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 (四)我是“拉拉” (上)

2013-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艺术家石头 (右)是中国最早公开“出柜”的女同性恋之一。(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北京艺术家石头 (右)是中国最早公开“出柜”的女同性恋之一。(图片来自网络)

说到同性恋,许多人恐怕马上会想到男同性恋。事实上,虽然中国官方从未给出一个确切的统计数据,中国女同性恋人数却并不在少数。中国的女同性恋喜欢称自己为“拉拉”,除了和英文“Lesbian”的第一个字母“L”发音相似外,“拉拉”也是两个女生手拉手很亲密的意思。接下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就要带大家去认识一位“拉拉”,她的名字叫“石头”。


( 电影“今年夏天” 片段)

这是中国著名女导演李玉执导的电影“今年夏天”的片段。这部2000年出品的电影,是中国第一部关于女同性恋的电影,曾在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等多个国际电影节上获奖。

目前旅居北京的女艺术家石头,是这部电影的主演之一。石头本身就是是一名“拉拉”,也就说,是一名女同性恋。

(苗族音乐)

1969年,石头出生在贵阳一个苗族家庭。从艺术院校毕业的她,曾经是中学的一名美术教师。北漂到北京后,石头拍纪录片、画画、搞摄影,被称作是“女同性恋女权主义艺术家”。

石头说,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女生,“石头”是她从小被大家叫到大的名字,她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合适自己,天然而中性。

(音乐)

石头说,她公开出柜是在20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和中国关心同性恋问题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子恩一起,参加了湖南卫视的“走进同性恋”节目。

在节目中,石头向观众公开自己是“拉拉”的事实,成为中国最早公开“出柜”的女同性恋之一。

“90年代我接触了那么多女同志,我们经常在一起,分享的东西特别多,我也感觉到大家都不能公开,当时这个节目找到我,我就说我到这儿来,和大家聊,因为我想有那么多‘女同志’,可是没有人能说出来,我觉得是很不好的状态,我就想在这替大家说话,让大家知道有女同志(存在)。”

记者:“所以你就在节目中公开了,是吧?”
石头:“对啊,就直接了啊。”
记者:“那公开之后你觉得有压力吗,还是公开之后你反而觉得前面的路更宽广了?公开前后有什么不同呢?”
石头:“是,我觉得做坦诚的自己是最好的,我不需要遮掩任何东西,这样反而更轻松。”

(音乐)

石头说,"走进同性恋"这个节目播出后,收视率非常高,影响也非常大,但遗憾的是,等节目应该重播时,却被有关方面禁止播放了。

“社会的能见度不够,因为你教育、传媒里面,没有这些东西,而且讲的都是负面的,没有比较深沉地从情感、社会这方面来讨论,(导致民众)基本不理解(同性恋)。”

关心中国同性恋问题的社会学家李银河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严重父权的社会,人们认为男同性恋是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但是,中国人对女同性恋,则相对比对男同性恋宽容。

不过,李银河强调,中国女同性恋在这种大环境下获得的自由空间,并不见得有力量。

石头对此表示同意。

她说,在中国,女性之间的情感关系更显得潜在而不为人知。女性的文化受到了忽略,女性的性也是受到了忽视。在貌似相对自由宽容的空间下,中国的“拉拉”们除了会遭遇和一般男同性恋类似的歧视外,还会受到传统中国社会轻视女性的另一种歧视。

“有些人他们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女同性恋是怎么回事,有些异性恋的男性就觉得是可以改变的,他没有去尊重你,觉得你是喜欢同性的,你的(性取向)是应该受到尊重重视的,他们觉得你还可以调整过来,我可以帮你,你可以跟我试一试啊。”

石头笑着说,不久之前她认识了一名男性艺术家,这位艺术家是一名异性恋。石头开诚布公地告诉他自己是同性恋,还把相恋10年的女友介绍给他认识。

“几天以后,那个男的他给我发一个短信,他说:‘我想问一下,我可不可以和你、还有你的女朋友做爱?

(歌曲 you are an idiot )

我也和女朋友讲了(这件事),她也很不开心。因为我觉得我他辜负了我们的坦诚。”

美国洛杉矶精神署顾问、公共卫生专家星星博士(Damien Lu, PhD)在美国出生长大,但是,却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1998年至今,星星在中国大陆著名同性恋网站“爱白网”上,兼任“同志问答”栏目主持人。

星星博士表示,认为“女同志”可以通过和男性发生性行为而调整自己的性取向的人,在中国并不在少数。星星说,去年就有一个女同性恋通过“爱白网”,诉说发生在她身上的真实故事。

“去年有一位女同,她父母很错误地认为,她是女同,是因为她没有和男性有过性关系。所以她父母怂恿一个他们看上的一个男孩子,把这个女孩子给强奸了。”

星星博士说,这名女生被强奸之后悲愤交加,决定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起诉这个男生。但是,她特别来信向星星咨询,如果要打官司,可不可以不牵扯到她父母。星星博士说: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她父母是直接教唆这个人做这个事情的,所以当然就没有办法起诉了。”

(音乐)

事实上,根据中国官方的一个统计数字,中国约有一半以上的女同性恋,遭遇过来自亲戚和父母的暴力。

星星博士说, 这位女同性恋受到如此蹂躏,最终还是因为不愿将父母送上法庭,决定息事宁人,这一个案例其实反映了中国社会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他说,

“我觉得这个很说明问题,中国的传统教育家庭关系这方面,父母做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不愿意父母牵扯进去。也就是说,可想而知,在中国其实还有很多的受害者,可能不是那么严重,但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父母类似于把孩子绑架了,锁在屋子里等等的。但是孩子很少有觉得自己有地位,可以作为一个成年人去反抗这样的行为的,不是没有,但很少。中国这种传统的礼教,实际上对孩子们的影响有时还是很负面的。”

(歌曲  王菲的《矜持》)

听众朋友,您刚才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制作的中国同性恋状况调查系列报道“我是‘拉拉’”的上半部分,非常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请您继续关注下半部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