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八講 時代革命·三

2021.11.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八講 時代革命·三 2019年7月27日,香港民衆進行“光復元朗”遊行。
維基百科

一、“黑警還眼”:一個少女的受傷爲何激怒了世人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八講《時代革命·三》。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從2019年7月1日香港抗爭者佔領立法會,到同年7月21日元朗事件之間的歷史。在佔領立法會時,抗爭者們宣讀了一份名爲《香港人抗爭宣言》的文件,並講述了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隨着“五大訴求”的逐漸定型,反送中運動也開始逐步深入香港各地的社區中。在這之後,警方的鎮壓手段日趨殘酷,抗爭者的抗爭方式也在變得逐步激烈。7月21日,在新界的元朗,一羣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暴徒衝入地鐵站大肆襲擊民衆,製造了駭人聽聞的血案,而警方對這些暴徒則採取了明顯的縱容態度。在這之後,香港當局和警隊的公信力已經低到了谷底。香港人開始認識到,這個政權爲了鎮壓民衆的反抗,可以採取毫無底線的野蠻手段。

接下來一個多月發生的殘酷事件,將更進一步地刷新香港民衆對當局底線的認知,並激起香港民衆更爲廣泛的憤怒。在講述此後的歷史之前,我們還是先從一個場景開始說起吧。

2019年8月11日夜晚,香港各地硝煙瀰漫。在新界的葵芳地鐵站,警察衝進了密閉的站內亂放催淚彈,使滾滾的催淚煙吞沒了整個站臺。在香港的許多個區域,警方使用大殺傷力武器,殘忍地向示威民衆展開攻擊。在九龍尖沙咀警署附近,警方向示威民衆發射着催淚彈和布袋彈,一名擔任義務急救員的少女倒在了地上,血流滿面。在她佩戴的眼罩上,右眼處赫然卡着一顆布袋彈。布袋彈是一種防暴警察配備的彈藥,形態是由布包裹着的小鉛珠,通過霰彈槍發射。在這名少女被送醫後,醫生髮現她的眼球已經破裂,上頜骨也被打碎了,將很可能面臨右眼永遠失明。(關於這名少女的受傷情況,參見《有片爲證!少女爆眼一刻 布袋彈插實護目鏡》,《蘋果日報》,2019年8月13日)

這場殘酷的暴行徹底激怒了香港民衆,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們也爲之憤怒不已。在這之後,大量香港人湧上街頭,在示威時做出用手捂住右眼的姿勢,並呼喊“黑警還眼”的口號。在世界各地,支持香港抗爭的人們也紛紛在各種撐香港的集會中做出同樣的姿勢,使得用手捂住右眼的姿勢成爲了反送中運動的標誌之一。在2019年11月23日,這名右眼被打中的女孩登上了《紐約時報》的頭版。《反抗的共同體——二〇一九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一書的作者、香港學者馬嶽曾表示,促使他寫下這本書的原因,就是他在瞭解到那名少女被打中右眼的事後,“放下了手頭上本來在做的研究和寫作項目,打開手提電腦,咬一咬脣,決定寫字,開始了寫這本書。”

在721事件後的一個多月中,香港當局的暴行並不僅僅只有這樣一件。事實上,在這一時期,香港當局還製造過更爲令人髮指的慘案。現在,就讓我們走近這段距離我們不遠的沉痛歷史中吧。

二、“和勇不分”:香港抗爭的持續升級(2019年7月21日—8月31日)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衆舉行“三罷”。圖爲沙田新城市廣場中的“三罷”集會情形。(維基百科)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衆舉行“三罷”。圖爲沙田新城市廣場中的“三罷”集會情形。(維基百科)

如上一講所述,2019年7月21日,香港新界的元朗發生了震驚世界的721事件。在那天晚上,大批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暴徒衝進元朗地鐵站,打傷了數十名民衆。面對這樣的慘案,警方卻無所作爲,反而對白衣暴徒進行着明顯的縱容和袒護。721事件發生後,一個嚴峻的現實被明確地展現在香港人面前:香港當局並不是一個遇到民衆抗議,就會順應民衆訴求的正常政府。爲了鎮壓民衆的反抗,它會不擇手段地使用各種各樣的辦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民衆的反抗更爲激烈了。

7月27日,憤怒的人們來到元朗,進行了抗議“警黑勾結”的“光復元朗”行動。那一天,聚集在元朗街頭的民衆數量達到了28.8萬,身着黑衣、打着雨傘的遊行隊伍填滿了元朗這座城鎮的街道。下午3時,遊行開始,人們呼喊着“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可恥”的口號在街上行進,並在當地警署的外牆掛上了寫有“警黑勾結可恥”字樣的橫幅。下午6時,警方的掃蕩行動開始。大批防暴警察瘋狂地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和海綿彈進行清場。到夜晚10時,警察的速龍小隊衝進了元朗地鐵站,揮舞警棍、噴射胡椒噴霧肆意攻擊民衆。民衆的鮮血又一次灑上了元朗站的地面,有人的頭部受傷了。這次鎮壓造成了24人受傷,也有相當數量的人被捕。

進入8月,街頭抗爭已經完全成爲了香港這座城市的常態。爲了鎮壓民衆的抵抗,當局在使用暴力方面也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了。在這個月,不僅是警方一次又一次地任意傷害民衆,有黑社會背景的親當局暴徒也在不斷地向民衆發起攻擊。8月5日這一天,香港民衆發起了規模浩大的罷工、罷課、罷市“三罷”行動。面對街頭的洶湧人潮,警方僅僅在這一天就發射了1002枚催淚彈、170枚橡膠子彈和28枚海綿彈。要知道,在鎮壓雨傘革命時,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數量是87枚。在鎮壓2019年6月12日立法會外的民衆抗爭時,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數量是150枚。除此之外,親當局的黑社會暴徒在這一天也對市民進行了多次襲擊。在港島的北角,一夥白衣暴徒手持棍棒,在街頭毆打示威者。在新界的荃灣,另一夥暴徒持刀襲擊民衆,有人的腿部被砍到露出了骨頭。在這一天之後,親當局暴徒持刀傷人的事件就在香港層出不窮。例如,在8月20日,一名持刀親當局暴徒在新界坑口的連儂牆邊對民衆瘋狂攻擊,砍傷了三個人,其中一名傷者一度生命垂危。除此之外,本講開頭提到的8月11日警方在葵芳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以及少女急救員被擊中右眼的事件,也是這一時期警方和親當局暴徒的暴行的一部分。

面對這樣一個肆意傷害民衆的政府,民衆的反抗不僅僅意味着爭取政治權利,也意味着一種自衛行爲。在8月5日那天,街頭的民衆就曾在北角和荃灣對施暴的親當局暴徒奮起還擊,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面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被稱爲“勇武派”的抗爭者也開始製作汽油彈進行還擊。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的街頭已經變成了戰場。

2019年8月12日,約萬名香港民衆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警察還眼”集會。(維基百科)
2019年8月12日,約萬名香港民衆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警察還眼”集會。(維基百科)

在整個8月,當“勇武派”組織起來和警方正面對抗時,被稱爲“和理非”的普通示威者也在繼續着大規模抗爭行動。這種“和理非”與“勇武”互相配合,共同抗爭的模式,被稱爲“和勇不分”。當8月11日女孩被擊中右眼的消息傳開後,約一萬名示威者在8月12日來到位於大嶼山的香港國際機場,進行了名爲“警察還眼”的集會。第二天,又有大批市民來到機場進行集會,示威者佈滿了機場大堂,使當天的300多班航班被迫取消。入夜以後,機場內發生了暴力衝突。一個名叫徐錦煬的中國男子被示威者認爲是中國公安,遭到了圍毆。中國《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現場近距離拍攝示威者,被發現後又拒絕承認自己的記者身份,因而遭到示威者包圍。被包圍後的付國豪用挑釁的語氣對示威者表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並遭到了毆打。在這之後,徐錦煬和付國豪都被示威者釋放。而中國當局則在事後迅速炒作這兩起事件,煽動小粉紅的民族主義情緒。

由於機場的示威和衝突對機場的運轉造成了影響,數十名示威者在8月14日來到機場入境大廳,舉起了寫有“我們對昨天發生的事情深感抱歉,我們絕望了,做出了不完美的決定,請接受我們的道歉”等字句的橫幅,表達了對這件事的歉意。在8月14日這天,機場也恢復了運轉。通過這一致歉行爲,香港民衆展現出了良好的公民素質。接下來,一場更大規模、充滿象徵意義的抗爭活動出現了,那就是載入史冊的“香港之路”行動。

“香港之路”的起源,是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民衆進行的“波羅的海之路”行動。在那一天,追求自由的200萬波羅的海三國民衆站了出來,手拉着手組成了一條穿越三國、長達600公里的人鏈。在這之後不久,波羅的海三國就脫離了蘇聯,恢復了獨立。2019年8月23日這一天,經過在網上許多天的自發討論和組織,數十萬香港人走出家門,在香港各地組成了總長度達60公里的人鏈。那天晚上,更有大約200萬人來到了香港精神的象徵獅子山頂,組成燈光人鏈,表達了香港人不屈的抗爭精神。有市民說,這天晚上“在獅子山上看到點點燈光,市民手牽手築成人鏈,比催淚彈更催淚。”(《【823香港之路】獅子山頂直擊燈光人鏈 參加者:催淚過中催淚彈》,香港01,2019年8月23日)

儘管8月下旬的香港出現過“香港之路”這樣的溫暖時刻,但這一時期的主流卻充滿了血腥和殘酷。在民衆日復一日的示威抗爭下,當局的鎮壓手段繼續升級。8月25日,新界西北部的民衆舉行了名爲“葵青荃遊行”的示威活動。在鎮壓這次示威時,警方首次動用水炮車攻擊民衆,並進行了一發實彈射擊。接下來,在8月31日,一場在殘暴和恐怖程度方面超過了721事件的血案爆發了,那就是殘酷的831太子站事件。

三、太子站血案:恐怖的831事件(2019年8月31日)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鐵站襲擊抗議者。(美聯社)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鐵站襲擊抗議者。(美聯社)

2019年8月31日這一天,香港街頭依然硝煙瀰漫。在港島和九龍的多個地點,警方與抗爭者進行了激烈的衝突。警方在這一天出動了水炮車,發射了大量的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海綿彈,並曾在維多利亞公園一帶進行過實彈射擊。“勇武派”示威者也進行了激烈的還擊,在這天投擲了上百枚燃燒彈。入夜以後,極爲恐怖的一幕發生了。晚上10時45分,在香港地鐵的一節列車內,有一名親當局人士與車廂內的民衆爆發口角,隨後手持金屬錘對民衆進行攻擊,民衆則噴射滅火器進行還擊。隨後,列車停在了位於九龍的香港地鐵太子站內。晚上11時,全副武裝的警方精銳“速龍小隊”衝進了太子站的月臺和車廂,揮動警棍對在場的市民進行了慘烈的無差別毆打,並用胡椒噴霧對人們進行噴射。在侷促的車廂內,有被打傷的市民哭喊着“別打了”,卻仍然不能阻止警察的殘酷攻擊。許多人的頭部遭到了攻擊,嚴重受傷。在車廂裏和月臺上,到處都是流血的民衆和施暴的警察,慘叫聲和哭喊聲此起彼伏,構成了一片宛如人間地獄的圖景。接着,這輛列車帶着大量傷者駛往油麻地站。在列車到站後,又有警察衝上了油麻地站的月臺。

很快,警方就封鎖了太子站和油麻地站,並長時間禁止救護員和記者進入。在油麻地站外,有救護員哭求警方放他入場救護,警察則對救護員表示站內沒有傷者。最後,過了足足兩個半小時,大量傷者才被送往醫院。在這次事件中,有69人遭到警方逮捕。根據香港醫管局在9月2日公佈的數字,在這場被稱爲831事件的血案中,共有46人被送醫,其中5人情況嚴重。另一方面,由於警方長時間封鎖事發現場、禁止急救員入場,因此有不少民衆認爲當晚太子站內有人被警察活活打死。對於這些說法,警方則一直予以否認。

在反送中運動的歷史中,831太子站事件是與721元朗事件齊名的恐怖事件。在這兩起事件中,施暴者都衝進了地鐵站,並對現場的民衆進行了冷酷的無差別攻擊。721事件的施暴者,是有黑社會背景的親當局暴徒。831事件的施暴者,則是香港當局的警察。這之後,香港警察在成千上萬的香港民衆的心目中,已經變成了與黑社會暴徒沒有區別的人。

隨着721與831兩起事件的相繼發生,香港當局已經完全向全世界展現出了它的冷酷與殘暴。但是,勇敢的香港人依然不會放棄抗爭。在這樣的情況下,反送中運動又會向怎樣的方向進展下去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