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六講 堅持信念

2022.01.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六講 堅持信念 2021年夏,香港國際機場的離港人潮。
(張展豪攝/粵語組)

一、流亡潮:拒絕與當局合作的港人選擇移民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六講《堅持信念》。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述了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中付出的巨大犧牲,展示了香港人爲追求自由而付出的代價。正是這種因當局的暴行而產生的巨大犧牲,使得“國安法”時代香港人仍然保持着傷痛與憤恨的記憶。這種難以磨滅的記憶,如同火種一般根植在香港民衆的心中,令仍然留在香港的人們在本地抗爭轉入低潮的情況下,繼續拒絕與當局合作,堅持着反抗的姿態與信念。

在“國安法”時代,香港民衆對當局採用的一種最明顯的反抗與不合作方式,就是逃離自由已經蕩然無存、極權暴政已經全面降臨的香港,前往自由的國家。如此前所述,香港自開埠以來,長期是一座自由之港。自19世紀以來,一批批逃避中國專制政權暴政的民衆通過“用腳投票”的方式進入香港,享受到了中國專制政府治下所沒有的種種自由與機會。然而,在20世紀中後期,香港出現了多次人口向海外流動的移民潮。

香港的最早一批海外移民潮,開始於二戰結束後。當時,由於香港的產業轉型,新界的傳統農業走向衰落,由此導致一批新界農業人口爲了生計移居英國。在這之後,由於共產極權勢力於1967年在香港發動了“六七暴動”,不少對共產黨勢力感到擔憂的香港居民在這之後移民到了北美、中南美洲、東南亞和南非等地。從這波移民潮開始,香港出現的所有海外移民潮便都是由中國共產極權勢力的威脅引起的了。

接下來,隨着《中英聯合聲明》在1984年簽署,香港主權被移交給中國成爲了難以改變的未來。在這樣的情況下,1980年代中後期平均每年有2萬名香港居民移居海外。在1989年的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人對於即將到來的中國統治感到了更爲迫切的不安。在1990年到1994年間,有多達30萬人移居海外。在這波移民大潮過後,移居海外的港人仍然每年都有。在2013年之後,隨着中國當局對香港的控制愈發嚴密,移居海外的港人數量又逐漸多了起來。而隨着2020630日香港“國安法”的通過,一場史無前例的移民大潮在香港爆發了。

根據香港當局公佈的統計數據,在“國安法實施一年後的2021年中期,香港人口爲739.47萬,與兩年前相比減少了8.71萬,也就是減少了1.2%。自從1960年代以來,香港人口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大的跌幅。這麼大的人口跌幅,無疑是港人的大規模移民海外導致的。據另一組數據統計,從202071日到202118日,香港淨出境人數達到了130723人。這些人數當中雖然肯定不全是移民,但移民無疑在其中佔有相當的比例。根據保守的估計,香港在已持續一年多的“國安法”時代移民海外的人數也超過了10萬。而根據香港學者沈旭輝的估算,在2019年中期之後的兩年時間,移民海外的香港人數量在30萬左右。(《中型國家的規模:10年後,有多少海外香港人?》,自由亞洲,2021129日)

無論如何,在反送中爆發之後,尤其是“國安法”實行之後,香港迎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移民大潮,人口流出的速度和數量遠遠超過了此前的歷次移民潮。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202110月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約42%的受訪香港市民表示有移民打算。而促使他們產生這樣打算的前幾項原因,分別是“香港政治不民主/民主倒退/已沒有民主選舉”、“不滿特區政府/特首/高官/政府政策”、“政治爭拗太多/太煩”和“自由(包括言論)自由/人權情況變壞/喪失新聞自由”。(《調查:42%香港受訪市民有移民打算》,早報,20211020日)香港,這座曾吸引着成千上萬的人們前來生活的自由之港,正在變成一處人們爭相逃離的地方。

二、議會與政府:海外港人升級自組織的嘗試

這些因不願屈服於極權統治而逃離的香港人,可以說已經在全世界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政治難民潮。逃離的人們前往美洲和歐洲,前往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臺灣,前往世界上一切自由的地方,爲香港保留着自由的火種。爲了迎接香港移民,自由世界各國也採取了多種措施,儘可能地爲香港移民提供幫助。繼英國在202071日宣佈爲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人提供寬鬆的移民通道後,還有多個國家爲港人移民提供了便利政策。在202079日,澳大利亞政府爲香港人推出了“避風港”政策,給移居該國的香港人提供了申請簽證和永久居留的一系列便利條件。加拿大政府則在202128日開始實行“港人避風港計劃”,使香港人在該國申請工作簽證和永久居民變得更加方便。在美國,拜登總統於202185日簽署備忘錄,推出了名爲“延遲強制離境”的政策,允許赴美港人延長18個月的逗留期。到1020日,美國移民局又發佈通告,表示受“延遲強制離境”政策保護的香港人可以在美申請工作許可證。自由世界各國爲港人移民推出的種種便利政策,使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得以更加容易地在異國他鄉安居樂業。

離開香港這片曾經的樂土和福地,前往自由的地方,對於許多港人來說都是在經過了艱難的抉擇後才做出的決斷。畢竟,誰會願意輕易離開自己的家園呢?在異國他鄉的香港流亡者一方面要面臨融入當地、重新開始生活的艱辛不易,另一方面也不會忘記他們的家香港。來到海外後的他們,一面辛勤地重建自己的生活,一面大量地加入了世界各地的港人團體,繼續進行着這場在全球範圍內遠遠沒有結束的反送中抗爭。隨着海外港人團體的不斷產生和壯大,組建更高級政治組織的需求也浮上了水面。許多香港人已經行動起來,開始了初步的嘗試。

20201217日,流亡英國的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召開記者會,表示包括他在內的一批海外港人將發起成立“香港影子議會”的行動,從而爲香港人建立一個更具有公信力的民主機制。鄭文傑在記者會中透露,影子議會已經在美國註冊爲合法團體,並將在英國進行註冊。香港影子議會將“透過投票選出代表,賦權予海外的香港人,加強他們與本地港人的連結。”在這之後,發起這項行動的香港影子議會祕書處進行了爲期三個半月的公衆諮詢期,並在20211231日公佈了經過整理的公衆諮詢報告,展示了數以千計的公衆反饋意見,包括人們對香港影子議會選民資格、競選資格等問題的看法。此外,在202217日,現居美國的香港商人袁弓夷也公開表示,他有意成立“香港臨時議會”,從而與已經不能代表香港民意的立法會相抗衡。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海外港人正在考慮成立香港流亡政府的問題。20211214日,流亡美國的香港本土派政治家許穎婷與西藏流亡政府成員丹增列偕及西藏流亡議會成員才旦多吉舉行了一次線上討論會。在這次會上,三人討論了香港人能否模仿藏人建立流亡政府的問題。許穎婷在討論中表示,流亡港人只要能夠“包容異見,處處爲香港的福祉着想”,就可以推動相關的工作。她還表示,“建立海外港人社區,讓下一代傳承港人歷史、文化和身份認同”,並“盡力爲留下的港人發聲”,是目前被稱爲“離散港人”的海外港人羣體需要做的事情。

除此之外,香港人的國際地位也正在得到國際社會更多的重視。2021129日—10日,美國召開了有全世界100多個國家領導人蔘與的線上會議“民主峯會”。在這次會上,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前香港衆志主席羅冠聰受邀進行了發言,呼籲自由世界團結起來抗衡中國。

2021年12月10日,羅冠聰在民主峯會上受邀發言。(民主峯會截圖)
2021年12月10日,羅冠聰在民主峯會上受邀發言。(民主峯會截圖)

可以說,隨着大批不願屈服於中港當局極權統治的香港人流亡海外,世界各地的香港人社區正在不斷壯大。沒有放棄抵抗的香港人正在世界各地逐漸團結起來,形成一張遍及全世界的網絡,繼續着沒有結束的反送中運動。

三、五十歲男子梁健輝之死

那麼,在鐵幕完全籠罩之下的香港本地,人們又處在一種怎樣的心態當中呢?除了對當局採取消極的不合作態度之外,人們還做了什麼呢?2021625日,中國當局進行了新的人事任命,將反送中運動期間指揮警察大力鎮壓民衆的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升爲香港當局的二號人物政務司司長;指揮警方圍攻理大的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則升任保安局局長。這樣的人事任命,已被許多港人視爲在香港建立起由警察掌握政權的“軍政府”。就在這種高強度的鎮壓體制下,依然有人站了出來,用一種暴烈的方式表達自己對當局的憤怒。

202171日夜晚1010分,在港島銅鑼灣的崇光百貨外,50歲的香港男子梁健輝持刀襲擊了一名防暴警察,在刺傷這名警察後用刀刺進了自己的心口,隨後被多名警察按倒在地。當晚1120分,梁健輝不治逝世。那名被刺的警察受傷嚴重,情況一度危殆,經搶救後於73日轉爲穩定。梁健輝是香港維他奶集團的採購主任,有着幸福的家庭和令他喜愛的工作。在他去世後,有熟識他的人表示,梁健輝生前“工作盡責,與同事關係十分要好,性情溫和善良,雖不算擅長交際和健談,但一知身邊人有事,相當樂於助人,相識的朋友都知他是個好人。”他的家人和同事對於他的去世,都感到“頗爲傷心”。

2021年7月2日,持白花悼念梁健輝的市民被警方截查。(美聯社)
2021年7月2日,持白花悼念梁健輝的市民被警方截查。(美聯社)

而在梁健輝的遺物中,有一張被警方找到的U盤,其中內容包括梁健輝的遺書。在遺書中,梁健輝表示香港當局的警方包庇了罪犯和暴行,在當前的制度下無法受到制衡,“國安法”時代的香港已經完全沒有了自由。此外,他也在遺書中對20199月去世的15歲少女陳彥霖的死發出質疑,寫道:“浮屍死因爲什麼無可疑?”(按:原話爲粵語“浮屍死因點解無可疑”,見《刺警男遺書 批評國安法及警“暴行” 無案底無同黨 警:疑失實資訊激化 學者:民怨從未疏導》,明報,202173日)

對於梁健輝,香港當局進行了大量的口誅筆伐,稱他爲“兇徒”,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更是稱他爲“恐怖分子”。一些親當局的藍絲人士,也認同當局的這些說法。然而,在梁健輝去世後,有民衆不斷來到崇光百貨外,向梁健輝獻花致哀。儘管警察帶走和截查了多名致哀的民衆,並不斷破壞民衆放在地上的鮮花,但民衆自發的致哀行爲一直持續到73日。新任政務司司長李家超稱,民衆對梁健輝的致哀行爲是在“鼓吹暴力”。有民衆卻對此表示,爲何元朗721事件中與白衣暴徒握手的激進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至今沒有受到指控。

網友製作的悼念梁健輝圖片。(來自推特)
網友製作的悼念梁健輝圖片。(來自推特)

這便是許多仍留在香港的香港人,在鐵幕之下展現出的態度與信念。事實上,經過了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人”這個概念已經擁有了一種全新的定義。究竟誰纔是香港人?身爲香港人又意味着什麼?香港人在艱難的時局下,又將面臨怎樣的未來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