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九講(本系列完結) 自由無價·下

2022.04.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九講(本系列完結) 自由無價·下 韓國在韓戰期間製作的海報。
(Public Domain)

一、我們爲什麼需要了解韓戰的真實歷史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九講,也是最後一講《自由無價·下》。

在此前的各講中,我們回顧了韓戰的爆發背景、詳細的戰爭進程,以及這場戰爭所造成的種種後果。可以說,直到今天,我們依然生活在這場戰爭所造成的後果之中。這場戰爭不但在理論上沒有結束,它在實際上也在塑造着我們目前生活的世界。

作爲冷戰開始後,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陣營之間的第一場大規模戰爭,韓戰在人類的自由事業中有着不可替代的意義。這場戰爭的爆發與展開,展現了共產極權陣營爲了達到自身的政治目的會不擇手段到什麼樣的程度,也表現了自由世界爲維護國際秩序會有多大的決心。正是在這種決心下,聯合國軍的各國軍人捨生忘死地開赴朝鮮半島,拯救了那時還是新生的大韓民國,用鮮血擋住了共產極權陣營鐵幕的擴張。

除此之外,對於中國當局來說,韓戰也具有一種特殊的政治意義,那就是藉由宣傳中國在這場戰爭中所扮演的角色,將這場戰爭作爲政治宣傳當中的素材,用於在需要的時候激起中國民衆的反美情緒和民族主義情緒。在這樣一種政治宣傳的邏輯下,韓戰到底發生過什麼,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其實並不重要。只要某種說法能更有利地被用於宣傳,那麼他們往往就會採納這種說法,並把它用在中國官方的韓戰歷史敘述和宣傳當中。中國當局在近年來高調地宣傳中方付出慘重代價的長津湖戰役,以及子虛烏有的“鐵原阻擊戰”,實際上都屬於這一類行爲。

因此,瞭解真實的韓戰歷史,不但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我們目前所生活的世界,明白許多人曾爲了捍衛我們所擁有的自由付出過怎樣的犧牲,也能使我們看清楚中國政府在政治宣傳中所使用的種種障眼法。這樣,我們才能在看待這個世界時具備更良好的比例感,不至於淪爲政治宣傳的收割對象。

 

二、對韓戰的總體回顧

總的來說,作爲二戰之後世界上出現的首次大規模“熱戰”,韓戰在世界歷史的進程上有着一種里程碑式的意義。在二戰時期,自由世界曾與蘇聯聯合對軸心國作戰,並共同塑造了戰後的世界格局。不過,隨着冷戰的爆發,自由世界與蘇聯轉向了全面的對抗。這一對抗並沒有導致西方國家與共產極權國家直接開戰的全面戰爭,而是迎來了韓戰這樣的局部戰爭。值得注意的是,冷戰的主要對峙前線無疑是歐洲,但韓戰這場大規模戰爭卻是在遠離歐洲的東亞進行的。

事實上,韓戰的爆發,可以看作是多重因素合力推動導致的結果。首先,是金日成企圖統一朝鮮半島的野心。其次,則是美國總統杜魯門和國務卿艾奇遜在19501月發表聲明,表示朝鮮半島不在美國的“防禦半徑”之內。這樣的一種聲明刺激了斯大林的野心。在這之後,此前一直不允許金日成南侵的斯大林不但批准了金日成的侵略,還和金日成策劃了發動侵略戰爭的事宜。

1950年625日,裝備着蘇式T-34坦克的朝鮮軍隊越過三八線,對大韓民國展開了全面的入侵。僅僅三天,韓國首都首爾就淪陷了。在這樣危難的關頭,自由世界以美國爲首成立了聯合國軍,在戰爭爆發後不久便趕赴了戰場。在19507月,儘管聯合國軍爲阻擊朝鮮軍隊進行了一系列的戰鬥,但暫時無法阻擋T-34坦克的洪流。在同年8月—9月間,聯合國軍退守洛東江畔的“釜山防禦圈”,爲保衛大韓民國最後的一片土地與朝鮮軍隊進行了殊死的搏鬥。

隨着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於1950915日發動仁川登陸,並在之後不久收復了首爾,戰局被扭轉了過來。身處洛東江前線的朝鮮軍隊被切斷了退路,紛紛潰退。聯合國軍則展開全面追擊,並在195010月攻入朝鮮,佔領了平壤。到這個月的下旬,甚至已經有聯合國軍的部隊打到了鴨綠江畔。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根據斯大林的命令,以“志願軍”的名義出動大軍,加入到了韓戰當中。到這時,斯大林達成了他在策劃韓戰時希望達成的目的,也就是通過在朝鮮半島發動一次戰爭,迫使美國將大量兵力和戰爭資源從歐洲轉移到遠東,從而將韓戰的規模變大,並讓中國也派兵參加到韓戰中去,進而把中國也徹底地綁在蘇聯的戰車上。因此,斯大林在韓戰爆發後,沒有使用自身在聯合國安理會中的否決權阻止以美國爲首的聯合國軍參戰。在中國參戰後,蘇聯很快就派出了戰鬥機掩護中國、朝鮮軍隊的後方。但總的來說,毛澤東和金日成在這場戰爭中,一直是斯大林的棋子,或者可以說是他進行戰爭的代理人。

中國軍隊參戰後,韓戰的戰局又一次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在195010月末和11月初,儘管多支聯合國軍部隊已經遭遇中國軍隊突襲,但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依然過於輕敵,在11月下旬發動了試圖一舉結束戰爭的“聖誕節前凱旋攻勢”。結果,在清川江畔和長津湖邊,聯合國軍遭遇了優勢兵力的中國軍隊的猛攻。在清川江畔的戰役中,聯合國軍在中國軍隊的衝擊下損失慘重,全面後撤,並在12月放棄了平壤,退往三八線以南。在長津湖邊,美國海軍陸戰隊則在極度嚴寒之下進行了史詩般的戰鬥,在絕對優勢兵力的中國軍隊的圍攻下殺開一條血路,最終從海上撤離。

隨着聯合國軍退回三八線以南,印度等十三個國家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了希望交戰雙方以三八線爲界停火的提案。但是,希望擴大戰果的斯大林卻拒絕了這一提案,並命令中國軍隊繼續向南進攻。在此背景下,中國、朝鮮聯軍發動了“新年攻勢”,經過數天的戰鬥佔領了韓國首都首爾。到了這時,連續發動攻勢的中國軍隊已是強弩之末,轉入了休整。而新上任的美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則根據中國軍隊的作戰特點,制定了一整套全新的戰術。李奇微發現,中國軍隊因爲補給能力不足,每次僅能攜帶少量彈藥及口糧,維持7—10天的攻勢、向前推進40—50公里。每進行一次這種“星期攻勢”,中國軍隊就不得不暫停進攻、進行休整。面對中國軍隊的這種攻勢時,聯合國軍應主動後撤。在中國軍隊的攻勢停止、轉入休整後,聯合國軍則應該立即發動反攻,不給中國軍隊喘息的機會。從19511月中旬開始,李奇微發起了一連串作戰行動,對轉入休整的敵人進行了不斷的打擊。在這之後,儘管中國軍隊曾發動“二月攻勢”重創了聯合國軍,但聯合國軍卻在砥平裏之戰中守住陣地、擊退了中國軍隊,展現了聯合國軍在中方猛攻下堅守陣地的能力。通過這次戰鬥,聯合國軍迎來了戰爭的轉折點,恢復了士氣。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裏,聯合國軍不斷展開反攻,將中國、朝鮮軍隊一步步基本趕向了三八線以北。

在這樣的情況下,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希望擴大戰爭的規模,將戰爭擴大到“中國的海岸線和腹地”,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掉中共問題”。然而,美國總統杜魯門卻僅希望在朝鮮半島進行一場有限戰爭。在總統與將軍的衝突下,麥克阿瑟被解除職務,聯合國軍總司令一職由李奇微接任。接下來,在19514月—5月間,中國、朝鮮聯軍集結了百萬大軍,發動了孤注一擲的“春季攻勢”。在李奇微的戰術下,聯合國軍各部奮勇作戰,將敵人這次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進攻完全打垮,使敵人的百萬大軍全線崩潰。到19516月,中國、朝鮮聯軍再次基本退回了三八線以北。

在這樣的情況下,共產極權陣營終於認清了他們不可能取勝的事實,對聯合國軍伸出的橄欖枝進行了回應。接下來,雙方從19517月開始進行了爲期兩年的停戰談判。不過,第一輪在開城來鳳莊的談判卻因爲雙方在停戰分界線問題上的分歧,迅速宣告破裂。在進行了一輪慘烈的山地戰後,雙方在195110月又一次坐回了談判桌前,將新的談判地點定在了板門店。然而,雙方卻因爲戰俘問題,在談判桌上進行了更加艱難的纏鬥。由於聯合國軍方面堅持在戰俘問題上實行“自願遣返”原則,遭到了共產陣營代表的反對,雙方的談判在195210月再次破裂,雙方展開了又一輪慘烈的山地戰。這時,儘管金日成已經不想再繼續進行戰爭了,但斯大林和毛澤東仍希望把戰爭打下去。

隨着斯大林在19533月的突然死去,談判終於迎來了曙光。在這之後,新上任的蘇聯領導人決定儘快停止戰爭,共產極權陣營的談判代表便在蘇聯的指示下,在戰俘問題上進行了妥協。這樣,在1953727日,雙方終於簽訂了韓戰停戰協定,迎來了停戰。

 

韓國在韓戰期間製作的海報。(Public Domain)
韓國在韓戰期間製作的海報。(Public Domain)

三、自由無價:我們爲什麼要抵抗極權主義

通過發動韓戰,蘇聯不但實現了將美國的軍事力量吸引到朝鮮半島去的目標,也將中國綁上了蘇聯的戰車,獲得了通過中國獲取東南亞戰略資源的通道,以及共產極權陣營進一步滲透東南亞的可能。在蘇聯的援助下,中國建立起了初步的工業體系,併爲了維持這套工業體系展開了對農民的“糧食戰爭”,鋪平了通往大饑荒的道路。然而,隨着蘇聯與中國的交惡,以及毛澤東在1972年與美國進行了關係正常化的接觸,蘇聯的通盤計劃崩潰了。另一方面,金日成在韓戰之後利用蘇聯、中國政局的演變,清洗了朝鮮勞動黨內的“蘇聯派”和“延安派”,成功地建立起了由金氏家族進行世襲統治的金氏王朝。而當他建成這一世襲王朝,在1975年時準備一統朝鮮半島的時候,卻發現毛澤東已經與西方陣營越走越近,不會再爲他的戰爭提供援助了。

不過,儘管蘇聯通過韓戰在遠東建立的國際體系崩潰了,但在今時今日,繼承了斯大林遺產的普京、毛澤東的繼承者習近平和金日成的後代金正恩卻又一次走向了聯合。自由世界在韓戰中所對抗的那個極權主義陣營,如今又一次活躍了起來,威脅着我們的自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直到今天,韓戰也從沒有遠離我們。

那麼,熱愛自由的人們爲什麼要奮起抵抗那個極權主義陣營呢?朝鮮半島南北兩側的對比,可以說是最爲直觀的證據。在得到聯合國軍成功保衛的韓國,遍佈着繁榮與自由。在極權主義鐵幕籠罩下的朝鮮,則是遍地的愚昧與恐怖。在這一系列的結尾,我們需要再一次重溫曾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在韓戰停戰協定簽訂六十週年之際,對韓戰老兵的講話:“5000萬韓國人民生活在自由和生機勃勃的民主制度下,韓國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經濟體之一,同朝鮮半島北方的壓迫和貧困形成鮮明對照,這就是勝利,這就是你們留下的遺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