:“那他们是什么反应呢?”
小寒:“他们也乐于了解这样的知识,至于他们最后是否会认同我的观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对我来说,他们还是乐意来了解这样一些新的知识的。”

小寒说,现在中国虽然有很多民间的同性恋维权组织,但是,大部分还是以防止艾滋病或者是向同志圈内人士宣传同志文化为主,在小寒看来,这远远不够。

“我更希望国内的很多同志组织,或者是标榜着同性恋权益的机构,能够站出来,切身实际地做一些有效的事情。因为我发现现在国内很多机构要么在做艾滋病,当然艾滋病也很重要,但是我希望他们在做艾滋病的同时,也做一些和同性恋文化相关的事情,这是第一个;第二,国内也有很多机构,他们是在同性恋社群内部做些文化宣传和倡导,我也觉得这很重要。不过,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抽出时间做些公众倡导和干预,因为我们觉得,现阶段中国迫切需要的,是针对普通群众宣传一些同性恋文化。”

尽管因为组织游行被抓,小寒表示,他明年还是会组织同样的游行活动。因为,中国的同性恋者,需要最大限度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个人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非常值得。我们明年后年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如果明年当局不批准,我们还是会去做,因为根据现有法律,这种事情定格处罚是拘留15天,哪怕明年拘留15天,我们还是要做,因为我们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歌曲 潘玮柏  我的麦克风)


听众朋友,刚才您收听的是系列报道“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一部分:“老中青三代同性恋”中,00后出生的男同性恋者“小寒”的故事,非常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请您继续关注“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的第二部分:“我是拉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将在节目中为大家揭开女同性恋在中国的真实境遇,请您继续关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